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一十一章 修为比你强

“哦,”斗笠人闻言点点头,抬手接住玉符,也没去探查,只是问一句,“给我行不?”

“你倒真是不客气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行,送你了。”

他又找到了跟庾无颜交往时的那种感觉,事实上,对方若是想下手,在他晋阶的时候,有的是机会害他。

“走吧,”斗笠人站起身,“现在就去遗址,呆得太久,没准天蝎又有人来。”

来又怎么样?陈太忠很想这么回答,不过他现在身体虚弱,短时间的战斗还能支持,长时间的可真的跟不上,“这个天蝎,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来往于中州和东莽之间,”斗笠人淡淡地回答。

合着这天蝎组织,就是专门做走私的,人家有固定的路子,而且做这种行当的主儿,心黑手辣是一定的。

那么,天蝎和兽修的勾结,也就很好理解了,横断山脉本来就是兽修的天下,不跟他们搞好关系,这种买卖根本做不成。

不过最令陈太忠吃惊的是,天蝎这个组织里,还有玉仙,而且不止一个,用斗笠人的话说就是——没有玉仙,怎么过妖修的地盘?

陈太忠也仅仅是吃了一惊,虽然他非常确定,自己在玉仙的眼里,怕是连蝼蚁都算不上,可是他已经要叫板巧器门了,还怕多得罪俩玉仙吗?

正经是,他有点为斗笠人担心,他不想把此人牵扯进自己的因果里,“你的身份没暴露吧?”

“哼,”斗笠人很轻蔑地哼一声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他们有玉仙?我家……可是也有老祖的!”

咦,你也是封号家族出来的?陈太忠听得吓一大跳,“嗯,对了,一直还没请教,阁下尊姓大名?”

“我姓易,你叫我易哥好了,”斗笠人大喇喇地回答。

“你未必有我岁数大吧?”陈太忠最讨厌别人占自己便宜了,尤其是称呼上的,他虽然魂龄才五岁多,但是加上地球界的两百年,未必比对方小。

斗笠人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修为比你强。”

“切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他能斩天仙,是因为他越阶作战的能力强,对方的修为,应该是真的比他强,但是他并不服气,“我很快就会超过你的。”

“我修为比你强,”斗笠人根本不跟他说什么修炼速度。

陈太忠气得鼻子直冒烟,“我战斗力不差于你!”

“我修为比你强。”

“复读机啊你,”陈太忠嘟囔一句,决定不跟这厮谈论这个问题了,“老易,我可没听说,姓易的有什么封号家族,你家是什么封号?”

“我修为比你……呃,”斗笠人似乎在想什么问题,差一点又复读一次,“你没听说过的家族多了,反正你不用担心,天蝎无奈我何,他们没那胆子。”

“这我就放心了,”陈太忠松口气,不过再想一想,他又发现了个问题,“你家这么牛叉……怎么你连一颗五转洗髓丹都弄不到?”

“是我在家族外的因果,不能动用族中资源,”斗笠人淡淡地回答,过一阵,又叹一口气。

陈太忠点点头,“家教挺严的。”

若是有了解陈某人的,应该知道,此人嘴里说出一句赞扬别人的话,有多么的难。

两人走了一阵,斗笠人难得地主动开口,“复读鸡……是灵兽吗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实在忍不住,哈哈大笑了起来,好半天之后,才从须弥戒里翻出个复读机来,然后讲述用途,“你看,这个东西……该这么用……”

“原来是凡器,”斗笠人嘟囔一句,不过也没在意,待他学会之后,就拿着玩了起来。

别看是凡器,他玩得也挺高兴,最后他录一句,“我修为比你强”,然后就装进了自己的储物袋里,“送给我了?”

“我倒是想说不呢,”陈太忠一抻脖子,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你修为比我强!”

斗笠人也难得地笑一声,不过,他真是一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,接下来,大家继续埋头赶路。

赶了一天路之后,两人找个山腰扎营,陈太忠主动出手,做了一顿烧烤。

斗笠人吃得很香,但是陈太忠想到,喜欢吃烧烤的庾无颜,和曾经负责给自己烧烤的王艳艳,一时间,就觉得有点心烦意乱。

他拿出一壶酒来,一边吃,一边慢慢地喝,不知不觉,就有点酒意上头,忍不住轻叹一声,“记得绿萝裙,处处怜芳草……啧,处处怜芳草。”

“好句子,”斗笠人难得地侧头看他一眼,“你写的?”

