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二十三章 护符

以陈太忠现在高阶灵仙的修为,给于海河做个护符,足以维护得小家伙周全。

他最讨厌遇到戴着护符的对手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给小于做护符——这个孩子我可以看着他摔打,却不能看着他死了。

老易听到这问题,却是挺惊讶的,“不是吧,你不会?”

“我怎么可能不会呢?”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他搜集了那么多功法,里面就有相关的知识——这原理并不难。

然而,原理不难是真的,说法很多也是真的,他跟于海河没有共同的血缘,也不是功法一脉相承,这样一来,他做出的护符,威力就要小一些。

而且陈太忠还有个苦恼,他现在体内的灵气,已经直逼一级天仙,而他的境界却才仅仅是七级灵仙,他希望自己制作出的护符,在保护人的时候,能符合自己的灵气,而不是境界。

他将要求哇啦哇啦一说,老易想一想,“那还是要在精血上下功夫,精血多了,威力自然大,也能持久……就是看你舍得舍不得了。”

“精血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做护符其实不一定需要精血,只是有精血做引子的护符,威力会大一点,但是精血越多威力越大,这还是他头一次听说。

修者的本命精血并不多,损失了以后,要好久才能补回来,而陈某人恶斗刘园林的时候,曾经精血大损,导致寿命锐减。

前一阵六晋七的时候,他使了舍生取义拳,又是搞得身体大亏。

直到现在,他的精血也不能说是旺盛,只不过是正常而已。

“嗯,回头给他做一个护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做出了决定,“不过平时不能戴,没见过血的男人,那叫男人吗?”

“我几天前可是硬拼了一只角熊,”于海河得意洋洋地发话,自打知道陈先生确实是父亲的好友之后,他的态度就热络多了,更要时不时地卖弄一下,以期获得嘉许,“护符这玩意儿,我父亲也给我留了一个。”

“你父亲的修为不如我,”陈太忠大模大样地诋毁庾无颜——以往是没这机会,不过,想到老于本身是因精血枯竭而死,却还能给孩子留下护符,他心里也是感触颇多。

“那三个人下来了,”吴伯出声发话。

这三人中,一个是十四五岁的女孩儿,游仙四级,还有一个女仆模样的,是灵仙二级,最有气势的一个男人,则是灵仙五级。

“几位,打扰了,”男人走到四人面前,抬手拱一下。

陈太忠不想理会这三人,要知道,在这种荒郊野岭,此三人看于海河斗荒兽,绝对是犯忌讳的事,且不说用心如何,只说存在偷艺的嫌疑——搁在东莽就能打起来。

至于说五级灵仙不可能偷艺四级游仙?那纯粹是放屁,于海河是没使出来燎原枪法——这枪法难道不值得偷?连抢都可能。

但是搁在中州,这不算太大的问题,可以打起来,但是不计较也无所谓,陈太忠最近逛了一个月,多少理解点中州人的思维方式了。

所以他没跟对方叫真,也没撵人——这是公共场所,不是他的私人空间。

然而,对方居然变本加厉找上门了,这就是他不太能忍的了。

他看一眼于海河,小于没有说话的意思——有叔父在,他有什么资格说话?

吴伯也没说话的意思,至于说老易……更不用指望。

既然没人说话,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你都知道打扰了,那就早点离开。”

“嗯?”男人奇怪地看他一眼,然后轻笑一声,“阁下何妨听我把话说完?”

陈太忠的下巴微微一扬——你说!哥们儿也不是听不进去话的。

“不知几位可知,近期雁行派打算在九阳城公开招弟子?”中年男子沉声发话。

于海河听得眉毛一扬,抢着回答,“我们都知道,我已经初试过关。”

“那小友尚不到十五岁了?”男人的眉毛也是一扬,明显地喜出望外。

他一个中阶灵仙站在这里,看四级游仙斗荒兽,可不是纯粹闲得慌,他很看好小家伙,就是不知道对方多大年纪。

一听说对方过了初试,他就开心了,“我想,咱们可以谈个交易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“嗯,你说。”

“小女也报名了,”中年人笑眯眯地一指那小女孩儿,傲然发话,“雁行派许了小女未来的精英弟子,传功堂十分看好她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“那恭喜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你的这一点自尊,有点太脆弱了吧?”那二级的女灵仙冷笑一声。

“我本来是好意,想把这孩子也引见进雁行派,”中年男子冷笑一声,“既然阁下不感兴趣,那就算了。”

“大叔,谢了,”于海河站起身来,大喇喇地发话,“我相信凭着我自己的能力,也能进了雁行派,对我来说,这不是问题。”

他以前不是这种脾气的,但是身边有了父亲的挚友,还是两个天仙,而且他又疯狂训练了一个多月,心里就有点自信了——谁家少年不轻狂?

