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一十章 舍生取义

陈太忠的模样很狼狈,然而他自己心里清楚,这狼狈虽然没有作伪,也是自找的,但是……他真有应对手段。

不过这个时候,他也不能说斗笠人插手就不对,所以只能干笑一声,“算了,这俩的储物袋,就归你了,我气息有点不稳。”

斗笠人也不客气,抬手一指女天仙,“蝼蚁……你听到没有?交出储物袋!”

“这个,”女灵仙真的是犹豫了,少不得回头看一眼虎修,“虎修大人?”

虎修看着斗笠人,神情肃穆,好半天才出声发话,“呼噜……你到底是何人?”

“打就动手,不打就滚,”斗笠人的话,极其地霸道,却偏偏是轻描淡写说出来的。

然而,这虎修看着憨厚,却也极其狡猾,趁对方回答的工夫,“呜嗷”地怒吼一声,直震得山摇地动,震得人心神失守。

吼声还未平息,它又是身子一抖,一股腥风猛地卷了过去。

这都是虎修的本命天赋,厉害无比,若说它刚才跟陈太忠对掌,只是肉体的碰撞,术法还没有全力以赴,那现在则是彻底地火力全开。

这还不算完,它的尾巴一摇,幻化出一根巨大的锏来,狠狠地抽了过去,“给我死!”

陈太忠本有心救助,但是转念一想,还是束手在旁边观看。

斗笠人冷哼一声,直接祭起一颗珠子来,此珠一出,那声浪和腥风顿时停歇。

然而这一刻,巨锏也随着扫了过来。

“米粒之珠,也放光华?”斗笠人一抬手,一柄拂尘轻巧地扫出。

两样大小差异极大的武器,在空中猛地一撞,倒飞而回的竟然是……那巨锏?

这家伙果然厉害啊,陈太忠看得暗暗咋舌,刚才他跟虎修斗,深知虎修的修为,这斗笠人随手一击,竟然能将虎修击退,怪不得夸口说能杀天仙。

那虎修退了一步之后,先是一愣,然后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,想也不想转身就跑,“这是一只误会!”

“一只误会?”斗笠人气得笑出了声,“小猫你不想死……就给我站住!”

虎修已经蹿出老远了,听他一声吼,腿一软,登时就趴在了地上,身子不住地抖动着,两只大大的虎掌捂住了眼睛,撅着屁股,虎尾朝天竖起,不住地摇摆着。

这是投降的信号,但是斗笠人不为所动,“以大欺小……你有什么可说的?”

虎修先是一哆嗦,然后才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那啥……我今天化去横骨了,这不是……心里高兴吗?不小心用了张过期的地图,走错地方了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你好像说我是蝼蚁,”斗笠人冷冷地哼一声,“小猫?”

“我……我才是小猫,”虎修迟疑一下,然后又抖着身子……学一声猫叫,“喵呜,这里没事的话,我就去小河边抓鱼吃了。”

斗笠人愣了一愣,才又哼一声,“我听说小猫都吃素……你怎么能吃肉呢?”

“这个……那是,我最喜欢吃竹子了,”虎修先是愣一下,然后没命地点头。

接着它一转身,没命地跑了,“啊,前面有竹子,你们不要拦着我……我才化去横骨,我很凶残的……”

陈太忠看一看没命逃走的虎修,又看一看身边的斗笠人,脸上抽搐几下,方才点点头,“吃竹子的猫……是熊猫。”

“这本来就是一只熊猫,”斗笠人不屑地笑一笑,不过,看她这表情,大约是说这虎修,是“很熊的猫”。

然后他又看向觳觫着发抖的女天仙,“这人……怎么办?”

“活着不是浪费粮食吗?”陈太忠哼一声,身子前欺,抖手就是一拳打了过去。

那女天仙手一抬,抛出一条锦带挡在面前,没命地叫了起来,“我刚才可不是要杀你的……只要你归顺我天蝎,你也杀了我们这么多人。”

“我就是杀得还不够啊,”陈太忠狞笑一声,又是一拳砸了过去,那丝带软绵绵的,不太着力,不过他无所谓,只是想磨练拳法。

“我可以归顺你!”那女天仙没命地喊了起来。

“晚了!”陈太忠几口鲜血吐出,只觉得瓶颈处越来越松动,说不得大喝一声,抖手又是一拳击出。

下一刻,他只觉得耳边“轰”地一声巨响,五脏六腑齐齐一震,全身是说不出的松快,一拳就将对方击得飞了起来——要晋阶了!

