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零七章 暴戾之气

“我打不过你们的话,就不是误会了,”陈太忠一弯腰,捡拾起那厮的储物袋,又一抬手,将此人的两条腿也斩断。

自打他离开听风镇,心里就憋着一股戾气,心说我往日里杀得还是不够狠啊,把这些不开眼的全杀掉,天下也就太平了。

不过刚才这厮骂得太狠,他不着急把人弄死,先斩了四肢再说。

仅剩的五级灵仙苦恼了,是跑也不敢跑,说也不敢说,只能站在那里看着。

“储物袋,扔过来,”陈太忠冲他抬手勾一勾。

这位不敢反抗,乖乖地把储物袋丢了过来,“这这这……前辈,我真不是有意冒犯。”

陈太忠也不理他,而是看向那个被禁灵锁禁制了的四级灵仙,笑眯眯地发问,“小子,我问你一句,你刚才那句‘小弟’,是喊谁呢?”

这位也被此人的辣手吓得脸色刷白,闻言苦笑一声,“这位前辈,是我……是小人瞎了眼,妄想利用前辈逃跑,以后再也不敢这么做了,您看在锦云派的面子上,饶我这一次。”

“原来知道是瞎眼了?”陈太忠手一抬,刀尖就将对方的两只眼球挖了出来。

那厮登时大喊一声,疼得在地上打滚,一时间,不尽的懊恼涌上心头……早知道此人如此难缠辣手,我何必玩什么嫁祸呢。

“这只是你冒犯的罪,”陈太忠还不肯放过他,站在那里冷笑,“嫁祸于我,给我带来麻烦,这又该怎么算?”

这位一听,合着两眼没了还不算完,登时吓得魂飞天外,大声地发话,“前辈,我是锦云派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他才想起来,这位前辈,似乎根本不怎么在意锦云派,说不得只能另起话题,“您不知道,他们的宝物,是从我家里盗取的,我只是在拿回自己的东西……前辈您一定要明察,我是苦主啊。”

“是苦主啊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手起刀落,直接将人砍做两段,然后轻哼一声,“你是不是苦主,关我屁事。”

说完,他又看一眼那呆若木鸡的五级灵仙,“如何,你还觉得我是同伙吗?”

“不是,您当然不是,”这位不住地摇头,“都是我们的不对,认错人了,我们是天下商盟的护卫,还请前辈看在……”

“谁的面子我也不看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不过,不给你个报仇的机会,你可能不太服气……我可以放你走。”

“多谢前辈,”五级灵仙登时大喜过望。

说句实话,长这么大,他还没有遇到像面前这位一样的猛人,一开始倒还算讲理,但是人家不动手则已,一动手就是两边通杀,手段狠辣无比,又干净利索。

这得有多不怕得罪人,才做得出来?换句话说就是,这得多有底气,才敢这么做?

他一直担心,自己的小命也断送在这里,现在这份担心可以放进肚子里了,心里就觉得,这厮也真是狂得没边了……敢让我回去叫人?

他觉得对方太张狂了,但是脸上不敢表示出来。

“但是你也骂我了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说怎么办吧?”

不知道为什么,一见到面前这位的笑脸,五级灵仙的心就是一抽,他可是清楚记得,那三人遭殃的时候,这位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的。

也就是说,这个问题回答不好,他很可能也要倒霉,所以他先是一愣,然后就揪下自己的储物袋,往地上一丢,“前辈,我有诚意……这个算我的歉意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只要杀了你,这本来就是我的,用得着你送?”

五级灵仙愣了好一阵,终于一咬牙,“我该如何做,还请前辈示下。”

“自断一臂,自剜一目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说出的话却是冷气逼人,“略作薄惩。”

“咝,”五级灵仙倒吸一口凉气,心也沉了下来,“前辈,没有可通融的吗?”

“通融?”陈太忠想一想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好吧。”

就在五级灵仙生出点希望之际,他笑眯眯地发话,“第二条路,就是我废了你的修为,你看……我这人从来都会为别人考虑。”

废了修为?五级灵仙暗暗地咬牙,这还不如头一条路呢。

在横断山脉里,若是修为被废,根本逃不过灵兽和荒兽,就算逃得过,还有各种毒虫,以及……无处不在的劫匪。

他想一想,只能再次硬着头皮发话,“呃……前辈,还有第三条路吗?”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然后点头,“有,那就是你也不用报信了,就在这儿躺下吧。”

他俩在说话,那个被砍了四肢的五级灵仙,还在地上哀嚎着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,那厮的身上已经涌上了一群蚂蚁。

这位想一想,终于心一横,一咬牙,并手成刀,直接砍去了自己的左臂,又抬手抠出自己的左眼,倒吸着凉气发问,“前辈,这样可以了吗?”

