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一十八章 呛人

两家虽然凑在了一起,但是钟离家对这两个外地人,明显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原因很简单,这俩人是不可控的,既然无法控制,就只能敬而远之。

若是在别的城市遇到这样的高手,钟离家或者还有拉拢的心思,但这里是横断山脉,除开对方随时可能翻脸不说,谁能确定,这俩身上,没有背着天大的事情?

陈太忠也没和钟离家套近乎的兴趣。

至于说老易,这家伙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响屁,怎么可能去主动沟通?

扎营的时候,双方就分开了一段局里,虽然隔着不远,却也绝对是泾渭分明。

不过老易这家伙,倒是个指使人的性子,他冲不远处一努嘴,“你不去了解一下,中州跟东莽,有什么不同的习惯吗?”

跟钟离家的对话,让他意识到,东莽和中州之间,民情和风俗都有些不同。

陈太忠也不喜欢自己一张嘴,就被别人认出来是外地人,但是他坚决排斥这种指使,“想问你自己去问,我又不是你易家的家丁。”

老易闻言,登时就不做声了——反正他是不会问的。

陈太忠拿出酒菜吃喝一顿,才出声发问,“老易下一步打算去哪儿?”

“来中州就是瞎玩,”老易回答得很随意,“要不我跟你走好了。”

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你跟庾无颜有什么恩怨吗?”

“我跟他能有什么恩怨,”老易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你怎么这么问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抬手品一口小酒,“因为他得罪的人很多啊。”

老易沉默半天,才疑惑地一句,“有你得罪的多吗?”

你这……陈太忠被问得直翻白眼,不会说话你可以不说嘛。

所以他决定不理会这厮,“我要先去找庾无颜的儿子,他死之前,把孩子托付给我了。”

“庾无颜死了?”老易讶异地问一句,然后摇摇头,“可惜了,那家伙挺有天分的,我也不能找他报仇了。”

陈太忠听得又是一愣,“你不是跟他没仇吗?”

老易想一想,方始回答,“也不算什么仇吧,他抢过我族人的东西,我本来想着,有机会碰上的话……要好好教训他一顿。”

老于这也真是的,陈太忠听得是相当无语,他没想到自己在风黄界极对眼法的人,居然真的是四处惹事,他沉吟一下发话,“他抢你易家什么了?我可以替他还。”

“他好像……也是为了来中州吧,”老易想一想,不太确定地回答,然后哼一声,“你放心,本来不大的事,我不会迁怒小孩子。”

那就最好了,陈太忠放下这份纠结,然后他好奇地发问,“光知道你姓易,一直没问你叫什么。”

“无非是个名字,”老易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你想怎么称呼,是你的事,据我所知,庾无颜这个名字,也未必是真的。”

“那我叫你易……婴宁吧,”陈太忠笑着开句玩笑,“忆婴宁……你那灵狐妹子听了这名字,肯定特别感动。”

“易婴宁?嘿,”老易有气无力地哼一声,听起来是有点哭笑不得,“我更愿意多想一想含辛茹苦的养母……我所求的五转洗髓丹,就是为了我养母,她不是修者。”

“易家给你找个不是修者的养母?”陈太忠不是个喜欢八卦的,但是听到这些,总觉得逻辑不对,“而且上次你说……这是家族外的事。”

老易沉吟一下,缓缓回答,“我小时候,跟家族失散了,在外面长大的。”

陈太忠越发地不解了,“那你家舍不得给你养母一颗五转洗髓丹?”

“我说你个大老爷们儿,整天惦记这些家长里短干什么?”老易明显地有点不高兴了,声音也大了一些,“你要闲得无聊,咱俩过两招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摇摇头,“我不跟人过招,我只会杀人!”

