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八十八章 标识跑了

在最初的难受过后,陈太忠看到踏云虎的做派,他多少有点相信,这女孩儿是类似伥鬼的存在了。

但是他心里依旧不好受。

那踏云虎折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才叼起那女孩,转身向外走去。

“跟着我,”斗笠人慢吞吞地站起身,伏低了腰,轻手轻脚地走去,落地一点声音都没有,像足了一只捕食的猫。

陈太忠也学他的姿势,他有庾无颜传授的法门,脚掌可以离开地面,倒也不虞发出声响。

两人跟着那踏云虎,走了有十几里地,那踏云虎一开始的时候,还左看看右看看,然后逐渐地越走越快,两人也加快了脚步。

到最后,踏云虎几乎是奔跑的样子,到了二十里开外的时候,两人甚至都快追不上了。

“盯紧它,”斗笠人终于再度出声。

他说完这话之后,不到五分钟,那踏云虎刷地不见了去向。

“是在那棵黄枫之下消失的吗?”斗笠人轻声发问。

“在黄枫和山槐中间,”陈太忠也是一眨不眨地盯着那里,轻声地回答。

“你等着,”斗笠人丢下三个字,又蹑手蹑脚地前行。

前行了一段时间,他脚一蹬地,身子箭一般地前蹿,同时一抖手,撒出漫天的黄色迷雾来。

撒出迷雾之后,他就不着急了,而是直着身子背着手,看着黄雾冷笑。

陈太忠见状,也从后面跟了过来,疑惑地看着那团黄雾。

等了好久,黄雾都逐渐落地了,也没啥反应,他正疑惑着呢,发现那一株黄枫和山槐的叶子,变得有些枯槁了。

又等了好一阵,那黄枫的树干中,传来几声咳嗽,“咳咳……阁下,你这是何意?”

“没什么,随便转转,”斗笠人淡淡地回答,然后看一眼陈太忠,“要不……你来说?”

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摊双手,“我倒是可以说,但是,你让我说什么?”

下一刻,他感觉一股极为微弱的神识扫过,然后那黄枫发出一声轻咦。

对方既然探查他,陈太忠自然也不会客气,直接灵目术就扫了过去,然后眉头就是微微一皱——这树的气息,怎么如此怪异?

两人一树就僵持在了这里,好半天之后,那黄枫又咳嗽两声,树身也微微地颤抖了起来,“咳咳,阁下到底是要做什么,用这样的毒……未免有点过于霸道。”

斗笠人这才哼一声,“不用猛毒,哪里留得住你?”

“这毒太猛,我都快死了,我不曾害你,你又何必害我?”那黄枫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,伴随着剧烈的颤抖,几片树叶脱离了树枝,慢慢地飘落下来。

“毒死你?”斗笠人冷哼一声,不屑地发话,“你化身千万,这一株也不过是分身而已,你敢如此欺我,真当我不会金杀之术?且看我拿你这尊分身,做个昭告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掣出一柄刀来,这刀不知道是何物所制,非金非石黑漆漆的,看起来也不是如何地起眼。

但是那黄枫又是极其剧烈地抖了一下,它抖得是如此厉害,看那样子,简直恨不得从土里拔出树根,没命地逃掉。

它凄惨地喊一声,“这就是我的主魂啊,真的……是我的主魂。”

“是吗?”斗笠人波澜不惊地问一句,手中的黑刀已经贴到了黄枫的树干上。

那黄枫又剧烈抖动两下,然后居然渐渐停了下来,声音变得沙哑了些许,“你既然知道我的手段,也莫问是不是主魂了,如有事的话,可以直接说了。”

它本是横断山脉一棵樟树成精,严格来说,树修并不算兽修,只能算精怪,要说修为的话,大约就是高阶兽修的级别。

树修的战斗力不高,但是在山林之间,也有其得天独厚优势,可指挥其他树木一同攻击对手,精魂借居到其他树木上,异常方便,进可攻退可跑。

刚才对方撒出的药粉,克制它的精魂转移,同时还可吸取树木的生机,它想跑都跑不了。

樟树修的胆子并不大,也确如对方所说,分身极多,一般遇到对手之后,它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。

对方一下手,就让它逃无可逃,证明人家是有备而来的。

它的分身多,但也不是随便可以浪费的,损失分身是要掉修为的。

至于现在这一株黄枫,是分身还是主魂,除了它主动说,别人都不会清楚,不过对方不惜毁灭此黄枫来做告示,那就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。

既是如此,它不如乖乖地配合。

斗笠人并不接话,而是一抬手,又撒出些黄色的烟雾。

黄枫又是一抖,躯干越发显得枯槁,“好吧,你问就是了,何必如此?”

