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三十一章 龙蛇混杂

看着陈太忠狼狈离开的身影,女人冷冷一笑,“这就是咱们落宁学院看重的精英?都没胆子承认自己的身份。”

“也许真的认错人了,”男人摇摇头,“这人身上有杀气,可是资料上记载,他胆小如鼠……再看一看,有没有类似特征的。”

“陈放天在哪里?”就在此刻,有人轻哼一声,一个女修凌空飞了过来。

“就在那里……咦,怎么不见了?”男人先是一指方向,怔了一怔之后,才苦笑着回答,“可能……是我们认错了吧,荣老师您好。”

“认错了?”荣老师嘴角一撇,冷冷地一笑。

这是一个极为艳丽的女修,眉眼间是遮不住的傲气,虽然飞在天上说话,但是兀自扬着下颌,给人一种异常傲慢的感觉。

她的眼角微微向下一扫,“陈放天是学院本次的招生重点……你们懂的,咹?”

“是,我们见了他,一定把学院的意思传达到,”一男一女齐齐点头。

落宁学院是晓天宗下属的几个院校之一,主要是培养中阶和高阶灵仙,待到灵仙巅峰,晓天宗会来选拔苗子,选中的,则为宗内弟子,就算宗门选不中,下门也能挑选。

但是落宁学院并不是晓天宗唯一的下属院校,而且所有权也不是宗门一家独占,宗门内长老和家族,倒是占了大多数份额。

简单地来说,就是落宁学院的“升学率”,会直接影响学校的收益。

而陈放天此人,年纪轻轻就已经三级灵仙,不但是大五行的全属性,据传言说,似乎还有“混沌阴阳”的体质。

所谓“混沌阴阳”,就是不管男人还是女人,只要跟他双修,都能得到莫大的好处。

这些消息,都是私下传说的,但是落宁学院迎新的学生,也分外关注陈放天……前一阵,有人说陈放天被杀了,大家还乱忙了一通。

“那还愣着干什么,去干活啊,”荣老师冷哼一声。

两个学生闻言,忙不迭地走开,男人最终没忍住,低声抱怨一句,“荣老师这是……思春了吧?”

“她就算思春,也不是你能惦记的,”女学生冷冷一笑。

“我哪儿有那胆子?”男生苦笑一声,“荣老师交往的,不是掌门也是执掌,我还没活腻歪呢。”

陈太忠不知道身后的这些,离开传送阵之后,他在落宁城内逛了半天。

道治不是吹的,真的很繁华,中州的道治更是如此,不过,他感慨虽然多,但更多想的是……这样的喧嚣场面,我以后还会再看到吗?

他此来复仇,虽然是做了很多筹划,觉得可以抽身而退,但同时他也做了最坏的打算——他有孤注一掷、玉石俱焚的心理准备。

反正这个仇,不能不报,想到这一点,他心里也就放松了。

然而悲春秋的心情,难免要生出来一些,这也是正常的。

逛了一天的落宁城,他本来都打算找个地方住宿了,但是最后想一想,还是出城了。

他这个想法,还真没错,离开旅店不到二十分钟,落宁学院的人就追了过来,“就是这个人,东莽的陈青天……他居然没住店?”

陈太忠没有后眼,看不到这些,他也没有在落宁城长待,而是买了一匹角马,直奔八百里外的天火州。

巧器门的山门,就是在天火州。

这一宗门是由一个散修开创的,后来此人修至玄仙,占了天火州,才逐渐而称门。

在整个风黄界,巧器门也是相当另类的存在,除了制器手法高超,战器无双之外,还有一些古怪之处,比如说:巧器门没有上宗。

也就是说,风黄界的五大宗门,管不到巧器门的头上,这是可是相当超然的地位。

至于说此门为什么这么牛掰,那说法就多了。

有人说是五大宗派不能容忍某一宗独吞巧器门,也有人说,是巧器门的创始人曾经承诺,永不称宗。

更有人说,巧器门是得了官府的暗中支持,官府不能容忍宗派得到巧器门的传承,负责此长彼消,祸事不远。

总之,这巧器门,跟其他的宗门都不太一样,不但没有上宗,也没有下派,就是一个山门,三峰四谷两绝地。

陈太忠对此也只是听说,离开落宁之后,他一路走一路打听,一直就来到了天火州旁边的四明郡。

四明这里,打听巧器门的消息很方便,就算坐在客栈里,都能听到旁人说,原因无他,巧器门两万多弟子,六十多名天仙,玉仙都有六人,跟外界有很多物资往来。

客栈里的人说的,就是各种物资采买,不光有人说,陈太忠听得详细了一些,结果吃完饭没走几步,就有个精瘦的汉子从后面追过来,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先生可是要去巧器门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这时候他不能承认,只得含糊地回答,“只是路过天火州,看能不能买到什么好兵器。”

