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三十七章 警惕

刀疤你这一撒手,也就万事不想了,你主人为你报仇,弄得很辛苦啊!

陈太忠已经来了巧器门宗产十天,这十天对他来说,简直是度日如年。

首先,他遇到了一个极其贪财的上家,就是他顶班的那位,眼里根本见不得灵石。

那人姓祝,叫祝启望,是巧器门陶家的外姓子弟,因为天赋一般,不怎么受族里重视,通过做杂役赚些贡献点,勉强维持修行。

当他听说,自己找来的这个顶班居然有很多灵石,想做点买卖,他第一个反应,不是此人不该这么做——这么做的外人,实在是太多了。

他的反应是:我手里那些不太好的积压货,可以卖出去了。

陈太忠不得不显示出自己的修为,来震慑对方。

就算这样,祝启望都不甘心,表示说你想做买卖,没我的支持,你根本做不了,信不信我把通行玉牌收回来?

陈太忠只能回答说,那你收回去吧,大不了我再找个别的身份进来。

话说到这一步,祝启望才反应过来,此人不但是高级灵仙,身后还有别的门路!

他不怕高级灵仙——背靠巧器门,就有这样的底气,但是对方涉及其他的门内势力,就不是他能轻易招惹的了。

于是两人商量一阵,最后决定,陈放天要收购什么东西,同等条件下,优先购买祝启望介绍的,这事儿才算过去。

这只是麻烦之一,麻烦之二就是关于扫洒了。

祝启望负责的片区,是一段长达二十余里的山路,他不光要打扫路面,路两边的环境也要维护,包括处理一些突发的情况,比如说落石、塌陷什么的。

也亏得是修者,搁给凡人的话,这么大一片地方,别说扫洒了,每天来回走一趟,都是很大的活动量。

陈太忠表示,我一天都不想干,祝启望说你不干不行,怎么也得做两天样子,等大家习惯你这个面孔了,回头我再帮你介绍人——不过雇人的话,你自己也得出点灵石。

可怜陈某人,从来没有做过扫洒的工作,硬是闷着头,连着清洁了两天的山路。

第三天的时候,他遇到了别人找碴,七八个毛孩子在山里打闹着玩,不小心摔倒了,反倒怨他这个“临时工”没打扫干净,骂骂咧咧的。

陈太忠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,他生恐自己控制不住情绪,会对那几个毛孩子下狠手。

这事情很快就被祝启望知道了,然后就介绍来两个高阶的游仙。

这俩游仙也是跟他有点交情,以前他给的灵石有点少,现在陈放天肯负担一部分,他正好乐得让自己人赚钱。

陈太忠在扫洒的这几天,晚上不用回城里,就是在巧器门的宗产地盘里过夜,荒郊野外的,按说他正好查探虚实。

事实上则不然,他担心巧器门有监视,又琢磨着,胖子莫山把自己弄进来,也未必全存着好心,所以他要先静心观察一段时间,确定没问题再行动。

那俩高阶游仙扫洒了两天,陈太忠想着没事了,白天他也可以四处游走一番,张罗着收集一下货物,顺便踩一踩盘子——当然,后者才是主要的。

不成想,他才四处走动一下,就有人过来盘查,问他的来历。

别看宗产的地方极大,人也极多,但是大多数人还真的相互都认识,就算叫不出来名字,看着眼熟是没问题。

他这个生面孔,贸贸然来熟面孔扎堆的地方转悠,不被人抓住盘问才怪。

不过,旁人看到他扫洒的腰牌,又见他能说得出“祝启望”三个字,就知道他也是有根脚的,所以也懒得细问,摆手撵他出去——祝启望只能保证他来历的可靠,要说面子,那是半点没有,真有面子的主儿,谁去扫洒?

