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三十四章 相互试探

陈太忠制住了对方,也没着急点亮灯,而是先把对方放出来,上了禁灵锁。

他不想暴露红尘天罗,在东莽,这东西认识的人不多,但是中州就不一样了,更别说天火州这里,会制器的人太多了。

大名鼎鼎的诛邪网,指望所有的人都认不出根脚,这是不现实的。

他才给此人上了禁灵锁,只听得幻阵那里砰砰几声巨响,很明显,困在阵里的人,正在强行用蛮力破阵。

陈太忠也不理他,而是将手里的三级天仙带到一边,才待出声问对方的来历,然而下一刻,他就呆住了,“原来是你?”

合着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莫家咸鱼馆里的那个胖子。

陈太忠做梦也没想到,区区一个饭店的跑堂,竟然是……三级天仙?

那胖子冷笑一声,“阁下真是好算计……三级天仙都栽到了你手里。”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陈太忠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抽过去,然后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算什么玩意儿……来,有本事你再跟我阴阳怪气地说话。”

“蝼蚁……”胖子的脸直涨得通红,然而,他还真不敢再阴阳怪气地说话了,只能忍气吞声地回答,“我们找你来,是存着善意的。”

“我一点都看不出来,你们的善意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,“先是派赤蜂跟踪我,然后半夜过来,还有个三级天仙埋伏在暗处……这就叫善意?”

说完之后,他又冷哼一声,“我的耐心有限,你最好老实坦白……不怕明白地告诉你,死在我手上的天仙,不是一个两个了。”

胖子听到这话,全身就是一抖,此刻,他绝对不怀疑对方的话,人家有必要吹牛吗?现在他这堂堂的三级天仙,生死还不是掌握在对方手里?

如果你不用毒的话……他很不服气地腹诽一句,然后压低声音发话,“我此来便是为了问一句……阁下既然发现了赤蜂,你的神识分裂之术,传承自哪里?”

原来我的小神识,也被你们发现了?陈太忠暗暗有点心惊,这帮人的观察力,真的不容低估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冷笑一声,“原来你埋伏在这里,是想问我一句话?”

胖子的脸难得地一红,他埋伏在这里,肯定是存了用强的打算。

所幸的是天色大暗,又没有多少光线,他的表情也不甚分明,“这么说吧,你的传承对我们来说,非常重要。”

“对你们来说非常重要?”陈太忠听得冷哼一声,“真是关我屁事!”

就在此刻,幻阵那里也没了动静,很显然,闯入的那厮也中毒了。

陈太忠一向是有什么招数,都不吝惜使用的,而且老易给他的毒粉不少,阵法再加上毒,一般人都难以抵挡。

他走上前,将人拖出来,这位倒是个生面孔,中阶灵仙而已。

中阶灵仙出面叫阵,三级天仙在一边埋伏,这种布置,味道不言自明,这是一帮做事不择手段的人。

陈太忠也懒得多问,他知道对方是老莫咸鱼馆的人,就足够了,咸鱼馆似乎跟巧器门没什么交情,着了急,他杀人灭口,也未必会影响大事的进展。

所以他很直接地发话,“我只给你们一个机会解释,为什么盯梢我,你们可以不回答,我都不需要杀你们……把你们弄成白痴,我转身走人就行了。”

他确实不需要杀人,这俩身中剧毒,就算一时半会儿死不了,但是想救活也难。

胖子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阁下可知,这种神识分裂之术……巧器门志在必得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——合着你两位,不是巧器门的人?

他想一想之后,缓缓摇头,“我并不知道你说的这个,神识分裂……很难吗?”

“当然难了,”胖子苦笑一声,“若非你会此术,我知道你不是巧器门的,也不会如此大意地中了你的圈套。”

这一刻,陈太忠很想拿出“寂寞三叹”来显摆一下——你真的确定我不是巧器门的?

不过对方说得有鼻子有眼,他也懒得再多花什么心思,于是点点头,“继续说。”

胖子想一想,又补充一句,“而且我很确定,你不是晓天宗门下的。”

陈太忠想也不想,抬起脚就踹了过去,“我让你说为什么盯梢,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人……用得着你说?”

那胖子吃了一脚,先是悻悻地哼一声,然后马上改变了说辞,“想必你想得到,我跟巧器门,是不怎么对付的。”

我都想到了,还用得着你说?陈太忠一提脚,又想踹过去,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,只是冷笑一声——你以为随便白活两句,就能忽悠了我?

