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一十五章 入中州

别乱动?陈太忠听到这话,还真是纠结了——这漫天大雾,我一个人呆在这里,你不回来咋办?

一路走来,他可真是为这个大阵叹服,虽然是因势利导架设的阵法,但是同为阵法师,他可太知道这大阵有多么了不起了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一个人呆在这里,万一对方有个害他的心思,他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去,别说报复啥的了——先能走出大阵再说吧。

不过这个时候……他能反对吗?反对那就是不信任老易。

陈太忠暗暗下定决心,以后想要坑什么人的话,可以考虑把那人引到这个阵里。

殊不料,他这也是想歪了,不久以后他才知道,能来到这个山谷的人,都不是一般有办法的,全部是势力雄厚之辈。

所以,大阵只是防那些误入者的,用大阵害人的现象,真的很少见。

也就是陈太忠例外,没什么根脚但是有人引见,他没有相应的势力支持,自然难免心虚。

他等了足足有一个小时,才见到老易和老妪回转,其间心头的煎熬,不谈也罢。

老妪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小家伙……你本来该有一年的考察期的,看在易公子的面子上,我给你办了,记着,我为你破例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的储物袋里,其实有些安胎丸的——上次他跟雷晓竹要了一些,这是高阶兽修里比较吃香的,尤其是对那些雌性兽修而言。

不过他没兴趣拿出来,他领的是老易的人情,跟这老妪没什么关系的,所以他只是嘴上说一句,“那谢谢陆长老了。”

老妪一摆手,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“你不用谢我,谢易公子吧,他个人保你,付出的代价不小……你要懂得感恩。”

陈太忠一听这话,老大地不乐意了,“付出了什么代价?”

陈某人已经不是刚飞升时的那个穷鬼了,代价不小?那你说出来啊,你不说出来,我怎么知道你要呢?

老妪一听这话,也恼了,她很不屑地发话,“他付出的代价,你没资格听……这样吧,等你能杀掉一个玉仙的时候,再来问我,他付出什么代价了。”

“一言为定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淡淡地回答——杀玉仙?用不了多长时间吧。

老妪又带着两人,在大雾里穿行一阵,来到了一片空地,那里有一个传送阵。

传送阵旁,有一个控制的枢纽,一个类似书桌的东西,上面是一片淡淡白芒,很显然,这上面有禁制。

老妪走上前,用一个黑色的牌子打开禁制,站在枢纽旁边,冷冷地看着两人,“去哪里?”

“去横山道方向,”老易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要进中州,不是去南荒那些地方。”

合着这传送阵,气派也不小,不是点对点的传送,而是跟人族城市的传送一样,可以有多个传送方向可以选择。

“传送一个极灵,一个人又是一个极灵,”老妪淡淡地发话,“两个极灵。”

“是三个极灵,”老易扔过去三个极品灵石,“我也去。”

“你也去?”老妪的眼睛,登时张得老大,好半天才摇摇头,“不行,你不能去,那儿是中州,跟东莽不一样,我不想让你家大人找我麻烦。”

“我把他带出去,总要带回来,”老易扭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这次走了,还回来吗?”

“回来?”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果断地点点头,“还会回来。”

刀疤埋在了东莽,他怎么可能不回来?

“你看,”老易冲老妪一摊双手,“他要回来,所以我必须送他过去,要不他找不到回来的门路。”

“横山那边,可是那帮猴子在管理,”陆长老本来就鸡皮鹤发了,现在愁眉紧锁,双眼间的褶皱就更多了,“他们做事可是阴损。”

合着这传送阵两边,管理的势力不一样?陈太忠听明白了,“要不这样吧,等我中州的事儿办完,大不了再找个身份,从官方的传送阵回来。”

他不想让老易跟着承受风险,而且他也想得很清楚,从官方传送阵回来,了不得身上什么都不要带,有个干净身份就行了——陈某人现在的修为,找个身份不算什么难事。

事实上,他心里还存着一种想法,等把东莽的手尾结束了,他下一步的发展,必然是中州,东莽这里,还是偏僻了点。

“想待在中州了?”老易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。

“东莽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地方了,”陈太忠颓然回答,然后又看他一眼,“我的东西,你也可以拿去用。”

他说的是遗址,那里不但灵气充沛,而且还有不少的灵药,他不擅种植,所以并没有采了多少。

“很稀罕吗?”老易也知道他的所指,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想一想,“也罢,跟你去中州走一趟,长这么大还没去过中州。”

