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七十八章 新队伍

“你这丫头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觉得这女人也实在有点意思。

不过,宁伶仃敢邀请宗派弟子一起前去探险,那十有八九还真不是圈套。

宗派弟子,可不是那么好杀的。

陈太忠当初在白砂镇,曾经对青莲派的弟子大开杀戒,那是因为对方在地方上跋扈惯了,没想到会遇到他这个杀神,没有做预防工作。

像雷晓竹这样的,本身就是内门弟子,若是跟不明不白的人一起去探险,肯定要做一些提防,她一旦遇害,宗门会比较容易找到杀人凶手。

不是没人敢杀宗派弟子,但是通过这种手段杀的,还真没几个。

反正陈太忠觉得,这女人挺好玩的,本来看不惯宗派弟子,却是因为不忿被误解,反倒又跑回来,要求合作。

而且他拿出锅灶,准备吃饭,也被对方看在了眼里,这岂不是说明,他就是信不过对方?所以他点点头,“一起吃点?”

宁伶仃警惕地看他一眼,“你不会在饭里……下什么东西吧?”

陈太忠很无语地看她一眼,他觉得对方这话是反讽,“我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,用得着使用这种手段?而且,说句不客气的……我真不知道,你身上有什么东西,能让我看上眼。”

通过一夜短暂的交流,他已经比较清楚对方的底细了。

散修,而且是极不张扬的散修,因为修炼了敛气术,平日里并不招惹是非,不过手头也就因此比较拮据,只有去外地做事的时候,能赚到点与身份相符的财货。

“少扯吧,”宁伶仃冷笑一声,她也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主儿,“我这个遗址的信息,你不想知道吗?”

“倒是忘了啊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大手曲张两下,“很久没用搜魂术了。”

宁伶仃也知道,此人是在开玩笑,所以走过来,大喇喇地坐下,“你想过没有,咱俩在一起,万一碰到南宫家的人,你会比较不方便?”

“一帮蝼蚁而已,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“醉风雷的滋味,我又不是没见识过。”

“咦?”宁伶仃诧异地看他一眼,“说得还跟真的似的。”

陈太忠也不理她,他知道自己跟南宫家交过手,这就够了,何必去向别人证明?

宁伶仃从储物袋里掏出两块肉干,借着他的火微微烤一下,塞进嘴里默默地吃了起来——她说是不担心陈太忠下手,但是也多少有点提防。

风黄界里,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也不少。

吃完之后,她才又问一句,“你的仆人若是没有跟着,我可以蒙面,再挂个花篮,冒充一下她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然后点点头,“那随便你。”

两人就这么约定了,接下来的时间里,陈太忠一边等雷晓竹,一边带着宁伶仃在横断山脉外围转悠,采点草药,顺便猎杀灵兽。

在这期间里,他也搞清楚了,南宫家和宁伶仃身上发生的事情。

南宫家似乎是从家里的藏书中,得到了一些什么信息,要在笋岭找一棵古怪的侧柏,但是笋岭很大,侧柏是数不胜数。

所以他们找到了对笋岭比较熟悉的宁伶仃,要她帮着指引。

要说这笋岭,在横断山脉也有点名气,这个地方,正是横断山脉外围的分界线,再往西走,就进入内圈了,而往东的话,还算是外围。

宁伶仃一听这侧柏的信息,就知道这帮人在找遗址——因为她有这个遗址的相关信息,但是她一直都不知道,这侧柏是在笋岭。

而横断山脉这么大,里面侧柏太多了,她有信息也找不到。

当然,她不会把这个消息跟南宫家人说,她带着南宫家人,在笋岭找了十来天,找到几棵有类似模样的侧柏,但是很明显,都不是真的遗迹所在。

这不仅仅是她有私心,她也不敢指出那几棵更像的,因为她知道对方在找什么,一旦人家真找到遗址,她就惨了——以宁伶仃的小心谨慎,怎么可能考虑不到?

南宫家人一无所获,就结束了跟她的交易,目前正呆在涯山城,打算再找几个熟悉笋岭的人,再过来寻找。

而她尽量想表现得与此事无关,所以南宫不为纠缠她,她也只是虚与委蛇,不敢做出什么激烈的反应,不成想,一不小心就被下毒了。

她说这些,都是轻描淡写,不过陈太忠也有点佩服她,别的不说,只说笋岭,那里不是什么善地,对中阶灵仙来说,也算得上凶险。

而这女人居然能对那里很熟悉,不得不说,散修真是有散修的苦。

然而,知道这个情况之后,下一个问题就出现了——南宫家目前还没有放弃寻找遗址,他要去笋岭的话,双方很可能就撞到了。

是等南宫家找完之后呢,还是等到雷晓竹就去?

