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零五章 新身份

陈太忠再度返回听风镇的时候,发现这里的气氛越发地紧张了。

梅艳容和潘又军的死,越发地激怒了巧器门,甚至连玉屏门的人都出面了,四处打听陈太忠的下落。

陈太忠也不理会他们,昼伏夜出地疾走,不多时,他赶到了湄水城。

他不敢进城,也懒得去找谢家——谢家不但跟他交好,谢明弦跟宁树风关系也不错,玉屏门应该能轻易地调查到这个。

所以他在城外晃悠了半天,好不容易才等到四五个少年走来,他们意气风发,大声说笑着。

湄水城的少年不少,但是这几位,是穿着杜家的常服。

陈太忠身子一晃,就站到了几个少年面前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们是杜家哪一支的?”

几个少年发现面前猛地多出一人,登时就是一怔,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有点不高兴了,“连个请字都不会说,你这是爹妈死得早,没人管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灵仙的气势放出,他懒得跟小家伙们计较,不过这话实在太难听了,“看来你是嫌自己爹妈活的时间长了,需要我干掉他们吗?”

话赶话没好话,他一开始问话,态度是不好,不过他是能斩杀天仙的主儿了,怎么会对普通人太客气?但是对方的回答也很呛人。

灵仙的气势一放出,那几位少年齐齐退出去七八步,浓眉大眼的少年脸色一青,登时再不敢出言不逊。

倒是另一个瘦弱的少年,做事颇为有章法,他走上前,“前辈息怒,我们年纪小,不会说话,请您谅解……您找杜家哪一支?”

“你算个会说话的,”陈太忠纵然心情不好,也要赞这小孩子一声,“找杜春辉,他说天仙之前不出关,你就说,我来了,他不出关也得出关。”

“找大长老的?”几个杜家的孩子齐齐愕然,他们甚至不知道,大长老做出了天仙之前不出关的决定。

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理解面前此人的强势,几个孩子想也不想,拔脚就开溜了,浓眉大眼的那位溜得最快——他今天的表现传到家族里,是要吃家法的。

陈太忠没等了多久,杜春辉和一个中年人就出现在不远处。

杜春辉远远地看到他,就是一声长笑,“我还以为是小家伙们胡说,原来果然是陈兄到了……既然来了,还呆在外面?家里请。”

“不进城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我的身份玉牌可能出现了点问题,我找春辉兄来,就是问一声,能帮我搞个身份玉牌吗?”

“这个事儿……简单,”杜春辉稍微犹豫一下,就点点头。

事实上,搞身份玉牌这种事,说大就大说小就小,以杜家大长老,七级灵仙的面子,搞个假身份并不算多难。

难是难在,他不知道对方摊上了多大的事儿,事情太大的话,他就要通过一些其他渠道,来办这个事了,“陈兄你这是干什么了?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想着对方早晚要知道,于是也不遮掩,“杀了一个天仙。”

“咝,”同来的中年人倒吸一口凉气——你杀了个天仙?

杜春辉倒是没觉得有多奇怪,事实上,涯山城那边的事,他也有所耳闻,“原来萧家的天仙,果然是你杀的……好了,此事包在我身上。”

“不是萧家的,”陈太忠摇摇头,对方肯帮忙,他就不愿意坑人,有话说到明处。

“不是萧家?”杜春辉的眉头一皱,忍不住惊讶地再问,“你还杀了别的天仙?”

“巧器门一个三级天仙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是我的人杀的,可以算在我身上。”

“呃……”那中年人又重重地倒吸一口凉气——宗门的天仙,你也杀了?

杜春辉听得也怔住了,称门宗派的三级天仙,可不见得比家族里的中阶天仙好杀。

你居然……就把这么个人杀了?

沉吟过后,他微微颔首,“怪不得你不找谢家做身份玉牌。”

谢明弦几兄弟,是在城主府走动的,做假身份玉牌,比杜家还方便,不过要说担当和底蕴,谢家就差很多了。

于是杜春辉建议,“要不这样,先找个地方测一下,看你现在的玉牌能用不。”

陈太忠倒也不反对,他都不知道,自己这块玉牌,是否上了通缉榜单。

杜家的能量,确实不容小觑,杜春辉放出一只通讯鹤,不多时,就有人带着玉鉴前来,测试玉牌的相关信息。

测试的这位还说呢,“测出天大的事都不怕,大不了就说玉鉴出了问题……您几位放心,我这嘴严得很。”

合着带玉鉴出来帮人测试身份玉牌,也是有一定危险的,这位要防着被杀人灭口。

不过,陈太忠的身份玉牌,还真没什么问题,没有任何的不良信息在上面。

带来玉鉴的那位走了,杜春辉看陈太忠的眼光,就又不一样了,“我说,你杀了天仙都没事……这是找我卖弄来了?”

