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零六章 暴起伤人

陈太忠是非常渴望,马上就赶到中州,报复巧器门的——他一向信奉报仇不过夜。

但是再想一想,此刻回去,没准白复生那厮还没回去,漏了此人可就不好了。

于是他将修为压到一级灵仙,来到跟斗笠人约好的地方,一边修炼,一边猎杀灵兽。

若说以前,他只是因为不喜欢被人检查储物袋,所以才打走私途径的主意的话,那么他现在,则是没办法通过官方传送阵,直接传送去中州了。

他得罪了巧器门,在东莽,也许还能托庇在南郭家族下,但是去中州,没准刚出传送阵,就被人抓了。

而且他起出了在听风镇院子里的库藏,光说储物袋和须弥戒里,也是一大堆好东西——除了洄水密库的珍藏,还有庾无颜留下的财富。

他相信,这财富一旦露出来的话,能不能引来玉仙不好说,巅峰天仙绝对都会为之抓狂。

所以,先把走私的道路落实好,才是负责的做法。

他所修炼的地方,虽然是外围的中部,不过因为他扎根在这里活动,所以周边没什么高等级的灵兽,药材也少得很。

合适的药材,早被他取了,而剩下的药材,他看不到眼里。

但是他看不到眼里,不代表别人看不到眼里。

他在这里待了两天,起码看到了三拨采药的人。

头两拨采药的见了他,远远地绕着走了,第三拨是两男一女,其中两男都是二级灵仙,是天快黑的时候过来的。

这三人衣衫破烂,看起来也十分疲惫,他们是冲着火光而来的,行进间十分小心,到了不远处,发现这里只有一个一级灵仙,忍不住四下看一看。

待确定了四周确实没人,打头的虬髯汉子才干笑一声,“这位小兄弟,我们采药路过,可否行个方便?”

陈太忠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直接吐出一个字来,“滚!”

这是哪儿?是横断山脉,灵兽横行,盗匪丛生的地方,很多人虽然是冒险者,但第二职业便是强盗,他不想给任何人可乘之机。

事实上,他是不想再杀人了,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心情不好。

“阁下这么说,未免有点过了吧?”另一个瘦长汉子有点恼了,“我们只是白天遭遇了灵兽,有些疲惫了,何须如此恶语相向?”

“不滚的死!”陈太忠根本不听他的解释,横断山脉原本就是这样的规矩。

“你!”两个男人直气得眼睛一瞪,不过,看到此人坐在那里稳稳地不动,却也没有伸手的勇气——敢孤身在横断山脉里行走的,定然有人家的底气。

最终三人还是颓然离开,而陈太忠对此毫无内疚之感,他相信,若是自己留下对方,那么接下来,有七成的可能性,双方会发生冲突。

他的冷酷,其实算是救了对方,哪怕对方并不知情。

陈太忠在这里待了差不多十天,始终不见斗笠人,他的心情就变得有些烦躁了。

值得欣慰的是,他这些天的静修,让他又隐隐地摸到了晋阶灵仙七级的感觉。

六晋七是个门槛,不是能一蹴而就的,哥们儿需要一个契机,陈太忠并不是特别着急。

然而,一想到“契机”两字,他就莫名其妙地想起,刀疤在冲击灵仙时,曾经多次强调,她只差一个“契机”了。

斯人已去,空留下他在这里唏嘘。

下一刻,陈太忠又想到了刀疤在前一段时间,所展现出的晋阶速度,他又有一点好奇——那家伙是修习了什么样的禁术,才有那么恐怖的效果?

又练了两天,瓶颈的感觉越发地明显了,陈太忠开始考虑,是不是暂停等待斗笠人,先进入遗址修炼一阵。

这种瓶颈的感觉,要是出现在半个月前,那就好了。

若是在跟巧器门的战斗中,他已经达到高阶灵仙,他就完全不用顾忌那三人了,最起码他有信心干掉梅艳容,对付白复生或者差一点,但是跑也是没问题的。

关键是,有这样的修为的话,他不怕正面对上白复生,而王艳艳也不用担心被人穷追不舍,那么……她也就没必要自尽——起码会多很多选择出来。

真是命运弄人啊。!

