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二十七章 战天仙

随着声音的响起,人群里走出一个女修来,虽然声音清亮,而且身材曼妙双腿修长,但是人已经年老珠黄——可以用中年妇女来形容。

“你们怎么想,我不在意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不会在意蝼蚁的想法,就是一句话……答应不答应我的要求?”

他只等着对方说一句“做不了主”,然后就一刀斩去——做不了主,你逼逼个啥?

陈太忠的性子,原本就是极其暴烈的,而且刀疤也是死在宗门狗的手里,他心中的戾气,不是憋了一天两天了。

“我大约需要一个晚上,来通过族会,”女人缓缓地回答,“明天一早给你答案,可以吗?”

跟我想的答案不太一样!陈太忠先是微微一愣,然后手上的刀一紧,冷冷地发问,“区区五千中灵,也要过族会?”

出得了高阶灵仙的家族,会把这点灵石看在眼里?

“还要交出我的族人,”女人坦荡荡地回答,然后她看一眼被劈做两段的温家老祖,眼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情,“老祖也已陨落,这些事情,总是要安排一下。”

“行,我等你一天,”陈太忠一摆手,冷冷地发话,“不管你是想交灵石,还是拖时间找帮手,随便你。”

“再次请教阁下姓名,”女人微微弯腰,“温家不敢报复,只会记入族史,警醒后人,牢记谦恭二字。”

要不是担心这小子被牵连……陈太忠斜睥于海河一眼,心里暗叹一声。

他真是个敢作敢当的性子,只是眼下有点不便,说不得只能冷笑一声,“你不配!”

女灵仙闻言,不再说话,转身抱了老祖的尸身,疾驰而去。

她走出七八里地之后,旁边才有人壮着胆子发问,“婶子,这仇……难道就这么算了?”

“你报得了吗?”女灵仙冷冷地反问一句,才又叹口气,“老祖已陨落,彩砂城的局面,都要有点不稳了,一不小心,温家就是死无葬身之地,现在还想报仇……嫌死得不够快?”

这位登时就不言语了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但是,也太便宜那厮了吧?”

“非要人家杀光温家满门,才甘心吗?”女灵仙冷哼一声,此番事情的经过,她已经全部了解,温家先是讹诈一个小散修,又想绝其登仙之路,平心而论,毫无疑问对方占理。

仅仅是占理,那真的无所谓,但是最关键的是:对方还有资格不讲理。

这苦果,温家想不吞都不行,九级灵仙的老祖,被对方一刀斩杀!

她除了能暗骂那不长眼的三支,还能做什么?

不过她此番退去,也不是没点别的想法,眼见周遭无人,她放出灵舟来,嘴里却是轻声嘀咕一句,“那人既然在临水镇过夜,雁行派和九阳孙家,不会不管吧?”

原来她是要坐看孙家和雁行派对上那人,那人输了的话,温家有多种选择,那人要是赢了,温家也不会更糟糕。

她对孙家挑唆自家人,去斗那小家伙,终是难以释怀。

事实上,不光她是这么想的,连陈太忠也是这么想的:那两家要来报复,估计会很快。

一下对上三个势力,他想也不想,直接先把温家顶级的战力干掉,这种关键时候,容不得他有半点妇人之仁。

温家剩下的人,对他来说就无所谓了,所以他以牙还牙地提出,要对方赔偿五千中灵之外,也只是要求将肇事的一脉诛杀。

温家能不能接受,那是次要问题,他现在考虑的,就是雁行派和九阳城孙家。应该会很快派来大队人马报复吧?

要说九阳孙家,也没什么特别拿得出手的主儿,问题的关键,还是雁行派的孙长老。

陈太忠这一场大闹,相当于是给了雁行派狠狠一记耳光,孙家的一个五级灵仙也被他斩杀,都是必须要找回场子的仇恨。

不过他也不害怕,自打晋阶高级灵仙之后,他的自信心爆棚,心说你雁行派起码要派出三个天仙来,才留得住我——两个根本不够!

所以他打定主意,就要在当地等着,见识一下雁行派和孙家的报复手段。

当然,陈太忠不会允许于海河和吴伯涉险,就跟老易商量,“老易,你保护着他俩离开……我碰一碰后面的人。”

“哦,”老易通常是没什么主见的,就淡淡地答应了,然后他还强调一句,“反正你打不过也跑得了,对了……少杀点人。”

这时,旁边还有不少人在围观,虽然没人敢靠近,但是隔得远点看一看,也是人之常情。

听到斗笠人如此地吩咐,众人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:这小爷的杀性……真的很强?

