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一十九章 相见不识

陈太忠押着中年人,在小镇上四处打听于海河的下落。

前屯镇并不大,他在于家的院子动手,把人都甩了出来,不多时,消息就传开了。

于是就有好奇的街坊跟着查看,不多时,中年人的妻子又将守卫拽了过来,“就是这两个人,闯入我家打人。”

守卫当然识得这俩人,刚才进了镇子的,于是走上前,皱着眉头发问,“是你俩闯入民宅伤人?”

“老易?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告诉他们,咱们的身份……”

老易却没拿什么证明出来,而是身子直接腾空,漂浮在一丈多高的空中,冷冷地发话,“于海河是陈公子故友之子……有谁不满意吗?”

守卫一见是个天仙,登时就哆嗦一下,再想到陈公子还是天仙的主人,就越发地觳觫了,他壮起胆子,哆里哆嗦地发话,“还请二位示下来历。”

老易摸出一个小牌来,在手上一晃,然后就收了回来,“我们此来,是有门中公干,阁下就莫要多事了。”

那是个……什么牌子?守卫还真没看清楚,不过听到“门中公干”四个字,有没有看清楚,倒也无所谓了——这是宗派中人啊。

事实上,哪怕对方是假冒的,他都不想去招惹——那可是天仙来的,他要考虑后果。

反正当着这么多人,对方自曝是宗派中人,他就有了不管此事的理由,于是冲着那女人摇一摇头,“这我就爱莫能助了,你们冒犯了上位者。”

这个反应真的正常得很,想一想陈太忠在听风镇的遭遇,就可以理解了。

陈凤凰在听风镇不但口碑好,实力也是一等一的强横,但就算是这样,巧器门的两个天仙一到,所有支持他的人,都采取了观望态度。

见到守卫都走了,中年人就更着急了——宗派里的天仙,他怎么惹得起?

于是他四处没命地打听,想知道于海河去哪里了,最后还是一个十一、二岁的小孩,一指镇子东头,“海河哥去山梁上住了。”

这就算有了确切的消息,中年人这下放心了,然后才支支吾吾地解释,说于海河前些日子,伤了一个彩砂城的孩子。

俩孩子都是十四岁,都是游仙四级,是这个年龄的孩子中,当之无愧的佼佼者。

那彩砂城的孩子,听说于海河天赋极高,修为也极高,就特别地不服气,特地来前屯镇叫板挑战,结果落败而走。

要说事情到此,也就完结了,但是彩砂城那家输不起,孩子还没说什么,家长不干了,说你用卑鄙手段伤害我家孩儿,导致他修为大损,这事儿不能算完,你得赔五千灵石!

对方是彩砂城的温家,族中有两个高阶灵仙,而于家只有一个小孩一个老仆,老仆是九级游仙,根本毫无抵抗之力。

于海河能拿出的灵石也不多,索性就将自己的院子卖了,凑齐五千灵石赔给对方。

这院子在彩砂城的市价,在六千灵左右,但是中年人也强调,“我买得或许便宜了点,但是海河着急用灵石,他说四千八就行。”

陈太忠也不理他,一路走上镇子东头的山岭。

说是山岭,只是小小的一个土坡,远远地就看到,山坡上有一座茅草搭成的小屋。

三人走上去,不远的转角处,正好走过一个老头,眉毛胡子都白了,他见到中年人,忍不住厌恶地一皱眉,“你来这儿什么事?”

“吴伯,这是海河父亲的好友,前来寻找海河,”中年人讪讪地笑一笑,“找到我买的宅院去了,我就带他来找。”

“海河父亲的好友?”老头先是一怔,眼中精芒一闪,打量一下陈太忠和老易,然后笑一笑摇头,“抱歉,我不认识你俩。”

“蝼蚁,我无须你认识,”陈太忠眼中,也是异光一闪,然后他冷笑一声,抬手拽过中年人来,“你只须告诉我,这厮买那个院子,有没有强迫你们?”

“强迫?那倒是没有,”老头并没有因为对方称呼自己是蝼蚁,就生气或者害怕,他只是淡淡地摇摇头,“当时急缺灵石,四千八百灵卖的,价钱是低了点,不过也还算公道。”

“最公道的价格是多少?”陈太忠冷冷地发问,“也还算”这三个字,他听得明明白白,而那中年人,并没有跟他说时价,所以他自然也问一声。

“最公道?”老头冷笑一声,“最公道自然就是六千到六千二百灵,不过院子已经卖了,也就不说了。”

“你再筹一千四百灵过来,”陈太忠看着中年男人,微微地一笑,“交给海河,这事就算了……你要说没灵石,退出那套院子,我给你三千四百灵。”

对方是四千八买的院子,他三千四买下来,也是要吃掉一千四百灵——谁让你要趁人之危捡便宜呢?