凭良心说,陈太忠对探险,真的没太大兴趣,因为他对自己的资质太有自信了,发自内心的骄傲,让他不太看得起这些。

于是他就问:这遗址里面,到底有什么?

宁伶仃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,但是她能断定,这个消息来自于中古时期,当时修者和妖兽共同抵御天魔,笋岭曾经是个据点,后被天魔占领。

大战胜利之后,占据笋岭的天魔离开了,由于它们走得比较从容,也没留下什么东西。

不过宁伶仃得到的口信,是宁家传下来的,横断山脉有侧柏,侧柏旁有惊喜……至于说侧柏旁该怎么找,她不跟陈太忠说。

所以陈太忠就决定,先跟着雷晓竹做任务吧——南宫家的天仙没来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惊喜。

这时候,他分外庆幸,刀疤没有跟着来,如若不然,以她的财迷性格,没准要撺掇着他,跟南宫家争一争。

又等了几天,雷晓竹终于到了,接到她的信息之后,陈太忠迅速赶回涯山城。

不过宁伶仃这次就不想回城了——南宫家应该已经发现,南宫不为死了,万一被南宫家的人撞到问起,她是少不了麻烦。

陈太忠来到城门口,一眼就看到雷晓竹站在那里,不过令他微微错愕的是,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修,也是他见过的,百药谷那次收药时的少女,他依稀记得,此女叫做什么甜来着。

这女人跟我讲价讲得特别狠,他脑子里这个印象最强。

当然,现下他是无心计较这些,于是走上前,“怎么用了这么久?”

“别提了,”雷晓竹一脸的苦相,“上一次任务完成得不好,被指派了一个宗门硬性任务,我整整辛苦了二十天,现在才脱身……这是小甜,你俩见过的,对吧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“有印象,杀价杀得特别狠。”

“你这人,”小甜有点不高兴,“当时我也是看晓竹姐的面子,够照顾你了,神水都多给了你十滴……你说你换的都是些什么丹药嘛。”

“好了,都不说了,”雷晓竹笑着打岔,“进城里休息一天,明天一大早出发?”

陈太忠看小甜一眼,才是个二级灵仙,于是犹豫着发问,“只在外围……还是进内圈?”

“小甜不用咱俩担心,”雷晓竹看出了他的心意,冲他挤一挤眼,“她是出来历练的,保命手段可多呢……内圈外围都有。”

陈太忠还想问一问,关于走私的路,打听得怎么样了,不过碍于身边有个电灯泡,实在不便张嘴。

三人找了一家旅店住下,第二天一大早准备出发的时候,陈太忠出来得比较晚,出门才猛地发现,百药谷弟子的身边,又多了一个人。

此人身材瘦小、面目普通,站在那里就像个人畜无害的中年大叔。

不过陈太忠却没有小看此人——这位可是个九级灵仙。

发现对方身上没有百药谷的腰牌,他狐疑地看雷晓竹一眼,“这位是?”

“是负责保护小甜的,”雷晓竹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你放心好了,人绝对可靠,我可以打包票。”

其实我连你都不是很信得过,陈太忠看她一眼,也懒得多说,只是点点头,“哦,正好,我也有个同伴,在横断山脉外围等着。”

听到他这话,雷晓竹的眉头也是一皱,“可靠吗?”

其实大家的想法都一样,在这种探险中,谁都不喜欢不可靠的同伴。

“还行吧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回答得不是特别肯定,宁伶仃给他的感觉还算靠谱,但是他也不会打包票。

雷晓竹看小甜一眼,见她没什么反应,于是点点头,“可靠就好。”

四人走出城外,陈太忠放出灵舟,载了四人,一路飞向他和宁伶仃约定的地方。

宁伶仃已经在那里等着了,她面蒙黑纱,手肘上挎个花篮,乍一眼看上去,跟刀疤并没什么不一样。

甚至雷晓竹直接就认错人了,她走下灵舟之后,轻笑一声,“原来是你呀,我还当是谁呢……你的灵兽带来了没有?”

宁伶仃听到这话,登时就是一怔,待她看到对方身后的小甜之后,又怔了一怔,等见到了那个九级灵仙,她索性身子后退两步,细声细气地发话,“主人,我有要紧情况汇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