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八十五章 再遇南宫

为了尽快得到消息,陈太忠并没有回城,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吃住在横断山脉的外围。

一般人不太受得了这样的苦,但是他真的无所谓,独来独往自得其乐。

过了有四五天,这一天傍晚,天上又下起了雨,看势头雨还不小,陈太忠最近也习惯了这种生活,找到一个小山包,选一块平坦的地方,快速地搭起了雨棚。

才一搭起雨棚来,瓢泼大雨就浇了下来,他也懒得做饭了,取出中阶灵阵,直接修炼了起来,同时还将防御阵打开,防止细密的雨丝泼洒到身上。

至于撑起防御阵需要耗费灵石,他也不会在乎,陈某人家大业大,不差这一点。

搭起雨棚不多久,远处传来一阵人声,却是在大声喊叫着,指挥搭帐篷。

这并不奇怪,在野外遇到类似的大雨,稍有一点生存常识的人都知道,扎营不能在低洼之处,但是为了防雷击,尽量也不要选择在高处。

附近草木繁茂,而这里是仅有的一个山包,草木还不高,有其他人冒雨赶来这里扎营,却也是正常的。

过了一阵,雨稍微地小了一点,扎营的人这才发现,距离他们约莫四五百米的地方,居然也有人搭了雨棚避雨,于是他们就不淡定了。

在横断山里讨生活,跟外人保持距离,是很有必要的,两拨人离得看似有点距离,但是四五百米,脚快的修者,几步就迈过去了。

白天还好说一点,一旦入了夜的话,这点距离真是防不胜防。

那拨人原本还算沉得住气,可是眼瞅着雨一直下,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,就有人不断地对陈太忠张头张脑,似乎酝酿着撵人的计划。

又过一阵,雨下得稍微小了一点,终于有人冲着这边走了过来。

来的人是个七级灵仙,他灵气外放护着身体,离得远远的就打招呼,“我说……你是干什么的?”

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也懒得搭理——你算老几啊?

不成想他这一侧头,对方隔着细密的雨丝,居然将他的面目认了个八成,“我艹,原来是你小子!”

陈太忠闻言,心里也有点纳闷,少不得又细细看对方一眼,待看到对方的腰牌,才冷哼一声,“酒伯南宫的人?滚!”

“小子你很狂啊,”这位登时就放慢了脚步,小心地四下打量着,“唔,一个四级灵仙而已,为什么这么狂呢?且让我猜一猜……你认为,你的同伴护得住你?”

他是在虚言恫吓,试图了解清楚对方的实力。

你一定要作死,那也没法子,陈太忠吸一口气,缓缓站起身来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如果我的同伴护不住我,你打算怎么做呢?”

他对南宫家族,没什么好印象——事实上,留给他好印象的家族并不多。

他跟南宫锦标发生过冲突,将人杀了,他看南宫不为不顺眼,也杀了,不过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,现在的他,跟南宫家族并没有什么冲突。

如果对方不生事,他不会去惹人,但是对方想找茬的话,他也不怕接着。

总是要弄明白对方想干什么,他好十倍百倍地回报。

“打算怎么做?当然是带回伯爵府,慢慢地调查,”那七级灵仙狞笑着发话,“我们一个杰出的家族子弟死了,我看你很有嫌疑。”

南宫不为做为南宫家未来的希望,也是留了精血在家里,他的死亡,测命牌自然测得出。

事实上,可能下手的人很多,南宫家的人不会放过送到眼前的这位——上一个向导不见了,而这位跟那个向导熟识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真的要带我走?”

若是南宫家能将他带走,他后半生就算完蛋了,最好的结果,也不过是被迫成为南宫家的客卿,差一点的就是陨落,甚至可能被炼成人偶,白痴之后,被榨干最后一丝价值。

既然你打算这么对我,就不要怪我做出相应的报复——这是你的选择,不作死就不会死。

“你以为我有闲情跟你瞎扯淡?”七级灵仙放出神识,一边回答,一边四下感受一下。

待确定四周真的没什么人,他狞笑一声,一只大手凭空闪现,恶狠狠地抓来,“有什么话,回南宫家的地牢慢慢说吧。”

周遭没人,他就托大了很多,甚至连醉风雷都没有施展,直接拿人。

“死吧!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手中长刀一闪,狂野地扑了上去。

他从来不是一个心软的人,而且非常善于使用自由心证,对方趁着四下无人捉拿他,那必然是要置他于死地,所以,他反杀对方,没有任何一丝丝的负罪感。

相反的,他心里反而有一种暴虐的宣泄感——我让你再草菅人命。

一招!没有任何的悬念,只是一招,他就将面前的七级灵仙斩做了碎块。

南宫家那边,也在关注这次碰撞,但是这个结果,显然大出他们的意料,这一边沉寂了足足两秒钟,才有人大喊一声,“啊……鼠辈尔敢!”

