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一十四章 永雾谷

陈太忠倒是没什么奇怪,他更在意的是,“这蟒修的尸身,能给我吗?”

以前他跟庾无颜是互相让,表示自己不含糊,现在跟老易在一起,得互相抢。

“不怕死你就拿去,”老易没好气地回答,“人家有蛟龙血统,小心他爹妈找来。”

“我巧器门弟子,怕他?”陈太忠狞笑一声,随手发出个术法,扰乱天机。

前文解释过了,探查天机需要很深的造诣,扰乱天机则要简单得多,原因无他:建设总比破坏难。

“呃……也是,”老易沉吟一下,哭笑不得地点点头,“便宜你了。”

蟒修的父母族人要追查,探查天机是不容易的,但是找出蟒修死在什么手段上,并不难——那必然是巧器门要背黑锅了。

陈太忠并没有很得意,事实上,他并不知道寂寞三叹的根脚——老易也不可能跟他说,这话说出来,总有点“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”。

所以他很疑惑地发问,“你说我这个寂寞三叹……是半成品?”

老易少不得又解释一遍,最后才说一句,“真正的寂寞三叹,起码要高阶天仙才能掌握,而且各宗门议定,不允许巧器门随便使用,你真的想不到其中厉害……寂寞之心使出来,玉仙之下莫能当,那是屠城之术!”

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好像就他们有屠城之术,我有灭门之术。”

老易也冷笑一声,抬手一拱,“老陈,别的不说了,小易我求你灭门之术……价钱你随便开,牛皮不要吹得太大好不好?”

两人交往已久,相互之间也了解了一些,不过老易从来都喊他小陈,自称易哥,这一次,居然是“老陈”……

陈太忠侧过头来,默默地看着他。

他看一两分钟也就算了,直看了五六分钟,老易有点扛不住了,“那个啥……哥们儿是异性恋,你别这么看我,我瘆的慌,火了我扁你啊。”

老易最近在看古惑仔,语言风格明显地受到了一定的影响。

陈太忠还是不说话,好半天才点点头,“有朝一日,你家族有难,我传你灭门之术……当然,你得占理才行。”

这一刻,他想到了庾无颜——若是当初,我把核弹给了老于,丫起码还能多活个三五年吧?

他不允许类似的错误,再出现在自己的其他朋友身上。

“你……”老易无语地指一指他,最后才叹口气,“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。”

其实他能说出来这话,已经是有点相信对方了。

不过他最终还是强调一遍,“我说这个寂寞三叹,是想告诉你,虽然你可能有些手段,但是巧器门的底蕴,不是你能正面抗衡的,希望你能三思。”

“我有灭门之术,何须正面抗衡?”陈太忠不屑地一笑。

巧器门可是有玉仙存在的,他再狂妄,也不会想着正面扛玉仙——以他现在的修为,扛初阶天仙尚可,但是玉仙……还是洗洗睡吧。

所以寂寞三叹的真实威力,他也只是想了解一下,权当是好奇了。

他收起蟒修的尸身,两人边说边行,走不多远,老易的身子猛地一震,停了下来,低声发话,“且慢……前方不对!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说话,一路小心翼翼地走到这里,他已经是两眼一抹黑了,前方对不对,他根本不知情。

老易的身子一蹿,悄然无声地消失在草丛里,不多时,他又折返了回来,脸上带着一丝不屑,“好了,咱们走咱们的,不用理会那些宵小。”

陈太忠怔怔地看了他好一阵,才微微一笑,“你还是要差一点。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老易的表情藏在斗笠下,但是很明显,他不高兴了。

“比我朋友庾无颜,你差了一分雍容,”陈太忠微微点头。

他这是真实的感受,在他的印象里,庾无颜就没有为什么事情进退失据过。

庾无颜不是无敌的,但是他给人一种感觉——万事不在心上的感觉,但是同时,大家可以体会到,他随时可以做到玉石俱焚。

那一种洒脱的心境,没有几个人能学得来,虽然说起来,洒脱本身也是一种无奈。

“原来你说的……是他?”老易怔了一怔之后,很随意地耸一耸肩,“那个疯子……你是飞升到隐夏道了?”

