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零一章 器利之门

经过一个白天的煎熬,夜晚如期地来临了。

陈太忠再次隐身进了听风镇,他对留言者除了有期待,也有点好奇。

不过,拿出红外夜视仪一看,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:周围围着的人,有点多啊。

其中距现场差不多八百米的地方,有一个气血极为强大的人,他忍不住灵目术扫过去,那厮身子微微一抖,明显是发现了一丝不妥。

然而,就这么一个反应,陈太忠就能断定,此人应该是那个八级灵仙——若是那个白令使的话,估计目光直接就扫过来了,他也只能选择拔脚开溜了。

八级灵仙旁边,有个气血一般的人,他想不出此人是谁。

不远处还有两人,也是分开隐藏的,他也判断不出这两人是谁。

尤其有意思的是,还有一个气血较为衰弱的,离着他不远,还是在空旷地带,他放下夜视仪,运足目力看去,竟然……看不到此人!

居然有人也会隐身术!意识到这一点,陈太忠心里有点烦躁:想救刀疤,还真的不容易啊。

这一刻,他心里有一点微微的动摇:要不就别置这个气了,干脆把自己如何得到藏弓的,跟巧器门的人说了,也就算了。

他得到藏弓的过程,真的不怕说出来,只不过,他心愤对方做事太过霸道,一时气儿不顺,就不愿意跟对方好好沟通。

照常理看来,这无非是两家都有点小脾气,弄拧了,谁也不肯让谁,所以就顶上了。

可是下一刻,他又苦笑着摇摇头:我倒是不怕说,但是……对方也得相信啊。

对方若是不信的话,他真是白放下身段了,而且十有八九,对方会通过一系列的手段,验证他的说法。

而他是绝对不可能配合对方的——以宗门狗的做事风格,那手段会极为霸道。

再说了,他得到藏弓的时候,也得到了通天九霄塔、红尘天罗和燎原枪法,若是这几样物事之间,再有什么瓜葛的话,那他真是自找麻烦了。

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。

眼看都到了凌晨,这条街上依旧没什么反应,镇子外面,偶尔传来几声夜枭的嘶鸣,让整个镇子显得越发地冷清和寂静。

大约又过了两个小时,猛地街边传来一阵沙沙的轻响,有若春蚕啃桑叶一般。

紧接着,数十块玉简纷纷地落到街上,却是看不到,是什么人投放的—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人迹,这玉简像是凭空掉落的一般。

就在此刻,八百米远的地方,传来一声轻哼,“阁下鬼鬼祟祟的,不知是何方高人,还是留下来罢~”

这声音不是别人,正是那巧器门中修为最高的白令使!

随着他的声音响起,他的身子一晃,划破夜空,冲着一个方向就追了过去。

那里是空荡荡的,也不知道此人是如何判断出蹊跷的。

“哈哈,”一声诡异的轻笑传来,“巧器门的寻气盘,当真了得,我已经极力压制气机了,不成想还是被发现了……白令使慢走,不劳远送!”

白令使哪里肯听他的?人影一晃衔尾急追。

陈太忠看到这一幕,汗都快下来了——原来鹰钩鼻旁边那个不起眼的人像,居然就是巧器门此行的最高修为者?

江湖真险恶啊,他悄悄地捡拾起一块玉牌来,蹑手蹑脚地对着鹰钩鼻摸了过去。

此刻的听风镇,巧器门只剩下了一个天仙和一个灵仙,白令使被人引走了,这个时候,他若是不知道该怎么做,那真是愧对地球界修炼第一人的说法了。

鹰钩鼻没有意识到危险,或者说,他根本没当这是危险。

他正在施展擒龙手,收起地上的玉牌,猛地觉得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传来,想也不想就撑起了护盾,同时又摸出一张高阶灵符来蓄势待发。

可是陈太忠对此人,有必得之心,必须要生擒,出手就是一张冰封宝符。

是的,他用的是禁锢宝符,没有使用无欲——虽然他知道此人是杀宁树风的元凶,恨不得直接将人斩杀。

这种禁锢类型的宝符,一般是用来生擒对手的,在洄水密库中也不多见,宝符的威力赶不上类似阳关三叠的攻击力,但是珍稀程度犹有过之。

陈太忠与人拼命的时候多了,很多时候激发宝符,就是捡威力大的用,此种情况,在其他修者身上也常见到。

禁锢类的宝符,一般没多少人用——同阶的修者,使用束缚型灵器或者宝器,能达到同样的目的,可恰恰因为如此,这种宝符,一般宝符还要贵很多。

宝符能越阶激发,越阶祭起灵器,那要困难得多。

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是激发了宝符,同时祭起红尘天罗,抢了人就走。

他这个决定,还真的一点错没有。

潘又军的护盾激发得比较仓促,但是他本人有面对危险的打算,所以护盾一直是蓄势待发,一旦祭起,他相信能承受得住对方最强一击。

他也听说了,此人的刀法比较厉害,但是就算护盾挡不住,有那么一丝的缓冲时间,他就能有更多的应对手段。

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,此人一旦出手,直接就用宝符了——这一招,不是该对白令使使用的吗?

