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三十九章 欲加之罪

陈太忠的怒气值,在看到这一场景时,立刻爆满。

总算是他还记得,自己目前身处巧器门内,说不得冲着那一群人跑去。

他的人没到,声音就已经到了,“喂喂,你们干什么呢?”

来的这拨人回头看他一眼,大喇喇地发话,“不关你的事儿,别找不自在。”

邓子荣却是冲陈太忠一拱手,如释重负地叹口气,“东家你可算来了。”

“东家?”这帮人一听正主来了,呼啦一下,身子就全转了过来。

这些人级别也不太高,三个中阶灵仙,高阶灵仙只有一个,是个嘴巴极大的男人。

这高阶灵仙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既然你是东家,那我就直接说了,昨天你们是不是收了一块沉星铁?”

陈太忠也不回答,而是上下打量这厮一番,才冷笑一声,“关你什么事?”

“小子,”有一个中阶灵仙走上前,抬手推他一把,“你知道在跟谁说话吗?”

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有种你再推我一下试试?”

他实在是忍得太久了,此刻真的有些出离愤怒,而且他也有了隐身前往山门的打算,现在打一场架,大不了也就是被驱逐出去。

“嘿,”中阶灵仙一抬手,就待动手,旁边有人拦住了他,“行了,在门内呢,等他回头出去了,再收拾他不晚。”

说起来也有意思,因为各宗派严禁弟子内斗,结果大部分的宗产地盘,也严禁内斗,否则很容易把恩怨带到门中。

当然,那种极其强势的家族,可以无视这个规矩,不过在大多的时候,同为宗派内的人,谁家强谁家弱,那还不是明摆着的?所以一般也少起风波。

在宗产内,只有外来人,必须规规矩矩夹着尾巴做人,否则一旦出事,规矩不会保护你,而陈太忠也正是这种外人。

可是这群人这么说,显然是将陈某人也算成门内的势力了。

所以他们一开口,就是说出了宗产地盘再计较。

“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心中也觉得有点啼笑皆非,他都已经决定,豁出去干一仗了,不成想对方反倒是拿出宗门规矩说事。

真要出宗产之后找碴,他还求之不得呢……这一帮杂碎,真不够他一个人虐的。

甚至他有点后悔:早知道宗门里是这样的风气,前些日子哥们儿就不该忍气吞声。

殊不知,这也是他想左了,最近他这里日子太平,不光是他没出去收货的缘故,老莫咸鱼馆也帮着活动了一些,起码有些人知道,这“陈氏资源回收中心”,身后不仅仅是祝启望。

大嘴巴的高阶灵仙看他一眼,不耐烦地一扬下巴,“小子,我也不想找你麻烦,明白告诉你,你们收的是贼赃……要我喊外院执事吗?”

“贼赃?”邓子荣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“有没有搞错?”

要收了贼赃,那真是没地方说理,负责宗产事务的,可是有巧器门派出的外院执事。

“切,你说贼赃就是贼赃?”陈太忠一点都不在乎,他来风黄界时间不长,但是他见识到了太多的胡说八道,“我还说你的储物袋是从我身上偷的。”

说句实话,他是憋了劲儿打一仗了,一点都不怕得罪对方。

这高阶灵仙真有点受不了,他眉头一皱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陈太忠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你是谁?这种问题……你该问你父亲的吧?”

高阶灵仙嘴巴一咧,显得越发得大了,他的脸也红了,“小子,你真要找死?”

“谁找死,那还真不一定呢,”陈太忠冷冷地一笑,“别跟我装,有种的……咱现在就出宗产,天火城生死台上见?你就回答我,敢不敢?”

那高阶灵仙的脸红了又白,白了又青,好半天才冷哼一声,“贼赃你是不打算退了,是吧?”

陈太忠没好气地白他一眼,“你先向我证明,它是贼赃……什么模样,多大多重,用的什么炼制手法,一个字儿的形容都没有,就要说是贼赃,真当门里的外院执事是摆设?”

“就你,也配认识外院执事?”高阶灵仙看他一眼,不屑地一笑。

不过下一刻,他沉吟一下,还是一抬手,“把那厮带过来。”

不多时,有人带着一个大汉走了过来。

这大汉身高有两米,膀大腰圆,但是眉眼间,却是惶恐得很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邓子荣见到此人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脸色也为之一变,指着他道,“你、你……”

“是昨天卖沉星铁给你的人吧?”高阶灵仙冷笑一声,然后一指那大汉,“姓杨的,说,你的沉星铁是哪里来的?”

