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二十四章 阻人上进

怎么可能没有异议呢?

不过,既然是雁行派选弟子,就算是有异议,说了也是白搭——要以雁行派的意志为主。

于海河是激动得浑身肌肉乱颤,他恨不得大吼一声:雁行派,我来了!

他根本看不到,吴伯眼中眉头一皱,低声对陈太忠发话,“陈先生,那姓孙的指了指咱们这儿。”

姓孙的,就是试图招揽于海河的那中年男人,这两天,大家一直在打听相关情况。

孙家在九阳城势力不大,也就是一个高阶灵仙,几个中阶,但是在雁行派里,孙家相当了不得,有一个六级灵仙的堂主。

六级灵仙不算什么,但是孙家还有一个厉害人物,是雁行派的二长老,五天仙之一。

称派的宗派,天仙不得超过五个,而孙家就有一个,二长老之后,还有三长老——这证明丫不是垫底的天仙。

有这样的底气,怪不得孙家有胆子招揽于海河——你进了雁行派又怎么样,还不得在五巨头手底下混?

于海河可不知道这些,他只知道,就算有四千候选人,但是都是十五岁以下的,有一些人达到了四级,大多数人并没有达到。

这些人为什么能进初试,他并不想知道,对他来说,大多数人就是菜,是他抢分的机会。

四千人里,选出二十人,是非常残酷的,尤其大家还都是年纪不大的孩子。

这个过程很残酷,但是也很快,两天之后,四千人就被淘汰得只剩下八十人了。

于海河一路过关斩将,跻身于八十人大名单,不过就在八十进四十抽签的时候,那孙家的男人又过来了,“小伙子真的不错,我能跟你家大人谈一谈吗?”

“不用谈了,”这一刻,年轻的小于傲气十足,他不知道什么叫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,但是他对孙家的女儿没什么感觉,他只想凭着手中刀,杀出一片海阔天空。

年轻,就是这么有自信。

“希望你不要哭,”孙家的男人阴阴一笑,转身离开。

然后,于海河在八十进四十的时候,就遇到了个匪夷所思的对手——一个只会逃跑的菜鸟。

然而这菜鸟并不是真的菜,人家跑到最后,直接就是强势反手一击!

这一击,于海河都接得有点吃力,因为……他中毒了。

合着这菜鸟在跑来跑去的当口,撒下了不少无色无味的毒粉。

总算还好,于海河在此前的两个月里,经受了各种毒物的袭击,多少有点“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”的境界了。

他扛住了菜鸟的一击,直接将此人轰杀出台,然后盘腿坐下,拿出一颗解毒丸塞进嘴里。

这时,赛场监督走了过来,不耐烦地发话,“下去打坐,年纪轻轻,下手倒是狠毒。”

“明明是他先用毒的!”于海河虽然与人为善,但也不会任人泼脏水,他站起身来,大声地回答,“我都快毒发了,怎么能控制得住力道?”

“咦,你还没入门,倒是学会顶嘴了?”这位脸一沉,也是一脸的不善。

此人是维护秩序的弟子,灵仙二级,于海河心里委屈,却也没办法叫真——宗派弟子从来就是这样强势,说一不二,偏袒都不需要找理由。

不管怎么说,还是赢了,他走下台来,走到胜者组的阵营,坐下来默默地打坐。

然而其他胜者组的少年,却是远远地避开了他,仿佛他身上有什么晦气似的。

别看这些少年年纪不大,多少也都懂些眉高眼低了,施放毒粉的少年没被训斥,战胜者反倒被呵斥下手太狠——毫无疑问,雁行派不喜欢这个人。

于海河心里也清楚这一点,不过,这家伙骨子里,还是有点狠劲,心说你们不搭理我正好,省得四十进二十的时候,万一遇上还不好意思下手。

这几天下来,他也看到了其他人的修为,说句实话,他还真看不到眼里,哪怕没经过特训,他也有信心冲进前二十。

至于说现在,他甚至有信心冲进前三。

围观的人中,有人见他这副被孤立的模样,依旧不是很爽,那孙家的灵仙冲身边的人嘀咕一句,“这小子再冲的话,可就进了前二十。”

进前二十就怎么了?听话的这位有点不理解,他是派中老牌执事,三级灵仙也是他修炼的极限,所以愿意跟一些大家族处好关系,“就算他入了雁行派,以后的路还长着呢。”

