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七十九章 太上之女

宁伶仃的声音,跟刀疤的声音自然是不同的。

不过雷晓竹跟王艳艳也仅有过一面之缘,交谈又不多,所以分辨不出来。

陈太忠闻言,眉毛忍不住挑了一下,不动声色走过去,“何事?”

“主人你且随我来,”宁伶仃转身向远处走去,直走出三百多米,才停下脚步,一脸不善地看着他,压低声音发话,“怎么你认识的,全是百药谷的女弟子?”

这关你什么事儿啊,陈太忠心里不舒服,他其实对多出两个人,也有点意外,不过宁伶仃这么说,更让他反感。

他强压着怒火解释,“上一次有男弟子来的。”

“第二个女人,我很不喜欢,”宁伶仃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能撵走她吗?”

“不可能,”陈太忠摇摇头。

“上一次在葫芦峡,她也在场吧?”宁伶仃冷笑一声,“你就是那时候勾搭上她的?”

“你适可而止啊,”陈太忠火了,脸一沉,“那女人姓啥我都不知道,你也清楚,我是怎么对你的……我像是色鬼吗?”

“反正这女人给我感觉很不好,”宁伶仃的声音稍微平和了一点,她皱着眉头发话,“如果你跟她们在一起,那我就不奉陪了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想一想之后,微微颔首,却也不说什么。

他有什么可说的?是这姓宁的女人,硬要跟着他在一起的,本来就不是他的意愿,至于说她可能知道笋岭的遗址,那又怎么样?

倒是宁伶仃有点奇怪他的反应,忍不住问一句,“那遗址你不想去了?”

陈太忠一撇嘴巴,不屑地发话,“遗址?我只是有点好奇,老实说,还真看不到我眼里。”

你真要跟我分开?宁伶仃登时就无语了。

说实话,她看到两个相貌中上的女修伴着他,心里就是说不出的不舒服,这两个女修的修为虽然比她差一点,但是人家是宗门弟子,比她这孤魂野鬼的散修,不知道强了多少。

不过,他既然这么选择了,她也不会没皮没脸地跟着,于是问一句,“那我给你遗址的信息,你也不会要了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无所谓,我更想知道,你什么时候能还了我那四块极品灵石。”

“你!”宁伶仃气得一跺脚,转身就走,不过走了几步之后,她又传来低低的一声,“最后那家伙,你小心了,那是城主府的。”

城主府?陈太忠才待开口发话,却发现她几个蹿跳,已经消失在了前方树林中……

待他转身回去,雷晓竹还好奇地发问,“咦,你那仆人哪里去了?”

“出现点突发事件,她处理去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不想把话题停在这里。

事实上,别人对这个话题也不感兴趣,少了一个未知的因素,甚至小甜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轻松。

接下来,就是制定此次进山的规矩了,经大家商量,公推雷晓竹为队长,至于说收获怎么分,百药谷两个女弟子一致表示……到时候再商量。

用了半天时间,大家就走到了外围边缘,此次雷晓竹领了四个任务,都是采药任务,不限数量不限时间。

一般而言,百药谷的弟子,很少接这样的任务,耗费时间不说,还很危险。

但是身边有高手,那就不一样了,尤其这高手也意在熟悉环境,不在意花费时间。

然而,这样的任务,还有一些不便,那就是不能大张旗鼓地雇人,既然非常耗费时间,那么雇人也是一笔费用。

于是陈太忠就悲催了,他要起一个先锋探路的作用,身后不远处是雷晓竹和小甜,负责后方警戒的,则是那个九级灵仙。

这一次,众人走的是另外一个方向,也不着急赶路,一路走走停停,收获却还不小。

仅仅一个下午,百药谷的两个女弟子就采了不少药,晚上扎营之后,她俩又主动做饭,不过这俩做的饭,实在味道不佳。

陈太忠三口两口划拉完,起身警戒去了,不多时,身后有脚步声响起,扭头一看,却是雷晓竹走了过来。

“坐,”陈太忠招呼一声,他是躲在一堆藤蔓之后,里面的树木已经枯朽,形成一个不小的空间。

他一边招呼,一边随口发问,“那九级灵仙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是涯山城主府安排的,”雷晓竹走到他身边坐下,左右扫一眼,压低声音回答,“小甜是太上长老的女儿,太上炼丹很厉害,朋友遍天下。”

“这样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路的事儿,你问了吗?”

“真不好意思,没问出来,”雷晓竹苦笑一声,“我也特意来向你道歉,这样……你需要去中州的时候,我陪你走一趟,你看可好?”

