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一十二章 气修神通

斗笠人听到陈太忠的话,登时就恼了,“人兽……有什么看的?你这里面,《动物世界》还更精彩一点。”

“差不多点啊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也很不高兴,“是你说的,要看灵兽和人的故事,我地球界没灵兽……就是人和兽。”

“我这个……”斗笠人双手上下比划半天,然后颓然地叹口气,“我想看人和兽的战争,或者说人和兽的感情。”

“人和兽的战争……基本上都是人和僵尸,”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科幻片也有《异形》什么之类的,不过,那都是高能低武,对修者来说,没啥代入感,“要不看感情吧,我找一找,好像有《新新白娘子传奇》来的……”

他又翻腾好一阵,找出个多媒体播放器,“感情戏啊,打斗不多,也很假……我那个位面已经末法了,低武的。”

“都是大老爷们儿,谁看感情戏啊,”斗笠人不屑地哼一声,抬手抢过了播放器,“算了,不想打扰你修炼,就当瞎看吧……”

你昨天好像是要看感情戏来的吧?陈太忠看着他的背影,疑惑地挠一挠头。

不过这一刻,他也不想多想,布设好大阵之后,直接进去修炼了——他要尽快地提高自己,去完成庾无颜的遗愿,去兑现他对刀疤的承诺。

修炼了半个月,他才堪堪地稳住了七级灵仙的境界,修为也跟上来了,但是……气血还是亏得太厉害。

这得出去找点灵兽,打来补充精血了,他手里有两张红尘天罗,必须利用起来。

不成想,他才一走出阵,斗笠人就冲了过来,“《倩女幽魂》的下呢?”

“哦,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哼一声,然后才奇怪地发问,“不可能没有吧?难道是播放器又坏了?”

“我那个……不小心捏坏了,”斗笠人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腼腆。

“你有没有搞错?”陈太忠气得一呲牙,“我说老易,那是凡器,你是天仙,这么搞真不够你折腾的,我留点凡器,是对地球界的念想,你都给我搞坏了……你对得起我吗?”

“那个法海太气人了嘛,”斗笠人轻声嘀咕一句。

“原来是这样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斜睥他一眼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你……不会也是兽修吧?想找人族小娘子?”

“……”斗笠人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回答,“我是人族,看上一个狐族的小美女,你要敢嘲笑我的话,我就翻脸了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吐出两个字,“人奸!”

“再说真翻脸了啊,”斗笠人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恼羞成怒。

“那我不说了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,他这么刺激对方,无非是对方曾经骂他是“人奸”。

他就是这么小心眼,对方让他不爽了,他就要找回来。

不过下一刻,他点点头,“早说嘛,狐族是吧?我们地球界,人和狐族的感情故事可多了,有很多都非常感人。”

“是吗?”斗笠人猛地一抬头,双眼炯炯发亮,“弄两个来看看?”

“等我从中州回来以后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又拍一拍他的肩膀,“老易,我给你一个建议,你先拿《白娘子传奇》吊着她,就说你还有好片子,但是不给她,这时候,她还不是任你予取予求……你懂的。”

斗笠人先是一怔,然后点点头,吐出两个字,“卑鄙!”

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好了,不跟你说了,我要出去杀灵兽了……虽然这儿是我的地盘,但是你可以修炼?”

“杀灵兽?”斗笠人登时愕然,“你……好像还没有大好吧?”

“没大好才去杀灵兽的嘛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我的气血亏得慌,得用灵兽的精血补一补。”

“精血?”斗笠人听得再次愕然,声音里带出了一丝异样,“你修习了魔修的功法?”

“有毛病不是?我是正宗的气修功法,”陈太忠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而且是上古的气修,不过……魔修就怎么了?心正就行了。”

“原来你是气修,”斗笠人点点头,然后站起身来,“你待着吧,我去帮你抓灵兽……是不是气血越旺盛的越好?”

陈太忠并没有拒绝,只是讪讪地一笑,“这多不好意思?”

