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三十章 此陈非彼陈

陈太忠并不认为,老易能给他毒药——这是人家看家的本事。

不成想,老易果真拿出五种毒药来,一五一十地给他讲解,什么是血毒,什么是口腹毒,什么是气毒,以及对付精怪的腐蚀毒。

他的毒药有个特点,杀伤范围大,不是那种非常精细,一点就要人命的,而是可以大范围施为,但是效果要略略地差上一点。

若说其他人的毒药,是纯粹为了杀人害人,老易的毒药则是有点为战斗服务的意思,施放得好了,弄垮一个战斗小队不是问题。

解药也有,但是有一种腐蚀毒无药可解,正是他当初用来胁迫樟树修的那种黄色粉末。

陈太忠自然是照单全收,他笑着发话,“我还以为你不会给我呢。”

“为什么不给你?”老易听得一愣,很不解地发问,“就算你不开口,我都打算给你一点……你要对付巧器门了,需要这些东西啊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——合着你用打算给我的东西,换走了雁行幡?

要不说老易这家伙,气人就气在这里了,好好卖个人情不好吗?非要说一些影响心情的话,他没好气地说一句,“你不怕我杀人太多?”

“其实你杀人与否,对我来说,还真是意思不大,”老易无所谓地抖一抖肩膀——这个动作,他应该是学自多媒体的,“我只是自己不喜欢杀人。”

这一刻,陈太忠有一点点的失神——你怎么不早说?早知道你对自己的毒药无所谓,我就跟你要点了,刀疤没准也就……

“你怎么了?”老易的声音,似乎从很远处传来。

“没什么,”陈太忠摇摇头,让自己的注意力回到眼下,“接下来,我要安顿于海河和老吴了,先去办几个假身份……要不要我帮你办一个?”

“我?”老易讶异地问一声,然后摇摇头,“不用帮我办,我不用真实身份,只是怕麻烦。”

四处偷身份证明不麻烦吗?陈太忠撇一撇嘴,也懒得再多说了……

接下来的几天,四人一直在山野走着,后来陈太忠实在忍受不住那四级灵仙的唧唧歪歪,让于海河干掉他。

他没注意到的是,小于一刀砍断对方喉咙的时候,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。

走了十几天,三人又换了一艘没写“陈”字的灵舟——这艘灵舟,是得自血沙侯府的。

灵舟飞行一段,停在青旺道激水郡的一个城市,这里离金乌道足够远,离雁行派也极远,甚至不是它的上门紫桑门的地盘,相对安全多了。

陈太忠先独自进城,找到市场之后,摆个摊坐在那里,将前些日子抢到的各种低阶灵器,摆放上去。

他好歹也是杀过不止一个天仙了,能拿出来的低阶灵器,绝对是抢眼货色,周围瞬间就围上了一堆人来。

不过他没全卖,只卖了两件之后,一打包就要收摊,结果旁边有人不乐意了,“你这摆出来不卖……是打算调戏我们?”

陈太忠现在显露出来的,是二级灵仙的修为,可这里是中州的城市,摆摊的人里也不乏灵仙,大家还真不怕他。

“我只是灵石紧缺,换点灵石而已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铁青着脸扬长而去。

果不其然,他出城之后没多久,就发现身后缀着三个尾巴。

三个尾巴的修为都不是很高,其中有俩是低阶灵仙,一个中阶的。

这三人跟着跟着,猛地发现不对了:咦,前面怎么景色变了?

陈太忠从迷阵里拎出一个来,下了禁制之后,一脚踢给老易。

“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?”这位还在大声恐吓,冷不丁地就听到一句,“搜魂吧!”

“诸位大哥……饶命啊,”这时候他再求饶,显然有点过于晚了……

老易不会搜魂,但是吴伯会,随便一搜,就查出了相关信息——城里能做假身份玉牌的,还真有不少。

所以第二天,吴伯和于海河的新身份牌就做好了,至于说被搜魂的人成了白痴,陈太忠没有一丝的歉意——从你们开始跟踪哥们儿的时候起,结果就注定了。

正经是这些城狐社鼠,平日里作奸犯科极多,最是熟悉城市的阴暗面,用他们寻找假证贩子,再合适不过了。

小于的名字依旧是于海河,不过岁数改小了一岁,至于吴伯,就直接叫吴明式了,两人都是青旺本地人。

当然,具体的履历档案什么,那是没有的,比不上陈凤凰那个假身份专业,不过这也足够了,除非有人来原籍调查,否则不会发现什么。

尤其难得的是,老吴居然非常精通这个,他仔细研究了好一阵身份玉牌,然后点点头,“没问题,拿到道治也不会有人看得出来。”

