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八十七章 伥鬼

接到这个消息,陈太忠紧赶紧地往回返,不过现在外围有兽修执法,如果不想惹麻烦的话,最好还是靠两条腿走路。

所以他到涯山城外,就是次日上午了,雷晓竹和小甜在城外等他,旁边还有一个英挺的男子,九级灵仙,腰牌上除了捣药杵,还有一片霞光。

据雷晓竹介绍,这是百药谷的外事堂主尹雪臻。

也许是知道了陈太忠的战绩,尹堂主倒是没显出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,相反地,他态度极其热情,“你们探险的运气很好啊,我也是见猎心喜,跟着来凑凑热闹。”

看来上次小甜遇险,还是引起了一些关注,陈太忠心里明白,不过,人家这么说,他总不能戳破。

接到驻颜丹的玉瓶,他顺手就收起来了,也没兴趣检查,彼此的身份都在那里放着的,“既然你们两个有尹堂主相伴,那就祝贺你们好运气了。”

“你不跟着我们一起走?”小甜很讶异地看着他——说好大家一起做任务的嘛。

“你们离开的这阵子,我还遇到了点别的事儿,”陈太忠歉然一笑,“暂时是没办法一起进山了,等两个月以后再说吧。”

“其实有上次的收获,没准是你的运气好,”小甜愁眉苦脸地回答。

“我这人,一向不怎么相信运气的,”陈太忠一摊手,他从来只相信自己的努力。

雷晓竹原本有些话,打算在路上说,见他执意离开,于是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对了,你跟别人合作要小心了,我们听说,你杀了天仙的事情,已经被兽修传出去了……还知道你姓陈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。

“是个鼠修和牛修说的,”雷晓竹一摊手,“涯山城里都传遍了,倒没说天仙是谁家的,你的来路介绍得也很含糊……只说姓陈,可是别人不清楚,我俩能不清楚?”

“这才真是的,”陈太忠叹口气,这不是让哥们儿自绝于人族吗?

不过他也没太往心里去,知情人总共也才四个,大不了最近少进涯山城。

涯山的城外也有补给点,须知这里的牛鬼蛇神极多,有些更是上了通缉榜的,当然,补给点的价格比较黑,而且大宗的买卖,容易惹来他人的觊觎。

对陈太忠来说,这不是什么事情,邀百药谷的弟子代为进城采买一趟即可。

于是在中午时刻,他再度进入横断山脉,本来想直奔笋岭的,但是想一想,还是来到了跟斗笠人见面的地方。

他四周看一看,发现没什么动静,也没有留言什么的,心里也觉得好笑:这才几天,人家说了,要差不多两个月。

慢着,那厮不会知道我姓陈吧?

他想一想,印象中应该没向那厮报过姓名——我也不知道那厮姓啥啊。

正拿不准的时候,猛地看到远处灰衫一闪,居然是斗笠人来了。

他也不发话,就这么看着对方——你懒得说话,我还懒得说话呢。

“跟我走,”斗笠人也没说别的,就说了三个字,转身就走。

陈太忠这下憋不住了,快步跟上,“去哪儿啊?”

“找遗址,”斗笠人又说三个字,却是头也不回。

这靠谱吗?陈太忠有点犹豫,最终还是跟上了,不知道为什么,此人给他一种比较放心的感觉,基本上就跟见到庾无颜类似。

两人第一次的见面,并不能说很愉快,后面也沟通得不多,但就是给他这种感觉。

再想一想,此人有吓走九级灵仙的能力,却是愿意帮助杀人而换丹药,这也殊为难得了。

两人埋头疾走,斗笠人对横断山脉果然熟悉,哪里有小路,哪里有能跃过的山沟,是一清二楚,跟着他走,非常地轻松。

走了差不多三个小时,陈太忠实在忍不住了,“我说,这不是去笋岭的路吧?”

走山路要绕弯,他能理解,但是眼瞅着这么久了,根本没接近笋岭,不能这么绕吧?

“不去那里,”斗笠人一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,继续埋头直走。

你还真牛气了,陈太忠被他这态度呛着了,也懒得继续说话——到了地方不就知道了?

这厮在天黑之后,还走了俩小时,然后才找个地方歇息,第二天天还没亮,就起来做饭,刚放亮的时候,继续赶路。

两天之后,两人突破了外围,进入了内圈,这两天里,两人说的话,不超过五句。

其中有一次,还是斗笠人见他在玉简上做标记,问了一句你干什么。

陈太忠当然会告诉他,我这是做地图,对方愣了一愣,就没再说话。

严格来说,他做的不叫地图,只是一条路线图,两人一直赶路,根本没时间探索周边。

进内圈的时候,陈太忠依旧不说话,你敢走的地方,我就敢走,有什么呢?

