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零八章 天蝎

出乎陈太忠意料的是,那男天仙听了他的话,并不是很生气,而是再次细细地打量他一眼,方始缓缓发话,“我天蝎的人……不是那么好杀的。”

“我知道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,然后眼睛一眯,“我这不是在这里,等着你们来报复吗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一个拳套来,慢条斯理地戴在左手上,右手则是空着——只要需要,他随时可以拔出刀来。

他这满不在乎的表情,让来的人齐齐一愣,看这架势,你真打算群殴我们这么多人?

这人到底是什么修为?这一刻,这是大家都想知道的。

那男天仙也是疑惑不已,见过狂的,还真没见过这么狂的,对着三个中阶灵仙嚣张,那不算什么,但是对着两个天仙,你还敢这么狂妄,到底是什么样的底气,让你敢这么做?

他沉吟一下,侧头看一眼同伴——这厮什么修为?

那女天仙皱眉想了好一阵,才缓缓摇头,“不太像天仙。”

男天仙点点头,看向陈太忠,“既然是争斗,死伤难免,我们也没说一定要报复。”

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走了,”陈太忠一甩手,就待转身离开,嘴里还老大不客气地发话,“还以为你们要动手呢,真是瞎耽误工夫。”

你!男天仙气得好悬没喷出一口血来,不过对方的狂态,也彻底地激怒了他,“我说,我已经告诉你了,天蝎的人,不是那么好杀的。”

陈太忠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发话,“又不报复,还不让走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阁下反正也是散修,没地方可去,”那中年男子缓缓发话,“你若是肯加入天蝎,此前的种种恩怨,就算揭过了。”

加入天蝎?陈太忠闻言,不屑地一笑,“我若是不加入,那又如何?”

想招揽他的人多了去啦,若是让他选,他也只会选择南郭家。

你倒是越来越狂了啊,男天仙也火了,他好歹也是天仙,哪里能让人这么呛?说不得冷冷一笑,“不加入的话,就要说道一下杀人的事了。”

“原来还是要这样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然后下巴一扬,“那你说!”

他的不屑就像写在脸上一样,非常地清楚。

男天仙正要暴走,那女天仙却是适时咳嗽一下。

她在旁边已经察言观色多时,现在才缓缓出口发话,“阁下,你是否未听说过天蝎?”

“我需要听说过吗?”陈太忠一侧头,古怪地看她一眼。

他是真没听说过天蝎,虽然这话有打脸的意图,但是陈某人行事,从来都不是看人下菜,心气儿不顺了,敢跟血沙侯和巧器门对掐,区区天蝎算什么?

女灵仙被呛得脸一黑,也懒得再说话了。

倒是那男灵仙接话了,“别的不说,先把宝物还回来。”

“没见,”陈太忠干脆利索地回答,他骨子里不是个爱财的,但是他不爽了,就不要指望他能好好地说话。

“是吗?”男天仙冷冷一笑,然后冲一个黑瘦的汉子招一招手,那厮是九级灵仙,“大可,你过来,跟这朋友走两招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看向陈太忠,“不难为你,赢了我这下属,你就可以转身走人了。”

哄谁呢?陈太忠心里不屑地笑一笑——你们不出手,只不过是没摸清我的路数,让一个人上来过几招,就算我赢了……你们会答应我走吗?

所以他只是撇一撇嘴,“这是你说的,赢了走人,不过刀剑无眼……生死自负。”

