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三十六章 混入宗产

莫山拿出这个扫洒的名额来,其实只是想向陈太忠证明:我的答复给得很快。

至于说这个扫洒的身份,他也不认为对方就一定能接受。

事实上,对方不接受的可能性更大一点,原因很简单,这身份真的有点掉价——虽然莫山认为,这个身份在巧器门的地盘活动,其实蛮不错的。

他无非是想表明,他是很认真地在做这件事了。

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,对方想一想之后,居然点点头,答应了……这厮答应了?

陈太忠对刀疤许了一年复仇的期限,虽然她肯定听不到了,但是他许诺了,就要做到。

当然,这种因果,他没必要跟莫山说,他更关心的是,“据说巧器门的器械无双,我把我的修为压到初阶灵仙的话,会不会被人发现?”

“敛气术吗?这可太容易察觉了,巧器门有很多手段可以测修为,”莫山闻言摇摇头。

然而下一刻,他话锋一转,“不过这也不打紧,手段再多,也不会随便用,而且中高阶的灵仙,有不少人压制修为去做贱役,修行便是这样……没有磨砺,哪来的精进?”

“他们还能测试些什么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发问。

“你是指什么?”莫山是一脸的迷糊。

“比如说测试,隐身术?”陈太忠对巧器门的了解,真的不多,但是偏偏地,这个门派好像……非常地不好糊弄。

“隐身术测试……”莫山拉长了声音,想一想之后摇摇头,“在繁华地段肯定不可取,可以直接逼出你来,哪怕是空间属性的隐身,发动大阵,也无处可藏。”

空间术法的隐身,起码要天仙修为才能施展,陈太忠气道的隐身固然很牛,远胜于五行属性的隐身,但是跟空间属性的隐身相比,那就又远远不足了。

以巧器门之能,也不能随便发现空间的隐身,但是发动大阵查找,也是手到擒来。

所以莫山这个答复的信息量,还是很足的。

他甚至还想到了一些别的,“事实上,你想在巧器门随便走动的话,还要考虑寻气盘,他们能根据灵气的多少,发现是否有人隐藏……事实上,他们掌握的手段真的不少。”

“哦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扬,“那我倒是要好好地听一听了。”

听完之后,他心里有点沉重,巧器门奇思妙想的东西,实在是太多了,光是众所周知的就不少,想必藏起来的,会更多吧?

莫山很谨慎地看着他的神色,心里也是有点忐忑——此人曾经说过,离山门越近越好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?是想做点什么?

陈太忠倒没怎么介意,巧器门在繁华地区势力极大,但是偏远地方就不行了,于是他微微颔首,“能给我一份巧器门的防御图吗?”

莫山犹豫一下,然后铁青着脸拱一拱手,“那么,还请阁下示下,跟巧器门到底是何恩怨……一个上门的防御图,阁下真的以为,可以随便拿走吗?”

陈太忠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问,“我若是硬要呢?”

“那我宁可不要解药了,”莫山冷冷一笑,眼中露出决绝之色,他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若怕死,对不起莫家的前辈……莫家跟巧器门五百年恩怨,防御图我有,但是你不能这么拿走!”

陈太忠掂量一下手里的玉牌,想一想之后,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已经拿到牌子了,不想交出防御图的话,那你……自裁了吧。”

他最近心火极旺,通行令牌已经到手,对方还这么唧唧歪歪,他真的有点杀人的冲动。

莫山闻言,嘴角抽动一下,冲着这句话,他终于是把对方摆到了跟自己相同的高度上——别说灵仙修为什么的,人家拿到令牌,就想灭自己的口!

这种人,就算不会玩毒,他又怎么能小看?所以他只能再退缩一步——他不怕死,但是为了一些误会而死,就太不值当了。

于是他笑着发问,“杀我好,还是留我好,阁下不细想一想吗?”

陈太忠闻言,抿一抿嘴巴,沉吟一下发话,“防御图给我……那就一切照旧。”

莫山却是寸步不让,冷冷地回答,“我要知道,你跟巧器门的恩怨。”

陈太忠有点头疼,他终究是不好杀对方,随便杀一个人问题不大——哪怕是三级天仙,但是杀人之后,他会不会暴露,会不会影响他的报仇大计?

他不想赌,不是不敢而是不想,他急着带巧器门覆灭的消息回东莽。

所以他沉吟一下,终于回答,“我此来,是为覆灭巧器门。”

对方前一次说了,是以扳倒巧器门为最终目的,所以他说这话,也不怕对方有过激反应。

果不其然,莫山冷冷地发问,“什么样的恩怨?”