钟离家的人见他俩怒目相视,才暗暗猜想,这两位可能内讧,不成想下一刻,两人又闭上眼睛,各自打坐修炼了。

十余日后,钟离家一行人出了横断山脉,在小樟城外稍微修整了一下。

陈太忠两人没有进城,不过钟离家帮他俩买来了横山道的地图,以及中州概略图。

在小樟城里,大樟城的四家联盟,有个高阶灵仙在坐镇,还专程出门看了两个不速之客一眼,不过他也没有刻意地寻衅,只是眼光有点不善。

陈太忠对此,是完全地不以为然,只要对方不主动找虐,他是不会在意蝼蚁的感受的。

当然,他的态度看到钟离家的眼里,那就是典型的目中无人,倒也是强者风范。

地图到手之后,陈太忠索性直接放出灵舟来,直奔横山道和金乌道的交界处飞去,那里有个浊水郡,于海河就住在浊水郡的彩砂城旁的小镇前屯。

飞了两天,两人来到前屯镇,在镇子外降下灵舟。

进镇子的时候,陈太忠拿出了那块“陈青天”的身份玉牌,镇子的守卫检验一下,还待问老易要玉牌,陈太忠哼一声,“这是我仆人,不用看了。”

老易也真忍得住,也不生气,就这么任由他瞎咧咧。

进了镇子之后,陈太忠才问一句,“老易,你这没有身份玉牌,怎么逛中州啊?城市都进不了。”

“想进城的时候,我自然能进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我不是没有玉牌,只不过不想被人围住巴结……真的,我很烦那种感觉。”

你……不装逼会死吗?陈太忠很无语地看他一眼,又走几步,“咦,那个院墙上有青色棱瓦的,就是小于家了。”

这院子不大,也不临街,不过总还是独门独院,他走上前去,轻叩门环。

不多时,一个青衣小帽的仆人打开了门,上下打量他俩两眼,狐疑地发问,“你俩找谁?”

陈太忠看得也是眉头一皱,于海河身边只有一个老仆,没有小厮啊,他奇怪地问一句,“这里不是于宅吗?”

“不是了,”那小厮摇摇头,生硬地回答,然后手上用力就想关门。

“你吃了爆炎符?”陈太忠登时就火了,抬腿一脚,直接将小厮踹了一个跟头,“事儿没说完,你就敢关门?”

这一脚不算重,可也不轻,那小厮捂着肚子,半天没站起来。

院子里有人听到动静,然后冲出一个十七八的小伙子,接着又走出一对中年男女。

那小伙子的脾气,相当地暴躁,一见到自家小厮被踹倒在地,登时就火了,抬手一指陈太忠,冷着脸发问,“是你打的人?”

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是啊……不过,我打的是人吗?”

“你来到我家打人,是找揍吧?”小伙子一捋袖子,乍着膀子就走上前,抬手狠狠一推对方。

结果这一推,没推动,他不服气,手上再次用力,还没推动。

然后他火了,就要四处找家伙。

陈太忠也懒得理他,眼睛一眯,看向中年人,阴森森地发话,“于海河呢?”

这宅子是庾无颜为自己儿子买的,眼下换了别人住,他没直接动手拿人,就已经算态度好了。

“死了!”不等中年人接活,那小伙子就没好气地回答。

“什么?”陈太忠一皱眉头,手一伸,直接将那小伙子吸了过来,拎着后脖领子,就把人举到了半空中,“小兔崽子,你再说一遍?”

那小伙子脖子被衣领卡着,没命地挣动着,脸涨得通红,却是死活说不出来话。

“啧,”中年人的脸也是一沉,来人实在太猖狂了,不过眼见对方气势汹汹,尤其是那一手凌空拿人,展现出了极深的修为,所以他只能没好气地发话,“阁下,有话能不能好好说?”

“合着是我不好好说话?”陈太忠气得笑了。

他左手一抬,直接将小伙子的右臂撅折,然后右臂一甩,将人甩出院子外三十多米,然后才笑眯眯地问一句,“这算好好说话了吧?”

“你……你敢伤人?”中年人气得脸色铁青,却是死活不敢上前搏杀,“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

“我管你是什么人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来这家问话,小厮极没有礼貌,小兔崽子直接上手,既然他何须给对方留脸,“蝼蚁,我就问你一句,于海河呢?”

“他……他把院子卖给我了,”中年人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。

没办法,对方的口气,实在太可怕了,称呼人为“蝼蚁”,这绝对是高阶修者。

“这就叫犯贱,跟你好好说话,你不知道珍惜,家里一帮吃了爆炎符的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带我去找他……你最好没有买得便宜了!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,”中年人铁青着脸回答。

陈太忠手一伸,又把中年人吸了过来,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……想死还是想活?”

中年人被薅住了脖领,眼珠转动半天,最后还是颓然地回答,“好,我带你们去找……不过这院子,我真没有意压价,是小于着急出手。”

“压价了没有,你说了不算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