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一十六章 白凤钟离

熊修听到老易的话,先是一怔,然后硬生生地止住了身形。

不过下一刻,它就闷哼一声,“小小的两只人修,也敢冒充猿族的客人?”

“瞎了你的熊眼,没看见爷是才从传送阵出来的?”老易冷哼一声,“这儿要不是猿族的地盘,直接弄死你了。”

熊修当然知道,对方是从传送阵里出来的,它更知道,这是两个新丁,如若不然,他还真的犯不着专门来招惹。

没有谁敢在猿修的地盘杀人劫掠,但是试探一下并不打紧——既然是没什么经验的雏儿,没准能敲诈点什么东西,试一下总比不试强。

然而,对方的反应很果断,直接还手不说,战力也超群,一看就知道不好惹。

有底气和没底气,反应绝对是不一样的。

既然没什么漏可捡,它也不想再纠缠下去了,只是闷哼一声,“两只人族的小子,别让我再撞到你!”

那猿修也冷笑一声,“无非是坐个传送阵,还真当是我家客人?真够不害臊的!”

“卖嘴谁不会?”老易冷哼一声,又冲陈太忠做一个“割喉”的动作,“我们现在就往横断山脉外面走,有胆子的,就追过来!”

陈太忠看得有点哭笑不得——老易你这手势……多媒体看得太多了吧?

不过既然得了授意,他少不得要做好厮杀的准备,横断山脉内,他受到兽修的挑衅,也格外地多了一点,心火有点压不住了。

两人并肩向外走去,不远处,还有几个神识向他俩扫来,那味道有点说不清楚。

不过老易并不在意,头前带路一直疾走,天黑也不停,而是放出神识来,继续赶路。

一直赶到第二天入夜,他才停下脚步,冷笑一声,“终究是没胆的,还以为有谁敢追上来……这里可是出了猿族的地盘。”

陈太忠闻言,也放松了下来,他放出中阶灵阵,又取个椅子出来坐下,“你不是说,没人敢在传送阵附近捣乱吗?”

“没人捣乱,但是试探总正常吧?”老易往周围撒一圈粉末,自己也取出个蒲团来坐下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兽修的世界,恃强凌弱是常有的事,比人族更甚!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猛地问一句,“你很忌惮那个熊修?”

在他想来,对方就算被传送阵折腾得不轻,也不是那熊修能抗衡的。

“不是,”老易摇一摇头,想一想才回答,“我家在中州这边,仇家不少,传送阵那里,有人眼皮子比较杂。”

陈太忠沉默良久,才笑一声,“看起来,官方的传送阵,也有官方的好处。”

老易取出一壶水来,抿了两口,才缓缓回答,“修为强横的话,走什么传送阵都无所谓。”

“我要是修为强横,就直接横穿横断山脉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取出干粮来食用,这里应该还是横断山脉的内圈,有必要保持足够的警惕,和充沛的精力。

接下来,两人在横断山脉里足足走了半个月,才走到了外圈。

原因很简单,老易这厮……居然迷路了。

这其间,两人也碰到了不止一拨的兽修,还有人族修者,不过双方都是隔着远远的避开,倒也没什么冲突。

两人就这么胡乱地走着,突然有一天发现,百余里外有灵舟降落,终于长出一口气,“总算是走出外围了。”

横断山脉的外围,如果兽修不想多事的话,一般对灵舟的起落,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就这百余里,两人又绕着走了一天,然后他们发现,周边确实没有兽修了,灵兽的等级也开始下降,应该是快出横断山了。

就在这天中午,两人走着走着,猛地发现前方传来一阵杀声。

两人对视一眼,陈太忠率先发话,“找个人给咱们带路?”

在横断山脉外围活动的人,应该是以中阶灵仙为主,就算有高阶灵仙,他俩可是都拥有战天仙的实力,并不担心对方难缠。

老易默默地点点头,带路原本是他分内的事儿,但是最近这段时间,他表现得并不好。

两人冲着杀声处一阵猛赶,翻过一个山头之后,两人齐齐地一愣:前方喊杀的,是一百多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而他们的对手,则是二十几只啸月青狼。

