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三十五章 贱业

陈太忠目前最愁的,就是进不了巧器门控制的地盘。

起码他需要一个不怎么惊动别人,就能接近巧器门的渠道。

胖子也没想到,对方的要求如此简单,他愣了一愣之后发问,“那我身上的毒?”

“在我事情办完之前,可以先帮你控制一下,”陈太忠回答得很直接——指望我彻底给你解毒?那是休想。

胖子咂巴一下嘴巴,然后叹口气,“希望你的事情,不要拖得太久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又忽悠他一句,“合作几年,要是顺利的话,提前解毒也未尝不可。”

这就是划出大饼来了,至于说什么叫顺利?在于对方的表现——反正是他说了才算的。

当然,他不可能告诉对方:其实我就打算呆几个月。

胖子一听,心里多少好受点,“现在可以解除我的禁制了吧?”

陈太忠闻言起身离开,不多时走了回来,抬手取下对方手上的禁灵锁,又解开禁制,然后手里多出一颗丸药,丢给了对方,“能解你一半的毒。”

胖子闻一闻丹药,想一想之后,吞进了肚子里,然后盘腿在那里打坐。

打坐好一阵,他才轻笑一声,站起身来,“剩下的解药,也在你手上?”

这话听起来有点像开玩笑,不过他目光的深处,有一丝异样在闪动。

“我敢给你解药,就不怕你折腾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我可以给你一次尝试的机会,第二次的话……死!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甚至还坐在地上,连起身的兴趣都欠奉。

胖子怔怔地看着他,好半天之后,才哈地笑一声,“那我这次机会,一定要用好了……记得,你可是差我一次机会。”

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对方居然忍得住现在不动手,这让他有点失望,而对方随时可以使用这次机会,会让他陷入极大的被动。

但是他不在乎,他敢答应就敢接下来,事实上,陈某人并不是一个不知变通的主儿,如果对方在未来的某个不恰当的时刻,突然地趁人之危落井下石,他并不介意收回这次机会。

一诺千金是应该的,但是对方放弃正当尝试,试图用阴险恶心的手段翻盘,那也就不要怪他不守信用了。

对他来说,这次机会,你用就用了,不用的话,将来情势危急的时刻,我连你使用的机会都会剥夺——这跟不给机会有很大区别吗?

就算不给机会,对方在未来的某一刻,也可能有拼死一搏的几率。

他是这么想的,但是胖子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没有谁会喜欢受到别人毒药的要挟,他也一样,之所以放弃这次尝试,是因为对方表现出的极大的有恃无恐,令他颇为忌惮。

除此之外,他还有更多的打算——回去之后,他想先找人尝试解毒。

所以这次难得的机会,他不打算现在用,甚至将来也可能不用,以此来获得对方可能的支持。

既然毒药的事就此作罢,他就开始考虑下一个问题,“阁下,你有计划,打算去巧器门的哪一块吗?”

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“离它山门越近越好,最好能有一个,在他山门外随意走动的身份……还没请教,阁下贵姓?”

“免贵,姓莫,单名一个山,”胖子笑眯眯地回答,“忝为莫家咸鱼馆的主事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跟巧器门的恩怨……能说说吗?”

莫山想一想,才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莫氏一族,誓灭巧器门。”

他也就说了这么一句,没有继续往下说,不过陈太忠看他的表情不似作伪,也就懒得再问了,“那行,我就静待阁下的好消息了。”

两人见话已说开,并没有继续纠缠,而是站起身告辞而去。

走出好远之后,那灵仙才低声抱怨一句,“咱们如此帮他,是不是太便宜这厮了?”

“无非安排个人进去,能费多少力气?”莫山心不在焉地回答,事情已经谈得差不离,他的心思就放在了解毒上……希望这个毒不是那么难解吧。

眼下天色已晚,两人寻个地方歇息了——出城的时候,他俩就做好不回的准备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莫山就来到了天火城的医馆,没过多久,他带着一脸萧瑟走了出来。

接着,他就消失在了传送阵处,直到两天之后,他带着同样的表情出现。

这两天里,他找了四个知名的丹师,两个毒药行家,对于他所中的毒,大家都表示爱莫能助,因为是非常难以诊治的“大混毒”。

所谓混毒,就是两种以上的毒混杂在一起,没有固定的配比——有固定配比的,那是有名称的毒药。

而大混毒,则是多于九种的毒素。

大混毒一向是很令人头疼的,不同的毒素之间,还会发生各种生克,毒素越多,也就越难掌握,一个生手配出的混毒,很可能是大师都解不开的。

不过大致来说,风黄界出现大混毒的时候并不算多。

毒药的使用,是非常讲究的,并不是剧毒就是最好的——通常来说,合适的才是最好的,比如说无色无味,比如说发作快,又比如说症状不像中毒。

而且大混毒有个最大的短板:它没有解药!

