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九十六章 纠缠

轰地一声大响,那物事猛地在护庄大阵上爆裂开来,原来竟是一颗类似霹雳子的东西。

那个被七八个灵仙围攻,而岿然不动的大阵,吃了这么一下,急剧地抖动了一阵,不过,最终还是撑住了。

巧器门出产的物品,竟然是如此地强大!

对这个以制器出名的门派,陈太忠也终于有了直观的认识,同是霹雳子,市面上流行的,和巧器门出产的,威力差得可是太多了。

他非常清楚,自己的护院大阵,是加了料的高阶灵阵,若是换了一般的高阶防御灵阵,只需要一颗这样的霹雳子,就足以破开。

那鹰钩鼻年轻人见到没有破掉阵法,却是越发地恼怒了,他一拍储物袋,又摸出三个霹雳子来,冷笑一声,“螳臂也敢挡车?”

“咳,”有人轻咳一声,鹰钩鼻年轻人愣了一愣,悻悻地收起三颗霹雳子来,又狠狠地瞪那大阵一眼,显然是相当地不开心。

咳嗽的人,三人中的另一个天仙,此人面目棱角分明,不失为一个俊美男子,而满头的红发和红色的眉毛,让他看起来有一些怪异。

他淡淡地发话,“又军,你的破山雷很多吗?”

“白令使指教得是,”鹰钩鼻转过身来,毕恭毕敬地回答,“破山雷炼制不易,又军一时冲动,还请令使责罚。”

巧器门炼制的物品威力大,但不代表可以随便浪费,事实上,威力大通常意味着成本高。

白令使哼一声,也不理会他,而是走上前,上下打量一眼护院大阵,不以为意地摇摇头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小小的灵阵,便是仗恃了?东莽果然是蛮荒之地。”

他轻咳一声,缓缓发话,“院内之人,自缚了出来,我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,如若不听劝告,定让你求死不能。”

他的声音不高,也没有刻意地发力,穿透力却是极强,就有若在耳边说话一般。

陈太忠听得心里也是一凉,他现在是灵仙六级,但是对方两个天仙,修为都是他探查不到的,也就是说,起码是三级天仙以上。

而这个白令使的说话做事,似乎还在红痣女子之上。

这岂不是说:此人极有可能是中阶天仙?

这个发现,让陈太忠的心微微一沉,他已经做好了跟天仙掐的打算,也想到可能会遭遇中阶天仙,但是真的要面对,他还是忍不住嘬一下牙花子。

不过现在再说后悔什么的,也没什么意思,他并不露面,而是隐在暗中出声发问,“敢问令使阁下,我的仆人现在何处?”

白令使红色的眉毛微微一皱,“你出来接受讯问,自会见到……你到底肯不肯出来?”

陈太忠牙关一咬,轻吸一口气,勉力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一点,“你若想问,现在就问吧。”

白令使并不答话,而是身形缓缓升起,看一眼护院大阵之后,随手一拂,“区区小阵,也敢当巧器门人?”

只这么一拂,那破山雷都打不穿的护庄大阵,抖了一抖之后,陡然消散。

此人出手,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,既击垮了大阵,却又没有太大的余威,其间精妙,无法用言语来表达。

不是对手!陈太忠一眼就看出来了,于是他二话不说,一捏隐身诀,转身就跑。

他冒险留在这里,一来是想见一下对方,落实刀疤的音讯,二来就是想借机伸量一下,看对方实力到底如何。

若对方实力一般,他就硬上了,哪怕是付出点代价,也要救出刀疤——就算是死磕不过,也可以藏起来,挨个收拾。

但是看到人家这一掌,他就明白了,偷袭都不是对手!

这时候不跑,那才是傻的,至于说刀疤,他也只能期盼她安然无恙了。

护院大阵一破,周围的人顿时兴奋了起来,跃跃欲试就要进院子。

那白令使背着双手站在空中,缓缓地发话,“去将那贼子抓出来,要活的。”

闻听此言,众人齐齐呐喊一声,蜂拥而入,至于说院子主人的修为不是他们能抵挡的,那都已经不是问题了,上门天仙在此,有什么可怕的?

然而事实证明,撇开院子主人不说,这院子本身,也不是什么善地,没过几息,就有人陷入了阵法中,大呼小叫地喊救命。

所幸的是,除了在天上戒备的天仙,巧器门还有一个女性天仙,她随便一出手,就将困人的阵法毁掉。

折腾一阵之后,大家猛地发现,院子主人……居然不知了去向!