啸月青狼只是一级灵兽,若有狼王的话,则是二级灵兽,此灵兽擅长群攻,在野外遇到这种规模的狼群,如果没有独特的手段,中阶灵仙也得绕路。

关键是这青狼身上,没什么太多值钱的东西,除了筋可以做弓弦,以及体内的精血,其他不值得一提,皮可以做防器,但是味儿特别难闻,不好鞣制。

这一百多年轻人,都是游仙七八级的样子,四五个人围住一只狼,打得热火朝天,有人受伤了,也有狼被杀了。

年轻人身后,还有七八个年纪大一点的,就都是灵仙了,其中有三个中阶灵仙,还有一个高阶。

灵仙们并不出手,只是站在那里看,而啸月青狼这边,也有七八只狼不上前,呜呜地叫着,似乎是在警惕着什么。

就在这样的对峙中,陈太忠和老易从远处施施然走来。

几只青狼警醒得很,见状呜呜地叫了起来,却也没有多余的动作。

那几个灵仙见状,也紧张了起来,一个中阶女灵仙大声喊了起来,“白凤钟离家弟子试炼,无关者退散!”

陈太忠和老易对视一眼,微微一笑,两人大喇喇地取出桌椅茶水,居然就坐在那里,开始烧水喝茶。

若是对方说话客气点,退让一下也无所谓,不过上来就直接喊无关者退散,这俩谁会服气?

以老易不爱说话的性子,都忍不住冷笑一声,“称号家族而已,还以为横断山脉是他家的?”

不过人家的误会,也非是无因,陈太忠就是个一级灵仙的修为,老易好一点,表现出来的也不过是三级灵仙。

他俩的表现,登时把钟离家气得要命,女灵仙才待发话,那高阶灵仙阻住了她,“对方似有所恃……无伤,去谈一下征用两人。”

那无伤是个五级灵仙,长得短小精悍,半边脸坑坑洼洼的,似乎是被烧伤过的样子。

他绕过战斗的区域,来到了两人面前,冷着脸发话,“我钟离家的弟子在试炼,你们没有听到警告吗?”

无伤不是来惹事的,但是想征用对方,总是要体现出一些威严来,他这话算试探,却又没将对方得罪得太狠,不过他的面容难看,再加上语调,也给人很不好的感觉。

“滚!”这次,是老易不答应了,他猛地释放出一股威压来,“这里是你钟离家的地盘?”

感受到这股威压,无伤吓得差一点尿出来,我擦……这起码也得是灵仙巅峰吧?

他哆里哆嗦地点点头,“这里真是我钟离家的地盘,不过……既然二位有足够的实力,那这就是一场误会,告辞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转身就走。

要是搁在外面,钟离家也不会这么草鸡地认了,但这里是横断山脉,跟东莽的涯山城类似,周围不知来路的牛鬼蛇神太多了,真要得罪了狠人,钟离家可是要损失惨重。

“谁让你走了?”陈太忠哼一声,神识直接击了过去,他知道老易这人,其实不喜欢杀人,只想把人吓走,但是对方一而再地挑衅,他也就懒得再忍了。

无伤也算中阶灵仙里的佼佼者,但是陈某人的神识,原本就极为强大,现下晋阶高阶,神识一出,他登时就抱着脑袋,蹲到了地上。

“阁下何意?”钟离家的高阶灵仙见状,登时大怒,掣出了飞剑,远远地对准陈太忠,“欺我钟离家无人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连站起身的兴趣都没有,只是看着地上打滚的这厮,微笑着发话,“你这番过来,是要干什么?说实话的话……我不杀你!”

“我们……”无伤抱着脑袋直抽冷气,好半天才咬牙回答,“本想征用两位,为我钟离家历练的子弟护法。”

“征用……护法?”陈太忠听得忍不住放声大笑,“你这是打不过了,打算笑死我们吧?”

“护法,凭你小小的家族,也敢谈护法?”老易也听得一笑,无奈地摇摇头。

他俩一笑,那群青狼越发地紧张了,不过两方的搏杀,也已经进了关键的时候,所以战斗越发地激烈,却还有几只啸月青狼站在那里不动,分出心神监视着两边的人族。

与此同时,钟离家那边,也是愈发地紧张了,那高阶灵仙身子一晃,绕个圈子直奔这里而来——家族子弟的试练固然重要,但是中阶灵仙也不是家族能随便抛弃的。

无伤却是被他俩笑得有点赧然,不过此刻他的识海震荡不已,又知道这两人绝对是钟离家试练队伍惹不起的存在,也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他不说,却不代表别人不问,陈太忠笑了好一阵,才沉声发话,“原来你钟离家,已经称霸横断山脉了,居然划出了你自家的地盘来。”

“是啊,”老易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不知道昭告了兽修和妖修没有……或者,妖王也要给你钟离家面子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