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三十二章 门难进

“天机术都查不出来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呲牙:这不就是来路有问题的吗?

精瘦汉子清楚他的想法,说不得压低了声音,“前辈,我们是正当买卖人,有些人来卖刀,咱看不出来路,也不能不收吧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也是这个理,于是也懒得问那么多了,“炽焰刀我不要,有没有巧器门出产的初阶无锋宝刀?”

无锋宝刀,并不是没开刃的,而是不在五行属性内,可以说是没属性,制式刀具,不过强调无锋,主要指的是重刀。

陈太忠是气修,要五行刀没用,正经他的无名刀法,也是气修刀法,还特别损刀,买两把无锋刀备用,也是不错。

“无锋刀,我得给你去找,”书生长相的二牛回答,然后又问,“来路呢?”

“随便,”陈太忠真是无所谓来路,“弄个两三把来。”

“好嘞,”二牛笑眯眯地点头,一转身走了,这可是笔大买卖。

他这个制器坊,买卖的多是灵兵灵器,两到三把宝兵,一个月也未必能碰上这么大的买卖。

陈太忠其实并不仅仅想买灵兵,他还想打听,去巧器门怎么定制灵兵。

“巧器门的山门,那可是难进得很,”精瘦汉子闻言,就直接摇头,“不仅仅是山门,巧器门的地盘,你就不好进去……”

以他的话来说,巧器门两万多弟子,加上家眷、佣人和各附属家族,足有五、六十万人,这还是没算上外面的分支机构和分支家族。

山门内,是两万名弟子的所在,加上杂役之流,差不多有三万人。

山门外,则是方圆二十万里的宗产,这宗产有三四万里,算是聚居地,其他十来万平方里,就是各种矿产、险地之类的。

陈太忠一边听,一边慢慢地盘算,二十万平方里,也没多大,五六万平方公里的模样,长宽差不多两三百公里。

按精瘦汉子的话说,没有门内的人引见、没有请柬之类的,进山门就不要想了,就是宗产的地盘,身份都查得很严。

“……你想让那些家族邀请进去,起码也得有上百灵晶的交易才行。”

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听着,心里暗暗地犯了愁——哥们儿起码得混进宗产的地盘,才方便下手啊。

不多时,二牛拿了三把无锋的宝刀过来,一把是“来路最正”的原版,两把是“来路没问题”的黑货,一共开价二十九灵晶。

来路最正的原版是十五灵晶——没属性的刀,比有属性的要便宜一些,黑货一把值八灵晶,还有一把品相比较差,是六灵晶。

陈太忠想一想,也不着急出钱,“我打算定制点宝器,二牛你有什么好的店家推荐吗?”

“我这里就能定制啊,”二牛舍不得放弃这个大客户。

“二十九灵晶……我给你二十极灵,”陈太忠将二十颗极品灵石摆到桌子上,虎视眈眈地看着他,“我的诚意是有了,做宝器……我一定要找巧器门的家族。”

“二十极灵,”二牛的眼登时就是一亮,这笔买卖可是赚大了。

要知道,在东莽的黑市,三颗灵晶等于两颗极品灵石——能换到的还是有面子。

而在中州,就更是这样了,中州的修者多,天仙虽然也多,但是低阶修者实在太多了,大家能见到极灵的情况,真的太少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二牛的宝兵报价,直接用灵晶,根本不谈极灵,他没那指望。

真有极灵的话,遇到着急换的人,二比一也照样换,毕竟极灵的用处太广了。

不过,有些灵石,不是那么随便拿的,他看着陈太忠,久久没有出声。

“有些念头,你还是不要随便打的好,”陈太忠冲他微微一笑,拿出个物事来随便一晃,“有产业的人,不要随便冒险。”

他拿出来的,是巧器门的破山雷——也就是大号的霹雳子。

这破山雷是巧器门独家炼制,装备在门内弟子身上,外界等闲得不到,正是因为如此,当初白令使就禁止潘又军随便使用。

但是同时,使用这东西,不需要什么修为,威力又大,外界也是没命地想得到这东西,偶尔流传出去几颗,也很正常。

陈太忠这意思就是说:你别想算计我,小心伤着自个儿;我能得到这破山雷,肯定也是有点门道的。

然而在二牛看来,对方亮出这个东西,也算是有点交易的诚意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我只是有点疑惑,天火州一共就那么几个有名的制器家族,您到底想做什么宝器?”

