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三十八章 开门红

“我已经警惕了很久了,”陈太忠不听这话还好,听到这话,简直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“你知道我在巧器门,过的是什么日子吗?”

“啊?”莫山愣了好一阵,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据说你过得还可以啊。”

只这一句话,就说明这厮在巧器门内,还是有一些眼线的。

“我根本过得生不如死的,你也觉得可以?”陈太忠一呲牙,“我要不是有大事等着办,早把巧器门杀得血流成河了。”

“你说的事儿我知道,”莫山点点头,然后又左右看一眼,走到一边的树旁,很是小心谨慎的样子,“你进去的时候,胡家有人难为你了,是吧?后来梅家和刘家弟子闯山门。”

陈太忠眉头一扬,我擦,你连这都知道?

不过,他不想暴露太多,只是微微一笑,“梅家……嗯,我好像没得罪过胡家,是吧?”

“胡家跟陶家不太对,”莫山苦笑一声,很无奈地一摊手,“这跟我无关,你顶的祝启望是陶家的外姓……不过没事,门口是轮值的,下次在他不值班的时候去就行了。”

这样的话,还好一点,陈太忠微微点头,他真的很头疼门口的检查,上次要不是有那俩仙二代搅局,他十有八九就要出手伤人了。

伤人之后,他倒不怕跑不了,但是复仇不果,就是最大的遗憾了。

这一个长期隐患能排除的话,实在是个利好的消息,不过,想到巧器门内部,其实也不是铁板一块,他对自己的复仇行动,就又多了一份信心。

待看到莫山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,陈太忠也就懒得再计较,于是又问,“这还是其一,其二就是,我收点东西,有小屁孩跟我收占地费……你有说法没有?”

“呵呵,”莫山听得就笑了起来,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,然后略带一点挑衅地发问,“这种事情,你处理不了?”

“我当然处理得了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无非杀人罢了,你真当我刀不快?”

莫山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说一句,“你潜入巧器门,当有大志愿,随便杀人,似乎与阁下的初衷不符。”

你小子察言观色,真是把好手,陈太忠脸一沉,“我若唯唯诺诺,岂不是弱了老莫咸鱼馆的名头?我呸……好难听的名字。”

“好了,你也不用激我了,”老莫苦恼地揉一揉脑袋,“这样吧,在巧器门收货物的,不下十余家,争得很凶……你想玩大还是玩小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自己也没必要撒谎,于是坦然回答,“我收货物是假,另有图谋是真,这一点你应该清楚……要是我只为了收货物,冲着那几个小兔崽子,我也杀得巧器门血流成河,然后转身走人了,哪里的灵石不是赚?”

莫山皱着眉头想一想,然后为难地摇摇头,“那这几个小兔崽子,你还真得避开,他们后面有各种势力……不好惹。”

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我要是真的惹了呢?”

“叫真就没意思了,”莫山摇摇头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反正你差不多点,适当避开,我自会用我的办法去调解,我只强调一点……你所图甚大,我也希望你能成功。”

“我就不知道怎么能避开他们,”陈太忠一定要讨个说法出来——在巧器门的这些日子,实在太郁闷了,他不想继续下去。

“你……当坐商吧,”莫山谨慎地建议,“就在你的地盘,不要出去走了。”

风黄界的说法,坐商基本上就是有门面的商人,区别于行商,陈太忠所在的地方没什么聚居区,但是他能开个窝点……这个地面之内,是祝启望说了算的。

陈太忠当然也知道这个,但是当坐商是他完全无法容忍的,他进入巧器门的地盘,可不是想着坐着挣钱,他必须四处走。

“坐商,我不接受,”他想一想,最终还是摇摇头。

莫山也从以前的片言只语里,猜到了他的心思,于是笑着回答,“可以有一个人帮你坐着守摊,你四处走就行了,但是不要打收货的招牌……小坐商多了去啦,你不打招牌,别人也就不当你是回事,反正你不在乎赚钱的,对吧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确实是这么个理,收货的就是那十几家,正经是当个小老板,不太影响别人的买卖,也就容易存活得下去。

他根本不在乎挣钱不挣钱,但是别人把他当作一个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小老板,也是不错的掩护。

不过,还有一个问题——他孤家寡人惯了,手边没有得力的助手,“我此来只是一人,守摊的人,你帮着出了吧。”

莫山犹豫一下,干笑着回答,“这个……涉及到估价,手头还得有灵石,做这种小买卖的,很多时候当下就得拍板,你真要我出人?”