“巧器门想用‘神炼之术’制器,但是缺乏分裂神识的法门,”那胖子似乎也想通了,不再遮掩,而是快速地说了下去,“说实话,我跟踪你,也只是发现你是生面孔……”

按他的话来说,合着他的跟踪,只是很随意的行为,不成想,发现陈某人也会分裂神识,他这才小心前来,一探究竟。

这也未免太巧了一点吧?陈太忠听得有点不相信,可是对方的话,逻辑上是解释得通的,他想一想才发问,“你打算怎么让我相信你说的话?”

胖子犹豫一下,才无奈地回答,“你可以去问……巧器门缺乏分裂神识的法门,天火城知道的人太多了。”

“这就是你的证明?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事实上,他都有干掉对方的意思,不过他不能确定,是否还有别人知道,这俩人是来找自己的。

总之,他所谋甚大,不想因为这个意外而受到影响。

“我都被你下毒了,”胖子觉得挺委屈,一个天仙被灵仙逼成这样,也真是窝囊,“要是你了解的事情,跟我说的不符,你可以不给我解药嘛。”

“我说要给你解药了?”陈太忠哼一声,说句实话,他还是没习惯了用毒药控制他人,就没往这方面想,耳听得对方如此说,就觉得也是这么回事。

然而,他也不会全相信对方,谁知道这厮会不会找别人解毒呢?他想一想之后,才又发问,“你既然掌握着神识分裂的法门,巧器门怎么会不跟你要?”

“事实上,他们只是有猜测,”胖子无可奈何地回答,“我修习的功法可防搜魂,他们强掳了我去也没用,我跟巧器门的仇恨,太久远了。”

“真的有仇?”陈太忠仿佛刚见到他一般,上下打量几眼。

“我有必要跟你说谎吗?”胖子冷笑一声,也是豁出去的样子,“你也有分裂神识之术,等你被巧器门搜魂的时候,再后悔可是晚了。”

他也是考虑到,对方是跟自己同等处境,才会如此说话。

陈太忠却是没想到,盯梢自己的,居然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,没有这么巧的事吧?

他想一想之后,又诈对方一句,“你知道我此来,是做什么的吗?”

“想去巧器门偷艺的多了,不差你一个,”胖子冷笑着回答,“不管你此来是善意还是恶意,我可以确定,你多了解一些之后,就会考虑什么叫怀璧其罪。”

陈太忠又问一句,“我若是偷艺的,你可否能把我送进宗产的地盘?”

“我每年送不止一个人进去,”胖子继续冷笑,“当然,名单我不可能告诉你……你可以尝试一下搜魂,肯定不会得到任何东西。”

唔,这倒是意外之喜,陈太忠又想一想,决定冒一下险,“你可敢发誓没有骗我?以风黄界诸生灵的名义?”

“你都下了毒,还担心什么!”胖子闻言,实在有点恼火,不过下一刻,他沉吟一下,“风黄界诸生灵吗?这种古老誓言……行,我发誓!”

他一张嘴,就把誓言复述了一遍,陈太忠见他答得干脆,索性一抬手,冲那昏迷的灵仙打出一股粉末。

不多时,那位“扑哧”一声打个喷嚏,竟然醒转了过来。

这位明显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状况,嘴里骂骂咧咧地嘀咕,“混蛋啊,幻阵还不够,居然还下毒……敢再无耻一点吗?”

“闭嘴!”胖子连忙呵斥他一句,然后干笑一声,“小孩子家的,不懂事……你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陈太忠根本懒得接这话茬,而是直接走向自己的帐篷,待对方跟过来之后,他也不点火,而是很随意地往地上一坐,“说一说,你家是怎么跟巧器门结怨的。”

胖子沉吟一下,才犹豫着回答,“我们的恩怨……很久远了,阁下能否先明示,你此来天火州,是为了什么?”

陈太忠顿一下之后回答,“你就当我是为了偷艺吧,可以说,我跟巧器门是敌非友。”

胖子很狐疑地看他一眼,这下,是轮到他怀疑对方了。

然而,他现在是处于被动的一方,并没有能力要求对方也起誓,所以他只能问一句,“真是这样?”

“我何须骗你?”陈太忠我行我素惯了,不喜欢跟人解释太多,要不是考虑对方有能力帮忙,他连这句话都未必说。

“只要你想办法送我进巧器门的地盘,你我恩怨一笔勾销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