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四十章 窝囊天仙

出声的是一个翩翩白衣少年,他背着双手,站在空中,冷冷地看着在场的众人。

没有人知道,他是什么时候来的,就连陈太忠都没有发现,不远处多了一个人。

但是那大汉真的欣喜若狂,一甩身子,就没命地奔了过去,一边跑一边流着泪大喊,“哥,你果然没死……他们都说你死了,我一直不相信。”

那白衣少年看他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眼中流露出一丝无奈来,然后哼一声,“我执行宗门任务,近日方得回转……不成想,我的弟弟被人欺负成这样!”

“杨……杨上人,”那高阶灵仙吓得脸都白了,忙不迭地拱手,“我们从没敢欺负您的弟弟,不信的话,您可以问外院执事。”

“不用你解释,我这弟弟自小懦弱,又是火炼之躯,”那杨上人一摆手,厌恶地发话,“但是你不该在没搞清楚我死讯之前,就凌虐于他。”

“真的没有啊,”高阶灵仙苦笑一声回答。

“有还是没有,我看得分明,”杨上人眼睛一瞪,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,“你再狡辩一个字,我现下就诛杀了你……外院执事为你做主?呸,他来试一试!”

“那我们承认错了,就此告辞,”高阶灵仙也不敢再说什么,抱头鼠窜而去。

陈太忠看他们离去,是极为遗憾,他真的是很想杀两个人解气,不过大块头的哥哥都不是很想计较,他再做什么,反倒是有仗势欺人之嫌。

事实上,杨上人如此行事,是相当不靠谱的,那帮人惹不起大块头,很可能就将火撒到他的身上——人家刚才就说了,出了山门,他得悠着点。

陈太忠不怕别人报复,但是这并不能证明,杨上人的做法是对的。

待众人走后,杨上人才落到地上,对自己的弟弟淡淡地解释,“宗门隐秘任务,我二十年才完成,不会让你知情……所以有传言说我死了。”

大块头泪流满面,不住地点头,“哥,我知道你没事的……你没事就好。”

“唔,”杨上人对自己的弟弟,态度比较生疏,他淡淡地点点头,然后看向陈太忠,“那块沉星铁,你拿出来,我看一下。”

你就是这么当哥哥的?陈太忠心里这个火,腾地就上来了,可是对方是天仙,又是做宗门任务的主儿,也就是铁铁的巧器门弟子了。

此刻翻脸,殊为不智,他摸出那块沉星铁,直接丢了过去。

杨上人也不在意他的感觉,拿过沉星铁,掂一掂之后,又凝神感受一下,然后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这块沉星铁,在外面最起码要卖到两个灵晶。”

两个灵晶,按牌照价的话,是两百上灵,但是两百上灵通常换不到两个灵晶。

而陈太忠买这一块沉星铁,才花了一百五十上灵。

陈太忠还没来得及回答,那大块头就先回答了,“哥,他们一百上灵就要买我的,抛去我买星沙的灵石,根本就才赚四五个上灵……这还是我,给别人还要亏钱。”

杨上人点点头,看陈太忠一眼,将沉星铁抛回去,“你这个价钱还算公道,算了,我也懒得找你麻烦。”

“嘿,这倒是有意思了,”陈太忠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冷笑一声,“抢了你弟弟灵石的人,你不找他们麻烦,我跟你弟弟正当交易,你倒认为,不找我麻烦,我该庆幸……你俩是一个妈生出来的吗?”

“你!”杨上人闻言,一张白皙的脸,登时就涨得通红,他的胳膊甚至有意无意地动了一下,不过,最后他还是冷笑一声,“看在你跟我弟弟熟的面子上,我懒得理你……天仙,不代表就可以为所欲为。”

“我跟你弟弟不熟,只是公平价收他的东西,”陈太忠却是一点都不给对方面子,针锋相对地还之以冷笑,“不能为所欲为,你做什么的天仙?”

“你……”杨上人很无语地指一指他,然后索性不理他了,而是一转头,丢给自己的弟弟四块灵晶,同时发话,“哥回来了,以后除了这个人之外,不要跟其他人来往。”

“这个人……”大块头怒视着陈太忠,“哥,他好像很不满意你。”

“我知道,但是他不是坏人,”杨上人身子一纵,凌空飞走了,只留下一句话,“反正你俩都缺弦儿,他的脑瓜还稍微好用点。”

“你才缺弦儿呢,”陈太忠气得对他的背影怒骂一句。

杨上人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,然后头也不回地飞走了。

大块头也不太像缺弦儿的,见自家老哥走了,他冲着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拱手,“我老哥就是这个样子,总喜欢讲个大局,别说你了,我都生气……他就很少帮我出头,害得我总被人欺负。”

“你哥俩这也是……”陈太忠嘴巴动一动,却觉得自己没啥可说的,“算了,我只管收你的货物,其他的事儿我不想过问。”

“别啊,我就看着你顺眼,”大块头憨憨地一笑,“我知道你是好人,他们都说我胆小懦弱,看不起我……”

“打住了,”陈太忠手一竖,毫不客气地发话,“我其实也看不起你!”

