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九十二章 微斯人

沈作平最近的心情不是很好,陈先生的院子被人打破了,而沈家人也被巧器门的人叫去询问,外地宗门却在本地嚣张,这颇令他感到不快。

尤其令他恼火的,是在巧器门弟子面前,遭遇了极大的羞辱。

这还亏得他家老祖是玉屏门的弟子,否则的话,没准就跟宁树风一样下场了……

然而他更知道,这一切并没有结束,待陈先生回来之后,恐怕又将是一番腥风血雨。

就在此刻,门声一响,一个护卫走了进来,压低声音发话,“长老,那个人……今天上午出现在听风镇了,然后又离开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沈作平登时就站了起来,“你说的,可是登仙鉴主人?”

为了防止意外,他都不敢说出那个人名。

“没错,”护卫点点头,“他跟几个人打了招呼,肯定是听到风声了,也不知道是谁把消息泄露出去了……咱们该怎么办?”

“怎么办?装不知道!”沈作平狠狠瞪他一眼,叹一口气,又颓然坐下,“那位没有对不住过咱们,老祖的意思也是这个,谁他妈爱查查去,关咱沈家屁事!”

“可不少人想巴结巧器门啊,”护卫也皱着眉头叹口气,“城主府那边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要不然巧器门哪里敢这么搞?”

“城主府那是另一说了,”沈作平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他不受城主府招揽,人家自然没必要管他……行了,你出去吧,别乱说。”

护卫出去了,他心里还是烦得很,才说要拿起茶杯喝两口,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抬头往门口一看,登时傻眼了。

门还是关着的,但是一条人影,就站在门里,双手抱着膀子,冷冷地看着他。

沈作平吓得蹭地就站了起来,想一想之后,强压住心里的恐慌,苦笑一声,抬手作个揖,压低声音发话,“前辈回来了?”

陈太忠的脸上,冷得能刮得下一层霜来,“你不是都知道了吗?”

“巧器门拿着玉屏门的令符,”沈作平苦笑着回答,“上门的令符,我沈家的护卫也不敢拦着人家啊。”

这是沈家在这件事里,做得最对不起陈太忠的地方,原本沈家是有两个护卫,受雇于陈太忠,在院子门口当守卫的。

当然,王艳艳都挡不住,那俩游仙守卫敢拦截的话,那纯属找死,但是这个时候,他可不敢这么解释,只能强调沈家的无奈。

“刀……我仆人呢?”陈太忠也没心思跟他计较这点屁事。

沈作平也不敢隐瞒,于是老实回答:刀疤被巧器门的人抓走了。

巧器门这次来了三个人,一男一女两个天仙,以及一个八级的女灵仙。

这三位蛮横得很,直接亮出身份,就让王女修跪地受缚。

王艳艳哪里肯吃这一套,于是抬脚就跑,可是她又怎么跑得过天仙?

就在这打斗过程中,她激发了一个又一个阵法,还将院子里的灵兽也召唤了过来,没命地负隅顽抗。

但是实力的差距在那里摆着,再不服气也没用,因为她的反抗过于激烈,最后是被巧器门的天仙打伤了带走的。

巧器门弟子在走的时候留下话来:藏弓没有找到,限令陈凤凰一个月之内去巧器门山门解释,到期不至,后果自负!

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头,“这么说,也许王艳艳没事?”

沈作平想一想,才叹口气,“当时她被击得五脏移位,伤势不轻……不过,总比宁树风好一点,宁树风直接被杀了。”

“宁树风被杀了?”陈太忠听得眼睛一眯。

原来这巧器门的人来听风镇,不是第一次了,上一次有陌生人来打听陈太忠,就是巧器门的人,结果陈太忠主仆都在外地,躲过了那一次。

巧器门的人来东莽,似乎是有事情要办的,上次不做声就离去了,这一次又来抓人,被宁树风看到,他就上前抱怨一句:有什么事儿,你们好好说,陈先生也是有身份的人。

结果巧器门的八级灵仙一抬手,直接斩掉了他的脑袋——巧器门办事,轮得到你说话?

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,沉默半天才又问一句,“你知道巧器门的人去哪里了吗?”

“不知道,”沈作平摇摇头,想一想之后,他又补充一句,“我是真不知道,不过他们想回中州,不是走易州的传送阵,就是玉屏门的传送阵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又问一句,“你知道不知道,他们怎么找上门来的?”

“这个我知道,”沈作平点点头,听风镇上,是个人就知道这消息,“上次有个家伙,想去你那儿偷荒兽,你还记得吧?”

