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八十四章 不喜杀人

不怪两人如此惊讶,千年金纹火槿的价值已然不菲,型材更是难得了。

火槿长出来,不可能是四四方方一块一块的,所谓型材就是去掉枝叶,加工成规则的形状。

对百药谷来说,型材不型材无所谓,制作火槿型材时,砍削掉的碎屑,也能入药。

但是火槿不光是能入药,还能制器,制器的话,很多时候就要讲型材,如果不是型材,浪费是难免的。

可想而知,把一柄飞剑练成蛇矛的话,那真不够被人笑话的。

百药谷不讲型材,但是型材的千年火槿,比不是型材的要珍贵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换句话说,百药谷拿这型材下手炼药,有些浪费,所以雷晓竹和小甜才要惊讶——到底是什么样的友人,值得你如此对待?

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实话实说,“我仆人。”

“明白了”雷晓竹点点头,她可是知道,陈先生的仆人,脸上是带着面纱的,所以当即就相信了这话,她感叹一句,“主仆情深,令人羡慕。”

陈太忠也没觉得自己有那么矫情,很随意地回答,“主要是被她烦得要命。”

“哦,”雷晓竹和小甜交换个眼神,齐齐拉长了声音。

最后,小甜还是收下了千年金纹火槿,对百药谷来说,这东西真的很宝贵,同时她表示,不但驻颜丹包在她身上,陈先生你想要什么别的药,也尽管开口。

陈太忠还真没有别的需要了,对他来说,有用的丹药就是回气丸,其他的丸药没什么意义,于是他表示:这样好了,你记得欠我一份人情就行。

小甜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样的交换条件,身为百药谷弟子,这样的交易条件并不罕见——修者暂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丸药,就等着有需求了再找过来。

事实上很多时候,肯答应对方欠人情,都是给对方面子,因为这意味着,哪怕是紧俏的药丸,也要考虑尽力供应,这对百药谷来说,也容易造成压力。

得了紫芝和千年金纹火槿,两名百药谷的弟子就不得不中断任务,先回去一趟——这两件物事关碍太大,不能带着到处乱跑。

陈太忠却是又成了孤魂野鬼,而且现在连宁伶仃都离开了,可是他也坐不住,就又跑到横断山脉外围去转悠——他总是想找到一些走私的门路。

在外围转悠,偶尔也难免碰到一些游猎的队伍,不过很多时候,大家远远地看到,就相互避开了,出门在外,谁也不缺警惕心。

这天一大早,陈太忠修炼完毕,才说弄点吃的东西,远处一条人影掠过,他看了一眼,本来没放在心上,不过下一刻,他就是一皱眉,拔脚追了上去。

追了没几步,那人身子一晃,刷地不见了踪迹,他也不在意,而是放声大笑着,“行了,别躲了,是我!”

等了一等之后,那人影在一棵树旁显出身形,很简洁地发话,“杀谁?”

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在葫芦峡遇到的斗笠人,现在他依旧戴着斗笠,很好辨认。

“我又没发布寻找天仙任务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往前走,“暂时也没人可杀,只不过在这儿,有点小事,见到熟人了,就打个招呼。”

“事情不小吧?”斗笠人的声音,听不出什么感情来,不过倒是多说了两句,“前一阵,你不是一直跟美女在一起?现在还没走。”

美女?陈太忠想一想,最近他接触女人还真的有点多,于是笑一笑,“萍水相逢而已。”

“葫芦峡见过她,”斗笠人毫不留情地戳穿他的谎言,总算还好,这厮不喜欢多说话。

见过她?陈太忠回忆一下,确实,宁伶仃拦路抢劫的时候,斗笠人也在场,她还是跟着他俩离开的,“那你怎么不跟我们打个招呼?”

“我不喜欢杀人,”斗笠人没头没脑地回答一句。

“我发现你有点缺弦儿,”陈太忠抬手指一指他,“见了面,不代表我就要找你杀人呐……我又没挂任务。”

斗笠人想一想,微微点头,表示接受他的解释,然后又问,“你俩,有事?”

陈太忠叫住他,本来就是想打问走私的事儿,这厮是涯山土著,大家又好歹有点交情。

可是这种事,又有点敏感,他也觉得不合适贸贸然发问,听到对方的提问,他反倒想起件事来,“哎,你别说,我还真有事……你对横断山脉熟不熟?”