“呃,”大块头的脸上登时就是一滞,愣了好半天之后,他才苦笑一声,“但是你不欺负我……还希望我抗争。”

你要是不抗争,我就是买了贼赃了!陈太忠觉得自己无话可说——人和人的沟通,可以轻松一点吗?

“好了,你俩都表明自己的观点了,”邓子荣笑着发话,“证明这沟通是很坦诚的。”

陈太忠在以后的岁月里,一直觉得老邓这句话牛逼得很,合着大家在一起吵,也算很坦诚的沟通?

不过当下确实是这个样子,在陈氏资源回收中心捣乱的人跑了,三个人在那里聊一阵,大块头就很豪迈地表示,他今天要请客,请对方两人好好地吃一顿。

大块头叫杨剑虢,是跟着哥哥来到巧器门的,至于说家族什么的,他一概不知情,他就是知道,哥哥来了巧器门之后,很快就登仙了,而他那时才十五岁,四级游仙。

不过杨剑虢也是非同凡响的,他拥有很罕见的火炼之躯,这种资质最长于炼器,但升级消耗极大,需要海量的资源堆积。

然而鸡肋的是,火炼之躯登仙极难,多数人就卡在这个口上了,事实上,火炼之躯想升灵仙都难——身躯里是纯火属性,不好驾驭。

那些有办法的人,会通过增加属性的方式,冲破灵仙,纯火属性加上个风或者木属性,就是前途无量,以后修为也不愁了。

真正纯火属性突破的,要服用九阳丹,这是很罕见的丹药。

不过巧器门以炼器为主,九阳丹是不缺的,杨上人也给自己的弟弟找了一枚服下,突破了灵仙。

但是火炼之躯欲破天仙,那就不是一般的难了,要有真火之种,加上三转换骨丹,以及地火的洗练——通常来说,天才都是死在半路上的。

像杨剑虢现在吃的东西,都是火属性为主,要不说他总觉得饿,那是因为吃了水属性之类的食物,不管饱啊。

正经是为难他的那拨人,知道他的饮食习惯,请他吃饭都是火属性的食物,所以他看到那帮人,会分外感觉得饿。

要说那帮人的来历,杨剑虢也说不清楚,他只知道,他住在哥哥买的小院里,没事就修炼和提炼材料。

直到几年前,有一天他发现没灵石吃饭了,就拿着提炼的一些材料去卖,没过多久,那些人就找上门了,要他只售卖给他们。

到得后来,这些人购买的价格越来越低,对于这一点,杨剑虢也是知道的,他表示说我不卖给你们了,结果这帮人彻底撕下面皮来,说你哥已经死了,你不卖也得卖!

他也了解过自己哥哥的去向,没人说得清楚,起码一个失踪是妥妥的。

所以这几年,他就受着别人的盘剥,高价买原料,低价卖材料,若非他是火炼之躯,赚的那点灵石,很可能都不够本钱。

他也不是没有想到过,要卖给别人家,但是总能被这帮人找到,然后就狠狠地教训他一番,久而久之,旁人也不收他的了。

这次依旧如此,山里的收货点,都能被人找上门来,还说是他偷的沉星铁。

邓子荣听得都撇一下嘴,“我说,你这哥哥是亲的吗?你被人欺负成这样了。”

陈太忠也点点头,“看这相貌和身材,就不像是亲兄弟。”

“我哥当然是亲的,他……他想问题多,大家都说,他比我聪明得多,”杨剑虢悻悻地咂巴一下嘴巴,有点失落地回答。

不过下一刻,他的脸上就泛起了满足的微笑,“现在就好了,我哥回来了,不会再有人欺负我。”

你的世界,活得还真单纯啊,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,下一刻,他斜睥这大块头一眼,“我说小杨,有没有兴趣去找这帮人,把他们欠你的灵石讨回来?”

他对巧器门的人,其实没什么好印象,只不过,刚才那帮人给他的感觉,实在太不好了,他也有报复的欲望。

而且,借着这傻大个,他没准能接近巧器门的山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