中年男人看了他好一阵,最后才摇摇头,嘴里吐出两个字来,“幼稚!”

说完这话,他二话没说,转身就走了。

“来,小海河,让我看看你最近练得怎么样了,”陈太忠冲于海河勾一勾手,自信是好事,但是自大就不好了。

几人又在曲阳山脉待了差不多十天,到得最后,于海河能手持大枪,同时抵御两只角熊,并且杀死了其中的一只。

吴伯对此,是相当满意了,一般而言,同级别的游仙和荒兽相遇,一般是修者不敌,而小于这四级游仙,能挡住两只五级荒兽的进攻,简直可以媲美一些六级的游仙了。

陈太忠可是不满意,只不过,雁行派招人在即,他也没办法计较更多,“就这点成绩,你就挺骄傲的啦?”

“我没有啊,”于海河一摊双手,很无辜的样子,但是他的眉眼间,是满满的轻松。

“你老爹游仙的时候,越阶杀灵仙呢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一脸的不屑,“你才越了一级,你老爹越一大阶……你还差得太远,去东莽走一走,听听你老爹在那边是什么名声。”

“比老爹差一点,那也正常吧?”于海河的本性里,还有一点惫懒,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比老爹差,但嘴皮子上谦虚一下,也无所谓,“比其他人强就行了。”

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问题是,你老爹差我还很远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转身走了,于海河愣了好一阵,才低声嘀咕一句,“吹牛……”

不管怎么说,雁行派的招收弟子仪式,终于还是开始了。

有意思的是,他们并没有把招收的地点,放在九阳城内,而是在九阳城的东南方向,介于金乌道和横山道之间的石岭中。

这里有个小镇,叫做临水镇,雁行派就驻扎在这里,宣布选拔仪式在这里进行。

陈太忠一行人离着这里,也就三百多里,灵舟一天就到。

就这,他们到得也算晚的,其时镇子上已经来了数千的孩子,加上大人不下一万。

于海河报名之后,四人只能选择在镇外的石山上露宿——镇子里的房子全满了。

第二天的火爆,还远胜昨日,四个人看着镇子里的人流发呆,好半天之后,老易嘀咕一句,“老陈,你说咱们要不要也弄个门派玩一玩?光收报名费,这就数钱数到手抽筋了。”

于海河和吴伯交换了眼神——弄个门派玩一玩,我是听错了吗?

“你想弄就弄呗,我去给你当个护法,”陈太忠随口回答,“反正我不当执掌,也不当掌门,就是活个轻松快活。”

“呀,少主人,温家也来了,”老仆吴伯冲某个方向指一指。

“那就来呗,”于海河信心爆棚,彩砂城温家,就是上次让他赔了五千灵石的,就是温家的公子温和洛。

他打伤了对方,灵石也赔了,当着陈先生,他不好意思承认自己不甘心,但是事实上,他真的不甘心——我只是打败了你,根本没打伤你!

他原本就看不起温和洛,经过最近的训练,他心里更没有此人了,只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他阻挡不了我,我必然会再次打败他,进入雁行派……”

“从此走上人生巅峰,成为成功人士,迎娶白富美,”陈太忠在一边接话,他身为阿舅,很有兴趣打击老于的儿子,“我说,你醒一醒,这才开始……”

第四天,雁行派的登仙赛开始了,派里只收二十名弟子,但是报名的人,超过了一万二。

这其中,过了初选的有两千,剩下的一万还得先参加初选,选出两千,然后才是总选拔。

所以选拔初试,陈太忠一行人也不在意,他倒是更在意:好歹也是选拔弟子,雁行派主事的,怎么才是个四级灵仙呢?

不过两天之后,初选过了,雁行派就又来了一个八级灵仙,那八级灵仙大喇喇地发话,“好了,现在就是你们四千人,争夺二十个名额……没有异议的话,现在就开始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