“嘿,又领个人情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肯定是南郭俊荣帮他顶住了。

事实上,他想的一点没错,因为他在离开听风镇之前,报出了真实身份陈太忠,结果巧器门直接就把矛头对准了旺泉城。

陈太忠是何许人?隐夏道积州那边知道的人很多,但是折龙道听说此人名号的,还真是不多——这一点上,不得不说,南特捂盖子的行为,起到了相当的作用。

官方捂盖子的话,老百姓就只能靠口口传说,陈太忠的名声,甚至还没有传遍隐夏道,更别说邻道了。

但是大家愿意查的话,还是很方便的——折龙道之大,总有人听说过此人的,没用了多久,大家就知道了这厮的来历。

末法位面飞升的新人,在青石城大开杀戒,后来被城主南特击杀。

但是南特此人,称其为南郭特也不算错,是南郭家族的人。

然后,陈太忠化名陈凤凰,获得了旺泉城的身份——南郭城主你不该给大家一个交待吗?

而南郭俊荣的回答很简单:我没什么可交待的,你们说的都是一面之词,陈凤凰是不是陈太忠,那也是两说——你巧器门死了人,别往南郭家身上推,我南郭家不吃这一套!

至于说,陈凤凰既然不是陈太忠,那么此人是何来历——抱歉,旺泉城这么多人,我哪里会知道所有人的来历?

正经是你巧器门无端找我旺泉人的麻烦,我还没跟你要说法,你居然敢跟我要说法……真当我这个城主是泥捏的?

他这么表态,巧器门纵然有再多的不甘,也只能认了,没错,就是这么个逻辑——你欺负旺泉人的时候,想到过旺泉城主的面子吗?

要不说不愧都是南郭家人,南郭俊荣和南特的反应,大同小异,反正你们不讲理在先,就别怪我们不讲理在后,都不讲理的话,谁怕谁啊?

既然是这样,陈太忠也只能遥领南郭城主的情了,至于说南郭家族如此强势,他当初选择加入的话,就可能避免这样的惨事,那也只是想一想而已。

他不喜欢约束自己,没办法,这是天生的,他喜欢自由。

不过,就算陈凤凰的身份依旧有效,可是他既然来找一趟杜春辉,就不能白开口,“再帮我搞个身份玉牌吧,多一个也好。”

杜春辉能说不行吗?少不得又帮他做一套假身份,名唤陈青天,一百零五岁。

陈太忠一下拿出五个上品灵石,把税交到了三百岁。

“要功勋吗?”杜春辉想得很周到,“二三十个没问题。”

听到功勋一词,陈太忠心里又是一揪,刀疤身上可是有七百多功勋呢,连人也保不住,“要,打上一千功勋吧,价钱好说。”

杜春辉听得吓一跳,“一千功勋有点多了,倒不是说灵石的问题,这么多功勋,容易遭人调查,而且,功勋也得有出处。”

“我就要进中州了,他们怎么查东莽的功勋?”陈太忠不怕说自己的目的地,他要找巧器门报复,而且狠话也搁出来了,大家都知道,“再给我找上三五千临时能充的功勋。”

不进一个门道,就不明白门路,陈太忠知道这个,临时能充的功勋,价格不菲,但是肯花灵石,就能买到——大不了充的是外地的功勋而已。

这里说句题外话,功勋虽然是风黄界公认的,但其实是很看本地外地的,本地有一千功勋,谁敢惹你?外地就不同了。

所以血沙侯郑家抢陈太忠的噩梦蛛,虽然功勋不算特别多,但是能划到本地——郑家族内争抢名额,外地的功勋拿来,那算怎么回事?

陈太忠在湄水城待了两天,花了十五块极灵,弄了个一千功勋的身份,又弄了四千多的零散功勋,然后就直奔涯山城而去。

若干年以后,杜春辉说起来此事,都是一脸的庆幸,“幸亏当时担心巧器门,不是用我杜家家族渠道办的,是找了野路子,要不然,凭他的折腾劲儿,十个杜家不够陪葬的。”

陈太忠知道了自己身份没问题,倒也不着急赶路了,两天之后来到了涯山城,大肆补充了一下物资,就出城而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