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八十一章 执法?

虽然斩云一刀极为耗费灵气,但是面对对方的刀势,中年男人也不敢怠慢,再次发出这一招术法。

陈太忠想也不想,直接一个缩地成寸,避过了对方的刀芒,再次扑了上去,刀光有若雪片一般,狂野地斩了过去。

“我擦,瞬移?”中年男人又吓了一大跳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认出缩地成寸的来历。

他的术法虽然可以锁定对方,但是人家有瞬移术法的话,完全可以在刀光及体之前,将他斩杀。

中年男人还能发出一记斩云一刀,但是他真不敢再发了,再出一刀还结束不了战斗的话,短时间内,他就只有挨打的份儿了。

此刻,他也顾不得横断山脉禁止飞行了,直接凌空而起,蹿到了二十余丈的高空。

陈太忠也感觉出来,对方使用这样的术法,应该是比较耗费灵气的,眼见对方飞起,他也顾不得追击,再次使用缩地成寸,躲到了一块大石之后。

斩云一刀虽然可以锁定对手,但终究是初阶天仙就能掌握的术法,灵活性有所欠缺,砰地一声巨响,一块足有上百吨重的大石,被刀影斩得四分五裂,刀影自身也消散了。

就在巨石飞溅之际,一条身影从里面蹿了出来,他摘下身上挂着的弓来,对着天空中的天仙就是两箭,“混蛋,我誓杀你!”

那中年男子抬手挡开两箭,下一刻又是一怔,脸色是要多苦有多苦了,“我勒个去的……藏弓?”

“有本事你就一直在天上飞着,”陈太忠狞笑一声,抬手又是两箭,接着又是两箭,“倒不信横断山脉的兽修死绝了。”

他对兽修没有什么好感觉,但也谈不上多坏,对方制定的规矩有原因,他也愿意遵守,至于说破坏规矩的人族——那是自找的倒霉,活该!

那天仙也有点挠头,他是真没想到,这四级灵仙的小子,不但战力惊人,而且底牌层出不穷,他自己都有点心惊胆战,这是惹了个什么对手?

反正他是不敢在天空中长久呆着,对方的藏弓威力不算太大,但是横断山脉的兽修执行规矩,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讲。

于是他身子一飘,在百余丈外落下来,迅疾地向外逃去,他不但要躲这个四级灵仙,还要躲开可能马上就到的兽修。

“以大欺小偷袭的混蛋,不要跑,”陈太忠身子一晃,接连地缩地成寸,兜着屁股就追了过去,“今天我跟你不死不休!”

在场的其他人根本就看傻了,都说天仙之下是蝼蚁,从来没见过,天仙被灵仙追着跑的时候,这也真是……太让人开眼了。

那老妪断了一臂,见最狠的家伙追天仙去了,登时狞笑一声,“杀,把这三个全给我杀了!”

她断了一臂,但还保留着一定的战力,而真罗一方不但人多,修为也普遍高,对方只不过有一个九级灵仙,其他两个,根本连菜都算不上。

朱先生闻言,也不着急,只是冷冷一笑,“那就来呗,知道这俩女弟子什么来历吗?”

什么来历?无非是百药谷弟子罢了,老妪有点气糊涂了:我们这边也有锦云派的弟子!

倒是那锦云派的高师兄,头脑还保持着几分清醒,他看一眼小甜,“此女……何人?”

他对她印象太深了,一个区区的二级灵仙,刚才就敢跟自己挑战,而身上的护符,竟然挡得住天仙的一击。

这女孩儿的身份,绝对简单不了!

“此乃百药谷太上长老的爱女,”朱先生冷笑着回答,“有胆子你就只管杀,能把我们四个人都灭了口吗?”

“你……”高师兄听得,直倒吸一口凉气,“你为什么不早说!”

百药谷的太上长老不但交游广阔,修为也极其惊人,实打实的高阶天仙,这主要是因为,白药谷承担着为上门炼药的任务,必须得有高人坐镇。

当然,相对剑修之类的,百药谷的修者长于炼丹,战力不算强,但是再不强,人家也是高阶天仙。

若大家早知道,对方是如此来历,哪里还敢存强取豪夺的念头?

