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零九章 无畏

陈太忠见状,也愣住了,他皱着眉头发问,“兽修?”

“吼,”那老虎不耐烦地打个呼噜,又是抬掌一拍地面。

合着是一只已达兽修的境界,喉头横骨没化的老虎,说它是妖兽也可以。

“看到了吧?”那男天仙得意洋洋地发话,“此番的货主不是我,你要是有胆子,就只管得罪兽修好了……它们可是可以飞的哦。”

陈太忠怔住了,好半天才表情怪异地发问,“天蝎跟兽修相勾结?”

旁人还没说话,那老虎却是恼了,“嗷吼”地吼了起来,张嘴就冲他喷出一团腥气来,腥气中夹杂着几根金色的细针。

陈太忠一个缩地成寸,直接避开了,这一群人和兽,不止一个玩毒的,他得小心。

“哈,虎先生不满意了,”男灵仙得意洋洋地笑着,“天蝎的成员,就不止人族,好了,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“那就死吧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身子直接蹿向那老虎,一抬手,长刀回鞘,左手却是重重地一拳,击向那老虎。

两个天仙加一个兽修,如此绝境并没有吓退他,反倒是让他心里生出不尽的豪情。

这一拳舍生取义,他发挥得淋漓尽致!

那老虎也毫不示弱,抬起一掌,狠狠地扇了过来。

人拳、虎掌,硬生生地撞到了一起,只听得“砰”的一声闷响。

令旁观者惊讶的是,这一次碰撞,双方居然都没有退让——没错,这是势均力敌的一击。

女天仙和男天仙交换个眼神,都是齐齐地摇摇头:此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,不过……大约也到此为止了。

至于说陈太忠担心的围攻,倒是没有发生,因为这俩天仙都很清楚,虎修大人出手了,他们如若敢从旁边联手攻击,会激起虎修的怒火——它的骄傲不允许他们这么做。

兽修大多是傲气的,因为普通兽修的修炼过程,比人族艰难,而那些血脉强大的兽修,修炼要容易些,但是它们更是有骨子里的傲气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,兽修不能跟人族联手,但是虎修例外。

非洲大草原上,狮子可以成群捕猎,但是老虎……从来都是独自觅食。

他俩不敢插手,陈太忠就硬生生地跟虎修对了三拳。

三拳之后,他狠狠咽下嘴里的血,这三掌,已经让他受了内伤,不过舍生取义拳原本如此,不破不立,他也不怕。

见过旁边的两位,果如他意料的一样,不敢出手相助,他暗叹一声,默默地感激自己死去的女仆——若不是有刀疤的科普,他真不敢这么冲上来。

不过,若是以为他只想单挑,那就大错特错了,他咽下口中的血,身子一晃,让到一边,右手一抬,一个小圆筒出现在他手里。

这小圆筒,就是他自梅艳容的手里缴获的,可以激发“寂灭之光”。

才一掣出圆筒,他对着男天仙就是一抖,一道白光过后,那个天仙登时不见了踪迹,残留的四肢,更是被带到百米之外。

这位其实也有防御之心——场中正在交战,但是这圆筒威力太大,根本就是挨着就死,区区一个二级天仙,怎么能抵挡得住?

女天仙见状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“你……你卑鄙……咝,这是……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“这是……寂寞三叹?”天蝎的其他人,有人认出了此物的来历,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,一副癫狂的样子。

虎修见状,也吓了一跳,蹭地蹿出老远,低声吼叫了起来。

陈太忠转头过来,微微一笑,又叹一口气,“我说了,给你们机会,奈何你们不珍惜。”

话说得很张扬,不过很不幸,随着他开口,一缕血丝,从他的嘴角淌了出来,他露出的牙齿,也不是雪白色,而是猩红。

“虎修大人,我们需要联手了,”女灵仙很认真地建议。

“就知道你们有这么不要脸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。

从种族角度出发,他是无条件偏爱人族一些,否则不会救助那个他看不顺眼的杜春辉——当然,老杜后来也变得顺眼了,起码帮他办了一个身份玉牌。

但是天蝎这帮人,却是他看不惯的,他不知道为什么人族和兽修会搅到一起,但是对付他这个人族,对方居然请出了兽修,这让他真正的齿冷!