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说有恩怨,就是有恩怨……莫非你真的想死?”

大致来说,双方是合作的性质,毕竟目的相同,但是巧器门雄踞天火州这么久,影响力极强,若说双方心里各自没有提防,那是不可能的。

所以莫山也很痛快地服软了,“大致的图,我能帮你找一个,你毕竟刚来天火州,先适应一下,可以吗?”

陈太忠也不想将他逼得太急,沉吟一下点点头,“可以。”

第二天,他在旁人的指引下,出城百余里,终于来到了巧器门的宗产之地。

这是一片险峻的山岭,谷口是唯一的通路,翻山倒不是一定不行,但是这山岭就相当于巧器门宗产的围墙,随便出入,一旦被发现,后果不堪设想。

事实上,在这山岭中,是有警戒装置和陷阱的,这一点也无需赘述。

谷口处进出的人不算太少,有三个灵仙站在那里检查,其中一个还是超过了七级的灵仙,陈太忠为了低调,并没有去探查对方的修为。

不过,灵仙守门,守的是宗产而不是山门,巧器门的派头也真不算小。

守门的灵仙很是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,不怎么管事,然而,在陈太忠路过的时候,还是有个家伙,上下仔细打量了他两眼,然后一抬手,“你……过来!”

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心里生出点无奈来,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。

他的脾气一向不好,但是为了实践自己的诺言,此刻必须忍着,哪怕对方只是低阶灵仙。

那灵仙将他的通行令牌拿到手里,在手里抛了两抛,斜着眼睛看他,很傲慢地发问,“什么修为?”

“高阶灵仙,”陈太忠很无奈地回答,想一想之后,他又勉力挤出个笑容来,“以前来的少,兄弟你见谅了。”

“嘿,兄弟?”那位冷哼一声,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别看只是低阶灵仙,但是在宗产内的修者,有资格鄙视外来的修者,“别跟我套近乎,说吧,混进来是存了什么心思?”

陈太忠笑了起来,同时期期艾艾地回答,“就是……修行磨砺。”

“是吗?”这位又斜睥他一眼,抬手一指储物袋,“里面有些什么?”

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声音都有点变了,“一点灵石而已。”

这低阶灵仙才待继续说话,猛地后方一阵大乱,却是有两只摩云豹从后面奔了过来,上面还坐着两个年轻的灵仙。

摩云豹是三级灵兽,做为坐骑是极为拉风的,两个骑手一脸的傲气,操纵着坐骑风驰电掣一般地冲来。

虽然是来势汹汹,但摩云豹的灵活性极好,在人群中左冲右突,居然没有磕碰到任何人,直接就冲向看守谷口的三个灵仙。

这三个灵仙的脸色,都不是很好看,但是只有那高阶灵仙哼一声,“喂,把速度降下来……听见没有?”

那俩骑手对视一眼,然后放声大笑,根本不理会他的话,其中一个更是特地加速,大声地嘲笑,“有种你拦一下试试?”

两人两灵兽,就这么横冲直撞地进了谷口,不过对陈太忠来说,这并不是坏事,因为那俩嚣张小子的出现,那个低阶灵仙也顾不上找他的碴儿,抬手将通行令牌丢了过来。

“真是威风啊,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抬脚往山谷内走去,也不知道是在说谁。

巧器门的宗产,面积极大,空旷得很,除了几个聚居点,一般都没什么人,只有一条条的小路。

陈太忠走了足足有半天,才来到小路边的一个小院旁,院子门口有块牌子——“陶氏精炼”。

这就是约定的见面地点了,他才停下来,院子里就走出一个人,远远地看一眼他的腰牌,不耐烦地发话,“等你好几天了,怎么才来?”

怎么一个个都是这种腔调呢?陈太忠真是有点受不了,尤其眼前这位,也才是个一级灵仙。

哥们儿忍了!他暗暗地一咬牙,然后才微笑着回答,“兄弟,我是搜集了点灵石,想在这儿顺便收点东西,所以耽误了点时间。”

一级灵仙又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也就是说,其实我给你的这点工钱,你是看不在眼里了?”

怎么一个个说话,都是跟吃了爆裂符似的?陈太忠很无奈地回答,“我要的,主要是通行腰牌,如果收东西顺利的话,那点灵石还真无所谓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