对方那些道理什么的,他不听,他就一个想法:我朋友死的时候,把孩子托付给我了,虽然哥们儿不想当这个阿舅,但是你敢占这孩子的便宜,那你得给我吐出来!

孩子的爹死了,不代表孩子没人管了!

“这……这是彩砂城官府通过了的买卖,”中年人的脸色,登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。

“滚!”陈太忠一抬手,将他推个跟头,“今天下午,把灵石拿过来,不然的话……今晚我杀你全家,倒是看前屯镇的守卫管不管。”

“你……”中年人脸上的青筋暴起,却又不敢说话,最后还是悻悻地向土坡下走去。

他的身影走出去约有三四百米,一个白皙的少年出现在茅草屋旁,他看一眼陈太忠和老易,略带一点警惕地发问,“吴伯,这俩前辈……你认识吗?”

“不认识,”吴伯摇摇头,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,“据说是你父亲的好友。”

“父亲的好友?”少年的眉毛一挑,走上前深施一礼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原来是家父的好友到了,有失远迎,不过敢问一句……贵客可知家父姓名?”

“那是你老爹,你问我姓名?”陈太忠哼一声,心里实在是有点不爽,“我只知道,他叫庾无颜,其他的我不知道。”

“庾无颜庾叔,只是家父的好友,”于海河微微一笑,淡淡地回答,“家父是落魄一散修,海河不孝,已经把家父购买的宅院都卖了,此身并无长物。”

“你以为我是在图你什么?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哥们儿的须弥戒和储物袋里,给你带的东西多了,我图你?

倒是老易闻言,出声发问,“可有人纠缠于你,想要图你父亲的宝物?”

“这样的妄言,是有的,”白皙的少年点点头,“但是,家父真的没有留下什么,两位可以去于家宅院探查……我身后的茅屋,也随便检查。”

合着我想三千四百灵买回宅院,这意义被你另类解读了?陈太忠只觉得,自己实在太冤了。

这一刻,他真想甩手走人,庾无颜你也太不是玩意儿了,让我当阿舅也就算了,还是调教一个不听话的孩子……要不是你已经死了,我跟你没完。

好吧,庾无颜已经死了,陈太忠深吸一口气,“小子,我耐心有限,你要我怎么做,才能证明我是你父亲的朋友?”

“我父亲真是散修,没有财富,”白皙少年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同时斜睥老仆一眼,“我不劳烦贵客证明,但是吴伯不认识您二位……是吧,吴伯?”

吴伯才待说话,陈太忠一抬手,一股威压罩住了对方,“老帮子,我懒得理你,惹得火了,我现在就杀了你……你好歹是四级灵仙,坐看一个九级游仙欺负海河?”

吴伯表面上看,是九级游仙的修为,但是他一个灵目术扫去,知道老仆藏拙了。

正经是买于海河房子的,那是个货真价实的九级游仙。

“贵客果然修得有灵目术,”老仆闻言,也不着恼,只是淡淡地一笑,“我四级灵仙虽然年迈体衰,但是你想对海河少爷不利,恐怕要失望了。”

这主仆俩在中州扎根,以庾无颜的性子,绝对不会亏了他俩,但是家里没有强悍的战力,适当藏拙是必然的。

目前来看,于家的藏拙,好像是被别人发现一点了?

其实想一想,这也不意外,庾无颜不可能让儿子太受委屈。

陈太忠在瞬间就想明白了,甚至他能理解,于海河此刻心里的忐忑。

然而,他不是真正的阿舅,没他有那种耐心,说不得将身子拔高半尺,悬浮在空中,冷笑着发话,“要不赌一下,我一息之间,就能将你斩做一千段?”

吴伯也是见多识广的,见状倒吸一口凉气,半尺虽然不高,但这是天堑一般的距离——天仙?

于家的准备工作做得再好,也防不住绝对强大的实力。

“我不跟你俩扯那些了,庾无颜死了,”陈太忠抬手一招,将于海河吸了过来,“你爸给你留了点东西,你不想要的话,我现在转身就走,也算对你爸有交待了。”

“我爸不是庾无颜,”白皙少年冷冷一笑,一点都不在意,自己的生死在对方掌握中。

“他死了?”白发老头一脸的惊骇,然后就是涕泪横流,“不会是真的吧?”

“吴伯,”白皙少年见状也愣了,好半天才奇怪地发问,“庾叔……只是我爸的朋友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