“啧……我女仆念的,”陈太忠抬手灌一口酒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她死前念的。”

“哦,”斗笠人点点头,手一翻,手里多了个杯子出来,冲酒壶指一指,又抖一抖杯子,“给来点。”

两人关系已经很近了,不过也只是在一起吃饭,酒这个东西,容易做文章,陈太忠自己喝,也不给对方倒——哪怕那厮似乎不怎么怕毒。

但是斗笠人主动要酒,就是关系又近了一点——近了不多,但确实是近了。

“自己倒,”陈太忠才不鸟他,“我有伤在身。”

斗笠人也不见外,自己倒了一杯,慢条斯理地喝着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这么精巧的凡器,你是从哪儿弄的?”

陈太忠心里正萧瑟,闻言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我飞升的时候带上来的。”

斗笠人明显地怔了一怔,“怪不得……你是下界之人?”

“嗯哼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已经有点醉意了,“我是末法位面飞升的,仅仅在那一界,我就修行了两百年,肯定比你年纪大……哪怕你修为比我强。”

“你那一界,有什么有趣的玩意吗?”斗笠人的声音,听起来兴致很高。

“有趣的事情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想,摸出个多媒体播放器来,“这个东西应该有意思……里面内容很多,你自己慢慢选。”

斗笠人初开始不感兴趣,不过他点戳了一阵之后,猛地点到了连续剧《西游记》,只看了两眼,就陷入了进去。

“我就知道是这样,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本来嘛,修者的世界,也只有这些神仙志怪的东西,能吸引修者。

接下来一宿无话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还在修炼,就被斗笠人打断了。

那厮一边拿手拍着防御阵的防护罩,一边抖着手里的多媒体播放器,“这个凡器……坏了。”

“坏了?”陈太忠先是一愣,关掉防御阵,然后抬头看一眼天空,无奈地叹口气,“当然坏了……淋雨了,能不坏吗?电子产品!”

“哎呀,”斗笠人急得直跺脚,“《巴黎时装展》我只看到一半,你能尽快修好吗?”

“巴黎时装展?”陈太忠挠一挠头,你怎么喜欢看这个呢?

哦,明白了,是要看大白腿和无上装,陈某人虽然在地球界紧守童身,但是男人的那点事儿……他懂的。

其实有动作片的……陈太忠也知道,地球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片子,什么骑兵啦步兵啦之类的,不过他对这些片子不感兴趣,也不知道多媒体的影库里,有没有这些。

“凡器,我不会修,”他摆一下手,“先赶路吧,我还有几个多媒体播放器。”

“唉,”斗笠人叹口气,感觉很扫兴的样子。

因为这一晚上的接触,两人的关系又近了不少,赶路的时候,斗笠人主动发话,“这个西游记很不错,不过我讨厌猴子,白龙马很好……有没有灵兽和人的故事?”

动物和人?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点点头,“阁下……真是重口味。”

“哦,”斗笠人惯常地点点头,并不多说话。

大约中午时分,两人又来到了笋岭,这次又值雨天,虽然不是雷阵雨,但是遗址开启时引发的雷电,也不怎么引人注意。

果然是一幅世外桃源的风景画啊,陈太忠才一进去,就禁不住深深地吸一口气,“真是不想再出去了。”

“那就待着呗,”斗笠人很无所谓地发话,“外面有什么好的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才回答,“等境界稳固了,我会暂时离开……去中州,记得你答应过的事。”

“好了,你修炼去吧,”斗笠人不耐烦地回答,然后又一伸手,“那个……凡器拿来。”

陈太忠翻腾一阵,挑出个多媒体播放器来,里面有个比较合适的子目录,他递给对方,“忙你的去,我要设阵了。”

这里的灵气,已经极其地充沛了,但是灵气……从来是不嫌多的。

陈太忠用了四五个小时,才规划好了大阵——阵法布设,讲究非常多的,强行布阵不是不可以,但是既不经济,效果也差。

陈某人擅长的,就是布设那种不经济、效果差的大阵,不过眼下,这个遗址归他所有,他当然要好好地布局一番。

布局想好了,他才待下手布设阵法,斗笠人幽灵一般地出现在他身边,“我说,你给我看的这是什么东西?”

他说话一向没什么声调,但是这次火气十足。

“你不是要看人兽吗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也有点不高兴,“我选了半天,也就是这个播放器里,有点人兽的片子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