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章 诱饵不灵

陈太忠在听风镇现身,并且墙上留言的行为,瞬间就传遍了听风镇。

镇民们对此无动于衷,巧器门固然不好惹,陈凤凰又何曾是善碴?更别说大家同住在一个镇子,断没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。

不过此事,还是被巧器门的人知道了。

陈太忠的狠辣报复,导致巧器门人身边大量的本地人离开,不过这世道,永远不缺趋炎附势之辈。

一个三级灵仙出了院子,来到镇子上打探消息,见到这行字之后,勃然大怒,一抬手就将不远处的一个小孩抓过来,“这字是谁写的?”

孩子吓得哇哇大哭,远处有镇民看不过眼了,“我说你这么大个人,欺负孩子有意思吗?”

听到这话,三级灵仙登时勃然大怒,把手里的孩子一扔,掣出刀就扑了上去,“蝼蚁,你定然是那陈凤凰的同党!”

孩子飞出老远,跌落在地,登时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而那路见不平的路人,也不过才是个八级游仙,这三级灵仙就冲了过去。

不过这也正常了,在这种大家避之不及的时候,还会一门心思跟着巧器门走下去的主儿,多半都是鲜廉寡耻、做事没什么下限的。

听风镇居民的修为普遍不高,这位一点都不在乎有人敢多事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刻,一股极其庞大的神识撞了过来,紧接着,镇外的一处树林里,两道精芒一闪而至,毫无阻拦地穿过了三级灵仙的身体。

只听啪嗒一声闷响,此人掉在了地上,胸口和腹部两个酒盅大的穿透伤,从这边能望到那边去,却是镇子外的陈太忠出手了。

他的箭术,一直都不如刀疤,两箭齐出射成这样,成绩不算差了。

这三级灵仙挣动两下,勉力伸手去储物袋里拿药,取出一个玉瓶之后,还没来得及打开,身子猛地一抽,就不动了,手里的玉瓶也咕噜噜地滚落在地。

那八级游仙吓得脸色刷白,正以为自己没救了,眼见对方离奇地毙命,侧头看一眼远处的树林,转身逃也似地飞奔离开。

至于说那位的储物袋,他是没胆子捡,随便抱个不平,都差点没命,哪里还敢再多事?

陈太忠遗憾地看那储物袋一眼,转身离开,他离得远远地将人射杀,是防备着此人是巧器门丢出的诱饵,得手之后,他要转换阵地。

然而,此人如此好杀,却也出乎他的意料——没点本事,也敢在听风镇里横行,不知道哥们儿可能在附近吗?

事实上,那三级灵仙还真不是诱饵,而且此人也有防备陈凤凰的手段,所以才敢这么狂。

不过他也没想到,陈凤凰除了战力超强,神识也远胜旁人,他先是神识被袭,仓促之下,诸般手段来不及施展,就直接被藏弓射杀了。

总而言之,此人的死,又是死在了大意上,如果准备充分,他不会被一个二把刀的弓手射杀——起码不会那么轻易地被射杀,哪怕对方用的是藏弓。

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,巧器门才知道此人已经死亡,是那女性天仙和鹰钩鼻出来到镇子上走动,很意外地发现,己方有人横尸那里,周遭一个人都没有。

鹰钩鼻只看一眼,就知道此人的死因了,再加上此人的储物袋都丢在那里没人动,他一时间怒发冲冠,“居然是藏弓,混蛋,我一定要杀了那个混蛋……”

他说话的时候,那红痣女天仙却是在看墙壁上的字,怔了一怔之后,她才冷笑一声,“小子好胆!”

鹰钩鼻听她这么说,也抬起头来,看到墙上的一问一答,气得冷笑一声,抬手一掌就将墙壁打得坍塌,“混蛋,竟敢如此嚣张!”

话音未落,院墙后的房间里走出个女人,她先看一眼坍塌的院墙,然后又看向前方的两人,眉毛一扬才待发话,下一刻,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她就是宁树风的妻子,猛地见到杀夫仇人,心里有太多的愤恨,却又不敢声张。

鹰钩鼻很随意地扫她一眼,却被她眼中仇恨的目光所吸引,他微微一皱眉,觉得此人似乎面熟,再一想就想起来了——这不是那死鬼的女人吗?

这女人是蝼蚁一般的存在,不过她眼中隐藏的怒火,让他极其不爽。

再加上这里墙壁上的留言,直若视巧器门为无物,所以他冷哼一声,抬手一掌打过去,“小小蝼蚁,竟然敢装神弄鬼?”

