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二十章 虎父犬子

吴伯哪里顾得上回答于海河的问题?

他直勾勾地看着陈太忠,“他还有二十年的寿数,怎么可能就死了呢?”

陈太忠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他想了一想,还是用一种比较婉转的说法来表达,“他怕仇人死在他身后,所以……选择了快意恩仇。”

“主人……一向是宁折不弯的啊,”吴伯轻声感叹一句,下一刻,他的手里多了一个黑乎乎的事物出来。

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还请阁下详说,主人是如何死的,否则方圆百里,玉石俱焚……主人三多魔修的名头,想必你是知晓的,我老汉已经活得够本了。”

“你随便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摆一下手,“你手里那玩意儿,蒙人的,庾无颜有什么本事……你当我不知道?”

这黑乎乎的事物,若真的能毁灭方圆百里,那厮怎么会自己不用?

“吴伯,庾无颜真是我的父亲?”白皙少年怒吼一声。

“少主,庾无颜当得起你父亲!”吴伯冷冷一笑,“你父亲于三多,就是三多魔修庾无颜……他仇家遍天下,此前不欲让你知晓。”

“我不相信,”白皙少年愣了一愣,还是摇摇头,“不可能,庾无颜怎么能是我父亲?他只是我朋友,我父亲是顶天立地的男儿,他不可能死……”

他一边狂叫着,一边就抱头跑了出去,状若疯狂。

吴伯叹口气,又摇摇头,“主人此前来过几次,都不说是他的父亲,只说是他的朋友,是他的兄弟……唉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”

陈太忠一撇嘴,“他希望庾无颜没死呢,还是他父亲没死?”

“这个,”吴伯也无法回答,只能苦笑一声,“他希望都没死吧……孩子的世界。”

“这孩子戒备心挺强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时也有点无奈,“随便他吧……对了老吴,你堂堂的四级灵仙,怎么成了别人家的仆人呢?”

庾无颜曾经跟他说过,孩子身边有一个老仆,挺可靠的。

然而,见到这老仆是四级灵仙,陈太忠不能漠然地看待,于是他就要问一句——老于生前算是谨慎,但是哥们儿既然做了这个阿舅,就要怀疑任何不正常的东西。

中阶灵仙,总是要有族人子女的吧?家里不需要看顾吗?

“我都两百六十岁的灵仙了,”老吴闻言苦笑一声,“主人帮我报了灭门之仇,我也没什么别的想法了,就看护少主了。”

哦哦,灭门之仇,陈太忠听明白了,这样的话,老吴还真没别的念想了。

老吴没事,但是于海河有事,少年在山上跑了足足六个小时,然后颓然地回来,“我还是不认为,父亲会死。”

“有人赔你一千四百灵呢,你收不收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发话。

中年人回家转了一趟,终于是在天黑之前,又拿了一千四百灵来。

这些灵石中,有九块中灵,还有四百多的灵石,以及一些碎灵,这家将灵石弄得这么零碎,也是想婉转表示:我们真是倾尽所有了。

此前他想借着机会占于家的便宜,现在于家有强力人物出头,不但修为吓人,就从制度上讲,镇上守卫都不敢管,那么补上差价,也是不得已的选择。

好不容易买到的房产,总不能退了……镇上还有人说,于家是有来历的,院子里没准还埋着什么了不得的玩意。

这大抵是传言,但是想到有天仙出面干涉,中年人觉得,这院子还是留在自家的好。

不过糟糕的是,于海河居然不收这十四块中灵,他明确地表示,“我已经把院子卖了,价钱也是四千八,不会再多要一块灵石……谁愿意要谁拿走,反正我不要。”

他正是处于少年叛逆的时期。

陈太忠气得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——你老子要是活着的话,看我不大耳光抽你才怪。

不过,庾无颜已经死了,他再生气都晚了,而且他也猜到了,小于同学估计还是不信任他,所以故意把于家的院子让出来,让别有用心的人去争抢。

可惜的是,你戒备错人了啊,陈太忠也不多说,只是冲着那中年人点一句,“你要再这么没眼色,你家的院子就要换主人了。”

“我懂,”中年人将灵石放到地上,转身狂奔而去,嘴里还大喊,“不管你们谁收下,反正我是六千二百灵买这个院子的。”

陈太忠理所当然地把灵石收起来,小家伙不懂事,他做为监护人,当然要把财富看管好——些许灵石他不在意,但是不让小家伙吃亏,则是原则问题。

事实上,于海河并不介意表示出自己的不信任,“那院子,你也可以买下,里面的东西都归你,我可以写下文书证明……只求你说句实话,我父亲活着,还是死了?”