邓子荣这下忍不住了,也是抬手一指那大汉,“你昨天可是告诉我,是你自己炼的!”

那大汉脸上浮现出挣扎之色,眼神也飘忽不定,犹豫半天,他怯生生地看一眼那高阶灵仙,然后耷拉下眼皮,低声嘟囔,“好吧,那沉星铁是我……是我偷的。”

“我真想……”邓子荣恼怒之下,蹭地就拽出了长剑,他的胸脯急速起伏几下,才悻悻地将长剑收起,“真想一剑砍死你个混蛋。”

陈太忠看得也是摇摇头,然后叹口气,“这还真是……嘿!”

“你不是嚣张吗,怎么不说话了?”刚才那个很不含糊的中阶灵仙发话了,他看着陈太忠跃跃欲试,“还愣着干什么,眼瘸了?赶紧拿出来!”

陈太忠也没想到,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,他能看得出来,那大汉似乎是有难言之隐,但是为那大汉打抱不平,却不是他能力范围内的事情。

事实上,不要说打抱不平了,他自己现在都有不小的麻烦——收购了贼赃。

陈太忠不怕跟对方在天火城的生死台上见分晓,也不怕在宗产地盘之外的明枪暗箭,但是独独这种可能牵扯到巧器门人的事,他不能不犹豫。

然而还是那句话,他既然已经打算打一仗了,也不怕将对方得罪,所以他怔了一怔之后,就冷冷地回答,“先拿一百五十上灵来。”

“你小子知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?”中阶灵仙火了。

“我去尼玛的!”陈太忠一个神识刺,直接击向此人,然后身子一闪,一个缩地成寸转到此人面前,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。

这个嘴巴,打得响亮无比,直接将人抽得转了四五个圈子,踉踉跄跄地跌出四五米远。

他这次暴起,行动异常迅捷,步法又诡异,眨眼之间兔起鹘落,他就又已经退回了原位,“嘴欠,敢对上位者不敬!”

大嘴巴高阶灵仙看得眼睛一眯,“你是一定要找事了,对吧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笑得极为灿烂,“沉星铁我可以不要,但是这东西……我是花灵石买的。”

高阶灵仙一抬手,缓缓地掣出了一条三节棍,黑色的棍身,银白色的锁链,而且中间一截,明显细一些,且另两截的棍头,也是中空的。

这风格一看,就知道是巧器门打造的兵器,作用也肯定不仅仅限于三节棍本身。

他眯着眼睛,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本来是想给你补偿点灵石的,但是你既然给脸不要,我是一块灵石都不会给了……只问你一句,还不还?”

“是不是贼赃,你比我还清楚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然后看一眼那大汉,很不屑地吐口唾沫,“呸,长得人高马大,连证明自己清白的胆子都没有……你还是趁早去了势吧。”

去了势就是阉割,他嘴上刺激大汉,其实手上已经暗暗地摸出了破山雷,在巧器门内使用这种东西,不需要解释来路,而且这东西能助他尽快地逃出宗产的地盘。

“我……我也不想卖给他们啊,”大汉也被他的话气到了,你凭什么说我要被阉割?

但是这句话说完,他就又有点后悔,小心地看一眼高阶灵仙,嗫嚅着发话,“可是他们很厉害,又不讲理……还经常打我,不让我吃饱。”

“就为这个,你就要承认,沉星铁是贼赃?”陈太忠真的愣了,他都准备撒腿跑路了,没想到,大汉居然给出这么个答案来。

“你也打不过他们,除非……除非我哥哥还活着,”大汉皱着眉头,有点为难地回答,“我真的很饿,昨天卖这块沉星铁,就是想多买点吃的,不过,我的灵石被他们抢走了。”

陈太忠气得笑了,他斜睥那高阶灵仙一眼,“就他这个话,你打算让外院的执事,来评判贼赃?”

“外院执事,你知道是谁吗?”大嘴的灵仙冷笑一声,又看一眼那大汉,“为这么个夯货出头,你真的是傻了,就算外院执事搜他的魂,到最后那都是贼赃……怎么,你不信?”

“我还真的不信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倒不信没有说理的地方了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不着痕迹地打量四周,手中的破山雷蓄势待发——实在冲不出宗产的地盘,那就找个地方躲起来,不过就是活得惶惑一点,有啥呢?

“我也不信,没有说理的地方了,”就在这时,远处一个声音响起。

大汉率先扭头望去,然后身子猛地一抖,声音都变了,“哥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