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一十三章 整装

斗笠人挺奇怪的,怎么好端端的,对方就变得消沉了起来,“你怎么了?”

陈太忠也不想跟他多解释,取出个多媒体丢过去,“里面有些歌不错,你可以听一听……最近能帮我再弄点灵兽精血吗?”

“你这还没完了?”斗笠人有点不高兴,“你现在的状况,慢慢调理就可以,不需要再使用精血了……这东西用多了,有伤天和。”

他原本也是行家,修为在那里摆着,看几眼就知道对方的状态。

“我要尽快去趟中州,找一个小孩,再杀几个人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留给我的时间不多。”

“杀人?”斗笠人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怪,“你不是有巧器门的宝器吗?有什么仇家,可以去找巧器门帮忙。”

陈太忠本来不想说,自己的仇家是谁,他有属于自己的骄傲,也有自己的交友之道——遇强敌时拉朋友下水,这样的事他做不出来。

庾无颜报仇的时候,宁可拼个身死道消,也没求他助拳。

但是听对方这么一说,他就忍不住回答,“我的对手正是巧器门,我手上的宝器,也是得自于巧器门天仙之手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斗笠人明显地呆住了,愣了好半天才发话,“就你这点可怜的修为,去巧器门报仇……这不是找死吗?”

“我不但要报仇,还要灭门,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摇摇头,“老易你也别劝我了,我的仆人就是被他们杀的,我意已决……这个仇非报不可。”

“灭……门???”斗笠人的声音拉得极长,表情虽然看不分明,但那意思很明显——拜托,不要这么搞笑好不好?

“我又没叫你践诺,去帮着杀巧器门的天仙,”陈太忠恼怒地看他一眼,“你这腔调,什么意思啊?”

斗笠人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发话,“我给你的玉简,你好好看一看,里面有气修登仙的法门,无论如何,你登仙之后再去报仇,起码能有逃脱的机会。”

“等不了那么久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现在才七级灵仙,等升到天仙,起码还得三五年,运气不好的话,十几年也是有可能的。

他希望在刀疤的周年祭日,带给她巧器门覆灭的消息。

斗笠人也摇摇头,“身为朋友……我不同意你这么做。”

朋友吗?陈太忠想笑来着,不过有这么个朋友,也不错,所以他只是斜睥对方一眼,“你不会以为,真的拦得住我吧?”

“我何须拦你,”斗笠人的声音,又恢复了波澜不惊,他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你自己找路去中州就行了。”

你敢更卑鄙一点吗?陈太忠气得差点笑出声,“我说,咱们说好的条件。”

“嗯,”斗笠人点点头,继续轻描淡写地吐出四个字,“我翻悔了。”

陈太忠登时无语,人家翻悔都翻悔得这么理直气壮,他还有什么可说的?

好半天之后,他才试探着发话,“我要说……只去接那个孩子呢?”

斗笠人侧头看他一眼,“孩子……你的?”

“上古气修,修的是先天精气,修的是混元童子功,”陈太忠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八卦无所谓,但是拜托……你不要无知好不好?”

斗笠人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摇摇头,“算了,由你吧,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好好看一看,我给你的玉简。”

“对嘛,这才是朋友之道,”陈太忠伸出个大拇指来,此刻他跟对方的交情,更像是跟庾无颜打交道了,所谓朋友,该说的话说到就行了。

非要拦着哥们儿,不让去中州,那不是朋友,那是事儿妈!

做为合格的朋友,他当然要听从老易的意见和建议,于是他就拿出玉简看了起来。

这个束气成雷的神通,看起来跟那虎修的一吼有点类似,但是两者之间的差距,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——所谓神通,是越阶杀敌的大利器。

