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七十七章 遗址消息

“你这人,”女修气得哼一声,“那行,你不用走,我当着你的面儿换,可以吧?”

修者都习惯了四处闯荡,风里来雨里去的,江湖儿女,换身衣服还怕人看?

陈太忠一听,觉得这女人说话挺有意思,于是笑一下,“我也没兴趣看你,还没我女仆好看……我已经把你救出来了,你这是还等着我管饭?”

“这是横断山脉啊,前辈,”女修还真干脆,直接开始解裙袂了,一边解,她一边随口回答,“我这修为还没恢复呢,别说南宫家那几个老东西,随便来只灵兽,我也受不了。”

陈太忠见她开始脱衣服了,自己反倒不好意思了,一闪身就退出帐篷,“我说,我欠你的了?上次你还差四块极品灵石没给我呢。”

“我不是给你留地址了吗?”女修在帐篷里回答。

“你这不是扯淡吗?”陈太忠想起自己可能是被骗了,心里就是一阵恼怒,“你这葬龙郡的,跑到涯山郡来干什么?”

“你不是也来了吗?”女修理直气壮地回答,顿了一顿之后,她的声音稍微低了一点,“那儿是我表姐家,你给他们留消息,我也能知道。”

陈太忠登时无语,想一想才问一句,“是不是你小时候,你表姐经常欺负你?”

“也不至于吧,”女修一边窸窸窣窣地穿衣服,一边信口回答,“自从知道我晋阶灵仙之后,她家总麻烦我,我也给她找点麻烦。”

“真是姐妹情深啊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哼一声,“原来你还真打算昧我四块极品灵石。”

“你那药卖得太贵,”女修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我已经给了你两块极品灵石了,对吧?”

“贵?”陈太忠一听不高兴了,“我给你两块极品灵石,你给买一颗来?”

“能弄得到的这药的,花不了两块极品灵石,”女修慢悠悠地回答,“对于弄不到的人来说,两块极品灵石也弄不到。”

一边说,她一边就钻出了帐篷,抬手去扎湿漉漉的头发,漆黑的雨夜中,那白皙的小臂,显得格外地晃眼,“我也告诉你我表姐家了,没打算欠着不还,不过你提的要求太过分的话,那我就只能躲着不见了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愣了一愣,才点点头伸出个大拇指来,“姑娘你真是条汉子,痛快。”

“或者等我灵石富裕了,还你也来得及,”女修很不以为然地回答,然后又叹口气,“没想到,今天又被你救了,啧,人情欠大了。”

“无所谓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他恨对方出言太直接,索性很刻薄地回答,“你这条命在我看来,不值几个灵石……还不还吧。”

“你这人怎么说话呢?”女修被这句话噎得不轻,她想一想之后,又笑了,“要不这样,我有个遗址的信息,咱俩一起去探险,如果收获够大,咱俩就算两清了,你看呢?”

“免了,”陈太忠第一印象,就想到前几天被他杀死的那个少年了,你再捏个套子,把我装进去?他倒是不认为,自己进了套子,一定就跑不了,但是……伤感情不是?

而且,他不怕麻烦,并不代表喜欢麻烦。

“真不去?”女修斜睥他一眼,“我跟你说,那可是有天大机缘的……要不是我感觉你这个人还算不错,我才不会说。”

你继续装!陈太忠哼一声,也懒得理她,弯腰进帐篷,将南宫不为的尸体提出来,在地上击出个大坑,就打算将尸体丢进去。

“等等,”女修出声叫住了他,“他身上几样法器不错,你不要的话,给我留下。”

陈太忠无语望天,你好歹也是个中阶灵仙,做人能有点追求吗?

再一低头,看到此女兴高采烈地扒死尸的衣服,他咂巴一下嘴巴,“散修吧?”

“散修就怎么了?”女修白他一眼,抬手掰断南宫不为的一截指头,拽下一枚戒指来,喜气洋洋地发话,“这个法器戒指,可以发出三次大范围杀伤性法术,能卖个好价钱。”

你不要像个捡破烂的一样,好不好?陈太忠越发地无语了,不过下一刻,想到这女人居然毫不犹豫拿出两块极品灵石来,给老父亲买水火通脉丸,他就觉得她顺眼了不少。

于是他问一句,“你父亲的病,好些了吗?”

“好多了,”女修头也不抬地回答,“起码能活个二百七、八十岁了。”

陈太忠登时愕然,“你父亲也是灵仙?”