陈太忠一把将红尘天罗捞在手,转身就走人,不成想远处一声轻斥,“贼子休走,留下我门中弟子!”

他闻声望去,却发现不远处现出一人来,正是那红痣女修,女修手持一个儿臂粗的圆管,冲着他遥遥一点。

就在那一刻,陈太忠只觉得一股奇大的危机感向自己涌来,他非常确定,如果不能正确应对,下一刻自己就将陨落。

然而他有个好习惯,越是危险的时候,就越是冷静——这时候着急有用吗?

下一刻,他想也不想,直接将红尘天罗甩到自己身前——鹰钩鼻加上红尘天罗,应该挡得住对方一击吧?

只要能躲过这一劫,就算红尘天罗被毁了,他也无所谓,陈太忠一向不是拘泥外物的人,法器、灵器、宝器,这些都是让人用的,起到了作用就好,谁家有万年不毁的宝器?

然而他这一招,就令那红痣女修坐蜡了,她手中的圆筒已经激发,后悔也来不及了,说不得手腕一抖,仓促地指向另一个方向。

只见白芒一闪,十里外的一座小山的山头,在瞬间就消失不见,约莫有数百立方米的岩石,化作了一团粉末。

“我擦,这是歼星舰上拆下来的吧?”陈太忠咧一下嘴,“有这玩意儿在手,你们还要找藏弓……这是为入侵东莽找理由吧?”

他嘴上说着风凉话,脚下却是不慢,眨眼就奔出了两百多米。

“小贼你还敢跑?”红痣女修冷哼一声,手里的圆筒再次指过来。

“又来?”陈太忠再次将鹰钩鼻挡在身后。

殊不料,这次圆筒里发出的不是白光,而是一颗不大的圆丸——事实上,刚才那一道白光,也不是想发就能发出来的,红痣女修早早就蓄势待发,并且使用了极品灵石做能源,才能勉力发出一击。

若是这种威力的东西,想发几下就发几下的话,巧器门早就称宗了。

而且,这样的圆筒,在巧器门也不多见,真对巧器门有了解的人,当知这女修的身份不低。

不过这些就是题外话了,只说圆筒这一次打出的圆丸,也不可小看,在飞行的途中,就砰地爆裂开来,化为一张百余米宽的大网,冲着他罩了下来。

“网枪?”陈太忠又是一怔,这种东西在地球上也有,真的太讨厌了,一网下来,任你盖世英雄,也难免束手束脚,是捉人的大杀器。

网枪的网不需要有多结实,别太不靠谱就行,关键是这大网轻飘飘不受力,不能硬顶,蛮力和利器都不好破解。

尤其要命的是,这玩意儿只是扑捉过程中的一个手段,主要任务是迟滞,不是捕捉。

陈太忠破开这样一个网,也不是有多难,但是他需要时间,而这个迟滞时间,就给了对方施展其他手段的机会。

面对这样迅疾扑来的一张大网,相信其他人都要生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叹,但是陈太忠又岂是常人?他身子一晃,亮出了一张底牌——缩地成寸。

在对方惊讶的眼神中,他两步就蹿出去一百余米,然后长笑一声,眨眼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,“告诉那个白令使……准备换人吧,我的仆人要有半点委屈,我手里这厮就不要想活了!”

那红痣女修才待追赶,旁边又闪出一人来,若是陈太忠在,当能认出,此人便是那曾经冒充邓蝶之人——调香派的齐师弟。

齐师弟苦笑一声,“梅师叔,这大半夜的,潘师兄已然被贼子算计了,您就不要再追了吧,很明显,陈凤凰有帮手啊。”

原来潜伏的人里,还有调香派的人。

“他有帮手,你们玉屏门却不肯派人来,”红痣女修气得一跺脚,“小子,这件事不会这么轻易结束的。”

不知不觉间,两人都将引走了白令使的人,算到了陈太忠的人阵营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