想偷荒兽的那家伙,正好赶上陈太忠试验阵法,被捉住了,后来被斩断两条腿,扔出了院子,因为此人素行无赖,无人救治,失血过多而死。

但是此人有个姓朱的朋友,人称朱老七,矢志为他报仇。

也不知道这厮怎么打听到巧器门行踪的,反正去汇报了,说这个院子的主仆,有一把藏弓。

巧器门号称战器无双,也为别的宗派打造兵器,但是有些兵器是不外流的,藏弓就是其中之一——这也是为什么知道藏弓来历的人,都多少对陈太忠主仆有点忌惮。

这次来抓王艳艳,朱老七也跟着来了,巧器门把他当作正面典型,说这是维护了巧器门的荣誉,当奖励。

他们这么做的目的,也是希望听风镇的人,能主动将陈太忠的消息通报过来。

反正朱老七是得瑟起来了,要不是他歪嘴,宁树风也不会被人一刀斩首。

“哼,”陈太忠听得哼一声,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这还是斩草没有除根,我要是把那厮认识的人全杀了,也就没有这么回事了。”

这样杀人,就不是斩草除根,而是叫丧心病狂了,沈作平心里暗暗腹诽,但是他知道对方心情不好,脸上还不敢显露出来,只能不做声。

陈太忠沉吟一下,又发问,“宁树风的妻小,没有受到伤害吧?”

“巧器门眼里哪有他们?”沈作平幽幽地叹口气,“不过家里的顶梁柱没了,以后的日子肯定难过了。”

陈太忠从储物袋里摸出五块上品灵石,走上前放在桌上,“五百五十块中灵,每月给他家送两块中灵,送完为止,沈家护卫的事情,咱们就揭过了……你能做到吧?”

两块中灵合两百灵石,一个五口之家维持小康生活是没什么问题,他能做的,也就是这么多了。

“没问题,”沈作平点点头。

陈太忠想一想,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可以了解的了,于是问一句,“若是有人捉了我,是不是可以联系得上巧器门?”

沈作平想一想,微微点头,“应该是这样。”

“那我走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身形刷地隐去,不过声音依旧传来,“我希望你沈家不要趟这趟浑水,忘了告诉你……我本名叫陈太忠,你可以去隐夏道打听一下。”

既然隐姓埋名求安生不可得,他又何必委屈自己?

当天傍晚的时候,陈太忠又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听风镇,回了院子之后,他又“异常愤怒”地跑出来,了解自己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不管镇子上有多少人可能通风报信,但是大家多是受到过登仙鉴的恩惠,又是几年的街坊邻居了,对他的询问,还是有人能简单地回答一下。

详细回答,那是不敢了——宁树风的前车之鉴,在那里摆着的。

当天夜里,陈太忠也没有修炼,而是修补院子里的小阵,同时继续完善大阵。

忙到接近子夜时分,他眉头一皱,看向一个方向,沉声发话,“既然来了,不想拿住我,去巧器门领赏吗?”

“真的抱歉,”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,然后一阵微风掠过,面前已经多了一个女修,她带着面具,正是城主府的暗线邓蝶。

她很歉然地发话,“我没有拿你领赏的意思,但是你拒绝了城主府的招揽,我也没有办法帮你……你最好还是离开吧,走得越远越好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既然你能来示警,我也给你个面子,赶紧离开,否则我怕控制不住,会杀了你。”

邓蝶一番好意,居然换来这么一句,她也有点恼火,“你确定杀得了我?”

“你走吧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他感激她的好意,但是想到她并没有出手相助刀疤,他心里也憋着邪火,“我只给你三息时间。”

“疯子,”邓蝶摇摇头,转身电射而去,眨眼就消失在黑漆漆的夜色中。

第二天天刚放亮,七八道人影就来到了院子门口,然后刷地分开,将院子围了起来。

一个五级灵仙驾着飞行灵器,升到了空中,对着院子里大声发话,“陈凤凰,你已经被围住了,乖乖地出来,不要指望你这杂七杂八的阵法,能拦得住大家。”

对当地的家族来说,巧器门的追查,跟官方的通缉没什么两样,所以纵然知道对方修为高强,他们也不害怕。

正经是能借此机会,搭上巧器门。

当然,对方熟悉阵法,他们对院子里的阵法,还是多少有点忌惮。

“这点份量,不够啊,”黎明的晨曦中,一棵大树下,传来一声轻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