他身子有点虚,出去的话,危险比较大,不过更重要的是,他杀灵兽的本事不差,找灵兽的本事就差到姥姥家了。

而斗笠人对横断山脉相当熟悉,手段又高超,猎杀灵兽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“你给灵石就行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”斗笠人表示他不在意。

陈太忠一听就笑了,“灵石不是问题,你毁了我俩凡器,我都没说啥……你去杀灵兽吧,我还得帮你找《倩女幽魂》。”

斗笠人侧头看他一眼,愣了一愣之后,吐出俩字来,“要挟?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忍不住笑一声,然后一本正经地摇摇头,“我不是那种人。”

“嗯,希望是这样,”斗笠人点点头,“一起走吧。”

这个遗址就是这点不好,进出都要门环,他若是拿着门环走了,陈太忠除非打破遗址,否则就不好离开这里。

陈太忠在石壁外等了五天,才等到斗笠人回来。

然而,相对他带回来的灵兽尸体,这五天还真不算多等。

斗笠人一共带回七具灵兽尸体,其中一具九级的,四具八级的,还有两具是七级,而且个顶个都是尸身庞大,精血充足的。

“五个极灵,”他开出了价码。

陈太忠丢给他五个极灵,就把灵兽拖过去放血,同时又拿出那面赝品的红尘天罗来,并不背着对方。

看着红尘天罗(仿)不住地吸收灵兽精血,斗笠人居然就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之后,才没头没脑地说一句,“你手里这个东西,我好像听说过。”

“诛邪网,”陈太忠头也不抬地回答。

“没错,就是这个,”斗笠人的声音有些走调,语速也变得奇快,显然是有些激动,“上古时候的十大杀器……你怎么会有这个?”

“赝品而已,”陈太忠头也不抬,操控着红尘天罗吸取精血。

斗笠人也知道,十大杀器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一般人手中,所以并没有怀疑这话,不过他很不客气地提出一个要求来,“把它送我吧?”

你差不多点啊,陈太忠抬头看他一眼,不是哥们儿小气,你见什么就要什么,知道的人,说我不在乎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怕你了呢。

他是以跟庾无颜交往的感觉,来要求对方的,老于那人财大气粗得很,经常气得他咬牙,他也不要求斗笠人这么做,可是……见啥要啥也不好吧?

不过大体来说,对方也不是那种毫无分寸的,于是他解释一句,“朋友送的,不便给你。”

“哦,”斗笠人点点头,不再提要求,而是一抬手,丢过块玉符,“这是气修的‘束气成雷’神通,还有一些修行的辅助记录,送你了。”

“呃,”陈太忠愕然地接过来,然后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白送?”

“我留着也没用,”斗笠人盘腿往地上一坐,看着红尘天罗吸取精血,待了好一阵,才没话找话地说,“这是上古气修的神通,现在的气修都习练不了……你若是修行不了,不是神通不够好,是你自己的问题。”

“无所谓,”陈太忠笑一笑,冲他点点头,“总是你的一片好心,你捕获这么多灵兽,这也费劲了吧?”

“小事,”斗笠人不以为意地摆一摆手,想一想又问,“那个……多媒体弄好了?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他觉得这斗笠人挺有意思,为了看电影,拼成这样也算难得了,于是信手递过去一个播放器,“小心点啊,这东西我也不多了。”

接下来的时间里,陈太忠专心地补充气血,而那斗笠人则是专心致志地看多媒体——他甚至学会了用发电机充电。

陈太忠用了整整半个月,才把身体恢复得差不多。

这一天,他收功起来,斗笠人本来正在打坐,见他起来,连忙也跟着站起来,“那个……看完了,还有像《婴宁》这样的故事吗?”

“《婴宁》?”陈太忠眨巴了好一阵眼睛,才隐约记起这个故事来,少不得笑一笑,“憋了很久了吧?快带着多媒体,去找你的灵狐美女好了。”

斗笠人默然,好半天才回答,“要多寻一些故事,凑够了才给她看。”

“我带的片子不多,”陈太忠摇摇头,去须弥戒里翻找,一边翻,一边问,“你杀这么多灵兽,不怕你的灵狐妹妹怪罪?”

“嗯?”斗笠人愣了一愣,才哼一声,“灵狐本来也是吃肉的,这有什么,难不成你希望我带一些修者的精血回来,给你吸取?”

“开什么玩笑?”陈太忠摇摇头,这个底线他是有的,如若不然,他在听风镇的时候,就可以让那三只风翅兽种豹骨灵菇了——豹骨灵菇是长在灵兽和修者的骨头上的。

然而现在,刀疤已经死了,那三只风翅兽,大概也已战死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