“说一说那些不太有名的,又有实力的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他的眉宇间,有一抹悲恸掠过,“我的仇家在巧器门也有好友,我不想找太有名的地方。”

仇家?二牛听得心里又是一揪,他可一点都不想掺乎进别人家的仇杀,想一想之后,他沉声回答,“我倒是知道,天火城内有一家不出名的防器店,叫老莫咸鱼馆,你可以去试一试……”

“防器店……咸鱼馆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扬,“你确定我不会回来找你?”

这话说得杀气逼人,但是二牛提不起争强的心思,这位前辈的气势,看起来有点猛。

所以,他只想安安生生地消化掉今天的收入,“我切身体验了,他家的防器很强悍,而且没多少人注意到,至于说能帮到你多少,那我是尽力了。”

“一个饭店的防御?”陈太忠听得真是很挠头。

“他家的盘子很结实,一般人摔不碎,”二牛淡淡地回答,“当然,你要是一定要摔,那是摔得碎的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将三柄宝刀收进储物袋,转身扬长而去。

看他走出门,精瘦汉子才轻轻地吐一吐舌头,“我说,这位财神爷,煞气有点大,你可别胡说啊。”

“老莫咸鱼馆,那里绝对是有防器高手的,我早就发现那里不地道,”二牛淡淡地回答,然后他又一笑,“这人求复仇,咱也不掺乎,只介绍防器……省得又不知道招惹了谁。”

“二牛老板,确实比我想得多,”精瘦汉子笑眯眯地伸出个大拇指来,“这次我可是给你介绍了一个二十极灵的买卖,我这眼神不错吧?多给点。”

“两个上灵,最多了,”二牛淡淡地回答,“你当我是挣了二十极灵?成本你出啊?”

就在他俩争辩之际,院子里有点极其细微的神识波动——确切地说,是有个小神识,悄悄地离开了院子,追逐主神识而去了。

陈太忠找到了一些门路,然而,在进入天火州两天之后,他不得转身不退了出来。

——整个天火州,规矩实在太严了,哪怕一般的城镇,拿身份玉牌进去了,但是总有人过来,有意无意地问你各种底细。

不亲身体会的话,真是想不到,巧器门防外人渗透,居然防到了这样的地步。

陈太忠一开始没反应过来,他就只是觉得,天火州的人,怎么这么事儿妈?不管有的没的,总要逮住人问两句。

可是反应过来之后,他就明白了,找巧器门事儿的,不止他陈某人——起码五大宗里,都得派人过来吧?

所以他二话不说,转头就走,他现在用的是湄水城陈青天的身份,虽然没人知道,但是白复生一旦从东莽回转,会不会关注来自东莽的修者呢?

陈太忠不会赌对方不关注,他从来不习惯把自己的成功,建立在对方可能的疏忽上——去求,大不了我再换个身份而已。

对他来说,换身份也是很简单的事,他当然不会再去辽原道,找那打过交道的人办玉牌——那样的话,小于和老吴就不安全了。

所以等他再回来,就是十来天之后了,这次他豁出去了,跑到极远的素波道办了一个身份——用点财货勾人出来,然后打问相关消息,真的很简单。

想到有人将他错认为另一个人,他就直接用了这个人的身份——陈放天。

这次素波道的身份,他用的就非常顺手了,一路直接来到了天火城。

天火城是天火州的郡治,热闹异常,甚至比得上半个落宁,制器的铺子极多,一派兴旺景象。

据说临近的巧手城,热闹程度不差于这里。

然而那里,就是巧器门的宗产了,一般人进不去。

陈太忠来了之后,先是四下看一看行情,果不其然,灵器和灵兵的行情,比四明城的还要高出一些来——比如说初阶炽焰宝刀,这里一把卖二十一灵晶,抹去零头也是二十灵晶。

相较而言,四明郡二牛那里,给的价钱真的不高。

他在城里转了两天,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另类,花六个灵晶买了一颗破山雷——他的灵晶真的不多,要省着用。

然后,他一路逛着,不经意间,就来到了老莫咸鱼馆。

老莫咸鱼馆并不大,一百平米左右的样子,主打饭食是“松鼠咸鱼”,陈太忠一进饭店,忍不住鼻子一抽,狠狠地打俩喷嚏,“噗啊……我说,能打开窗户吗?”

太臭了,实在太臭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