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三十三章 埋伏

陈太忠不喜欢的臭味,正经是老莫咸鱼馆的招牌。

于是很多客人就义愤填膺了,纷纷指责,说你会不会吃咸鱼?知道不知道越臭越香?

陈太忠的目的不在于此,所以找个座位坐下,大模大样地点了一锅阴阳蛇——你们少逼逼,看到没有,哥是吃得起阴阳蛇的?

别人见他这个土豪样,不再说话了,但是真的见到一锅阴阳蛇端上来之后,陈太忠居然就怔在了那里,好半天都没有动筷子。

他想起了庾无颜临死前吞吃的蛇胆,他想起刀疤不但会养阴阳蛇,还会养风翅兽!

我答应你了,一年内端掉巧器门,眼下三个月过去了,居然没什么成效,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——你等着,我总会把消息带给你。

众目睽睽之下,他终于探出了筷子,吃了一阵之后,想起来二牛的话,于是手一划,直接将一个盘子拨了出去。

不成想,他身后猛地探出一只手来,将半空中的盘子一把抓住,然后一个瘦小的店小二露出身形,冲他微微一笑,将盘子放回桌面,“客人,您慢用。”

“嗯,手脚挺快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“这盘子里的菜,赏你了,我不吃了。”

“不敢,这是小店的招牌菜,莫氏咸鱼啊,”小二诚惶诚恐地回答,“很贵重的。”

“我不喜欢,不行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冷冷地发话,“贵重?我呸,臭成这样,我不找你家退货,算给面子了!”

一边说,他又一边拿起个盘子来,作势就要往地上摔。

“我擦,这人脑袋里进水了吧?”有人不屑地笑一笑,“这里可是城主府罩着的地方。”

陈太忠摔盘子的动作不算大,旁边也没人阻拦,不过,盘子掉到地上,只是跳了两跳……真的没碎。

“没碎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很是不满意的样子,于是将手边的碗也举起来,“这碗和有点臭……不好闻。”

就在碗脱手之际,他的耳边传来一个声音,“客官,咸鱼馆本来就是臭的。”

随着这句话,一只白生生、肉呼呼的手出现在他面前,迅疾无比地接住了这只碗。

陈太忠扭头看去,却是一个胖乎乎的汉子站在他身后,冲他微微地笑着,“客官不习惯的话,好走不送。”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方始微微一笑,“这饭店挺有性格的。”

“大不了不赚钱而已,”胖子也是笑着回答,不过那眼神,怎么看都有点冷漠。

陈太忠对这一家可能做防器的饭店,其实兴趣并不是很大,他只是有点好奇,在天火城这种制器极为发达的城市,不去制器反倒开饭店,有什么说道吗?

但是对方既然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,他也就懒得再多事了——他来天火州,是有大因果要了断,一点都不想引起别人注意。

所以他只是淡淡地一笑,“倒是有点制器的傲气……结账了。”

他结账走了,不过他没有看到,胖子眼中若有所思的眼神。

陈太忠在天火城逛了一阵,也没有什么所得,又去任务大厅看看,遗憾的是,大厅里也没什么特别好的任务。

那些护送任务,都是护送出郡的,至于说本地探险的任务,一个都没有。

不好下手啊,陈太忠琢磨了好一阵,最后他索性是心一横,去城外抓几个活口吧。

出了城之后,他找一片人烟稀少的小树林,打算扎下帐篷,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撞上门,再下狠手拷问——他习惯了守株待兔。

不过在扎帐篷的时候,不知道怎的,他总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。

这倒是奇怪了啊,陈太忠一边扎帐篷,一边细细地感受,还悄悄地打开了灵目术,想要找出这种感觉来自于哪里。

然而他找了好一阵,也没找到问题的根源,后来他就琢磨着,是不是用神识感触一下。

慢着……神识?他猛地想到了一种可能,说不得伪作打坐,悄悄地放出一个小神识来。

小神识一出,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就越发地明显了。

然后他猛地发现,原来离自己不远的地方,居然影影绰绰地跟着一个小神识。

这个发现,委实非同小可,陈太忠做梦也想不到,居然有人也跟他一样,分裂出了小神识,并且还会跟踪人。

光是这个功法,就足以令他警惕了,更令他感到不安的是:他压根儿不知道,自己到底是招惹了什么样的人,才会被人用这种手段盯梢。

惊骇过后,陈太忠不着痕迹地收回了小神识,他不想让对方知道,自己已经发现了盯梢,同时,他又尽可能地去感知那个小神识。

他的感知能力,要远超旁人,刚才没发现也就算了,现在发现了,再去小心翼翼地观察小神识,不算什么难事。

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,那小神识悄然移动到一棵小树边,蓦地融入了一只手指肚大小的赤色飞蜂的体中,紧接着那赤色飞蜂振翅飞起,刷地飞远了。

