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九十章 小世界

陈太忠和斗笠人对视一眼,然后发问,“具体在哪里?”

小树枝抖动着,指引着他俩走到一块石壁前,“看到那个小尖儿没有?就在那里。”

这块石壁非常大,大到似乎是跟整个山体连在一起的,竖着有不规则的褶皱,裸露的部分有七八亩地,上面光秃秃的,没什么草木。

陈太忠用灵目术扫去,没发现什么异常……等等,似乎有点不对?

再细细一看,他发现了有点不妥的地方,那里隐约有一层灵气,极其细微——灵目术都不能确定,可见有多么地细微。

正经是灵气中间位置那块略略凸起的山石,能让人看清楚,也便于辨认。

那里离地面,差不多有三十多米,陈太忠一提气,赤手空拳地往上爬,要到跟前看个究竟。

斗笠人却是直接放个圆盘出来,飞了起来,到跟前细细地查看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有点火了,也放出个飞行灵器来,你敢飞行,我好像就不敢?

哥们儿真不是人奸!

斗笠人站在圆盘上,背着手,仔细观察着那个小尖,没有出手的意思。

陈太忠却不是这样,他凑近了之后,又用灵目术扫了好几遍,探手一拂。

一阵极其轻微的灵气波动之后,那里就多出了八个小圆孔,小孔的直径有两寸,差不多两寸半深。

斗笠人一看就明白了,“灵石驱动,不过……塞进去灵石就行?”

“不是,”小树枝在石壁下喊,“我知道怎么打开,能不能带我进去?”

陈太忠降到地上,很严肃地对他发话,“好奇心害死树,你没看我本来都不想进吗?”

“你修为就没我高嘛,”小树枝不但话痨,还是个死脑筋,它就不想,现在的它只是一丝精魂,哪里斗得过对方?

陈太忠倒是没有杀树灭口的兴趣——只杀一丝精魂也没意思,他苦口婆心地相劝,“你看,你只是可能知道遗址,就被我们带来了,你要知道太多,小心被别人搜魂!”

他对遗址本来是可有可无的态度,但是看到这巧妙的设计,忍不住就多了点心动。

小树枝沉默半天,提出个要求来,“里面要是有灵泉,给我带点出来。”

“不用里面有,回头我给你,”斗笠人也降了下来,很随意地回答。

树修还真是死脑筋,听到这话就直接过关了,“好像是放八块极品灵石,然后用剑气击打这个石头尖,不过……好像会引发雷击,需要准备防雷。”

陈太忠看一眼头顶密布的乌云,嘴巴一咧,“这天气遭遇雷击……刀气行吗?”

“应该可以吧?”小树枝不是很确定。

听说会遇到雷击,斗笠人犹豫了,“没防雷手段,掉下去得摔个半死……我去涯山弄个防雷灵器。”

“借给你一件,”陈太忠随手扔出去一件长衫,正是他从姜家营混到的,他现在有了从郑勇昌身上得到的高阶灵衫,就不怎么把中阶灵衫放在眼里了。

知道会引来雷,两人也不再用灵器飞行了,而是来到石壁上方,捆了两根丝带,从上面慢慢垂下去。

“八块极品灵石,”陈太忠有点肉疼,不过他知道斗笠人是个穷鬼,也不指望那厮,于是主动取出灵石,“希望里面能有好东西吧。”

刀气有一点点难度,尤其是身子还吊着,他不太好拿出灵刀,索性是以指代刀,使出了无欲,憋出一道刀气。

刀气触碰到那石头尖,居然没什么反应,不过那石头很硬,没被摧毁。

他正疑惑呢,下一刻,只觉得一股莫名的气势直冲云霄,然后喀喇喇一声巨响,天上的银蛇乱舞,居然开始打雷。

紧接着,石头尖一亮,一股异常耀眼的电弧劈了出来。

斗笠人反应极快,直接就躲到了他身子后面。

“我擦,这么大的闪电?”陈太忠也有点晕,他觉得高阶灵衫未必扛得住。

不过这时候说什么也晚了,他只能硬着头皮扛。

这电弧在他身上肆虐了有一分多钟,才停了下来,陈太忠却是被劈得面皮焦黑,头发直竖,不停地又抖了半分钟,这才恢复了正常。

他恢复正常了,石头尖也恢复正常了,他往前试着推一推,根本没反应,“我怎么刚才看到,这石头尖打开了呢?”