这一天中午,他真的有点离开的冲动了,不成想就在此刻,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,自远处电射而来,是个四级灵仙。

此人正在没命地飞逃,猛地看到不远处有个人,脸上登时一喜,想也不想地就冲了过来,嘴里大喊一声,“小弟,宝物我得手了,给你……你快走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掷出一个玉盒来,而且并不减速,只是稍微转个向,从陈太忠身边五十余米处掠过。

陈太忠看得明白,这家伙的步法极快,而此人身后四五百米处,有三个中阶灵仙正在没命地追赶,分别是两个五级和一个六级,却都追不上他。

一看到这人丢过玉盒来,他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,于是身子微微一侧,并不接那玉盒——无非是移祸江东的把戏。

下一刻,他的神识重重地击出去,直接将那四级灵仙击了一个跟头:我让你再嫁祸,哥们儿看起来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吗?

还管我叫“小弟”,我呸,什么玩意儿,收我做小弟,你家祖坟冒得起那缕青烟吗?

追踪的三人也到了,眼瞅着此人莫名其妙地摔个跟头,想也不想,直接祭出一条绳索,将此人绑了,然后又下了禁制。

这一番行动,都是两个五级灵仙在做,而那个六级灵仙只是站在那里,冷眼旁观的同时,还小心地戒备着新冒出头的陈太忠。

待将人绑好之后,这三位才转过头来,一个五级灵仙语气不善地发话,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也懒得搭理,往旁边走了两步,嘴巴冲地上的玉盒一撇,“东西就在那儿,我没动。”

“我问你是干什么的,”那五级灵仙也不管地上的玉盒,眼睛一瞪,往前走两步,就作势伸手拔剑。

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无奈地发话,“这儿是我的地盘,你们闯进来了……问我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杂碎,我让你嘴硬,”另一个五级灵仙更为火爆,抬手就丢出一条缚灵索,“明明是这厮的同党,乖乖束手就缚。”

陈太忠身子一晃,退出好远,脸上笑意大盛,“我不想动手,但是我现在脾气不好……你们都给我滚远一点。”

“混蛋,你还敢嘴硬?”另一个五级灵仙掣出剑来,就待合身扑上。

“等等,”那六级灵仙沉声发话,他上下打量陈太忠一眼,方始缓缓发问,“你跟那厮……不是一伙的?”

“没错,我就不认识他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他相信,对方只要慎重一点,绝对也想得通此事——如此幼稚的嫁祸手段,谁看不出来?

“何以见得?”六级灵仙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,他随意地向旁边走几步,似乎是在思索,然后又侧头发话,“你最好能证明。”

他这几步,就走到了上风头处,一股无色无味的气体,自他肩头悄悄释放了出来。

陈太忠的脸色变得有些怪异,“你希望我怎么证明?”

六级灵仙踌躇一下,下巴一扬,“你的储物袋,让我们检查一下。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拉长了声音,“我倒还有个别的法子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他的身子一晃,不见作势就来到了此人面前,抬手一刀就斩了下去,不是无欲,仅仅是无名刀法第一式。

只一刀,他就将六级灵仙拦腰砍做了两段,然后他身子一晃,又飘出老远去,笑着发话,“你看,我杀你都这么轻松……何必骗你呢?”

“你,”那六级灵仙做梦也没想到,上一刻对方还在和颜悦色地发话,下一刻就是杀人的手段,他勉力抬起手,指向对方,满眼的不可思议,“你敢杀我?”

“你这种玩毒的杂碎,杀了又怎么样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明明不关我的事,还想检查我的储物袋,这是搂草打兔子,闲着也是闲着吧?”

“还有,你这堂堂的六级灵仙,对上我这一级灵仙,居然还要下毒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见过卑鄙无耻的,没见过你这么卑鄙无耻的……自然找死,那我送你一程。”

说完之后,他抖手打出一块灵石,正中对方脑门,直接将头颅打爆——对方既然玩毒,他就不想近距离接触。

那六级灵仙到死,都是满脸的不可置信,他真不相信,居然有人敢就这么杀了他。

见他轻巧地杀掉此人,那俩五级灵仙也傻眼了,其中那个骂人的家伙愣了一愣,转身就跑,嘴里却是还在大喊,“你等着,此事不会就这么算了。”

“你是看不到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身子前蹿,直接砍断了对方的两臂,一脚将人踹倒在地,“杂碎……你刚才骂人骂得很爽,是吧?”

“阁阁……阁下,”剩下的那五级灵仙哆里哆嗦地一拱手,脸色刷白。

他刚才也骂人了,不过骂得没那么难听就是了,眼见对方修为奇高,知道自己是想跑都跑不掉,只能结结巴巴地解释,“这这这……这是个误会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