斗笠人迟疑一下,微微点一下头,幅度极小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。

陈太忠跟这厮在一起,也习惯了自说自话,于是就又问一句,“那你听说过没有,笋岭上,是不是有什么遗址?”

按说,这是极为保密的消息,但是南宫家知道,宁伶仃也知道,虽然两方知道的内容不太一样,但也能说明,这个遗址的消息,没有那么隐秘。

反正宁伶仃也没跟他具体说,他说的这番话,基本上是南宫家的信息——如果他会搜魂的话,直接就能从南宫不为脑中得知相关消息。

所以他不觉得,这是泄露了宁伶仃的消息。

斗笠人迟疑一下,还是缓缓地摇头。

“就你这,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涯山人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算了,还以为你真对横断山脉有多熟呢。”

斗笠人的身子动也不动,好半天才吐出三个字,“说细点。”

“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细点有用吗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他有心打问走私的事儿,所以就先激对方一下。

斗笠人也不说话,就那么静静地站着。

陈太忠好歹跟其呆了俩月,见状就明白了,这厮是想继续听,否则的话,一转身就走了,他想一想,“据说,笋岭有一棵造型比较古怪的侧柏,这个侧柏的旁边不远处……有遗址。”

斗笠人依旧不说话,还是静静地站着。

陈太忠有点恼火,于是一摊手,“我说完了。”

斗笠人下巴微微一扬,“造型、旁边、遗址……你说什么了?”

“我也就知道这么多啊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,“具体点的消息,我都没问,宁伶仃清楚。”

“白痴!”斗笠人很简单地评价了一下他的行为,然后又问出三个字,“宁伶仃?”

“就是你看到的美女,”陈太忠被他骂得有点恼怒,“本来就没啥交情嘛,人家带我一起找遗址,已经算给面子了,我还能强迫问?”

斗笠人站在那里,好半天才又说出四个字来,“我有迷药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不怕毒,”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人家相信我,才告诉我消息的,人和人之间……就不能有点基本的信任了?”

“那……我来?”斗笠人似乎并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,抑或者他也有点见利心动,“是遗址呢。”

“切,遗址又怎么样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不靠遗址,我照样登仙,哪怕是玄仙,也不过就是耽误点时间。”

斗笠人怔怔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那你还不回家?”

你怎么说话这么呛呢?陈太忠觉得,这货的可恶程度,跟庾无颜有得一比了,所以他也懒得再遮掩,“我还有别的事儿……你知道横穿横断山脉,进入中州的小路吗?”

他随口一问,也没想着对方知道,不成斗笠人愣了一愣之后,居然……微微颔首!

我擦,果然不愧是涯山土著啊,陈太忠登时就震惊了,早知道找你就有用,哥们儿何必耽误那么多时间呢?

对方在他心目中的形象,一下就高大了起来,知道小路也就罢了,居然还能承认,这个朋友可以交一交嘛,“能跟说一下,怎么走吗?”

斗笠人毫不含糊地吐出两个字……“凭啥?”

陈太忠气得好悬没背过气去,觉得这厮实在太可恶了,简直比庾无颜还可恶,“那个啥……你说你需要什么,才肯告诉我吧。”

斗笠人认真地想了好半天,又慢吞吞地吐出两个字来,“遗址。”

“遗址我就知道这么多,”陈太忠实在被他折腾得有点无语,想一想之后,他才又补充一句,“好像是天魔大战之后的事。”

这次,斗笠人呆了好久之后,才缓缓点头,“原来这样……我要查证。”

就多说了一句话,你就可以查证出来了?陈太忠是真有点迷糊了,这句话很要紧吗?

不过对方既然认可,他也懒得再多事,“查证多长时间?”

“三……”斗笠人想一想,还是改了口,“最多两个月。”

“那你查证去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能快尽量快点,我出来时间不短了。”

斗笠人二话不说,转身便离开了。

他离开好一阵之后,陈太忠才反应过来,“呀,这货要是不回来,我岂不是会鸡飞蛋打?不过……应该不会吧?”

他有种感觉,斗笠人的话虽然少,应该是比较靠谱的。

对方根据他的一点点信息,就去查了,还不怕告诉他,证明这厮不但有点门路,也是比较光明磊落的。

反正等两个月就见分晓了,他倒也不着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