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九十九章 有人留言

陈太忠抬手摸一下额头,苦恼地叹口气,“易先生,别来无恙?”

那书生不是别人,正是城主府的文案易书生,他微微点一下头,语气生硬地发话,“有恙无恙,不劳你关心,你还是转身吧。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若不转身,你待如何?”

他是真有点恼了,我这个在本地置业的人受到威胁,城主府连话都不敢说一句,我现在来找侯家的麻烦,你倒知道站出来拦住了,还牛皮哄哄的?

易书生闻言,也是一愣,然后阴森森地一笑,“你知道……自己在跟谁说话吗?”

“知道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初阶天仙……我杀过!”

易先生嘴巴一张,才待说话,猛地就呆在了那里——你最后三个字说什么来的?

这三个字的威力是如此巨大,他愣了好一阵,脸上阴晴不定,最后才吐出一句话,“邓蝶你跟他说。”

他身后的面具女修,就是邓蝶了。

她也是愣了一愣,才出声发话,“这里是龙鳞城城内……你明白吧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却没有说话。

“城内的秩序,涉及到城主府的威严,”邓蝶的声音里,听不出什么情绪来,“你在孙家和吴家做的那一套,不要搬进城里来,城主府不会答应!”

合着孙家和吴家的惨剧,已经传到了龙鳞城高层的耳中——本地区出现了一个不受控制的高端战力,而且下手极为狠辣,大家怎么可能不关注?

陈太忠又点点头,笑着回答,“你说的我知道,但是吴家和孙家……怎么啦?”

邓蝶登时就无语了,她可是知道对方会隐身,若是吴家或者孙家其中之一,出现了惨剧,大家或者不能认定是陈凤凰所谓,但是两家先后遭灾,那定然是面前这位干的。

至于说为什么冒名巧器门,因果不是摆在那里吗?

风黄界擅长自由心证的,又不仅仅是陈太忠一人。

想一想之后,邓蝶才叹口气,“侯家也后悔了……他们已经损失了两个中阶灵仙。”

那不是活该吗?陈太忠咧嘴一笑,又摇摇头,“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邓蝶叹口气,知道跟这货讲不清楚道理,“那你现在来龙鳞城,是有什么事?我可以陪着你,一起去做。”

“我啊,没事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,“好久没来城里了,随便走一走,不敢劳阁下大驾。”

邓蝶见他油盐不进,忍不住又叹一口气,“此事……是可以商量的。”

“商量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你能把我的仆人带回来吗?”

邓蝶嘿然无语,这事她真的做不了主。

陈太忠见她不回答,又问道,“你能让宁树风复生吗?”

邓蝶依旧无法回答,她只是低声发话,“龙鳞城的战力,已经损失不少了。”

她的感慨,跟当初的南特一样,不管这些家族听话不听话,那些高端战力,都是龙鳞城的财富,没有了这些修者,城主府固然威风了,可以在辖区内一言九鼎,但是拿出去跟别的城一比,啥都不是。

这关我什么事,陈太忠的嘴巴扯动一下,“这种吃里扒外的战力……呵呵。”

这些家族的做为,真有吃里扒外的嫌疑,外来的宗派,城主府都不想管的事儿,他们掺乎得很热闹,就不想一想城主会怎么看。

易先生冷眼旁观半天,这时才出声说一句,“你是旺泉人,何不去找南郭城主?据我们所知,你跟他颇有渊源。”

陈太忠讶然看他一眼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的身份玉牌,是南郭俊荣办的,还欺我们不知吗?”易书生不耐烦地回答,“若不是看在南郭城主面子上,我现在就把你抓起来。”

陈太忠呲牙一笑,雪亮的牙齿像是要择人而噬,“那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呢?”

