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二十八章 三法五宝

孙顺吉仗着自己身法好,想脱离开接触,使用别的攻击手段。

中州说起雁行派,有“雁行有三法”一说。

这三法就是雁行拳法、身法和阵法。

雁行拳法已然逐渐式微,但是身法却是中州都数得着的,能在空中自如地翱翔转向。

然而,跟陈太忠战斗,那真是近身容易脱身难。

对方身子才一退,他就毫不犹豫地缩地成寸追上去,抬手又是一招无回刀意,“想跑?哪里有那么容易的?”

孙顺吉却是没想到,对方的身法,竟然是丝毫不下于自己,眼见刀势猛烈,想也不想再次一抖雁行幡,同时又祭出一面龟甲来,惊讶地喊一声,“缩地成寸?”

中州的天仙,眼光还是比较高的,不过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会感到惊讶。

缩地成寸算一门小神通,天仙就可以掌握,但是小神通都是很罕见的。

尤其涉及了空间的术法和神通,都是极其恐怖的,缩地成寸算是伪神通,但是不可否认,哪怕它只是术法,也是跟空间有关。

一个类似于瞬移的神通,使用在战斗中或者逃跑时,那都令人防不胜防的。

玉仙之上的修为,缩地成寸不难,但是玉仙之下的缩地成寸,是令太多人垂涎的神通,打破头都不惜硬抢。

要说燎原枪法能引得动家族里的天仙动心,那么缩地成寸足可以让任意一个天仙动心——这是近战的利器,保命的法门。

孙顺吉做梦也没想到,对方竟然有缩地成寸的小神通傍身,一时间有点愕然:我孙家这次,到底是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物?

由不得他多想,雁行幡接了大部分的攻击,黄光再次一抖,光芒越发地黯淡,孙顺吉知道,这是幡体多少有点受损了。

一时间,他再也顾不得许多,身子猛退之际,斜斜地升上了天空,厉声怒喝,“小子,你敢坏我派中重器,你死定了!”

雁行幡介于初阶宝器和中阶宝器之间,但毫无疑问,是雁行派的重器之一。

严格意义上讲,雁行幡是辅助型的宝器,它最大的作用,是指挥和辅佐雁行阵的进退——没错,就是那个雁行三法中的雁行阵法。

雁行阵是雁行派的老底子,历史悠久,据说官方战阵都借鉴了好些,这阵法主要是用于凿穿,不在于围歼对手,而是要凿穿对方阵法,破坏对手战略意图。

也正因为这不是杀人的阵法,官方多少能容忍,再说了,这阵法的历史实在太悠久了,不能给人家安上“私习战阵”的名头。

当然,就算再不是杀人的阵法,也能杀人。

而孙顺吉手里的雁行幡,以及派里的雁行旗等宝器,都是用来辅助雁行阵的,可以施加整体防御、指挥攻击方向什么的。

但是雁行幡本身,威力并不算太大,攻击力一般,防御能力也一般。

这样的重器,被对方损毁了一下,孙顺吉心里恼怒,可想而知。

事实上,他今天带雁行幡来,是因为他带了七个弟子前来,打算的就是万一打不过对方,直接摆出雁行阵来。

只不过一开始,他要试探一下而已,省得撞了什么大板。

现在知道对方来历普通,他就放下了一半心,眼见雁行幡被少少地损毁了一下,登时再也按捺不住,“小崽子,有种上来再打!”

雁行身法不但利于地面搏斗,更利于空中搏斗,不过缩地成寸也不只适用于地面,这是涉及了空间的移动。

陈太忠飞不起来,他能飞起来……一尺高,所以只能站在地上冷笑,“有种你下来。”

“哈哈,原来连天仙都不是!”孙顺吉放声大笑,心里一块大石落地,“弟子们,将此人围了,活捉他的,奖励宗门贡献一万!”

宗门贡献一万,藏在人群中的众多弟子闻言,连口水都要流下来了。

想陈太忠跟着百药谷的孔令剑和雷晓竹组队,做了快一个月的任务,为的就是价值五百点的宗门贡献。

而为了那颗五百年的紫芝,陈太忠甚至杀了个想抢劫的天仙,那棵紫芝,据雷晓竹和小甜估价,也才差不多两千宗门贡献。

现在活捉一个灵仙,居然可以赚一万贡献,这就等于是五棵五百年的紫芝啊,众弟子的眼中都冒出了蓝光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是啊,我不是天仙,但我家总有天仙……他在哪儿呢?”