门派之间弟子起了龃龉,也不算多大事,只要够公平,哪怕是内门弟子,或死或伤都无所谓,然而这弟子来历惊人的话,最好还是不要乱动手。

更别说真罗这边,还是有天仙在场,还给了她一刀,将一个“以大欺小”做得扎扎实实。

高师兄这就火了——你这麻子不叫麻子,叫坑人啊。

朱先生却是冷笑一声,也不解释。

解释什么?道理就在那儿摆着呢。

早早亮出小甜的身份,对方固然可能是不敢争了,但是还存在另一种极大的可能,那就是——被杀人灭口。

想一想董明远的女儿,都差一点被一个二级灵仙先奸后杀了,就知道因果了。

朱先生也是看到,己方的陈先生实力极为悍猛,那天仙应该杀不了他,才敢把底牌掀开。

至于眼下以少对多,他倒是不在意了。

首先,己方未必就扛不住,对上断了臂的老妪,他还是有几分信心的。

其次,陈先生又不是不回来了,只要能扛得到他回来,还怕什么?

老妪一听,对方的小女娃娃,居然有这种身份,也吓一大跳,她是郡守府的人,按说不怎么怕百药谷,但是真被百药谷的太上盯上,后果实在不堪设想。

“这断臂之仇,早晚要找那小畜生报……姓朱的,咱俩也有得账算,”她狞笑一声,身子一闪,电射而去,竟然是直接走人了。

她此来是受邀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捅下这样的篓子,不走也不行了——反正她没有对那小女娃娃不客气,躲在郡守府里,只要不是百药谷的太上找过来,她也不怕。

至于断臂什么的,一时却是顾不得计较那么多了。

看到她离开了,真罗郡的人面面相觑,都傻掉了,好半天之后,那高师兄才苦笑一声,“看这事儿闹得。”

英挺年轻人现在知道害怕了,他冲朱先生抬手一拱,战战兢兢地发话,“朋友,这只是个误会,能否把阁下的同伴召回?”

朱先生理都不理他,你算个什么玩意儿?

倒是雷晓竹冷笑一声,“你刚才不是挺牛的吗?二百上灵要买我们的紫芝?”

“都说了是误会了,”年轻人咂巴一下嘴巴,苦笑一声,“趁着还没出人命,你说吧,我怎么样做,事情就算揭过了?”

“揭过也简单,”雷晓竹似笑非笑地回答,“我出两千上灵,你准备好十株五百年的紫芝,交易若能达成,饶你们这一遭。”

“你这要求,简直欺人太甚!”英挺年轻人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狮子大张嘴。

“那就莫要提了,”雷晓竹冷冷一笑,“阁下若有胆子,报出你的家族来。”

英挺年轻人嘿然不语,知道了对方的来历,他哪里敢报自己家族的字号?

雷晓竹却又看一眼那高师兄,那意思很明显:你不说,我也早晚能查到。

高师兄心里也清楚,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区区一枚紫芝,何必呢?你们那位四级灵仙,未必是天仙的对手。”

这话也在理,别看天仙被吓跑了,人家主要还是担心,随时可能有兽修来维持规矩。

四级灵仙追过去,天仙打不过,难道还跑不了?

就连小甜和朱先生,也怀疑陈先生能否打得过天仙。

对陈太忠最有信心的,却是雷晓竹,她可是亲眼看到,他曾经叫战阴阳狐兽修——那种兽修,怎么还不顶个中阶天仙?

所以她冷笑一声,“我知道,你们现在还打着杀人灭口的心思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,不要有侥幸心理,他杀不了陈先生。”

朱先生却是怕夜长梦多,只是冷哼一声,“你们不想走?那就等着吧,没准一会儿兽修就过来调查了,反正我们不怕。”

真罗一方闻言,就越发地坐蜡了,等还是不等呢?

这么走了,实在有点不甘心,但是留着等,没准真等来了兽修。

事实上,在横断山脉外围附近,兽修维持规矩的决心,也不是那么强,有苦主告状的话,那是绝对没商量,但是没苦主的话,这就要看运气了。

而雷晓竹这一方,也不敢随意地离开,离开这里,陈先生可能就找不到他们了,而且人在这里,没准什么时候,兽修会过来维持秩序,这对对方来说,多少也是个威慑。

就在两方僵持不下,眼瞅着天就黑了时候,朱先生眼睛一眯,看向某个方向。

天色已暗,有点影响视力,不多时,远处走来个人,手里还拎着一颗人头,待走近一看,雷晓竹登时高兴得一蹦老高,“哈,是陈先生回来了。”

朱先生却是盯着那颗人头,惊骇之色溢于言表,好半天才哆嗦着嘴唇大叫,“你……你居然杀了一个天仙?”

“不是我杀的,”陈太忠慢吞吞走过来,语气中是掩藏不住的疲惫,他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正好遇上有兽修过来执法,是兽修杀的。”

话是这样说,但是真罗的人,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他的腰间——那里,被杀天仙的储物袋,正随着他的走动,一晃一晃,煞是耀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