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八十六章 又见兽修

面对陈太忠鬼魅一般的身法,南宫家的八长老也很是无奈。

没有谁能应付得了一个打了就跑的高手。

于是他冷哼一声,“阁下若还是个男人,就堂堂正正地打一场,敢吗?”

“我是不是男人,你说了不算,”陈太忠站在不远处,抱着膀子笑了起来。

任由雨水浇到头上身上,他满不在乎地发话,“不过,你真想单挑,我也奉陪,咱们找个地方打一场,就你一个人,敢吗?”

“有何不敢?”八长老也怒了——南宫家不缺血性男儿,如若只是一人的话,他就算打不过,逃跑总是不难。

“八长老,”旁边有人出声了,南宫家此次来横断山脉,是有大事要办的。

不过话可不能这么说,他就婉转地提醒,“您是此行领队,不可轻涉险地。”

八长老想一想之后,看向对方,“我跟你做一场,跟我家子弟无关,你可敢答应?”

如果对方答应放过其他人,他又何惧拼死一搏?

“你好大的脸,”陈太忠偏不肯答应,他就是这么个性子,你找我麻烦的时候,征求我的意见了吗?“我若输了,自是万事皆休,你若输了,且慢行一步,我送他们跟你团聚!”

“阁下莫要欺人太甚!”八长老只觉得自己的肺都快气炸了。

然而,他身负的,不止是自家一条性命,身后还有南宫家的十余个精英,他不能冲动。

“哈哈,”陈太忠又是大笑一声,“我求你们招惹我了吗?”

八长老就那么瞪着他,磨了好一阵牙之后,才冷哼一声,“南宫家子弟,组阵回城,小心对方偷袭!”

他仔细判断过形势之后,很悲哀地发现:这口气,是不得不忍了。

“想撤?哪里有那么轻松的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抬刀一指对方,又抖手摸出一张宝符,“放出你的灵舟来,看能不能躲过我的攻击?”

到现在,他也打出真火了,既然真实面目跟对方对上了,那就是不死不休。

“宝符?”九级灵仙见状脸一沉,灵舟启动时,速度并不快,哪里躲得过宝符一击?

他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阁下何必苦苦相逼?我南宫家这次认栽……还不行吗?”

“你们主动找我的麻烦,认栽就想没事?你南宫家好大的面皮!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然后脸一沉,“苦苦相逼……你算过没有,有多少人被你南宫家苦苦相逼过?你们在意过他们的感受吗?”

南宫家做为地方一霸,欺压他人是常事——只看南宫锦标勒索旁人,被杀之后,南宫家还咄咄逼人,就可以想到,他们平日是如何做事了。

但是此刻,八长老义正言辞地否认,“我南宫家从未苦苦相逼于人!”

你们刚才还在逼我呢,陈太忠冷笑一声,哥们儿要真只是普通四级灵仙,你们还不是说抓就抓了?

不过他也懒得费口舌,所以只是淡淡一笑,“我也没有苦苦相逼于人,对我来说,你们……只是一群蝼蚁!”

八长老直气得牙根紧咬,“须知我南宫家,可是有天仙的!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才待说话,猛地眉头一皱,扫向不远处一片一人高的蒿草,沉声发话,“什么人?”

“爷只是路过啊,”一个声音闷声闷气地回答,然后,一头牛从里面走了出来,屁股上还穿着一个……裤衩?

它瞪着老大的牛眼,扫视一下四周,大嘴一咧,“天仙……天仙算什么玩意儿?谁见天仙了?”

“兽……兽修?”南宫家一帮人登时就石化了。

陈太忠也觉得头皮发麻,总算还好,最近他见兽修比较多,还能摇摇头,“没见。”

“那你们接着打啊,”那牛甩一下尾巴,合着它穿的还是开裆裤,“人族打架,挺好玩的嘛,不过……半天才死了一个?”

尼玛你这啥话啊,陈太忠不想打了。

“蠢牛,咱们是来杀会飞的人族的,”一个声音尖声尖气地响起,然后黑影一晃,落到了牛背上,居然是一只……会飞的老鼠?

这老鼠有一只狗大小,它骑在牛背上,左右顾盼着,“有人族不守规矩,居然在灵山飞行,你们谁知道他的下落?不知道的统统都得死!”

一帮人族大眼瞪小眼,谁也不做声,南宫家人本来还想着抽个冷子,驾驶灵舟离开,但是现在,却是不敢了。

这里是横断山脉外围,默认人族是可以飞行的,但是两个兽修就站在跟前,还要调查会飞的人,这时候非要驾驶灵舟,那不是上杆子找死吗?