“买兵器灵器,不需要去天火州的,”见他承认了,那精瘦汉子的精神一震,“在四明买更合适,天火那边,都是巧器门弟子的生意,价格虚高得很。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方始笑眯眯地回答,“族中比较认巧器门的招牌,别家的货物……呵呵,不保险。”

这话有点得罪人,不过那汉子一拍手,兴致勃勃地回答,“没问题,就是巧器门的牌子,我也不敢拿不好的东西糊弄您不是?”

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好半天之后,猛地放出高阶灵仙的威压,阴森森地发问,“你确定是巧器门的兵器?”

精瘦汉子无非是初阶灵仙,吃他这么一逼,登时吓了一跳,然后才讪笑着回答,“我怎么敢瞒您呢?有仿制的,但是只要您价格给够了,绝对如假包换。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你这空口白话的,没啥产业,实在不能让人相信。”

这也是他在听风镇小住两年多的心得,如要想取信别人,最好自己有点产业。

“前辈一看,就是大买家,”精瘦汉子竖起个大拇指来,然后笑着一伸手,“卖家我能帮您引见,绝对正宗,产业还不小。”

“价格比天火州的如何?”陈太忠淡淡地发问。

“绝对比天火州的便宜,”精瘦汉子没命地拍着胸脯。

不多时,他就将陈太忠引到了一个制器坊,这家店子不算太大,但是店子后面是院子,院子里是一堆一堆的石块,有几个人在那里挑拣。

院子旁边的屋子里,也有人在打磨和锤炼一些小部件,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。

“二牛,来客了,”精瘦汉子冲院子里吆喝一声。

不多时,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,从内院走了出来,皱着眉头发话,“要什么东西?”

一个书生被叫做二牛,卖东西还牛成这样,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“你这是卖货的态度?”

“哦?抱歉,”书生先是一愣,然后歉然地一笑,“我这态度不是对你,是领你来的这小子,他可是欠我不少灵石。”

聊了两句,陈太忠就知道这二牛便是制器坊的小老板,坊里主要是贩卖自家的兵器,以及为客人定制灵器。

不过听说客人要巧器门的兵器,二牛也没觉得意外,只是笑着点点头,“我家也有仿品卖,正品可是贵一些……当然,肯定比巧器门那里卖的便宜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才问一句,“来路正不正?”

“看你说的,”二牛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“来路肯定正,你要买刀的话,来路最正了。”

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想一想又问,“来路最正,和来路肯定正……其间有什么差别?”

“前辈你不是乌法道的人吧?”旁边精瘦汉子笑着回答,“来路最正,那就是巧器门原装出品,至于来路肯定正……就是门中弟子的一些私活儿,只差个标志。”

原装和私活儿,价格就差了有一半,一柄初阶的炽焰宝刀,原装的就是十六个灵晶不还价,私活儿的话,八个灵晶拿走。

精瘦汉子解释得很到位,“有巧器门的标志,刀往腰里一挎,身份就上去了……这种炽焰刀,门里一年出产不到五百把,基本上全是大势力定走了。”

巧器门不但出产兵器,还出产灵器,大部分是直接供应各大势力,其他人想买都不好买到,手指头缝里漏出来的,数量肯定不多。

风黄界也有品牌效应?陈太忠想一想,也就是说,这炽焰刀的真实价格,未必值多少钱,难就难在不好买到上——跟百药谷的破障丹,大约是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不过十六个灵晶买把初阶宝刀,似乎也有点划不来,哪怕这宝刀是带了火属性的——正经是陈某人本身,玩的就不是五行属性。

所以他又问一句,“有来路不正的刀没有?”

“朋友,你这话怎么说的?”精瘦汉子脸一沉,有点不高兴了,然后他微微挤一下眼,“二牛这儿,起码也是来路没问题的。”

看对方一脸懵懂,他少不得解释一句,“来路没问题,就是天机术都查不出来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