陈太忠侧头看他,沉默好一阵,才问一句,“说得这么咬牙切齿,你是不服气吗?”

我擦,咱不带这样的啊,五级灵仙还以为对方是在戏弄自己,先骗得自己自残,等到现在,就要上新的戏码了——不至于这么卑鄙吧?

他咬着牙回答,“我是疼得……咝,不服气没有,以前辈你的身份,估计在等我喊来的人,我这种小蝼蚁,您是看不在眼里的,对吧?”

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知道自己是蝼蚁了,快滚,我只等你们三天!”

按说他没有放虎归山的道理,但是他心里憋的邪火太大了,只杀这几个人,他不解气啊,于是就想着,等对方多来些人,杀个痛快!

你们既然把别人当蝼蚁,就不要怪我把你们当蝼蚁。

反正横断山脉是禁飞的,只要不能飞,天下商盟就算来了天仙,在地上作战,陈某人也是不怕的。

至于说他没有藏弓了,那也不是问题,陈太忠想好了,一旦料理完手边的事,他就闭门修炼,不到天仙绝不出关!

眼下既然是等人,他闲来无事,正好手里有一个断了四肢的五级灵仙,他就拿来“玩乐”。

而这灵仙也颇有几分骨气,折腾成什么惨样,也绝不开口求饶,一开始还有精神大骂,后来是不敢骂了,也只是闷声不语。

“我最喜欢你这种硬汉了,”陈太忠拿一把小刀,细细地剥着对方的指头,“你最好能挺过三天,要不然我一个人……也挺寂寞的。”

除了折磨此人,他另一点的乐趣,就是在于琢磨,这两方说的,到底是什么宝物。

最早丢过来的那玉盒里,只是十颗破障丹,要说也算珍稀,但是这点东西,似乎不够说得上宝物。

陈太忠在那四级灵仙的储物袋里翻了半天,也没找到什么看起来像宝物的东西,然后少不得将那人细细地拆开了,看他是否将宝物藏进了身体里。

这一找,还真找到了点东西,此人的肋下,贴了一块假皮,里面有一片薄若蝉翼的玉符。

这应该是好东西了,陈太忠拿起来,直接就神识扫了过去,不成想这玉符虽然薄,里面却别有奥妙,一股奇大的反击之力,重重地向他撞来。

陈某人玉简见得多了,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不小心就吃了一个暗亏,不过还好,他的神识远强于普通人,只是头晕了一下。

然而,这玉符如此地诡异,他也不着急看了——这里不是合适的场所。

天下商盟的人,来得比陈太忠想的快得多,第二天天刚亮,远处就走来了七八个人,那个断了膀子的独眼灵仙,脸色苍白地跟在后面。

不过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这一行人里面……居然有两个天仙!

还好,两个天仙都是二级,倒不算多么棘手。

他们来的时候,陈太忠吃过了早饭,正在挑弄那个五级灵仙,见有人赶到,他才伸出一脚,直接将那灵仙踩死,然后缓缓站起身来。

在对方救援到来的时候,他公然这么做,挑衅之意一览无遗。

天仙是一男一女,那女天仙见状,眉头一皱,才待发话,但是见到那五级灵仙的惨样,她的脸色登时一白,只觉得一阵恶心。

身为天仙,要说他没见过杀戮,可能性不算大,但是居然还有这样的表现,可想而知,暴虐的陈太忠,手段有多惨不忍睹了。

她强忍着恶心,皱着眉头发话,“真让人恶心,没必要这么过分吧?”

陈太忠一摊双手,很无奈的样子,“他不求饶啊。”

男天仙细细打量他两眼,沉声发话,“敢对我天蝎下手的人,阁下留个字号?”

天蝎?原来不是天地商盟?陈太忠微微一错愕,倒也没往心里去,他冒充别人多了,也见过太多冒充的人——其实这天蝎,没准也是冒充的。

所以他懒洋洋地回答,“字号你不用问了,散修!”

他已经有一段时间,不再强调自己是散修了,但是刀疤的死,勾起了他太多的东西。

他有戾气,需要发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