不过这斗笠人在横断山脉认路的本领,真是绝了,比涯山城主府的朱先生还要高出很多。

两人一路行来,连灵兽都只见过一只——三级的摩云豹,被斗笠人一刀轻松杀死。

然而,进入内圈之后,他行进的速度明显放慢,有时还主动出声,比如说这里有一只摩云金鹏,已经是中阶兽修,走路时声音大一点无所谓,但是尽量不要惊动草木。

摩云金鹏的眼力奇好,听力却是不佳,这都是针对性的应对法门。

在内圈又走了五天,这天中午,两人来到一个小湖旁,斗笠人难得地叹口气,“到了。”

陈太忠不是个嘴多的,但是这一路憋下来,也憋得他够呛,他闻言眉头一皱,四下看一看,“这里有遗址?”

小湖不大,总共也就三四百亩地的样子,周围的植被长得极为茂盛,野兽不多,给人一种荒凉和阴森的感觉。

斗笠人也不回答他,只是摸出一把刀来,将周围的杂草和灌木砍倒一片。

然后他盘坐下来修炼,才吐出一个字,“等。”

真是有点受不了你,陈太忠也有样学样,砍倒一片草木之后,闭目修炼。

这一等,就一整天过去了,斗笠人并不张罗做饭,陈太忠自然也不差这一顿。

第二天天一亮,湖面升起白蒙蒙的雾气,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,雾气才散去。

然后陈太忠就发现,水边多了一只青色和白色相间的老虎,这虎的毛发极长,正是八级的灵兽踏云虎。

踏云虎在湖边喝了一阵水,然后钻进了草丛里,不多时,远处传来一阵清亮的歌声。

又来个兽修?陈太忠眉头皱一皱,这歌声倒是挺好听的。

歌声越来越近,不多时,草丛拨动,竟然出现了一名人族女孩。

女孩儿年纪不大,看上去就是十三四岁的模样,眉清目秀,头上绾着双丫髻,手里挎着一个篮子,看修为也就是一级灵仙。

她走到湖边,找一处流入湖中的小溪,蹲下身子,一边唱歌,一边去捡拾小溪里的田螺——起码是一种很像田螺的东西。

就在她捡拾的时候,不远处的草丛无声地分开,那只踏云虎有若幽灵一般,悄无声息地现身,一点一点地靠近她。

我艹,陈太忠嘴角抽动一下,做为一个人族,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,他实在有点不能忍。

虽然前不久,他的同情心刚被一个少年利用过,当时也很令他心寒。

可是,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,他轻吸一口气,看向斗笠人,“你打算坐视?”

斗笠人的身子,动都不动一下,只是淡淡地吐出一个字,“等。”

“我等不了,”陈太忠就要往起站。

“那不是人,”斗笠人轻声发话,难得地多说一句,“看下去你就知道了。”

他的语气极其地平淡。

陈太忠想一想,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对方,“希望你没有骗我。”

斗笠人侧头看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既然那个女孩儿不是人,陈太忠就以为,估计是化了形的兽修甚至妖修。

不成想,下一刻,那踏云虎在接近女孩身后不远处时,猛地身子一蹿,先是吐出三道风箭,然后就猛地扑了过去,一口就咬穿了女孩儿的脖子。

那女孩儿在猝不及防之下,忙不迭地躲避,已经中了两道风箭,鲜血四溅,再吃这么一口,登时就香消玉殒。

她手里的篮子跌落在地,里面圆乎乎的田螺滚得到处都是。

陈太忠侧头看向斗笠人,眼睛一眯,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放出,“这就是你说的……不是人?”

“她早就死了,”斗笠人的身形还是一动不动,“是那踏云虎吸引人救助的手段。”

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一个激灵,我怎么忘了这个说法了?

在地球界的中国,有为虎作伥的典故,不过他一直以为,那仅仅是传言,于是他不太确定地发问,“不是吧,那女孩儿明明有血,难道真是……伥鬼?”

“估计她连伥鬼都不是,”斗笠人也不太确定,于是又强调一遍,“等!”

陈太忠一咬牙,这一刻,他别提有多闹心了。

那踏云虎咬死女孩儿之后,并不离开,而是左看了又看,一会儿舔一舔女孩儿身上的血,一会儿又将女孩儿叼起来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