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九十三章 欺上门来

陈太忠感受着外面来人的修为,无奈地叹口气,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。

这不是他装出来的,而是他真有这么苦恼,原本他是想着,有高手到来的话,他就放弃抵抗,任由对方将自己带走。

当然,这带走是有条件的,不许约束他的自由,反正他的目的只是想见到巧器门的弟子,而前来捉拿他的人,能把他交到那些人手里,应该也可以满足了。

至于说将他交过去的时候,他身上的修为在不在,那跟捉拿的人无关,把人领过去,这就可以算是完成任务了。

陈太忠只想尽快见到巧器门的人,好展开报复,同时打听清楚刀疤的状况。

但是一堆素不相识的中阶灵仙来,就想将他带走,也未免太小看了他的脾气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心里憋着的火,大了去啦,刀疤深受重伤生死不知,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,而更令他恼火的是,宁树风这外人,居然惨遭横死。

这是彻彻底底的滥杀无辜,陈太忠自问不是什么好人,却也从来不干这种事,冤有头债有主,杀不相干的人,算什么本事?

为了调查一把藏弓的来历,仅仅是一把弓,就毫无理由地杀掉了一个巅峰游仙,何其地残忍?

陈太忠本来就是很糟糕心情,又有人不知死活地找上门,他只能收起原来的打算——我是不会跟你们去的,你们的下场,也都是自找的。

他真的没酝酿杀这些人的计划,但是人要作死,那拦也拦不住。

若干年以后,有人分析陈太忠的经历,得出一个结论,正是因为这些人的贪婪,终于推动着大名鼎鼎的“散修之怒”,走上了一条杀戮之路。

外面围着的灵仙,可不知道他的想法,他们只是确定一点,巧器门发出了缉拿令,要擒拿小院的主人,而玉屏门和城主府都没有干涉的意愿,其他人也不敢为此人出头。

这就是手拿把掐的事情,对方可能会负隅顽抗,但是也只敢惦记逃窜,死掐是不可能的——须知是一个称门的宗派在缉拿你。

捉拿此人,危险是有一点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大家需要防范这点危险,不过富贵险中求,能通过此事结交巧器门,些许的危险,其实不算什么。

然而他们独独没有想到,对方若是想大开杀戒的话,他们该如何应对。

见到院子里的人不出来,大家就越发地喧闹了,纷纷叫嚷着,“既然他不出来,咱们便打进去!”

陈太忠闻言,非常配合地激发了护庄大阵,一副负隅顽抗的样子。

七八个灵仙掣出灵器、灵符,开始轰隆隆地进攻护庄大阵,这么大的动静,整个听风镇都听到,不过前来围观的,寥寥无几。

陈太忠主仆在听风镇的名声,原本就不错,而这样的大战,谁想旁观,很可能会受到波及,谁还会前来?

这些围攻的灵仙,在陈太忠眼里是蝼蚁一般的存在,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听风镇本来就没有几个灵仙,更别说中阶和高阶的灵仙了。

对听风镇的居民来说,这些修者可以称之为高阶,杀伤力惊人!

七八个人轰轰烈烈地攻打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,有人出声发话了,“慢着,咱们不能这么打下去了,这起码是高阶防御灵阵,耗费太高,应该想个法子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动手之前,都有种错觉,以为护庄大阵只是中阶防御灵阵。

而打破灵阵的荣誉,却是非同小可,起码能在巧器门面前扬眉吐气,所以大家都是各使手段争先恐后,霹雳子什么的都用上了,甚至还有人使出了高阶灵符。

可是攻击这么久不果,大家就要考虑成本问题了。

陈太忠将这话听得明明白白,禁不住嘴巴一撇——你们这也叫成本?我呸!

他布设的防御大阵,确实是够坚固,抵挡住了外来的进攻,但是他糟糕的阵法造诣,极大地提高了成本。

他这个防守者的成本,甚至高过进攻者——高出不止一点半点。

陈太忠示弱了这么久,见对方停下攻击,开始筹划下一步方案,他却是不肯干休了,站在院子里大声发话,“何方鼠辈,竟敢悍然攻打私人宅邸?”

“陈凤凰,藏弓的事发了,”有人大声发话,“你乖乖出来束手就缚,免得巧器上门一怒,将你碾为齑粉!”

这话喊得理直气壮,风黄界里,一个称门的宗派宣布某个人有罪,那就是有罪,大家是来抓人的,而罪人是不享受保护的。

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做了何事,要被碾为齑粉?”