“我不敢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弯腰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储物袋,然后直起身子,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笑着发话,“蝼蚁们……我发个善心,允许你们自爆!”

“啊……是你!”终于,又有人认出了他,没办法,雨下得太大,非常影响视线。

南宫家的人,对此人的印象不深,但是别人一提起,大家也就都想到了,一个九级灵仙沉着脸走出来,“你是什么人,敢冲我南宫家出手?”

这也是他这一刀过于凶狠,威力惊人,如若不然,南宫家的子弟早就一拥而上,先打死再说,哪里跟他讲什么道理?

“许你们抓我回伯爵府,不许我杀人?”陈太忠仰天狂笑,“一帮蝼蚁而已,也敢学人恃强凌弱?”

话音未落,他身子猛地再度前蹿,又一式无欲使出——你们决定要杀我,那我也有权力杀你们,天底下的事,原本就该是这样。

“混蛋,你去死!”南宫家也没想到,这位比伯爵府的人还不讲理,于是众人纷纷出手。

南宫家的人一联手,陈太忠也有点啃不动,修者间的战斗,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,是讲究配合的,除了绝对的阶位压制,人少的一方总是难免被动。

陈太忠同对方硬拼一刀之后,果断地一个缩地成寸躲开攻击,长笑一声向后退去,“有本事你们就一直抱团,千万不要有落单的时候。”

他这一刀,直接将九级灵仙手中的长剑震得粉碎,威力也极其地惊人。

南宫家人见状,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也没谁敢贸贸然追出去送死,一时间就愣在了那里。

“该死的,”九级灵仙怒骂一句,也不知道在骂自己人,还是在骂对方。

“八长老,怎么办?”旁边的人也不敢做主了,追击这样的人,要冒的风险太大。

“早说了这里是横断山脉,让你们都收敛一点的!”八长老气得直跺脚,这里何止是凶险?简直就是残忍,一个落单的四级灵仙,竟然敢单挑南宫家的主力战队!

可是此刻,他还不能骂那个死去的七级灵仙,人都已经死了,还说什么?

用屁股想,他也能想到,自家人是口出不逊了,导致对方暴起伤人,可是,面对一个落单的中阶灵仙,伯爵府的人……需要隐忍吗?

觳觫求饶的,不该是对方吗?

你小子死了,把难题交给我了,八长老心里暗叹,脸一沉,“三人一组,组成三才阵,留一组人防守,其他人,跟我追……记得别脱离队伍!”

南宫家的三才阵,脱胎于剑阵,加了点战阵的东西,却绝对不多,以伯爵府之尊,打个擦边球什么的,只要平日里别频繁用,没人查的话,问题也不大,但是真要组建战阵,那绝对是族诛没商量。

事实上,三才阵这些阵法,很多宗派里有,称号家族也掌握一些,毕竟战阵和剑阵,还是有区别的,算是正规军和游击队的区别,红线千万不能踩。

南宫家的三才阵,对上这神秘莫测的高手,也是强调自保,杀敌的话,还是有点勉强。

所以八长老才决定:追,咱们一定是要追的,家族子弟不能白死,但是首先要考虑的,还是剩余家族子弟的安全。

一群人一窝蜂地追了上去,陈太忠拔脚就跑,却是偏偏不肯跑远,只是在对方视力所能达到的地方。

如此折返跑了一阵之后,他再度使出缩地成寸,直接蹿到一个五级灵仙面前,抬手一刀斩了下去。

只一刀,就将五级灵仙身上的中阶灵符砍破,亏得是此人身边的两人机警,及时引发三才阵,三人合力,将这一刀的余势挡住。

饶是如此,那五级灵仙因为是首当其冲,又是阵法的主力,被一股大力撞得骨断筋折,不住地吐血。

陈太忠还想再来一刀,不过眼见那九级灵仙去拿酒葫芦了,他又是一声长笑,转身就跑,“哈哈,我不着急,慢慢地玩死你们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