一阵白光闪过,两人消失在了传送阵里。

大约十来分钟之后,两人的身形出现在另一个传送阵中。

不过这二位的面色,是真的不怎么好,老易的斗笠都歪了,幸亏在下巴上系着,要不然绝对就掉了。

脚步虚浮地走出传送阵,陈太忠实在忍不住了,“我擦,这阵法造诣,不是一般的差。”

此刻他已经不是刚飞升时的土鳖了,传送阵坐过也不止一次,要说人族城市的传送阵,乘坐体验十分糟糕的话,那这里传送阵的体验,简直可以用残忍来形容。

看起来传送只需要十几分钟,但是空间跨越之时,时间也会因此而扭曲,陈太忠觉得,自己在暗无天日的传送通道中,待了起码三天。

这三天里,他觉得自己就像摇杯里的柠檬片一样,上下左右不停地碰撞着,一刻都不停,真是难以想象的酷刑。

老易也忍不住哼一声,“我觉得,三十六截脉掌弱爆了,拿这个当酷刑的话,根本就不用搜魂,很干脆地就招供了。”

两人这番对话,很直接告诉别人:他俩是第一次使用这个传送阵。

传送阵旁边不远处,一个长了毛茸茸猴头的修者闻言,抬起头来,直勾勾地盯着两人。

“传送令符拿来!”像这种不公开的传送阵,是很少有这种“查票”行为的,不过来的既然是新人,它查一下也无可厚非。

老易摸出一块灵符,递给陈太忠,自己则是站在那里晃悠,“好难受,想吐。”

陈太忠将令符交给那猴子,猴子看一眼,又丢还给他,不耐烦地发话,“没事赶紧离开。”

这厮态度极不友善,不过陈太忠也没心思计较,他往外走两步,看一眼四周,“这里没有阵法什么的?”

“这里是出阵的地方,”老易捂着头,低声嘟囔着,“没大阵也正常……”

原来这中州和东莽之间的传送阵,是分来去的,也就是说,其实是两个单向传送阵,入阵的地方保密,出阵的地方,就不是特别重要了。

当然,不重要也只是针对入阵口而言,事实上,这个传送阵是在猿族的控制范围内,谁敢在附近截杀传送来的人,劫掠财物,那就是不给猿族面子。

一边说着,两人一边向外走去,老易对中州这一片不是很熟,不过多少也知道点。

走了没几步,前方走过两个兽修,还有两只灵兽,见他俩走来,就迎了上来。

其中一个长了熊头的修者,格外地蛮横,对着老易直接就是一个冲撞,“小子敢挡道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就打算看自己的同伴出手——这熊修的修为,感觉跟那虎修类似。

不成想,老易身子一晃,就躲到了他身后,“老陈,我有点头晕,你帮我揍他!”

“揍他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微笑着发话,“我不喜欢揍人,要不要杀了?”

老易微微沉吟一下,就干脆地决定,“他要是下狠手,你就宰了他,万事我担当。”

“嘿,口气不小,”另一个兽修是个猿修,闻言冷笑一声。

“小子你找死!”那熊修嗓子里发出低低的一声,肥胖的身子前蹿,肩头猛地撞了过来,正是一般熊修都会的“熊撞”。

陈太忠轻轻巧巧迈一步,已经躲开了对方,同时取出一只拳套戴上。

熊修虽然身体肥胖,却也一点不笨拙,一下撞空之后,他向前重重地踏一步,一拧腰就转了过来,然后再一前蹿,一掌就狠狠扇了下来。

陈太忠这次就不退了,沉肩扭腰,狠狠一拳迎了上去。

一人一熊身子一晃,却都没动——这是实打实的碰撞,不比术法,比的是肉体和蛮力。

熊修怎么能受得了这个?砰砰又是两掌砸过去,结果对方又是两拳,接下了它的两掌。

这下,它真的不能忍了,两臂一伸,凭空长了一米,狠狠地抱向陈太忠。

这也是熊修的肉搏之术,称为熊抱,看起来杀伤力不大,但是事实上,一个熊抱,足可以让体格瘦小一点的兽修骨断筋折,就更遑论人族修者了。

陈太忠眉头一扬,就有使用武器的打算了。

“好大的熊胆!”老易这时厉喝一声,“我们可是猿族的客人,你敢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