各种毒素之间的反应——用风黄界的说法是“生克”,一般人很难精细把握,想要炼制解药,那可不是一般的难。

莫山知道,自己中的毒,其实是有解药的,但是这个因果,他没办法细说——为了不引人注目,他求人治疗的时候,一口咬定是自己不小心中的毒。

倒是有个毒药行家,一本正经地告诫他——你所中的毒里,起码有两种,是有灵石都买不到的,也就是说,这毒药其实很贵!

至于是哪两种毒,这个行家没说,人家看向他的眼神,也是怪怪的。

莫山至此,是真的死了这条心,进城休息两天之后,再度来到了城外。

陈太忠在这里已经等了他五天,见此人到来,就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一句,“我还以为你出去解毒去了,原来你还知道我在这里等着。”

“这样的毒,阁下真的能彻底解了?”莫山忍不住再问一句,算是个确认。

得到确切回答之后,他摸出一个牌子,递了过去,“这是巧器门的扫洒通行令牌,你执此令牌,要负责好扫洒的区域,否则令牌可能被人褫夺……”

陈太忠听了好一阵,才听明白这令牌的含义,忍不住大怒,“你这是让我去当清洁工?”

“巧器门的地盘,哪里是那么轻易进的?”莫山很无奈地一摊手,“你初来乍到,身份令人存疑,也只能从低贱活开始做起,如果没有我的话,你想找这么一份活都难……”

事实上,巧器门内地盘的扫洒,都是门内的家族弟子或者杂役完成的,外人想参与进来都难,不过这终是一苦力活,很多人觉得失身份而且影响修行。

所以有些人就将这个活,转包给外人,扫洒是有宗门贡献点赚的,他们拿出一部分灵石,招揽来外人干活,就可以坐享贡献点。

但就算这样的活儿,也不是陈太忠这种生面孔能接得到的——不知根知底,谁敢把他往门内的地盘上领?

陈太忠听得嘿然无语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做扫洒的……要什么修为?”

他终究是已经灵仙七级了,一个扫马路的,估计……最多也不过是高阶游仙吧?

“高阶游仙到初阶灵仙,”莫山对此知之甚详,“在巧器门内,初阶灵仙做扫洒,真的太多了,他们同时还可以预防奸细……”

说到“奸细”两字,他的嘴角忍不住向上微微一翘,估计是他自己也觉得好笑。

我就觉得你是想恶心我,陈太忠想一想,“还有别的身份吗?”

“不可能,你是生面孔,”莫山苦笑着摇摇头,“要不这样,你先在天火城做点小买卖,混个脸熟,我也再想想办法。”

你倒是不怕自己中毒太久啊,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,然后他灵机一动,“这样吧……我接下扫洒的任务,能不能再包给别人?”

“这样……也好,”莫山迟疑一下,才点点头。

事实上他很清楚,很多人就是这么干的,不过他心恨陈放天给自己下了毒,就有意不做提醒,好看着对方吃苦。

但是人家马上就想到了,他就不能否认了,所以只能苦笑这解释,“你先扫洒上半年一年的,等混脸熟了,就可以再雇佣别人了。”

“没必要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摇摇头,既然对方说这样可以,他就有自己的想法了,“我搞这块扫洒的牌子,就是想进去收一点灵兵和灵器……原价转包出去,甚至赔点灵石都无所谓。”

莫山听得一怔,然后才点点头,“这样……好像也可以,不过你这生面孔,这么高调,不怕引起别人的怀疑?”

“这有什么?”陈太忠大喇喇地摇摇头,“我就是为了能进去收灵器,才想方设法买个扫洒的名额,这样不行吗?”

哥们儿没那外国时间,等个一年半年的,我说……你小子真不怕自己毒发身亡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