“两家争的是大局,城主和南郭城主也是好友,”易书生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陈太忠点点头,很认真地发话,“他俩是好友啊……这是你应该庆幸的,而不是我。”

易书生眼睛一翻,再度无语了,不过凭良心说,他隐忍半天不出手,忌惮的并不仅仅是两个城主的交情,他也有点怀疑,自己是否能拿下对方。

事实上他相信,自己杀了对方,固然是正常的行为,但若是对方杀了自己,只要能顺利逃到旺泉去,自己怕是死了也白死。

所以他犹豫一下,方始发话,“龙鳞城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,你可以提合理要求。”

陈太忠的要求张嘴就来,“把我的仆人带过来,我就不找侯家的麻烦了。”

易书生气得差点笑出声,“这不可能,换个要求吧……这种事儿,南郭俊荣能帮你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心里最清楚了,自己跟南郭俊荣就没这交情。

南郭家倒是想笼络他,但是撇开他喜欢无拘无束不提,人家为这点小事,领巧器门的人情,也未必划得来。

而且他跟巧器门的恩怨,不仅仅涉及刀疤,还有宁树风呢——以他的张扬,都不好意思见宁树风的家人,这笔账是一定要算的。

自己的仇,终究是不能指望别人报。

于是他想一想,“侯家偷袭我的人,以及家属逐出侯家,易先生,我这是给你面子了。”

“啧,”邓蝶闻言,咂巴一下嘴巴,这惩罚有点太过了。

易先生也觉得惩罚有点过,不过他不好意思说,只能点点头,“我努力吧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必须做到。”

“好,”易先生点点头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如是我做不到,也希望你在城外动手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不再说什么,转身离开。

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邓蝶有点傻眼了,“这家伙,还真是……他上次说能杀了我,易先生,你说他真能杀了天仙?”

易先生沉吟好半天,才微微摇头,“天仙不敢说,不过……他可是敢跟巧器门对着干啊。”

当天晚上,侯家参与捉拿陈凤凰的二支和三支,就被逐出了侯家——这不仅仅是因为龙鳞城的压力,更是因为……陈凤凰是旺泉城南郭俊荣的人。

侯家主要是做商业的,虽然落户龙鳞,但旺泉是郡治,是他们绕不过去的地方,而且南郭家,是折龙道数得上的封号家族,南郭家吐口唾沫,都能把侯家淹了。

而陈凤凰力扛巧器门的事情,也在短短的两天之内,不胫而走,一时间有太多的龙鳞人,表示出对他的支持。

风黄界这个地方,是非常看重血缘、亲情和地缘关系的,很多人原本就看着巧器门不爽,散修看不惯宗门狗,而家族里的人,对宗门中人,也有一种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。

更别说这巧器门还是中州的门派,在东莽,没几个人认。

而那些帮着巧器门寻找陈凤凰的人,听说了孙家、吴家和侯家的遭遇之后,不少人就偃旗息鼓了,而某个跳腾得最凶的九级灵仙,更是直接去宁树风家,奉上了两块上品灵石表示哀悼。

因为怕宁家一时传话不到,该灵仙举家出去探亲了。

而陈太忠这边,传话的人就多了,因为他居无定所,传话的人找不到他,所以祝琦、沈家这些,都成了消息中心——大家起码负责送到。

巧器门的人也觉出不对了,不过他们骄横惯了,根本无所谓,等到身边的人一一消失,他们索性直接驻扎到陈太忠的小院里,打出一个横幅来,“陈凤凰,速来解释清楚,否则风黄界虽然大,你无藏身之处。”

这就是打脸到不能再打脸了,陈太忠脾气再好,也忍受不了。

听说到对方三人驻扎在自己的院子里,陈太忠真有撂一颗核蛋,将这三人都干掉的冲动,然而糟糕的是,他不能确定,刀疤是不是跟他们在一起。

而且他的院子,离听风镇太近了,一颗核弹下去,整个听风镇肯定就没了。

听风镇上,有些镇民在此次事件中,表现得不太好,但是积极配合的人也不少,陈太忠不可能贸然行事——宁树风的妻儿还在镇子上呢,这是要送他一家人团聚?

不过,巧器门既然不再四下搜查他,还占据了他的院子,对他来说,就是有机会了。

当天晚上,他就悄悄地潜回了听风镇,做出了一系列布置之后,第二天黎明的时候,还主动接触了一下镇子上的街坊。

街坊们也没有太多的消息,不过倒是有人在宁树风家的院墙上,留下了两行字,“巧器门中人,其他修为平平,须防各种奇巧之器。”

这估计是不知道什么人看巧器门不顺眼,留言给陈某人的。

留言的人未必存了什么好心,然而对陈太忠来说,这消息对他有用,于是走上前留言,“多谢,有心了,可知道巧器门三人的姓名和来历吗?”

结合他这两天的做为,他这个留言目的明确——天仙是牛气,但是我斗不过天仙,难道还斗不过天仙的家人?

留言完毕,他转身电射离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