只冲这一句,就知道他是真的知道庾无颜,三多魔修成名于积州,在隐夏道的名声一般,而涯山郡远在折龙道,还是折龙道的边缘。

“飞升到了积州青石城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自打此刻起,两人的行动就越发地隐秘,又走两天,来到了一处山谷。

这山谷的谷口,有两个兽修把守,一个是熊妖,一个则是猪妖,见到两人之后,那猪妖先抢前一步挡住了去路,“拿出通行令牌来。”

与此同时,两人身后的树木一阵乱响,陈太忠谨慎得很,扭头看一眼,却愕然发现:来路已经被树木挡住了。

那熊妖也直立起来,如果两人此刻想离开,恐怕都不能如愿。

老易摸出一块玉符,冲着对方晃一下。

“原来……原来是您,”猪妖看了玉符,登时精神一震,不过下一刻,它犹豫地看一眼陈太忠,“这位的身份?”

“我是保人,”老易毫不犹豫地发话,“让路!”

猪妖很明显地为难了,“这个……不合规矩啊,要不您等我去请示一下八爷?”

“再叽歪,信不信我扒了你炼油?”老易明显地不高兴了。

猪妖也不敢再多话,只能悻悻地让出通路来。

甫一进山谷,入目的就是白茫茫的迷雾,不能说伸手不见五指,但是能见度绝对不到五米。

“这是……阵法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疑惑地发问,对于一个修者而言,仅仅五米的可见度,跟睁眼瞎也差不了多少。

但是给他的感觉,这迷雾还不像是迷阵催生的,不管怎么说,陈某人现在,还是有一定阵法造诣的,能让他毫无所觉的阵法,绝对简单不了。

“别用神识试探!”老易出声警告,不过很显然,他这话说得晚了一点,下一刻,陈太忠就闷哼一声,显然吃了点小亏。

下一刻,他恶狠狠地瞪过来一眼,却是因为迷雾太大,看起来不甚分明,“以后这种事,记得提前说一声。”

老易淡淡地问一句,“提前说一声……你会不尝试吗?”

陈太忠登时语塞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那我尝试的时候,总会小心一点。”

对于周围环境的警惕,是修者的本能,老易说得没错,在这种漫天大雾、看不清周遭的环境中,就算提前打招呼,旁人也忍不住要生出试探的心思。

下一刻,他就将这份纠结丢到了脑后,“可伤神识的阵法?”

“永雾谷的大雾乃是自生,雾气来自于谷底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不过有妖王加以改动,练成了大阵,半是人为半是天生,不惮攻击。”

“妖王布设的阵法,”陈太忠听得暗自咋舌,妖王可是相当于玄仙的存在,布置的阵法,差得了吗?

“妖王的游戏之作罢了,”老易对此阵法,也没有多少敬意,“原本是兽修用来避难的,后来有妖修在里面加了传送阵,可达中州一侧。”

“妖修这么多会阵法的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愕然。

“一旦化形,妖修的才智并不输于人族,”老易一边信口回答,一边带着他疾走,“尤其是猿族和狐族,更是以聪慧著称。”

就这么聊着,陈太忠跟着他,在大雾里走了足足有四五个小时,这谷里不但有迷阵,还有幻阵,有时候看着明明是山崖了,直接撞过去,却空无一物。

越走,陈太忠就越是咋舌,“我说,这路你还真记得住?”

“有什么难的吗?”老易不以为然地反问一句。

不知道走了多远,猛地前方出现一个老妪,头上长着两支灰白色的鹿角,她面色不善地发话,“你怎么带外人来了?”

“陆长老你好,我作保,保此人去中州,”老易闷声闷气地回答。

老妪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才是个小灵仙,是你个人保,还是你家保?”

“个人保,”老易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“个人保,”老妪又看陈太忠两眼,才狞笑一声,“小灵仙,你可算攀上高枝了,不过你最好别玩什么花样,否则你会死得很可怜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心里真的有气,不过他也没法计较,就算不看老易的面子,他想要偷渡中州,也绕不开横断山脉——这山里全是兽修,他计较得过来吗?

而且这老妪是个化形妖族,虽然头上的角没有化去,但是按照常识,这起码是个高阶兽修,就算动手,他也未必打得过。

老妪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他身上,下一刻,她又看向老易,“个人保的话,成本可是不低,你想清楚了?”

“想清楚了,”老易微微颔首,“办手续吧。”

“你跟我来,”老妪点点头,又看陈太忠一眼,“你呆在这里,不许动。”

说完,她转身向迷雾中走去,老易也跟了过去,还叮嘱陈太忠一句,“你别乱动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