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八十三章 潮起潮落

小甜一听这话,有点拿不定主意,锦云派这个储物袋,却是在她手里拿着。

于是她看向雷晓竹,“雷姐……储物袋还他吗?”

“凭什么?”不待雷晓竹回答,朱先生冷笑一声,“你若敢再多说一个字,我不介意卸了你的四肢,任由你在这里自生自灭。”

那高师兄的脸色,在瞬间就变得刷白,“你不是说……不会杀人吗?”

朱先生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说了要杀你吗?”

高师兄嘿然不语,卸了四肢,并不是杀人,但是丢在横断山脉里,与杀人何异?

他一点都不想再激起这人的怒火。

“那这些人……现在就押回去?”雷晓竹出声发问,“我们还有宗派任务啊。”

“你们若是能等,给我两天时间,我把这些人安置了,”朱先生眼中精光一闪,难得地多说几句,“不过我还是建议,咱们先出去一趟。”

“希望不要耽误太多时间吧,”小甜谨慎地建议。

“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,”朱先生微微一笑,“咱们要做的,就是把他们卖给他们的仇家,几十块极品灵石,是少不了的。”

“你……竟然如此不守信用?”英挺年轻人的眼中,有怒火在燃烧,若是眼光能杀人的话,朱先生都不知道死了几次。

“常阴城萧家,你们的红火日子,过得太久了,”朱先生冷冷地发话,“只有一个天仙,也敢打百药谷弟子的主意,这次你家天仙死了,常阴城也不会再有萧家了……伍家和荀家,想必一定愿意高价收买你们的人头。”

常阴城就是真罗郡最靠近横断山脉的城市,类似于涯山在湄涯郡的位置,城中有三大家,萧家、伍家和荀家。

其中只有萧家有一个天仙,那两家不知道被这家压制得有多么惨,此次天仙殒命,大部分战力也被擒,这些人若要死了,萧家就是任人宰割了。

“原来你早知道我们是谁,”一个七级灵仙阴森森地发话。

“我朱某人知道的事情多着呢,”朱先生面无表情地回答一句。

雷晓竹听得背心发凉,她刚才还打听对方来历呢,只不过对方不告诉她,朱先生也没有任何的表示,却是想不到,他什么都知道,只是闷在心里不说。

一旦掀开底牌,就连处理过程都安排好了,手段极其狠辣无情。

她由不得暗暗感慨:我需要学的东西,还真的太多啊。

陈太忠听得也有点咋舌,总算他也是新颖之辈,没觉得有什么太不合适,他只是看一眼那高师兄,“这货也不用留了吧?”

朱先生也不说话,只是看小甜一眼——要动手,最好是她来。

小甜虽然年纪也不大,但这一眼的意思,她还是明白的,她想一想,看向那锦云派弟子,“高师兄,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?”

“师姐饶命,”那高师兄再不晓事,也知道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,他腿一曲,毫不犹豫地跪下了,“师姐,我……我可以发誓,永远不将今天看到的事说出去!只求你饶我一命。”

“说你的遗愿吧,”小甜不为所动,“跟着别人来打劫,就要有送命的心理准备。”

“师姐,我家里还有老娘要供养,还有两个三四岁的孩子,”高师兄语无伦次地回答,“我发誓,我发噬心毒誓,以清阳宗执法堂起誓……”

小甜想一想,叹口气,看向陈太忠,“陈先生你说呢?”

她终是涉世不深的女人,纵然知道对方说的可能是假的,但也很难一味地强硬下去。

“你决定吧,”陈太忠见她心软了,也就懒得多说,他今天算是欠她个人情。

虽然他认为,没有她那一挡,自己也未必就会损失惨重——毕竟他的小塔还没祭出来,不过对方终究是个女人,而他的小塔,也是能不暴露,还是不要暴露的好。

“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?”小甜还是为他着想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一个称派的小组织,还看不到我眼里。”

雷晓竹一听这话,真是老大的不高兴了,“喂喂,我百药谷也是称派的。”

“你百药谷?算她池云清识相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想起那女人,他就一肚子气,“要不然,我不介意杀了她……百药谷也就是你,我看着顺眼点。”

今天成功地斩杀天仙一名,他的自信心,无形中又有点小小的膨胀,提起池云清来,也是满不在乎的口气。

雷晓竹听得不做声,小甜却是不高兴了,“我也很不识相……对吧?”