“巧器门说你有罪,那便是有罪了,何必那么多废话?”有人冷笑着回答。

“有罪没罪,你随我们去见上门来人,自然知道了,”也有人想先将人赚出来。

“可有城主府的通缉令?”陈太忠不理他们,只是大声发问。

这句话出来,旁人却不敢接口了,城主府当然不管此事,而他们却不敢直接表示:巧器门想缉拿你,城主府的通缉令无所谓。

巧器门再强,也是外来的门派,城主才是龙鳞的直接管理者,这帮修者不敢随意不敬。

“没有吗?”陈太忠在院子里大声发话,虽然看不到人,声音却是响彻云霄,“我陈某人购置的土地,是官府认可的,没有城主府的通缉令,你们敢随便攻击我的私有财产?”

这话的逻辑没有任何问题,宗派虽然强,但是在派产之外的地方,官府才是名正言顺的秩序管理者,没有官方的许可,门外这帮人做的事情,缺乏理法依据。

不过讲道理,也是要看实力的,同样是财产被侵犯,大砂村的村民们,就只能忍气吞声。

“虽然没有城主府的通缉令,我们却有巧器门的授意,”有人直接将实际逻辑摆了出来——事实上,这个逻辑盛行于风黄界。

还有人更是似乎猜透了他的用心,“这厮想挑拨官府与上门争斗,真真是其心可诛,大家不要跟他废话,快快商议个对策出来!”

“那这就是说,你们承认非法侵夺我的财产了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。

众灵仙都不理会他了,只有一个人阴阴地回答,“上门就算要你死,你也得乖乖去死!”

“你先死吧!”陈太忠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,他身子一晃,就出现在院子外,冲着说话的人抬手就是一刀,顺便又是个神识刺。

只一刀,他就将对方的右臂砍断。

至于神识刺就更狠了,他若有心的话,只用神识,就能将这个四级灵仙击倒在地。

不过此刻,他并不想暴露太多底牌,手段太过狠辣,很可能吓住对方,他要表现的,仅仅是自己“困兽犹斗”。

所以他砍掉对方一条手臂之后,撒出一张网,网住对方,转身拖着网,就往院子里跑。

若是搁在地球上,可能就会出现“拿人质做要挟”的狗血剧情,但是风黄界不流行这一套,眼见他跳了出来捉人,旁边蹭地蹿过两个灵仙来,“挡住这家伙,别让他跑了!”

“要活的,”其中一个还格外地强调一句。

巧器门找陈凤凰,是要追查此人身上藏弓的来历,若是下手太重,不小心把人弄死了,那就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。

“留口气就行了,”另一个满不在乎地回答,然后拔脚就追,“不要让这家伙进了院子!”

陈太忠是从护庄大阵中冲出来的,再想冲回去,大阵势必要暂时停止运转一刻。

身后这俩打的也是这样的主意,直接跟着冲进了小院——护庄大阵这就算破了。

其他方向,也有俩灵仙抓住了这个机会,一举冲进了院子。

然而,大阵虽然破了,里面还有诸多的小阵,这四个灵仙有两个直接中招,还有一个被陈太忠击倒,只剩下一个机灵鬼,那厮见势不妙,一转身又没命地冲出了大阵。

他汇合了外面的两人,现在院外只剩下三人,无论如何都不敢再冲进院子了,知道冲进去的三个灵仙的下场,他们甚至连攻打大阵的勇气都消失了。

事实上,此刻攻打大阵也没用了,就算打破又怎么样,敢进去吗?

“还是尽快联系巧器门的人吧,只靠咱几个,没用,”有人很沮丧地提出了建议,“这家伙,唉……不好对付啊。”

也有人思维周密一点,“咱虽然不好冲进去,但是站在高位戒备,却是很有必要,到时候有帮手来了,也好指出其方向。”

于是三人就这么商定,有人拿出通讯鹤,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传递出去,同时纷纷又选定位置,做好监视工作。

此刻三人心里,那份抢功的心思已经淡了不少,事实证明,他们真的小看了陈凤凰此人的狠辣,听到这厮在如此情况下,还敢出手伤人,他们就觉得,这一次来的时候,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,行动有点莽撞了。

当然,他们也很在意,里面的四个同伴怎么样了。

陈太忠当然不会放过这四个人,他抓人进来,就是要泄愤,若不是怕抓人太多,引起对方警觉,他甚至打算把所有人都抓进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