那女天仙其实挡住这一拳,并不费什么劲儿,哪怕是对方晋阶了,舍生取义拳法是不错,但那是用来晋阶的利器,真实威力虽然也不凡,却并不是越阶杀人的拳法。

若是他真的稳定了七级灵仙的修为,这一拳差不多可跟对方拼个半斤八两,毕竟陈某人的灵气雄浑无比,晋阶高阶灵仙之后,不逊色于一般的初阶天仙。

但是他才刚刚晋阶,一拳能有这样的效果,主要是女天仙想逃。

她借势飞出好远,想也不想,一转身就没命地奔逃,不成想才跑了两步,只觉得身后有一股杀气锁住了她。

这杀气是如此地浓郁,简直都有若固化了一般,只是远远地逼来,就让她全身觳觫,腿软得都快迈不开步子了。

“不……我愿为仆!”她凄厉地喊一声。

晚了,真的太晚了,她的身后,一抹雪亮的刀光射来,刀光还未及体,她的身子仿佛就被剖开了——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凌厉。

陈太忠也猜到了,他的舍生取义拳,大约还是不能击杀对方,于是趁着刚刚晋阶的一刹那,他掣出宝刀,无名刀法第三式使出!

正如他想的那样,在中阶灵仙时死活使不出味道的第三式,在这一刻,彻底地挥发出了它的威力,一刀就将二级天仙斩做两段。

一刀斩出,陈太忠只觉得全身的力气为之一空,忍不住踉跄两步,又是一口鲜血喷出。

他喘一口气,摸出中阶灵阵来,盘腿坐到了地上,咬着牙发话,“突破了,我要稳固境界,帮我护法……我出十块极灵。”

刚才为了追求突破,他的舍生取义拳虐得自己欲仙欲死,而方始突破,他又使出一式极为耗费灵气的刀法,现在只觉得浑身是说不出的酸痛无力,头痛欲裂,眼前一片漆黑。

他强行咬着牙,说出了这话,下一刻就收摄心神,极力不让自己陷入昏迷当中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还是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弱。

不能放弃,要坚持!他强行维持着自己的意识……不能就这么昏迷,我还有大事要做,我要为刀疤报仇,我要搜集遍风黄界所有的功法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才施施然醒转,全身上下一运气,忍不住苦笑一声——我勒个去的,这身体糟糕得一塌糊涂啊。

想来这便是“舍生取义”之后的虚弱期了,他暗暗叹口气,睁开眼。

此刻天刚蒙蒙亮,斗笠人在离他一百多米远的位置打坐着,周边没什么人,甚至连他杀过的那几个人,痕迹也消失不见了。

陈太忠站起身来,“那天蝎的人呢?”

他稳住了灵仙七级的底子,不过这个身体太虚弱了,这种感觉,有点像他斗刘园林之后,损失精血过量,是纯粹的虚弱,不是一时半会儿补得回来的。

“那些蝼蚁?放了,”斗笠人还是盘坐在那里,连头都不带抬一下。

放了?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不过转念一想,你不把那些人看在眼里,我自然也可以。

虽然那些人跟兽修勾结,但是他陈某人,何尝不是顶着一个“人奸”的名头?

“他们的储物袋,你都拿了吧?”在他印象里,斗笠人也是个财迷。

“我的战利品,”那厮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那个天仙的储物袋……我帮你护法了。”

“我不是说,给你十块极品灵石吗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——他并不是真的不满意,只不过想看一看,这厮财迷到什么样的程度了。

“亏你有脸说,”那斗笠人悻悻地哼一声,“你修习的什么功法?响动太大,我帮你整整挡了三天……这儿是横断山脉,你知道来了几拨人吗?”

“三天?”陈太忠的舌头打个磕绊,三天下来,他的身体还是如此地虚弱,看来这舍生取义拳法,弊端不是一般的大啊。

不过,对方既然辛苦了,他也不会让对方白忙,“那行,我给你二十极灵……顺便把我护送到那个遗址吧。”

“护送?”那斗笠人终于不再无动于衷,而是抬起头来,“你不认识路?”

“我这次临战晋阶,后遗症太大,”陈太忠倒也不瞒着他,“怎么也得休养一两个月,那个遗址是个修炼的好地方。”

斗笠人嘿然不语,半天之后才发问,“你抢了天蝎的什么宝物?”

“鬼才知道这是什么,”陈太忠一抖手,那片薄薄的玉符就扔了过去。

他挺喜欢这个动作,因为跟庾无颜交往的时候,两人就是把旁人看得很重的东西扔来扔去,这种信任的感觉,让他心情好了不少。

所以他还提醒一句,“你小心点探查,这个玉符很古怪,挺伤神识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