陈太忠听得干咳一声,“朱先生,去常阴城办事……得你安排了,我对那里不熟。”

“好说,”朱先生笑眯眯地点点头,又看小甜一眼,“灭族这可是大买卖,我这也是运气好,遇到贵人了,要不然真不敢惦记这事……”

几天之后,真罗郡常阴城,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故,称霸常阴的称号家族萧家,在一夜之间,被人攻入庄院,尸横遍地——传闻萧家的天仙也遭了毒手。

是什么势力干的?没人知道,大家只知道,被萧家压得死死的伍家和荀家,异口同声地讨伐袭击者,并且号召常阴城的修者团结起来,不要给那些势力可乘之机。

萧家大部分的人活了下来,但是高端和中坚战力死得干干净净,上万人的家族,只剩下两个灵仙。

而不久之后,那两个灵仙在同一个夜晚,离奇地死于非命。

伍家和荀家为了“保护”萧家,以“合理”的价格收购了萧家大部分的资产,萧家至此迅速地败落,又过几十年,大部分萧家的人,都流落到了外地,常阴萧家本支,剩下的不足一千人,随便一个新兴的小家族,都可以欺负他们了。

然后,萧家就逐渐地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,潮起潮落,风黄界里,这样的家族兴衰史,每一天都在不同的地方上演。

只有一个天仙的称号家族,想要衰败,真的是太容易了,随便得罪一个惹不起的人,就足够万劫不复了。

不过后来,常阴城的人都在猜测,是伍家和荀家联手,阴了萧家一把,然而兹事体大,这也就是私下传言,没谁敢一口咬定就是这么回事。

伍家和荀家对这样的传言异常恼火,但是他们还不敢说出真相来——能诛杀了天仙的人,扫平他两家,还不是轻而易举?

不过,每家付出四十极品灵石的代价,吞掉萧家的产业,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

事情的始作俑者,却是喜眉笑眼地坐在一起分赃——每人二十极品灵石到手。

这样算下来,陈太忠在横断山脉的收获,也相当丰厚了,他趁着雷晓竹和小甜开心,就提出个条件来,“你俩谁能帮我搞颗复颜丸?”

“复颜丸不是我百药谷的药,”小甜摇头,“玉屏门的丹堂,能练出这个药来,不过这药没啥意思,比我们驻颜丹差得太多了。”

要是让刀疤服了驻颜丹……估计她会弑主的吧?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,“我就是想要一颗复颜丸,你们谁有路子?”

雷晓竹看他一眼,“这药可是稀罕,你有什么用?”

问这么多干嘛?陈太忠很是有点不耐烦,但是,谁让他有求于人呢,只能赔着笑脸回答,“我有一个朋友,着急要这东西。”

“女性朋友吧?”小甜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,又看一眼雷晓竹,“你这么做,不怕我雷姐伤心吗?”

她还真够八卦的。

雷晓竹却是干脆得很,她很果断地摇摇头,“我没这路子,其实到了天仙,可以塑体。”

陈太忠眉头一皱,非常苦恼地挠一挠头,“看来还真得去玉屏门走一趟了。”

他这番做作,果然有了效果,小甜很热心地提出个建议来,“要不这样,找一颗驻颜丹,你拿着驻颜丹,去找人换复颜丸……放心,很容易换到。”

“这主意不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可以等到时间,去李家拿复颜丸,但是那个实在不太保险,他也能去找小美女想办法,可是……依旧不是手拿把掐。

若是手里有一颗驻颜丹,这路子就又多了,于是他问,“驻颜丹怎么卖?”

“买?你想都别想,”雷晓竹白他一眼,又冲小甜一努嘴,“好好哄一哄我家师妹,没准她能想办法给你弄一颗。”

陈太忠有点挠头了,他还真不怎么会哄人,一般都是等价交换。

然而,他手上虽然好东西不少,但是人家却未必看得上眼,背靠宗派,优势太多了——燎原枪法拿出来,都未必能让对方动心。

他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,还是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个玉盒来,“我也不占你便宜……千年金纹火槿,可换驻颜丹吗?”

小甜闻言,眉头一皱,她可是亲眼目睹,就为了千年金纹火槿,眼前这位差点跟池云清长老动手。

她迟疑一下,接过木盒打开一看,一块四四方方的暗红木块,上面有耀眼的金纹,仿佛在流动一般,眩人眼目。

“咝,”百药谷两名女弟子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雷晓竹讶然地打量他两眼,“竟然是型材……你到底是在为谁找复颜丸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