“那就生死自负!”黑瘦汉子冷笑一声,抬手掣出两柄雪亮的小斧头,奔着他就砍了过来。

陈太忠左手拳套,右手长刀迎了上去,两人战做了一团。

一开始,他手里的拳套,还不敢跟对方的斧头相交,生恐拳套扛不住,不过接了几招之后,发现拳套的坚韧,还在他的想像之上。

考虑到身边有人,陈太忠并不着急拿下对方,也没展示出太多的底牌,无非就是舍生取义拳、聚气缩地和无名刀法第一式。

所以从场面上看,倒是那叫做大可的黑瘦汉子,占据了点上风。

旁边的两个天仙看了一阵,相互交换一下眼神,都是暗暗摇头——真看不出来此人是什么路数。

斗了一阵之后,陈太忠往后一闪,佯作退却,就待发动绝招,他的缠斗,是为了出其不意地杀人。

不成想,那黑瘦汉子也选择了同样的时机,见对手退后,他手一扬,一柄小斧头就脱手掷了出去,速度奇快。

就在对方躲避之际,大可抖手打出两道白光,然后又摸出一张大网丢过去,再然后,他一拍储物袋,又一柄小斧头出现在他手里。

这便是他的制胜法门,他的双斧练得极好,但是没几个人知道,脱手的飞斧,才是他的绝活——一般人不会考虑对手的兵器脱手。

而此番争斗,他不但掷出了飞斧,飞斧之后又是两道“追魂剑”的术法,这势必会逼得对方左支右绌。

最后脱手的大网,也是他的随身一宝,可大可小刀剑难伤。

若是还拿不住对方,他手里的双斧已经补充完毕,可以再次冲上去搏杀。

他这一系列招数,没什么特别华丽的,但是环环相扣,一招狠过一招,就是高阶灵仙遇上,不死也要脱层皮。

不过,陈太忠还真的防住了,左拳击飞了飞斧,宝刀挡下了两道术法。

至于那张大网,陈太忠也没什么好的办法,只能直接缩地成寸躲开。

然而,既然缩地成寸暴露了,他索性直接欺近身去,手里刀势一变,一刀无欲就斩了下去,“小子你找死!”

刀势才一起,那俩天仙就齐齐一变脸色,女天仙想也不想,直接一道青芒打了过去,青芒出手,才轻斥一声,“你敢!”

两人看了有一阵了,觉得这散修手上的功夫,也不过尔尔,当然,他们想得到,此人可能是留手了——大敌环视之下,搁给谁出手,估计也要留点底牌的吧?

但是,基本功夫已经暴露出来了,再有杀手锏,也就是那么回事了,所以女天仙毫不客气地出手阻挠他这一刀。

至于说公平一战,一战之后可以走人之类的话,再也不要提起。

然而陈太忠对旁人的出手,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,他直接将小塔祭出来防身,硬扛这一道青芒,手里的刀依旧斩落下去。

那黑瘦汉子也硬是了得,猛地嘴一张,“哈”地一声大响,有若空中打个惊雷一般。

就借着这一口气,他身子猛地向后蹿了出去,合着这一声怒吼,不但是音波杀敌,也是逃跑的手段——就像地球上的乌贼跑路,要反方向喷出水流。

不过,饶是他逃得极快,身上也多出大小七八个口子,一柄斧头也已经被刀砍为两段。

与此同时,那青芒击到小塔上,发出“叮”的一声轻响,然后爆裂开来,无数细小的碎片四溅,威力也不是很大。

但是陈太忠不这么看,他一个缩地成寸,直蹿出去七八十米,才稳下身形来,冷笑一声,“原来这就是天蝎的承诺?领教了!”

他本是可以继续追杀那黑瘦汉子的,并且有把握三招之内干掉对方,但是对方的天仙已经撕破脸了,他没有强杀的机会。

“呵呵,”女灵仙不以为然地笑一声,“我现在真的有点相信,你没听说过天蝎了……对于冒犯我们的人,天蝎曾经放过谁来?”

“哦,”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,“那我现在知道了,诸位多保重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就待捏隐身诀,然后眉头猛地一皱,不对……识海怎么有点不稳定?

下一刻,他看到那四溅的青芒碎片,一点一点地消融在空气中,他的身子登时又倒退三十多米,眼睛一眯,微笑着发话,“原来毒道高手,都在天蝎。”

这话,天蝎可是承受不起,前文说了,用毒是风黄界的忌讳,偶尔有人用毒,还不打紧,但是成建制、大规模地用毒,基本上也是老鼠过街,人人喊打。

一旦传出去,说天蝎个个都会用毒,这责任可是大了。

那女天仙冷冷一笑,“见识短浅,就别胡说八道。”

她的青芒爆裂之后,碎片有迷惑神智的作用,跟迷阵相仿,不是毒药。

“好了,打过了,我不想再杀人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不欲再跟这些人多说,“我给你们一次机会,别逼着我杀人。”

男天仙闻言冷笑一声,“你自问,逃得过我们两个天仙的围攻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笑容里是说不出的冷酷,“最后一次机会……你确定现在要围攻?”

男灵仙眼珠转一转,面前这厮的神情,实在太镇定了。

他沉吟片刻,终于缓缓发话,“你所得的宝物,不是我们的……有请货主!”

说完之后,他抬手拍两下。

这厮弄什么鬼?陈太忠眉头一皱,才要捏隐身诀,猛地就是一愣。

只见不远处树林一响,一只斑纹猛虎走了出来,它低声呼噜一下,抬掌一拍地面,不尽的威压涌了过来。

这威压,绝对不是灵兽能有的,合着……这是个兽修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