“你这什么防雷灵器啊,”斗笠人气得大喊,连声音都有点变了,他也受到了波及,连斗笠都被撞歪了,不过还好,他是间接连电,要不然,中阶灵衫怕是都扛不住。

“看来只能用防雷神器了,”陈太忠火了,直接将大铁锅取了出来,又降到石壁下,将铁链瓷实地埋进土里,“倒不信这次还不行。”

歇了一阵之后,两人继续试验,反正天上也在打雷下雨,没人注意到这里。

这一次,就算轻松多了,那电弧顺着铁锅和铁链直接钻到了地下,不过由于电流过于强大,铁锅都被烧得通红,铁链最终还是被烧断了。

然而,有这么一瞬间的阻挡,对陈太忠来说,就已经足够用了,趁着石头尖外翻的一刹那,他果断地一伸手,从里面抢出一个圆环来。

这圆环就是遗址的钥匙了,而圆环一拿出来,电弧自动就停了,石头尖也不再归位,而是就那么敞开着,里面显出一道凹槽。

“还是密库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。

“修整一下,准备进吧,”斗笠人有气无力地发话。

“先布设个阵法,”陈太忠却是想得比他多,虽然四下无人,但是这密库看起来戒备森严,应该有点货才对,最好不要受到打扰。

反正对他来说,布设一个简单的幻阵,并不是多么难的事。

做完准备工作之后,两人用门环开启了这个貌似密库的遗址。

一进密库,陈太忠登时就呆住了,眼前可不是藏宝的密室,而是一个极大的花园,里面生长着茂密的树木和花草,有假山流水,有亭台楼阁。

“小世界?”斗笠人在他身后惊呼一声。

“好像真是这样,”陈太忠深吸一口气,“这里的灵气,浓郁得有点不像话啊。”

他自打飞升以来,有过好几次“灵气太浓郁”的感觉,第一次是在飞升池的时候,那时的仙界,真的是令他惊讶。

第二次,是在他初次使用聚灵阵的时候,觉得相较之下,仙界的灵气也就是那么回事了。

这一次,则是第三次。

斗笠人却是不做声,直接驾着飞行灵器,四下转了起来,不多时,他就回来了,有点沮丧的样子,“没人,就是这么个小院子,连灵兽都没有,不算小世界。”

“这院子不小了吧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五百多亩还算小院子,你家的院子能有多大?

正经是,他觉得这里真的是个闭关修行的好所在,跟这里相比,他曾经修行的仄小石窟,那算个什么玩意儿?

甚至他在听风镇的院子,也比不上这里安静舒服,他觉得,“我能在这里修行到玉仙。”

“玉仙未必够,”斗笠人摇摇头,发现这么一处所在,他也有点高兴,话就多了起来,“灵气未必够你冲关,而且……想试验术法的话,这里地方太小。”

“这个回头再说吧,”陈太忠也不在意,饭要一口一口地吃,目前有这么个地方就不错。

等回头刀疤跟着来,她一定会很满意的吧。

然后他看一眼斗笠人,“走,咱们看一看有什么好东西。”

花园不算小,但是布局一目了然,没有什么看起来很隐秘的地方,两人也没必要分开,说什么各凭机缘之类的话。

事实证明,这里还真是一个隐居的好场所,溪水是循环不息的灵泉,树木也是灵性十足,花圃里还有极大的一块灵天,长着各种的灵药。

尤其是这药田里,居然没有任何的杂草,各种灵药最少都是七八百年的,甚至还有上千年的。

只不过,也许是没人打理的缘故,各种灵药相互争夺着资源,纠结做一团,有些植株的品相不是很好。

陈太忠对这块药田很感兴趣,这些东西拿出去,甚至比灵石还要抢手,陈某人不差灵石,也不需要灵药,但是百药阁的收药大会证明,灵药能换到灵石买不来的东西。

斗笠人对灵药不是很感冒,他更在意的是,那几排可能住了人的房子。

然而,大部分的房子都是干干净净,里面甚至连桌椅都没有,只有一间房子,里面摆放了一排排的丹药,多是疗伤用的,有些丸药已经年久失效。

“难道这里曾经是个战地医院?”陈太忠忍不住要这么猜测。

“你对丹药不感兴趣?”斗笠人突然出声发问。

“你看上什么,尽管拿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。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”斗笠人一点都不谦让,“虽然家族的人很讨厌,但我总得尽一份责任。”

陈太忠也懒得听她说什么,目光不住地四下扫射,“这么大的手笔,里面空空荡荡的,就没个密室什么的?”

“知足吧你,”斗笠人正在收取丸药,闻言哼一声,“这样的小世界,都会引来玄仙的出手,咱们还是先商量一下,谁得这个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