“都不知道?”那老鼠目光阴冷,小眼睛珠子不停地转动着,细声细气地发问。

“就算不知道,你也无权杀我们,”陈太忠忍不住了,“擅起战端,你担负不起这个责任。”

若是只有一个兽修,他说话不会这么婉转,但是……俩兽修的话,真不好打。

老鼠的小眼珠看他一眼,“我不是擅起战端,而是你们明明知情,却不肯说。”

只冲这句话,就能想像得到,兽修做事的简单粗暴——直接扣一顶帽子给你。

很多人族修者,就是栽在兽修这种行事方式上了。

陈太忠眉头一皱,心里腻歪得不得了,可是眼下他四处皆敌,也不能再炸刺,于是主动提供线索,“真罗郡常阴城萧家,有一天仙,曾经在横断山脉飞行,已经被兽修执法者处死。”

“那不是我们处死的,”老鼠很干脆地摇摇头,尖尖的嘴巴一动,“他是被人族冒名杀掉的。”

陈太忠一抬手,抹一把脸上的雨水——他的汗都快吓出来了:你连这都知道?

兽修的消息,也太灵通了一点吧?

老鼠的话还没说完,“那个人姓陈,嗯……人族也有不错的嘛。”

我勒个去的,陈太忠的心头,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,心里快恨死那个老妪了,那老妪姓什么来的?对了,姓杜!

咱们走着瞧!

在他想来,泄露消息的,定然是那老妪无疑,朱先生不可能说,百药谷的弟子更不会说。

“既然你们知道此事,那就不找你们麻烦了,”老鼠细细的爪子在空中一摆,大喇喇地发话,“记得多宣传啊,人族和兽修,都是殊途同归的嘛……蠢牛,我的成语用得好吧?”

“再叫我蠢牛,我一屁崩死你!”那牛腰部猛地一挺,直接将老鼠弹飞,转身疾驰而去。

“等等我,”老鼠尖叫着,凌空飞着追了过去。

在场的众人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:都说兽修多么强大,原来……也能这么不靠谱?

倒是那八长老会来事,冲着陈太忠一拱手,“感谢阁下救命之恩,此前种种误会,一笔揭过,我为我同伴的失礼,表示隆重的道歉。”

他这么做,也是不得已的选择,眼前此人太过强大,又咬住了南宫家不放,搞得他们是进不得也退不得。

那此刻,莫名其妙结的仇,咱们就莫名其妙地化解吧,至于说族人之死,南宫家也不是没死过人,只要不丢了南宫家的面子,事情揭过也就揭过了。

而对方刚才一言,确实也化解了兽修的杀意,南宫家是跟着躲过一劫,这个毫无疑问。

陈太忠又愣住了,他都已经决定跟对方不死不休了,猛地蹿出来两个兽修,事情……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呢?

他有心翻脸吧,对方是笑脸相迎,而且刚才,人族和兽修确实是两大阵营的。

他愣了好一阵,才冷哼一声,“以后不要让我在横断山脉看到你们南宫家,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。”

他是想着,对方贸然招惹自己,这么蛮不讲理,怎么也得付出点代价,而且宁伶仃应该就在附近讨生活,以南宫家的蛮横,没准还会去找她,索性不让南宫家来这里,也就没事了。

“好说,”八长老点点头,南宫家以后少来这里就行了,实在有事的话,摘掉腰牌前来,谁还能把南宫家的人全部认住?

于是南宫家收拾行囊走人,离开之际,八长老一拱手,“还没请教阁下姓名?”

哥们儿连“姓陈”都不能说了!陈太忠心里这个烦躁,也就不用提了,闻言看他一眼,“你确定自己要知道?”

“那就算了,”八长老笑一笑,转身走人。

他倒没想报仇,只想知道自己栽在什么人手里了,不过看对方语气不善,他就不问了。

他轻松地走了,陈太忠心里可真不是滋味:哥们儿怎么稀里糊涂地,就受到兽修的赞扬了呢?

他对自身阵营的认同感极高,为此他甚至可以暂时撇下仇恨,一致对外,而眼下这个名声传出去,真的是……太那啥了。

不过,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懊恼也没用,陈太忠想了好一阵,决定明天去笋岭走一趟。

他打算在那里多呆几天,寻找遗址倒是在其次——笋岭太大了,找不过来的,关键是他想看一看,南宫家的人,是不是真的撤走了。

不成想第二天走到一半的时候,他接到了雷晓竹的通讯鹤,她和小甜已经再次来到了涯山城,并且带来了一颗驻颜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