这一掌击实,宁树风的妻子也会死于非命,不过他眼里没有蝼蚁,并不在意随手杀人。

“好了,”红痣女修看不过眼了,一抬手将他的掌风挡下,略带一点不高兴地发话,“潘又军你有点出息行吗?整天跟小人物计较什么?”

“师姐,这女人没准就是私下沟通陈凤凰呢,”鹰钩鼻觉得自己有点委屈。

“够了!”女修毫不客气地打断他,不许他再多说。

她也知道,这女人的夫君是被巧器门杀了,当然,巧器门杀人不会后悔,但是再杀这女人,就真的容易激起众怒——起码不能当众杀。

事实上,不管她承认不承认,陈凤凰表示要以牙还牙,还是令她感到了一丝的不安,修者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谁没有仨瓜俩枣的亲戚?

她不会认为自己是害怕了,因为跟她近一点的族人,都住在巧器门的地盘上,受宗派的庇护,还怕谁去找麻烦?

不过,既然是不害怕,为什么还阻止潘又军去杀人,她也说不清——在宗派弟子眼里,普通游仙真的只是蝼蚁,杀和放只在于一念间。

下一刻,她想到了别的,“那人想来还在左近,要回去跟白令使说一声了……”

他俩转身离开,对于打坍民居的一堵墙,没有任何的说法,而宁树风的妻子也没有因为他们放过她,而有什么感激,只是对着两人消失的背影,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,“呸!”

陈太忠见到这两人出现,其实有一点点的冲动,很想上前抓人,不过理智最终压制住了感情——他没有把握在短时间解决掉这两个人,而那个中阶天仙却是随时可以出来支援。

大约是中午的时候,他的院子里又出来一个人,尖嘴猴腮,只是九级游仙的样子。

此人大喇喇地在听风镇里四下走动,时不时地还欺负一下镇民,而镇民们眼中虽然满是愤恨,却也没人敢强硬地对抗,只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。

这就是红痣女修想出的点子了,放此人出来吸引仇恨,巧器门人却是遥遥地关注着,随时准备出手。

为什么放此人出来,就一定能吸引仇恨呢?原因很简单,这厮叫朱老七。

没错,此人便是向巧器门告密之人,而宁树风之死,也是因为此人当时的歪嘴。

不光是陈太忠,连听风镇的居民都恨透了此人,须知去陈太忠那里偷荒兽的家伙,原来就祸害过听风镇,再加上宁树风之死,谁会对此人有好印象?

大家不知道的是,此刻,朱老七心里也在骂娘,嘴上的鼠须不住地抖动着——我艹,拿我做诱饵,居然拿我做诱饵!

陈凤凰有多厉害,他不是很清楚,但是他相信,只要对方愿意,一根指头就能碾死他。

到时候,巧器门的人会抓住时机出手报复,但是……那又怎么样呢?他朱某人已经死了,再也活不过来了。

想他向巧器门告密,一来是为了帮朋友报仇,二来也是想借此立点些微的功劳,从巧器门讨取些好处。

可是现在,他要面临着被陈凤凰杀掉的危险。

白令使做出决定的时候,根本没考虑他的死活,连“努力保护你”之类的话都没说,就是淡淡的一句,你去把人引出来,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他能说什么?他连一个字都不敢说,还得演好角色——做不好的话,巧器门的人一翻脸,吹口气也弄死他了。

不得不说,巧器门的人,对陈凤凰的心态把握得还是很准的,据他们了解,陈凤凰是个不愿意吃亏的人,可以说是睚眦必报。

——那厮一旦看到害惨他自己、害死宁树风的元凶出现,估计忍不住要出手吧?

就算不出手,也会很纠结吧?

他们想的确实没错,陈太忠就是这种人,若知道此人是朱老七的话,他绝对会想尽各种手段,尽快地弄死此人。

然而,有一点是他们忽视了的,陈太忠根本就不认识朱老七,而且因为他们的高压政策,陈太忠不想沾染什么因果,跟听风镇的居民们联系得极少,自然也就不知情。

所以,陈太忠虽然看这个九级游仙很不顺眼,却也没想着打杀。

他倒是有了些别的忌惮——看来巧器门身边,还是有一些闲人的。

那就不能排除,刀疤也在院子里的可能,所以……核弹不能轻用啊。

他倒是非常期待,那个对他示警的家伙,能不能搞来这三个巧器门人的来历,并且通过留言来告诉他。

真要知道了对方的家族来历,他不介意去一趟中州,欺负一下弱小——对方欺负弱小在先的,他没有任何道德压力。

事实上,巧器门的人,也在琢磨那留言的家伙是谁,他们期待着夜晚的来临,好抓住那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