陈太忠瞥她一眼,“若是我储物袋里有违禁品呢?”

雷晓竹笑一声,“若是数量不大,我先帮你保管,带过去交还你便是,不过……太过分的东西,我就不便帮你携带了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默然点点头,他不介意在横断山脉多熟悉一阵,但对方若是一点表示都没有,他心里也不会舒服。

像眼下这样就挺好,他也不说收什么灵石,对方承认欠他个人情,有这么一条夹带的路子,就算不用,心里也有底气。

第二天,四人继续往内圈走,他们要采的药材,有些在外围也有,不过真要想有大的收获,还是必须在里面。

城主府的灵仙姓朱,众人就称其为朱先生,他此次跟出来,主要是保护小甜,他很多时候的反应,让陈太忠想起玉叶吴纤纤——基本上不出风头,连话都很少说。

然而,有朱先生在,大家还真的省不少事,身为涯山城主府的人,起码他知道,什么地方可能有兽修,在他的提示下,这些危险的地方,大家远远地避开。

如此一来,四个人的小队在横断山脉里,也是如鱼得水,事实上他们这四人的战斗力,比上次孔令剑带的队伍,也只强不弱。

这天,陈太忠又用拳头打死了一只八级的灵兽青鬣,此兽看护着一棵近五百年的紫芝。

紫芝可是极为珍稀的药材,用得到的地方太多,五百年这年份,极其地吓人,比陈太忠昔日出手的千年灵药,还要珍惜许多。

小甜小心翼翼地采下紫芝,还是连根采——这种灵药,百药谷是可以种植的,但就算可以种植,一般的紫芝也挺不到五百年,大多就被人用了。

她眉开眼笑地发话,“雷姐,这次咱俩可是立了大功,起码得两千贡献点吧?”

“火焚木!”雷晓竹哭笑不得地一指她身后,“紫芝周围,定有火木,这起码是千年的火焚木,还是桐木,不收起来?”

“收收收,”小甜忙不迭地点头,将一根老大的木头小心翼翼地劈开,从里面取出了半尺粗,两米多长的树心,美不滋滋地装进储物袋。

她做这些工作的时候,是异常的细心,一点都没有请别人帮忙的意思,陈太忠也乐得袖手旁观。

不过看着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儿,蹲在地上砍削木头,总给人一种莫名的喜感,尤其这火焚木是被天火烧过的,黑乎乎的。

活儿干完了,小甜的身上脸上,都是白一道黑一道,陈太忠看得直咧着嘴笑。

小甜还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结果一低头,发现身上全是黑灰,马上就摸出镜子照一下,然后就捂着脸蹿到了树后,去清理自己了。

砍树这个活儿,就耽误了老大工夫,完成之后,天色就不早了,雷晓竹提出建议,“这是青鬣的地盘,应该没有什么凶狠的灵兽,就在这里过夜吧?”

有了这样的收获,大家都混高兴,没人反对。

就在扎营的时候,雷晓竹好奇地问一句,“陈先生,你对八级的灵兽,都只用拳头,为什么不用刀呢?”

朱先生也正在搭设帐篷,闻言就抬起头来,看陈太忠一眼。

这一眼看似很随意,但是他心里的惊骇没人知道,一直以来,他都觉得自己是整支队伍的顶梁柱,是责任最重的一个。

至于那陈先生,他也知道此人很厉害,雷晓竹再三强调过,而且能用拳头干掉这只青鬣,战力岂止是不俗?

可是他真的没想到,此人最擅长的,竟然是刀法。

于是他的心里,就没由来多了一点警惕——此人显示出的修为,十有八九是假的。

陈太忠倒是不在意,他笑着摇摇头,“你不会喜欢看到我的刀法的,真的。”

朱先生闻言,却是来了点兴趣,“你用的是什么刀法?”

“刀法无名,”陈太忠一摊手,很随意地回答,“注重一点气势,有我无敌罢了。”

这回答貌似很谦虚,但是细细一琢磨,好像……也很狂妄。

帐篷才搭起来,陈先生和朱先生的眉头齐齐一皱,看向东南方。

百药谷两个弟子见状,齐齐地收手,雷晓竹的经验稍微丰富一些,直接掣出了一面锦帕,小甜见状,也拿出一杆白色长幡。

陈太忠在警戒之中,还有心思看一下二女的准备工作,见到这支长幡,也忍不住咧一下嘴:都说你灵器多,可是这长幡……是用来抓鬼的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