同阶相斗,能战胜神通的,只有神通,能抵挡神通的,也只有神通。

老易拿来的玉符,不是那种下了上古封禁的,无须神识撞击,不过具体的神通之术,陈太忠也看不到,他只能看到——晋阶天仙之前,须得纳入雷引。

按说修炼束气成雷的神通,身体有雷属性是最好的。

然而雷属性在风黄界极其罕见,不是辅助属性,不纳入五行,而真正有雷属性的人,通常很难得到雷系的功法,久而久之,雷属性的人就越来越变得少了。

雷修的强大,也是人所皆知的,但是没有太好的防护术法,只能通过外物,比如说法器灵器之类的来防御,所以说,风黄界能防了雷属性的防器,都比较昂贵。

这些扯得远了,所谓雷引,就是没有雷属性的人,修习必要的术法之前,温养一件雷属性器物,达到模拟雷属性的目的,是一种变通的手段。

而修习束气成雷神通的条件,就是要在天仙之前,准备好雷引,晋阶天仙时,好激发雷属性天赋。

有了这个天赋,才能在晋阶玉仙时,生出束气成雷的神通——若是不能生成天赋神通,通过后天修习,也可以慢慢得之。

但是在天仙之前,没有温养出雷引,成就天仙时,没有雷属性天赋觉悟,那想再修习这个神通,就太难了。

老易给的这个玉符,还真的正当时,等到陈太忠成就天仙,再看到这块玉符的话,想修炼成类似神通,那就费老鼻子劲儿了。

除了这个神通之外,玉符上还有气修成就天仙的一些心得。

这对陈太忠来说,也是弥足珍贵的,他所得的气修传承,强大是足够强大的,但是关于玄仙之下的修炼,基本上没什么点拨——从成就玄仙开始,才有比较详细的记录。

然而风黄界的修者虽众,玄仙也不过寥寥十几个人,都是五宗的老不死,官府或者还有几个。

玄仙之上的点拨,陈太忠还真的暂时用不到。

要不说他的传承强大,真的很强大,说得更绝对一点,根本不是这个位面能消化了的功法。

主功法传承完整,他不用惦记后续,但是气修如何轻松晋阶天仙,他并不是很清楚。

而这个玉符上讲的,就是一个晋阶法门,通过炼制气修的本命法宝,来辅助晋阶。

气修重气,不重法宝,但是气修的本命法宝是非常讲究的,甚至比剑修还宝贵——剑修的本命法宝,到了一定境界,不合适了还可以换,但是气修的法宝不能换。

所谓气修,根基才是一切,根基随便替换,那成什么了?

总之,老易给的这块玉简,对陈太忠来说,是非常地有用,尤其值得庆幸的是,他在晋阶天仙之前,得到了它。

又过半个月,陈太忠休养得神完气足,而老易似乎也受到了他的感染,不再痴迷于“凡器”,而是在拼命地打坐修炼。

这一天,两人出了遗址,埋头向横断山脉进发。

老易其实还是很生气他的仓促,“再修炼一段时间多好,遗址里灵气那么充足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笑着回答,“你要是后悔了,遗址让给你,我去弄两个小世界来玩。”

“扯淡,”老易最近跟他处得惯熟了一点,话也就多了,“那种级别的灵气宝地,我家也有……小世界也不看在我眼里。”

“你肚子里还有位面碎片呢,行了吧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随身带个位面,这种书我看得多了。”

“随身带个……位面?”老易的嘴巴磕绊一下,眼中精芒一闪,“这是你们上古气修的气象?”

“我们上古气修,说法多了,”陈太忠随口敷衍他,“知道位面是怎么形成的吗?”

“爱说不说,”老易这厮,有时候脾气也挺臭的。

两人埋头疾走,用了差不多二十天的时间,深入横断山脉的内圈。

在内圈里行走,老易是行家,不过上得山多终遇虎,走得夜路多了撞见鬼,这一天,两人在路过一片沼泽的时候,遇到了一条浑身赤色的蟒修。

这蟒蛇身长有一百余米,直径有五米多粗,头上有俩蓇葖,而且打斗起来还可大可小,大的时候蛮力惊人,小的时候矫捷无比。

两人费了好大的劲儿,杀死了这条蟒修,其中关键一击,还是陈太忠手里的“寂寞三叹”完成的,一道白光,直接将蟒修打做了两段。

不过那圆筒好像也有点不堪负荷,上面出现了裂纹。

“寂寞三叹,本就是使用次数限制的,”老易侃侃而谈,上一次,他还认不出来寂寞三叹,这一次,连其属性都知道了,可见他家族里的信息,是相当灵通的。

“寂灭之光是第一叹,寂灭之网是第二叹,寂灭之心是第三叹,你手上这个东西,寂灭之网都是半成品……所以你能用得久一点,不过也用不了几次了。”

“那我刚才不该救你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——刚才可是老易你被缠住了。

“唉,这厮都要成蛟了,成蛟就是妖修……你看他头上俩蓇葖,起码是中阶兽修,”老易愁眉苦脸地回答,“我是有点奇怪,这不是它的地盘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