对他而言,这帮人这么做,可以称得上是“人奸”了——这比兽修可恨多了。

他手里这个小圆筒,他也琢磨过,知道只能用一次,就要有一段调整时间。

虽然兽修很强大,但是这宝贵的一次,他毫不犹豫地用到了人族身上,错了,是人奸身上,可见他有多么痛恨了。

当然,他也有别的算计,先干掉一个天仙,然后再跟虎修斗——只要那女天仙没胆子插手,他再干掉虎修之后,只剩下一个女天仙,那双方之间的攻守,就要易位了。

所以说,陈太忠冲上来强杀,不是没有算计的,更不是单纯的头脑发热,不过这个算计,也仅仅是他的一厢情愿,事实是否真的如此,还要看具体情况。

那虎修被这道白光吓了一大跳,听了女天仙“联手”的要求,一时间就有点迟疑。

倒是那黑瘦的九级灵仙听到这话,马上大声说,“若真是寂寞三叹,那这寂灭之光,他只能用一次,不过……这是巧器门的重器啊。”

“巧器门的重器”——这六个字,足以让一般人静下心来,细细考虑。

不是每个人都有陈太忠的胆子,听到巧器门都毫不害怕——事实上陈太忠的胆子,有一小半是来源于无知。

女天仙一听,这玩意儿来自于巧器门,也忍不住有点头皮发麻。

“原来……只能用一次?”就在这时,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,这声音里还带着些呼噜呼噜的气喘,和呼哧呼哧的走风,像是一个肺结核晚期病人在说话。

大家闻言望去,下一刻,齐齐地愕然,那黑瘦的九级灵仙下巴大张,直接就脱臼了。

没办法不惊讶,说话的……竟然是那虎修!

你丫不是妖兽来的,不会说话吗?

“你惹恼我了,”那虎修死死地盯着陈太忠,口吐人言,它的话说得很慢,还是怪怪的,呼噜呼噜呼哧呼哧的声音,夹杂在其中。

“我不想让人知道,我化去了横骨,但是,你真的惹恼我了,”虎修的话说到一半,庞大的身子已经凌空扑了过来,“所以,你必须死……呼噜扑哧……”

“什么玩意儿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直接小塔护身,左手又是猛地一拳击了过去。

这一次的相撞,陈太忠直接飞出了十余米,一口鲜血噗地喷了出来,整个人也变得萎顿了——刚才他就受了内伤,而寂灭之光的一击,也很耗费灵气。

“去死吧,”那虎修却是一刻都不肯停顿,身子悬在半空,腰一扭,一根钢鞭似的尾巴,带着整整一个大屁股,狠狠地甩了过去。

下一刻,陈太忠又被虎尾抽得凌空飞起,直跌出五十余米,口中鲜血像不要钱一样,“扑哧扑哧”地往外喷。

“还不死?”虎修恼了,两腮一鼓,就要喷出自家的元气,干掉对方。

“哈,你个结巴,说话真的很难听啊,”陈太忠勉力站起身子,虽然在摇摇晃晃,却还是满脸的笑容,“爷就站在这儿,你来啊!”

“混蛋!”虎修真的是气坏了,都顾不得喷腥气了,腰一扭,一屁股就坐了过去,“豁出去压碎你苦胆,我不吃肉了!”

陈太忠又是一拳击出,怎奈这老虎的屁股实在太大,根本不是他能抵挡的,狠狠出拳之后,他又借势飞出去二十余米,纵然是小塔的防御坚固,他浑身的骨头也在喀喇喀喇作响。

可以用刀了,他抬起手中的圆筒——大网击出之后,他的无欲,估计能斩杀这只虎修。

这一切,都在他的算计中,当然,能不能达到效果,这就难说了。

就在此刻,一声冷哼传来,“混蛋,你好大的胆子……小猫,你给我滚!”

“是谁?”虎修一听到有人叫小猫,登时勃然大怒,也顾不得眼前这个人族了——事实上,在他看来,这个人族也就只剩下一口气了,暂时没必要计较。

大家循声望去,只见不远处的树林里,缓缓走出一人来,身着灰色长衫,头戴斗笠,面目却是看不甚分明。

“小猫,敢以大欺小,真当横断山脉的规矩是摆设?”斗笠人冷哼一声,“那谁……要帮忙不?这算个天仙了。”

“不用,我自己能行,”陈太忠勉力站直身子,笑着回答,然后又噗地喷一口血,“呃……这小猫,按摩的劲儿还挺大的。”

“两只蝼蚁,也敢叫我小猫?”虎修真的愤怒了,“你俩……今天都得死!”

“混蛋!”斗笠人不屑地哼一声,身子前蹿,手一抖,一片白雾就撒了出去,“小猫,你再不走,虎皮我就定了。”

“虎鞭给我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,不留神,又是一口鲜血喷出。

那虎修见到白雾之后,先是一怔,然后转身就蹿出老远,警惕地看着面前的斗笠人。

女天仙见势不妙,直接迎了上来,她冷笑着发话,“天蝎办事,阁下一定要跟天蝎为敌吗?”

“天蝎算什么东西?”斗笠人冷哼一声,“那谁……要我帮你弄死这个蝼蚁吗?”

“唉,你打乱了我的计划,”陈太忠很苦恼地叹口气,然后身子一抖,又是一口血喷出来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