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九十八章 扫荡爪牙

老灵仙的声音未落,陈太忠又是一刀斩去,直接将此人的头颅砍掉。

这一刀,异常地轻松,他先是一愣,然后就明白过来了,此人果然是老了。

合着这老灵仙接下第一刀,就知道躲不过去了,于是年老体衰的他豁出去了,用神识跟对方狠拼一记,顺便将警讯传出。

陈太忠瞬间就想明白了因果,然而,传出警讯又如何?

他不屑地笑一笑,一抬手,施展个扰乱天机的术法,下一刻就大笑一声,“久仰孙家急公好义,巧器门前来借阅功法,多谢招待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加紧收集功法——你们当初敢算计我陈某人,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。

功法阁在瞬间被他席卷完毕,下一刻,他蹿出阁去。

不成想,他身形还未落地,一道剑气凌空而至,“贼子,敢入我孙家功法阁,留下性命来!”

一感觉到这股气息,陈太忠就知道谁来了,孙家的老祖孙正阳!

此人在龙鳞城,声名也是不小,剑法精妙,曾经跟天仙斗成平手。

这货来得也太快了吧?陈太忠心里吃惊,却是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,一招无欲过后,红尘天罗抖手就祭了出去。

孙正阳是才出关不久,他在修行中遇到了点问题,因为涉及的资料比较隐秘,他亲自来功法阁,不成想人还没到,就听到功法阁传来警讯。

他这一剑是全力发出的,威力绝对不容小觑,不成想,对方的刀法也极为凌厉,居然硬生生扛住了这一剑。

孙正阳手上的底牌不少,不过刀剑相交之后,他正说还要使出剑法,好好伸量一下对方,就见对方的身体奇快地贴过来,随后就是一道大网撒来。

我艹,你至于这么狠吗?他甚至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大网罩得死死的,一时间,他身上的冷汗刷地就冒了出来:孙家怎么招惹了如此的强敌?

对方实在太强了,孙正阳非常清楚这一点,刀法了得、身法了得、手上的束缚灵器也了得。

他虽然还有些压箱底的功夫没使出来,但是仓促之下交手,他正面一招就落败,这就是实力的差距。

当然,若是切磋性质的话,两人用剑法和刀法相拼,应该能拼些时候,但是人家在孙家大本营里,必然会尽可能地追求杀敌效率。

虽然被对方网住了,他忍不住还是要问一句,“阁下到底何人?”

“聒噪,”陈太忠身子一蹿,就跳上了一家屋顶,猫腰贴着房顶前蹿,同时手一抬,一道刀气从手指中发出,穿过红尘天罗的网眼,直接刺透他的左眼,从脑后穿出。

然后,他又是一道刀气。

两道刀气之后,他跳下房,抖手将双目失明的孙正阳丢进一个小巷角,抬手一刀,将此人脖颈划开,弯腰捡起对方的储物袋,身子一晃,就消失在空气中。

孙正阳这次,真的是太大意了,他甚至没有激发一张金刚灵符,稀里糊涂就死于非命,甚至到死他都不敢相信——我孙家的老祖,在家族的聚集地里,就这么死了?

不过,严格来说,他死的规格也不低,陈太忠的无欲加红尘天罗,连天仙都被坑死了,就别说是他了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在打斗中,还是喜欢用狂野的攻击,硬生生地击垮对方,但是眼下身在对方的大本营,也只能采用效率最高的手段——至于对方死得瞑目不瞑目,关他什么事?

将人杀死之后,他再度隐身暗处,只等再杀几个重量级人物。

此刻,孙家的人已经纷纷跑了出来,功法阁的警讯,已经被大家周知,不多时,那里就聚集了大量的人。

不过,这些家族中人对付这种场面,也是有一定的章法,最初的慌乱过后,一队一队的子弟开始集合起来,四下查探可疑的人和物。

功法阁内,几个中阶和低阶灵仙在分析现场,看到自家的太上长老死于非命,每个人都是脸色铁青,眼角眉梢满是怒火。

“报,”又有家族子弟连滚带爬地跑进来,“老祖……老祖也死了!”

这一夜,孙庄无人入眠,巨大的惶恐和不安,笼罩着这个村子。

抢劫和杀人的凶手是巧器门人?只要有点智商的,就不会相信这个,没听说谁做了血案,还会主动报字号的。

巧器门当然有报字号的底气,但是说句不客气的,孙家的这点功法,能看到巧器门眼里吗?人家真要看上的话,随便张一张嘴,孙家还敢不给?