在他想来,孙家没必要跟这么个小孩置气,修行讲的是法侣财地,以孙家的底蕴,孙家小姐将来只会比这个姓于的小子走得远。

“他终究是拒绝了我的招揽,”孙家的灵仙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这位闻言,默默地点点头,有些家族做事,真的是心狠手辣,不能为我所用,那就要扼杀,以免造成可能的尾大不掉。

哪怕只是对一个游仙四级的孩子,也能狠下心,断了对方的前程。

不过好在,他知道一点消息,“这个小家伙,好像得罪过彩砂城的温家。”

温和洛也进了胜者组,虽然前些日子,他比斗输给了于海河,然而,正是因为这件事的后续发展,他反倒是看不起于海河了——修者的修为固然很重要,但是你一个散修,又凭什么跟我们家族子弟相比呢?

见于海河独自坐在那里打坐,他就走过去,“小子你运气不错,给我当个跟班吧?”

于海河闻言,白他一眼,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都能进了胜者组,我进来算运气不错?”

“找事吗?”温和洛一听,登时就怒了,前一次比斗输了,对他来说,也是件很扫面子的事,“是不是觉得,上次出五千灵石出得少了?”

于海河眉头一皱,眼皮都不带抬一下地发问,“看来你真不知道,什么叫适可而止?”

他现在身后,可是有父亲的好友撑腰,虽然进雁行派的事,他得不到任何帮助,但是别人敢欺负到他头上,真当天仙是白给的?

“嘿,”温和洛气得笑了,“还没进前二十呢,就当自己是雁行弟子了?真是得意忘形……你最好祈祷,在进前二十的时候,别碰上我!”

他看到对方回答得理直气壮,下意识地认为,是仗着那个可能到来的身份。

于海河抬头看他一眼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碰上你又怎么样?”

“你会知道后果的,”温和洛冷冷一笑,不再说话,而是转身走开。

他上次输给于海河,成为了家族里的笑柄,于是横下心来,刻苦地修炼了几个月,此次雁行派招收弟子,他有必得之心。

至于曾经胜过他的于海河,他不认为对方还能对自己构成威胁,不过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也不希望自己在四十进二十的时候,碰到这厮。

就在这时,他看到远处有人冲自己招手,仔细一看,却发现是族中的一个长老,于是快步走了过去。

等到温和洛回转的时候,他的脸上,已经不见了那云淡风清的傲气,仔细观看的话,可以看到,他眼中有熊熊的怒火在燃烧。

他走到于海河身边,蹲下身子,轻声地发话,“小子,你四十进二十的对手,是我!”

于海河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对阵结果已经出来了?”

八十进四十的比赛,还没有比完,怎么可能就有了对阵结果?

“结果出来不出来,你的对手一定是我,”温和洛面带狞笑,轻声地发话,“我给你个机会,上场的时候,提前认输!”

“我还等着你虐我呢,”于海河不屑地一笑,要我认输?这怎么可能。

“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,”温和洛点点头,脸色铁青地发话,“等此次事毕,你和你的老不死仆人……死定了!”

“倒不信你敢无视雁行派的禁令,”于海河根本不吃这一套,一旦他入了雁行派,就能够得到宗派的有力庇护,都无需陈先生出手。

“雁行派,这辈子你是不要想进了,”温和洛狞笑一声,转身就走。

看他气势汹汹,但他的心情其实也不好,因为他必须直面跟于海河的战斗了,这一场真的不好打,但是同时,他又输不得……

四十进二十的对阵形势,是在第二天上午宣布的,这是至关重要的一轮比赛,雁行派要招收的弟子,就是以这一轮的优胜者为蓝本,适当地增减一些。

不出意料的,于海河对上了温和洛,是第九场的比赛。

两人出场的时候,就接近中午了,温和洛率先走上比武台,然后抽出一根齐眉短棍,冲着于海河的方向一指,恶狠狠地发话,“你现在认输,还来得及。”

“笑话,”于海河还对方一个冷笑,走上台来,缓缓地掣出一把长刀,“我闯到这一步,你居然要我放弃……这次雁行派弟子的指标,我要定了!”

话音刚落,就有人扑哧地笑出了声,大家扭头一看,才发现出声的是一个雁行派弟子,此前负责维护赛场秩序。

他早就看于海河不顺眼,闻言不屑地冷笑,“就算你进了前二十,要不要你,也是我雁行派的事情,何曾轮得到你说话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