出人好说,当下拍不了板,做不了灵石的主,那这个人出不出都无所谓,只算雇个门房,谁干不行?

“当我赔不起这点钱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最近火气很大,“要不咱俩比一下身家?”

莫山想一想,点点头,“能行,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你身上还残留着我的毒药呢,陈太忠也懒得说破,反正他不怕对方整幺蛾子。

他心满意足地返回去,第二天一大早,不是胡家的人守门,他轻而易举地回去了,而且中午时分,就有一个灵仙找了过来,说是有人介绍过来看门的。

陈太忠连这货的身份都懒得问,直接就让他在路边搭了一栋草棚,然后竖个牌子,“陈氏资源回收中心”。

然后他给此人留下两百上品灵石,供此人收货——超过这个数额的,就不是这个傀儡能做主的了。

然后他就“游山玩水”去了。

不过奇怪的是,他哪怕就是弄了这么一个小摊子,每天的交易额,甚至可能为零,但是偏偏地,基本上没什么人找他麻烦了,倒是有人来催他交税。

他不在乎盈利,而收税的人也没有狮子大张嘴的意思,一天只收五个灵石,跟在城里的集市上摆摊差不多——这大致也是因为,他摆摊的地方,有点过于偏远了。

最初的几天过后,后来隔三差五的,也有人拿着材料和破旧的灵器来交易,数目不算太大,若是靠这个谋生的话,赚不到一个灵仙的修行费用。

不过巧器门的宗产这里,灵气比外界略强一些,陈太忠雇佣的这位,也是修行为主,他是挣薪水的,反正一天都难得开一次张,也无所谓。

然而,在这一天,陈太忠从外面逛回来,竟然被告知,“今天收了一百五十上灵的货……灵石有点不够了。”

说实话,这时候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,已经进入宗产之地差不多三十天了,他还是没能靠近巧器门真正的山门。

靠近山门之处,巧器门的弟子就多了起来,有人见他靠近,没事也要过来趾高气昂地说一句,“门外的人,不要随便往附近凑。”

陈太忠尝试了几次,却不敢一直尝试,怕引起别人的关注,今天他又去试了一下,还是被人撵走了,他正琢磨着,是不是回头得隐身前去。

这个时候,说今天花了不少灵石,他实在有点提不起兴趣来,不过下一刻,他还是怔了一下,“小荣有没有搞错,一百多上灵……你收什么了?”

“沉星铁,”这灵仙名唤邓子荣,他得意洋洋地回答,然后拿出一块巴掌大的金属来,“你看,纯度足有九成。”

沉星铁?陈太忠闻言,眉头皱一皱,这东西可是相当了不起的,别看他对制器一窍不通,但是沉星铁的大名,他也是听说过。

这种铁是从天外星沙中提炼出来的,天外星沙原本就是极为难得之物,质地细密沉重异常,而从星沙里提炼出的沉星铁,更是难得的制器材料。

不过这个提炼,难度极高,提炼到九成的沉星铁,真值这个价钱。

然而,陈太忠就又疑惑了,“沉星铁……怎么会卖到咱们这里来?”

“不知道,”邓子荣笑着一摊双手,虽然他知道,自己的主家不在意赚钱,但是做成了一笔大买卖,他心情还是很好的,“是一个一级灵仙来卖的,据说是他自己提炼的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沉星铁这种东西,在巧器门是有价的,但是拿出去之后,尤其在东莽之类的地方,可以算是有价无市,利润非常可观。

收了这么多天的货物,只有今天来了个大买卖,只凭这一票买卖,他这些日子的投入,应该就都回来了。

虽然陈太忠意不在挣钱,但是好事总是令人开心,他收起沉星铁,又拿出一百六十块上灵,递了过去,“再补充一百五十上灵,剩下十块,算奖励你的。”

然而事实证明,天上从来不会掉下馅饼,第二天,陈太忠正在操练那俩游仙扫洒,远远就看到,有七八个人,气势汹汹地来到了“陈氏资源回收中心”。

这帮人态度极其不好,说了没两句,就对着邓子荣推推搡搡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