就在同一刻,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,猛然间消失了。

是神识寄托在蜂类身上?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他原本还想隐身追上去,看看盯梢自己的,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但是那赤蜂的飞行,丝毫不受地形所限,飞过树冠,飞过山谷,他就算想追踪,都未必能保证不惊动对方。

更何况,他还没有做好一些准备?

但是,不搞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,也是他不能容忍的,于是他想一想之后,在帐篷周边搭建一个幻阵,自己却是悄然地隐身离开。

至于说生火做饭、吸引别人来关注,都已经是不那么重要的事了,他必须优先弄明白,自己是被什么样的人惦记上了。

搞不明白这个,他的图谋可能付之东流不说,他自己的生命安全,都受到了威胁。

陈太忠相信,只要他在这里待着不动,对方迟早还会过来查探的,那时候他就要讨个说法了。

然而,他估计得还是有点偏差,对方根本没有多等的耐心,天黑了不到一小时,就有一条人影,从远处鬼鬼祟祟地走了过来。

陈太忠并没有举火,而来人的行进方式,却是已经预见到了他的位置,由此可知,这必然是跟踪他的人。

夜视仪里,此人行进到距离帐篷约莫五百多米远处,就停下了脚步,藏在两棵树后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又过一阵,他的身边猛地有气流波动,一个白色的人影闪现一下,接着又消失了。

陈太忠看得暗暗咋舌:对方来的不止一人不说,而且还有防止热量散发的装备——这也太可怕了一点吧?

然而,对方越是如此,他反倒越是起了斗志:区区两个人,就想对我不利?

他不想乱用灵目术,只是全面地放开感知,去查探隐藏起来的那厮的行踪,这种感知能力,其实是很模糊的,不过,他还真的大致锁定了对方所在的区域,于是悄悄地向那里挪去。

约莫过了五六分钟,树后的那位出声发话,“陈放天,你也不用装了,你知道我会来,我此番找你来,是有点事情要谈。”

他是对着帐篷喊话的,声音不算太高。

帐篷那边没人回答,他等一等之后,又冷笑一声,“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你别装不知道,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……不能让我满意的话,你就别想离开了。”

居然知道了我的假名?陈太忠心里冷笑,来的这位,还真是准备充分啊。

听他半天不回答,这位恼了,“看来得先把你擒下,省得你还有侥幸心理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向帐篷走去,整个人也是全神贯注。

然而,他做梦也没想到,对方居然布了幻阵,下一刻,他一脚踩了进去,登时发现了不对,“混蛋,你敢布下幻阵?”

这一声,音调就比较高了,而隐藏起来的那位明显地吃了一惊,灵气微微地抖动一下,登时被陈太忠看得一清二楚。

近在咫尺啊,陈太忠想也不想,直接撒出了红尘天罗。

而这位吃了惊吓,明显有点注意力不集中,下一刻他发现变生肘腋,却是已经来不及反应,登时被红尘天罗罩了个结结实实。

到了这时候,陈太忠才敢放出探查术来,查探对方的修为,然后他就大吃一惊:我勒个擦,三级天仙躲起来打埋伏,你也真看得起我!

不过,再是三级天仙,已经进了红尘天罗,断无幸免的道理。

就在他徒劳地挣扎的时候,陈太忠冷笑一声,撒出一团粉末来,不是别的,正是老易给他的毒药,还是气毒。

气毒是通过灵气运转施毒的,别说天仙,玉仙一不小心都要中招。

四下里黑漆漆的一片,被擒获的天仙不但努力地挣扎,还想看清楚面前的人在做什么,结果没用了五分钟,他就软倒在了那里,“居然用毒……卑鄙!”

“你一个三级天仙,埋伏我一个三级灵仙,就不觉得卑鄙了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一抬手,隔着红尘天罗给对方下了禁制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