老易带着人离开了,但是陈太忠等了整整一晚,都没等到意料中的报复。

这令他感到一些惊讶:雁行派和九阳城,离临水镇都不远,怎么就没人来?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收功起身,随便练了一套拳法,又热点早餐吃一吃,不过吃到一半,他目光一闪,将手中的饭菜放下,看一眼某个方向,“出来吧,憋得太久了,伤身子。”

随着一声冷哼,人群中走出一个瘦高的年轻人,他皮肤白皙眉清目秀,一张脸阴森森的,像是要下雨一般,“小辈,就是你杀了我孙家的人?”

来人便是雁行派的二长老孙顺吉,听说孙家的小辈因为入门的事被杀,他已经是有点恼火了,再加上对方大闹雁行派的招收仪式,他在门派里争取了好一阵,终于赶来报复。

不过到现在为止,他都不知道,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,所以恼火归恼火,言语上也要刻薄,但却没胆子一上来就直接动手。

“切,一个三级天仙,你得瑟什么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是有几个不开眼的家伙,被我杀了,怎么,你想报仇?”

“可敢留下姓名?”孙顺吉眼睛一眯,冷冷地发话。

“地球陈太忠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于海河已经离开,那他就无所谓了,“别套近乎,要动手就只管来,不敢动手就滚!”

“地球……”孙顺吉轻声重复一遍,然后深吸一口气,大喝一声,“小子……受死!”

话音未落,他手一抬,一张宝符已经打了过去,他已经确定,地球不是个什么有名的地方,也不是有名的组织。

当然,这一张宝符,用意也只是在试探,看对方如何反应。

搁在六级灵仙的时候,陈太忠肯定要受宠若惊了,一张宝符只为试探?

但现在他是七级灵仙了,别小看这区区的一级,只差这一级,接初阶宝符就是毛毛雨了——当然,他得给自己身上也拍一张宝符。

此刻的陈太忠,灵目术也有了相当的造诣,只看宝符品种和对方激发的力道,他就知道,这一击,也就相当于三级天仙的八成力道。

硬吃下这一击之后,他身子猛地前欺,手中的宝刀猛地挥了出去,千万道雪光扑向对方,正是无名刀法第二式无欲。

对于这一招,孙顺吉也不敢托大,摸出一个长幡来,刷地一摇,然后丢向空中,那长幡在空中放出一道道黄色光芒,偶尔还有白色或者紫色的光芒夹杂着。

长幡在空中滴溜溜地一转,黄色光芒就将打来的刀芒全部抵住了,然后紫光一闪,似乎还有反击的意思。

然而下一刻,陈太忠的第二式无欲,又到了。

孙顺吉连接三招无欲,他手中的长幡,是雁行派的五宝之一雁行幡,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坏,他忍不住冷笑一声,“区区无欲,就不要献丑了,使出你的无回刀意吧。”

昨天陈太忠对雁行派八级灵仙的时候,用的仅仅是无欲,但是诛杀温家九级灵仙时,用的却是无名刀法第三式,被人认作是无回刀意。

孙顺吉也正是因为这个刀意,而不敢小看对方,风黄界诸多天仙中,把握了无欲的十不足一,掌握了刀意的,那是千不存一。

所谓的刀意剑意,就是心与意合的境界,同时,势也与意合,用地球界上的话来说,就是“我即是刀,刀即是我”。

刀意剑意等达到大成,甚至可以硬撼神通,对上玉仙都不怯!

“看我无回刀意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又是数十刀斩去。

孙顺吉凝神静气地接下这一刀,登时大怒,“贼子,安敢欺我?”

合着这还是一招无欲,他以为对方刀势虽然相同,但刀意不会同,不成想空自凝神一番。

话音未落,只见又是一道刀光斩来,雪白的匹练,有若游龙一般,又像惊涛拍岸,一股血勇和惨烈之气扑面而来。

刀光中,陈太忠放声大笑着,“你想看,我就得给你看?我呸,什么玩意儿!”

砰地一声大响,无回刀意和雁行幡的光芒重重相撞,招数是被挡住了,但是那雁行幡的黄芒猛烈一抖,急速地黯淡了下来,紫光什么的,根本就没再出现。

“你敢!”孙顺吉只觉得一阵心疼,心知雁行幡遭到了足够烈度的攻击,甚至连反击的余力都没有了,他忍不住身子向后蹿去,迅捷无比。

雁行派的雁行身法,是极为有名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