“他死得不能再死了,我亲眼看着死的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到达了极致,“我也不图你于家什么,我现在走,都占便宜了……我有不少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。”

少年想了半天,然后才又发问,“当时有留影石吗?”

“有留影石我早就拿出来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不耐烦地发话,“你也别说那么多了,这附近还有谁欺负过你?”

“没有了,”于海河摇摇头,想一想又说句话,“庾无颜庾叔……曾经多次告诫我,要与人为善,吃亏就是占便宜。”

我勒个去的,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一脸的不可置信,“庾无颜这厮,嘴里居然能蹦出来这种话?”

“只是让他俩避风头而已,”老易难得地开口,他是旁观者清,“庾无颜一直在东莽,他儿子要是不知道低调,万一惹了人,他可是鞭长莫及。”

“应该就是这么回事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不耐烦地对于海河发话,“你老爹对仇家,从来都是下狠手,现在我来了,你们也别不好意思,说仇家都有哪些?”

于海河断然摇头,“我们没有仇家。”

陈太忠眯着眼,看了他好一阵,才出声发话,“彩砂城跟你要五千灵的,也不算仇家?”

于海河继续摇头,白皙的脸上,隐约能些许微红,他很坚决地回答,“不算,我打伤了人,就是该赔灵石……反正我也赔了!”

陈太忠抬手指一指他,心里这个失望,也就别提了,好半天之后,他才吐出四个字来,“虎父犬子!”

于海河明显有点生气了,但是对方是他惹不起的,深吸一口气,他缓缓回答,“我父亲是我父亲,我有我自己的生活。”

“你也别有你的生活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不容置疑地发话,“我现在通知你俩,去收拾一下东西,明天一早,咱们出发。”

“去哪儿?”于海河眉头一扬,愕然发问。

“去哪儿?找个安全地方,把你关起来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回答,“然后给你找一堆女孩儿,给你父亲生几百个孙子。”

他不是个好脾气的,小于这家伙太刺头,他也就不想讲道理了——你既然这么窝囊,那我就当你是种猪了,反正庾无颜最想要的是孙子。

“你!”于海河直涨得脸色通红,他已经到了年纪,朦朦胧胧懂得男女之情了,要说身边有几百个女孩子给他生孩子,他也不会认为,这是非常严重的侮辱。

但是他更喜欢两情相悦,爱情嘛,哪个少年不期待呢?他不喜欢别人指定自己的妻子——甚至都谈不上妻子,只是配偶。

而且,风黄界的修者,一向晚婚,早婚会影响修为,这是大家公认的,于海河也有冲灵仙、然后登仙的理想。

所以他不能接受这样的未来,“我想登仙,还要入宗门,这是我父亲的意思……不让我随便闯荡。”

啧,陈太忠有点头疼,其实他也知道,庾无颜自己是个叛逆,却不希望别人跟他一样,尤其是他不希望,自家孩子也这样——老于是吃够流离颠沛的苦了。

所以于海河说,他父亲这么安排过,陈太忠还真的相信,丫就是那么矫情的一个人,他想一想发问,“安排你进哪家宗门了吗?”

“没有,”于海河虽然摇头,可眼睛却亮了起来,“但是再过两个月,雁行派公开招外门弟子,十五岁以下,中阶游仙以上,都可以去考!”

“宗派公开招人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愕然,这种事情真的不算多见,以刀疤的说法就是,以前这种事还有,但是近些年,是越来越罕见了。

毕竟现在想进宗派的人,实在太多太多,各种关系里随便划拉一下,人数只有富裕,不可能不够,何须公开招?

“我已经过了初试,并不曾服用提升修为的药物,”于海河信心满满地回答,“雁行外门弟子,我志在必得。”

你能再有追求一点吗?陈太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你爹好歹也是享誉半个隐夏道的豪杰,一个小派的外门弟子,你就满足了?

就在这时,那吴伯才出声发话,“这位公子,你口口声声说,是我家主人的朋友,不知阁下,可有什么证物?”

听到“证物”两字,陈太忠脑中猛地闪过一道亮光来,忍不住冷笑一声,“不曾服用药物……燎原枪法也没练过?那可是我送给你爹的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