要说起巧器门内做收购的,原本就有十几茬人,陈太忠不摸门道,直接撞进来,其实已经影响到一些人的利益了,撵他走都是轻的。

陈太忠最是受不得别人的小看,要不是他别有目的,早就放弃这种营生了。

他还得忍辱负重,继续坚持下去,不过既然受了别人的轻慢,他也不四下打听了,就做个牌子,默默地在肩头扛着——“高价回收各种精炼原料、破旧灵器灵兵法器”。

别说,他扛着牌子在某个角落站一阵,还经常会遇到有人问价,偶尔也能开张。

这牌子扛了三天,却又有三四个少年找过来,要他出“占地费”——其实只是几个高阶游仙,有个家伙带了一个仆人,也不过是中阶灵仙。

陈太忠再怎么忍气吞声,也不能给对方灵石——起码祝启望等人知道,他是高阶灵仙,堂堂的高阶灵仙被高阶游仙打劫,还真不够丢人的。

而且陈太忠确信,祝启望对他也没完全放弃觊觎,此番他若扛不住,下一步就要面对来自上家的压力了。

所以陈太忠不交灵石,也不解释,收起牌子扭头就走。

那几个游仙追之不及,就要那老仆上前拦着,陈太忠身子一晃,绕过此人直接走了。

这种闹心的事,是一件接着一件,要不是他有着极其明确的目的,早就掀桌子了。

身在底层,不好受啊,陈太忠才说要找祝启望,问一问那几个小毛孩子是怎么回事。

不成想,祝启望先怒气冲冲地找他来了,“我说……你可以不扫洒,但是你不能一点不管啊!我今天挨骂了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原来最近有琳琅苑弟子来巧器门,其中有几个美貌女修,今天闲来无事,看到这里的山花烂漫,就来把玩一番。

巧器门有弟子陪着前来,年轻人在一起,说笑得正高兴,不成想山路上转过一个弯,就发现前方不远处,有新鲜的便溺,其中的一坨,还兀自冒着热气。

巧器门弟子在美女面前,就有点挂不住,当时一个术法,若无其事地将现场清理干净了,然后抽个空子,直接查出责任人,将祝启望狠狠骂了一顿。

祝启望挨骂了,肯定就要找陈太忠的麻烦——没错,那俩游仙是他介绍过来的,但是他对的可是陈放天。

陈太忠真是郁闷得想杀人:你自己介绍的人,挣得还挺多,可骂人的时候,你想起我了?

接下来的几天,他就老老实实地在责任区呆着,没命地操练那俩高阶游仙。

那俩高阶游仙自居是巧器门地盘的人,又认识祝启望,面对他的教训,还挺不含糊的。

陈太忠一肚子邪火没处发泄,见他们敢顶嘴,直接制住,劈头盖脸一顿毒打——哥们儿要不是有事,你们两只蝼蚁,算什么玩意儿?

这俩将状告到祝启望那儿,不过祝启望也不给他们做主:你说你们打扫的,都是什么狗屁玩意儿?

现在,陈太忠就坐在一个山包上,监视着那俩游仙的扫洒,心里却是在默念刀疤。

他不认为,这是对刀疤的思念,实在是——他要不这么安慰自己,估计没准已经气出毛病了。

监督完之后,看着天色不早,他索性起身向外走去,今天他不想呆在这里了,要去一趟天火城,再这么过下去,他会发疯的。

陈太忠在他负责的片区附近,已经是人头比较熟了,但是在谷口,别人还是不认识他,不过还好,出谷的时候不需要怎么检查。

关键是上次那个试图难为他的初阶灵仙,不在岗。

事实上,当时那个初阶灵仙,也不算特意难为他,进出巧器门的人,门中弟子有权检查其储物袋——当然,这指的是靠巧器门生存的人。

真正巧器门的客人或者合作者,比如说琳琅苑的弟子,那是不可能检查的。

靠着巧器门生存的人,可能夹带出一些违禁物品,虽然强行检查别人的储物袋,是非常无礼的事,但是弟子怀疑你有问题,就可以这么做。

离开巧器门之后,陈太忠奔行一段距离,直接放出灵舟,一口气来到了天火城,进了城之后,直接来到老莫咸鱼馆。

现在不是饭点,咸鱼馆里,只有小二坐在屋角一张椅子上,无所事事地打着盹,猛地听到有人闯入,打着哈欠站起身来,“哈~~客人要吃点什么?”

“我找莫山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告诉他,陈放天找他。”

小伙计很惊讶地看了他一眼,站起身一言不发地走了,不多时又回转来,“这位客人,你跟我来。”

“我不进你家后院,”陈太忠厌恶地扇一扇鼻子,“这都是什么味儿啊,告诉他,我在城外老地方等他,他要不想来,那也随他……”

陈太忠出城不到二十分钟,莫山那胖胖的身子就出现在视野里,他一边匆匆走来,一边笑着发话,“陈先生来得这么匆忙,有事?”

“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了?”陈太忠的心情很不爽,他觉得自己现在活得这么憋屈,主要就是因为,姓莫的给自己找的这个身份,实在不怎么样的。

“没事的话,还是尽量少联系吧,”莫山警惕地左右看一看,然后苦笑着发话,“终究是巧器门的地盘,大家都警惕一点才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