他在哪儿呢?众人闻言,齐齐就是一愣,所有人都非常地确定,有个戴斗笠的家伙,真的是天仙——那厮甚至拎着孙家的两个人,还在空中飞。

孙顺吉的眼睛,也是微微地一眯,他当然知道,对方的同伴是天仙,下一刻,他冷笑一声,“天仙又如何……我操,隐身术?”

合着陈太忠趁着众人惊愕的时候,不声不响地捏了隐身术的法诀,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
“列阵冲击!”有雁行派的弟子大喊一声,七道人影瞬间组成一个箭头阵型,冲向陈太忠所消失的那片区域。

这样的阵法,运转时可以带动天地灵气,是隐身术最大的克星,这也是为什么战场的杀阵中,没有隐身的刺客——技艺再精,抵挡不住滔天杀气的冲击。

然而雁行阵冲杀一阵之后,并没有把人冲出来,带头的弟子抬眼看一下,“孙长老,此人……可能已经离开。”

孙顺吉沉默不语,好半天之后,才摇摇头,“此人我必杀之。”

然后他一侧头,看向一个方向,“姬长老以为……此人是何来历?”

话音未落,一道白芒闪过,直接穿破了防御的龟甲,孙顺吉上半个身子包括头颅,登时炸得粉碎,整个身子从天空中掉了下来。

与此同时,陈太忠的身影,在地上显现出来,他一手持刀,一手持着一个小圆筒,正是他得自于巧器门的利器。

他从心里排斥用巧器门的东西,而且这“寂寞三叹”也只是个快坏了的半成品,不过对于飞在天上的天仙,他真的没有太好的攻击手段——哪怕他并不后悔,把藏弓陪葬给刀疤。

他有“寂寞三叹”和中阶宝符两者可以选择,他一直在犹豫,迟迟拿不定主意。

但是这个迟疑,却是让他意外地发现:雁行阵冲阵,好像影响不了哥们儿的隐身术。

不过这也是正常的,他的隐身术是气隐,不在五行中,而且他这个缩地成寸的步法,也极为犀利,注意提前躲避的话,真算不得什么。

然而,他还是迟迟没有发动攻击,因为他总觉得,哪里有什么不对——他攻击天仙的手段也不多,当然要珍惜。

直到孙顺吉说“姬长老”的时候,他才彻底反应过来:不对就在这里了。

面对他和老易这“两个天仙”,雁行派出动的战力,实在是单薄了一点——哪怕对方一直藏着一个战阵,这样的结构依旧是单薄。

知道对方还有隐蔽的战力,他趁着对方说话的时候,毫不犹豫地激发了“寂寞三叹”——这玩意儿威力足够大,更关键的是,它损灵气但是不费精血。

看到孙顺吉的尸身掉落,他大喇喇地走上前,取了对方的储物袋,又拿起那杆长幡,手一抖,直接几颗物事飞出,打向那雁行派的杀阵。

一阵轰然大响中,他才侧头,看一眼方才孙顺吉望向的虚空,眼中异光一闪,然后微微一笑,“你想死还是想活?”

“好厉害的灵目术,”虚空中一阵扭曲,一个白衣高冠男人现身出来,他冲着陈太忠微微一拱手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姬神霄见过道友。”

唔……居然是中阶天仙?陈太忠发现,自己的探查术看不出对方的修为,只觉得后脖颈一抽,尿道括约肌也不由自主地痉挛一下。

不过事已至此,多说也是无益,他微微一笑,一抬手,又冲着雁行阵打出几颗物事去,“我问你,想死还是想活?”

“果然是破山雷,”空中的高冠男人叹口气,一伸手,将几颗物事卷起,刚才那几颗破山雷,已经对雁行阵造成了极大的冲击,他再不出手,弟子们可能要有损伤了。

然后,他又幽幽地叹口气,“刚才阁下使用的,可是寂寞三叹?”

“不知道,我是路边捡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是你丢的吗?”

“既是巧器门高徒,那么此事就此作罢,可好?”高冠男人冲着他微微一拱手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杀我派中长老,自有你们的因果……派中不便干涉。”

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你说的这些,我真的不懂,巧器门是什么?”

姬神霄已经认定他在装傻了,也就无意争执这些细节末梢,只是轻叹一声,“此事原本是我雁行派做差了……倒也怪不得阁下大发雷霆。”

“那我可以走了?”陈太忠呆呆地发问。

你可以走,但是你手上那个雁行幡,得留下啊,姬神霄才待张嘴说话。

不成想面前这厮脸一沉,再度发问,“可是我就想问,你藏在这虚空中,要干什么?”

能干什么?自然是配合孙顺吉捉拿你们,这一刻姬神霄的心情,真的是要多不舒服,就有多不舒服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