所以大家更倾向的猜测是:此事极可能是听风镇陈凤凰所为。

然而,也不排除有人故意混淆视听,将孙家的思路引偏的可能,毕竟孙家立足这么多年,也招惹了一些仇家。

不过大家最关心的,还是来人如何在孙家的大本营,将两位高阶灵仙杀死,并且飘然远遁的,拥有这样手段的仇家,实在是太可怕了,让人想起来都觉得不安。

陈太忠一直隐着身,冷眼看孙家的忙乱,他很想趁机杀两个要紧人物,可是现在的孙家,连六级灵仙都看不到了,触目也只有一个五级。

而且这些人都警醒得紧,每人身边都有最少四五个人,而且不远处,还有人可以用目光直接看到。

杀人好说,逃跑也不难,但是不想陷入众多的围攻中的话,他就必须要暴露隐身术了。

隐身术不是暴露不得,巧器门的人都很可能知道他会隐身了,但是对方既然有可能不知道,他为什么要明白无误地告诉对方呢?

刺杀不便,他就要考虑一下,既然能抢了功法阁,为什么不抢藏宝库?

令他失望的是,整整一个晚上,他都没听到谁说起家族宝库这种话题,难道说,宝库那里就真的很放心吗?

陈太忠很不甘心,直到第二天天色大亮,他才悻悻地离开,再不走的话,别的家族听到这个消息,他想再展开报复,可就难了。

他固然是要制造影响,孤立巧器门,但是这些家族,不惩戒也是不可能的。

离开孙庄之后,他直奔化蛟村而去,那里是吴家的家族所在地。

吴家在龙鳞,算不上顶级的大家族,族中没有高阶灵仙,人口也不多,四千多人,而化蛟村是个人口六千的村子。

这里是龙鳞到旺泉的必经之路,有许多势力在这里有落脚点,吴家虽然实力雄厚,却也不能一手遮天。

对上吴家,陈太忠就没那么谨慎了,扯了一块布蒙在脸上,大摇大摆地走进化蛟村。

村子里有人奇怪,就上前发问,他只是将六级灵仙的气势一放,淡淡地说一个字,“滚!”

吴家在村子里有堡垒,也有护堡大阵,陈太忠戴上拳套,也不理会别人的问津,走上前,连击三拳,直接将护庄大阵打破。

吴家人听到响动,组织子弟奋勇地杀来,陈太忠给自己身上拍一张高阶灵符,直接就冲了进去,一拳一个,根本不带有第二拳的。

有人在远处高声问因果,他只是冷笑着回答,“听说吴家富甲天下,巧器门特来借些灵石花一花……”

一个小时之后,他离开了吴家,身后是熊熊燃烧的堡垒,这一次,他硬生生地抢了吴家的藏宝库,收获不算多,可也不算少。

二十多块极品灵石,一千多块上品灵石,以及丸药、灵器和珍稀材料无数。

吴家为什么给?被他杀怕了,不敢不给!

这算是他下手比较狠的一次,不过这也怨不得他,吴家那个在城门口的守卫,就曾经得罪过他,当时他只是薄惩了一番,便放过了。

现在看来,当时是太仁慈了,要是当时下手重一点,这次吴家还敢跳出来吗?

吴家和孙家好对付,但是对付侯家,就有点麻烦了。

侯家的主要战力,都在龙鳞城里,外面有几个庄园,也是紧挨着龙鳞城——这个家族是若干年前从外地迁来的,主要从事的是商业贸易和加工。

所以当时在城里,侯家人就能很好地生存下去,后来家族繁茂了,又在城外买了不少地,可是侯家的大本营,一直在城里。

陈太忠有点头疼,但是这个仇不能不报,想当初刚来龙鳞的时候,他还租住过侯家的院子,对方不念这一场香火情,他自然也无须客套。

哥们儿应该是还没有被通缉吧?在下午的时候,他走向龙鳞城的城门。

不过,真要被通缉,那也无所谓了——这个破地方,他不想呆了。

他费尽心机,在龙鳞打下了生存基础,自己觉得甚至可以静修到天仙,不成想,一个中州的宗门说句话,他的一切心血和努力就土崩瓦解。

这个现实,真的令他寒心,以前只是刀疤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,现在嘛……刀疤想待,他都不会再待下去了。

守卫拿到他的身份玉牌一扫,登时就是一怔,然后眼中异彩一闪,主动交还玉牌,也没说什么。

陈凤凰的大名,这两年在龙鳞城很有点知名度,守卫有想法也不敢说。

陈太忠没理他,直接走向城东偏北的位置,那里是侯家的大本营。

来到侯家大门口的时候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门口一个书生,背着手施施然站在那里,他的身后,是一个戴了面具的女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