巧器门的鹰钩鼻一听这个消息,登时勃然大怒,“搜,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搜出来!”

而那红痣的女天仙,想得明显多一些,她看一眼白令使,“令使,你说那厮……会不会藏在这些人中间?”

“你不说,我倒是忽视了,”白令使点点头,很随意地交待一句,“那你让小潘把在场的人都过一遍,不配合的……就拿下。”

陈太忠虽然离开了,但却没有走远,他还分出个小神识来,附着在一个七级灵仙的身上,所以接下来巧器门的挨个甄别,并没有逃脱他的观察。

看到在场的人接受鹰钩鼻的检查,有人不得不打开储物袋,更有人还要脱去部分衣服,他心里真是有浓浓的不耻。

我根本没招惹你们,你们就气势汹汹地打上门来,而人家要你们脱衣服检查,你们反倒是赔着笑脸,甘之若饴地承受这份屈辱。

这人呐,怎么就这么贱呢?

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番检查,他反倒是落实清楚了围攻自己的三家人的来历。

他又潜伏了一阵,希望能听到刀疤的消息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的神识附着在是侯家的灵仙身上,不能得到太多的消息。

于是他果断地撤离,临走之前,他大喊一句,“巧器门的孙子,咱们的事儿没完,我的仆人若有个三长两短,整个巧器门等着陪葬吧!”

他的话还没有喊完,那白令使大袖一挥,已经飘到了声音的上空,四下看一看之后,抖手就是一掌打出。

因为怕将人打死,他的出手保留了些分寸——不是他不想杀人,而是说,问明白藏弓的来历之前,他有必要留着对方的一条小命。

不成想这一掌下去,声音倒是戛然而止,但是掌风所及,也没见到任何的活人,他怔了一怔之后,又取出个圆盘,默默地激发。

这是巧器门的寻气盘,此圆盘一旦激发,周遭一里地的灵气,都会被圆盘所察觉,并且在圆盘上显示出来。

巧器门的制器之妙,当真是冠绝风黄界,这圆盘大多时候是用来寻矿的,不过查找灵材,甚至查找灵兽和人,也能起到相当的作用。

他细细查看寻气盘,上面有些零星的小红点,不过他不用思索都知道,这是周遭有些小型荒兽甚至毒虫之类的,修者……好像没有。

于是他又降下身子,细细查探刚才出声的地方,却发现几块非金非木的碎片,上面还有些凡俗的金属。

然后,他又发现一些凡俗金属,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这金属应该是叫“铜”吧?

这铜被炼化做一条条极细小的铜丝,纠缠在一起,外面还包裹着很奇怪的软物。

白令使为防止有毒,运一些灵气在手上,然后细细地分析这软物。

此物类似低级荒兽的筋胶,可以适度地拉扯,力气稍微大一点,会断裂开。

这样的软物有两条,里面都是细密的铜丝,并且延伸得极远,目光不可及。

“这个东西,是用来传递声音的吗?”白令使有些不能断定,不过巧器门对这样的奇巧之物,最是感兴趣的,他冲那红痣女子招一下手,“你来看,这是何物?”

红痣女子也不能断定这是什么东西,她倒是截取了一截,做了测试,最后得出结论,“无毒,燃烧时有些微的毒性,不过……连低阶游仙都伤害不了。”

“刚才可能便是此物传过的声音,”白令使淡淡地发话。

这可是值得探究一下,两人对视一眼,顺着软物就摸索了过去。

软物也不长,大约就是两三里地的模样,尽头则是齐齐地断掉,很显然,是被人割断的。

“果然是此物传声,”白令使的眼光一亮,对巧器门来说,这可是一个新的发现。

“凡铜和俗物罢了,”红痣女子倒是看不上,对于她这样的天仙来说,俗物一点意义都没有,虽然可以传递声音,但是抗破坏能力太差,不实用。

“原理才是最重要的,”白令使正色回答,“你换个思路,俗物尚且有如此功效,若是巧器门可以精炼出类似宝器……”

红痣女子点点头,眼中也是亮光一闪,“如此看来,那陈凤凰必然要活捉了。”

巧器门人原本只是想调查藏弓来历,看自家弟子有谁遭遇了不测,不成想却又有了新的发现,越发坚定了他们的必得之心。

陈太忠也没想到,自己留下的铜芯线,居然惹出了对方的贪心,反正这种东西,他的须弥戒里多的是,他离开之后,也不做停留,直奔孙庄而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