父女都是灵仙,女儿还是中阶灵仙——怎么不组建个家族呢?

“我的敛气术,就是父亲教给我的,”女修站起身来,将收罗到的东西放进储物袋,“因为是散修,我不想暴露自己是灵仙……你也是散修,知道咱们为什么学敛气术。”

“谁告诉你我是散修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我是体制内的。”

“装,你继续装,”女修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不怕跟你说,我的眼睛毒得很,谁是同类人,我一眼就看得出来。”

一边说笑着,她一边飞起一脚,将尸体踢进大坑,顺手还扰乱一下气机,然后开始覆盖泥土——做这些的时候,她脸上没什么表情,就像老农拨弄庄稼一般,极其自然。

“我要走了,”陈太忠收起帐篷来,“你小心南宫家的人追过来。”

“南宫家的人不在,要不然这小畜生也不至于这么放肆,”女修随口回答,她是中阶灵仙,对高阶游仙不屑一顾是很正常的,“不过,小心点也不是什么坏事……我跟你走。”

陈太忠也懒得理她,大约还是两人脾性比较相近,他也没撵此人走,反正他打定主意了,你引我去什么遗迹,哥们儿不去就是了——省得坏了我以后帮人的兴趣。

两人一前一后,走了二十多里路,大概是后来,女修的修为恢复了一点,脚步也快了许多。

来找到一处山崖中间,这里有块凸起的大石头,石头上还有几棵树,下方悬空处比较干燥,成了一处天然的避雨处。

陈太忠就在这里盘坐下休息,那女修也不客气,贴着他坐下——这一处的空间,并不是很大。

她不在乎,可是陈太忠在乎,他才被人下过毒,少不得身子往外挪一挪,又放出中阶灵阵来,防御和聚灵齐开——有防御阵,就不怕下雨了。

“好东西,”女修看一眼中阶灵阵,点点头,然后也闭目打坐,不过她穷得连个聚灵阵也没有,就是在那里干打坐。

两人打坐了一夜,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,女修才睁开眼睛,长出一口气,“总算把这该死的毒排干净了,早饭吃点什么……你敢吃我做的吗?”

陈太忠闻言,也睁开了眼睛,他看看她,又抬头看看天,“啧,这雨下的……”

他这副模样,搞得女修也有点火了,“你都知道我叫宁伶仃了,还没请教阁下大名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陈太忠。”

既然都是散修,他就没兴趣隐瞒自己的出处,而且对方对他的信息知道得极少,而他却能知道对方的表姐家。

“这个名字……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,”女修的话音,有个明显的迟钝,事实上,她本来想说——这个名字好土。

陈太忠一听,登时就有点小小的得意,散修之怒嘛,你听说过也正常。

不过,他并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肤浅,于是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宁姑娘,你看,你这毒也大好了,我这算好人做到底了,那四块极品灵石……给个具体的还债期限?”

宁伶仃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你知道南宫家找我,是什么事儿吗?”

“不知道,”陈太忠摇摇头。

“他们在找一个遗址,在笋岭,”宁伶仃淡淡地发话,“我对笋岭比较熟悉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已经打定主意,不去这女人提供的探险之处了,所以并不接话。

“我是真的打算帮你找笔外财的,起码是个机缘,”宁伶仃见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,也有点火了,“我欠你的我承认,但是你这个态度,没有高人风范。”

陈太忠很无语地咂巴一下嘴巴,他也知道,自己有点拒人千里之外,但是……这不是被人寒了心吗?他想一想,回答一句,“我跟百药谷的弟子约好了,帮着做几个宗派任务,没时间考虑其他的。”

“原来是跟宗派有关系,”宁伶仃冷笑一声,站起身一抱拳,“那我就高攀不起了,救命之恩我会铭刻在心……他日山水有相逢,必会报答。”

陈太忠微微点头,连话都懒得说。

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细雨中,他默默地撇一下嘴巴,对方说的,可能是真的,但是他没兴趣赌,至于说可能伤了对方的心,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情。

反正是对方欠他,他并不欠这女人什么。

想清楚这些,他也就没什么纠结了,于是拿出锅灶准备做饭,不成想下一刻,一条人影婷婷袅袅地走了回来。

“大不了叫上宗派的弟子,一起去探险,”宁伶仃抱着膀子,看着他面前的锅灶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我才想到,要是我不敢跟他们一起,反倒好像真的在算计你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