做好身份之后,四人再度启程,又来到了辽原道,在那里的沙洲郡停歇的时候,陈太忠去任务大厅转了一圈,猛地发现,居然有土地卖。

路上他们经过的城市不少,挂任务卖地的也不少,但总是存在一些手续、位置之类的麻烦,要不然就是价格不对。

只有这一次,什么都合适,手续没问题,价格也公道,地段离郡治也不远,就在旁边的小镇上,离沙洲城不过二十余里。

陈太忠当即拍板,就买下了这块地,契约上写明,地主是青旺道于海河。

这就是他为于海河找的存身之所了,地不大二十多亩,每年要交税若干——非常非常不起眼,有点类似于小于在前屯镇的地产。

看过地块之后,陈太忠问一下老易,“能帮我看他们一段时间吗?”

老易很干脆地摇头,“就算你不说,我都要走了……我有事。”

“海河听话,在这里待最多一年,”陈太忠冲于海河笑一笑,又递个护符给他,“你爸的护符,你最好少用,你爸留下的东西,用一点少一点,倒是叔父的护符……嗯,你也少用,男子汉,要靠自己的力量。”

他留下的护符,绝对顶得住高阶灵仙半个小时的狂轰滥炸,但是他不能说得太明白,要不然,容易让小家伙生出怠惰的心思。

他原本还想,在小院里搭设一个防御阵,可是再一想,这实在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,于是只能告诫吴伯,“老吴,你就跟着小主人,忍气吞声,一年以后,我带你们去好地方。”

吴伯的可靠性,他不会考虑,因为这是庾无颜选择的人,出了事儿也是老于的问题,他只是负责,把后续的事安排好。

老吴点点头不吭气,倒是于海河出声发问,“叔父,一年以后……你真的能回来吗?不会像我老爸一样骗我吧?”

“你得多念叨,我才能回来,”陈太忠随手抓一抓他的头发,笑眯眯地回答,“能让叔父毁约的人,还没生出来呢。”

他是一个习惯践诺的男人,而距离王艳艳的死,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,他要在她周年忌日的时候,送上巧器门覆灭的消息,那就一定要抓紧了。

于海河的眼珠转一转,将他扯到了一边,低声发话,“叔父,我爸还给我留着个藏宝库,里面有灵符,还有宝符……你带一点走吧?”

“你叫我一声叔父,我能抢你的东西吗?”陈太忠又笑一笑,抬手去拨弄他的头发,“叔父手里,还有你爸留下的东西,不过不能马上给你,你先认真地修炼吧。”

他在镇子上待了十来天,眼见一切情况正常,于是在一个早上,走出了小镇,祭起灵舟疾驰而去。

他已经了解清楚,巧器门的山门,在乌法道,现在去的话,时间还算早,但是他去了那里,不得先了解一下情况?

他不知道的是,就在灵舟消失在远方之际,一个人影冒了出来,影影绰绰面目模糊。

但是面目再模糊,头上那一顶大斗笠,是一看可知,他呆呆地站了好一阵,然后才叹口气,“姆妈……这个人很傻的,对吧?”

陈太忠驾着灵舟,先飞到辽原道的道治通达城,然后直接传送到了乌法道的道治落宁城。

相较辽原道这中州偏南的地区,乌法道就靠近中央很多了,繁华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陈太忠出了传送阵之后,一眼看去,全是黑压压的人。

粗粗一看,落宁城起码有十几个传送阵,传送的光芒也是此起彼伏,想一想自己在东莽传送,经常就“包车”了,他不得不感慨:中州果然是中州。

走了没几步,旁边就有人招呼他,“大人,要雇向导吗?落宁城的事儿,您随便问。”

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也懒得说脏话,这次他来,不想找任何麻烦。

眼看要走出人群了,前方猛地蹿出两人来,一男一女,男的英俊女的漂亮,女人先笑着发问,“是陈同学吧?”

“哦……啊?”陈太忠一呲牙,他还真没想到,有人居然认出了他,但是,“同学”二字何解?“你认识我?”

不认识谁,还能不认识你?女士心里冷哼,脸上却是笑得极为灿烂,“您不是素波道的陈放天同学吗?”

“你认错人了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转身离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