斗笠人冷哼一声,方始缓缓发话,“笋岭有棵侧柏,你是否吞了它的本源?”

“没有,”黄枫的枝叶没命地摇摆,哗啦啦地作响,千万片略显枯黄的树叶自空中落下,恍若下了一场落叶雨一般,“都是树木成修,我怎能那样做?”

“嗯?”斗笠人重重一哼,“你驱使踏云虎魂作祟,连生灵精血都敢吸食……竟然如此地胡说,真当我的刀不快?”

黄枫闻言,却是陷入了沉默中,好半天才沙哑地回答,“树修又何辜?人修兽修可以啃食草木为食,我树修为了勇猛精进,吸食点精血就该死?”

那踏云虎魄确实是它控制的,樟树修除木系天赋外,还有“幻”的天赋。

它控制着踏云虎的魂魄,幻化出真实的踏云虎,以及一个人修,若是有路过的修者或者灵兽看到,万一想凑过来,就中了它的幻术,不知不觉间被它拖过来,吸食掉精血。

但是它不认为,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。

“我不跟你讲因果,”斗笠人也是蛮横得紧,贴着黄枫的刀身,慢慢地直立了起来,随时可发出强力一击。

“莫想着糊弄我,最后给你一个机会,你说你不吸食同类的本源,那你控制踏云虎魄的天赋,是你樟树自带的吗?”

黄枫一听这问题,登时就急了,“那是有一株山槐,想吞噬我的本源,多次驱动鬼物来攻击我,我不得不杀之,然后……然后我当然以因果还它,就得了它的天赋。”

斗笠人也不知道它说的真假,不过这确实解释得过去,“既是如此,你不要告诉我,说那棵侧柏不见了。”

“侧柏……确实还在,”黄枫迟滞了片刻,终于吐出实情,“目前它托庇于我,不知阁下寻它,到底有何事?”

“我需要告诉你吗?”斗笠人手上缓缓发力,刀锋已经开始切入黄枫的树皮。

“唉,”黄枫长叹一声,居然能听出来浓浓的无奈,“如有几分奈何,还望阁下手下留情,树木修行,尤其不易。”

“它须得晓事,”斗笠人淡淡地回答,却也不着急拿开那黑刀。

“等我唤它,”黄枫有气无力地发话,显然是心情沮丧。

斗笠人这才将刀拿开,却是又随手洒了一把黄色的烟雾。

陈太忠听着他们的对话,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一开始看到了树修,他有一点惊讶,再后来是愕然,再到后来,是震惊,到了最后,就是麻木了,这横断山脉,果然很神奇吖……

待他回过神来,发现斗笠人已经坐在一边闭目修炼,他走过去发问,“那株侧柏……你确定是那一株?”

怪不得南宫家无功而返,做为遗址标志物的侧柏,居然修炼有成,跑进横断山的内圈了——这累死人也找不到啊。

斗笠人抬头看他一眼,并不答话。

可是陈太忠实在太好奇了,想一想那些四处寻找遗址的人,他就觉得特别可笑,侧柏成了树修,长了脚跑了,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滑稽的事儿吗?

见到这厮不回答,他就有点恼了,“我说,你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?”

“啧,”斗笠人有点烦他了,“我也没说,我是哑巴。”

“我对这个事儿,挺好奇的,”陈太忠并不知道,对方目前压制的,是一棵相当于高阶兽修的樟树修,“说说呗。”

斗笠人沉默片刻,缓缓回答,“等回头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他站起身来,走到黄枫旁边,又撒一把黄色烟雾——他需要不停地削弱对方,否则的话,对方万一跑了,再想抓就要费周折了。

陈太忠见状,终于闭嘴,他感觉到了斗笠人的谨慎,决定暂时不去添乱。

倒是黄枫有点不高兴了,“我说你停一停行不行?你能找到这里,肯定有找到我的其他办法,没必要一直折磨我吧?”

“不是看你还够配合,我直接给你一刀,”斗笠人毫不客气地回答。

这家伙好像……也没我想像的那么讲理,陈太忠的眉头微微皱一皱。

侧柏的消息,比他想的要来得快一点——事实上,树修通过根系传递消息,速度是很快的。

等了约莫一个小时左右,不远处一棵杉树抖一抖,一股庞大的威压散放了出来,“两位找我,不知道有何贵干?”

这年头,怪事特别多,按说侧柏是黄枫的小弟,气息应该弱一点才对,可恰恰相反,黄枫的气息微弱到几乎不可察觉,侧柏的气息却是极为强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