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七十五章 熟人连连

南宫不为一行人有十七、八个,都是腰上挂着酒葫芦标志的。

而在这十七、八个南宫家的修者中,数他修为最低,其他的最差也是九级游仙——这种人都是穿着侍卫的衣服,连酒葫芦都是黑色的铁牌,根本连上桌吃饭的资格都没有。

这一行人里,甚至有两个高阶灵仙,南宫不为跟那些中阶灵仙坐在一起,显然很得看重。

事实上,南宫不为飞升以来,只用了四年多时间,从二级游仙晋级为七级游仙,搁在哪个家族,都算得上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了。

陈太忠也无意多琢磨此人,叫了几个菜大吃一顿,然后结账站起身走人,不成想走到门口,门外急匆匆走进一人来,两人差点撞个满怀。

不过那人身手极为敏捷,蹭地一下躲了开去,然后出声娇叱,“你走路不带眼睛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乐了,还不知道是谁瞎呢,他看对方一眼,“你这……咦,是你?”

“呃,是你?”这位愕然看着他,脸色刷地一变,气势登时就下去不少。

“你家不是葬龙郡吗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她,这女人大眼睛厚嘴唇,正是前一阵葫芦峡外,那个得了他水火通脉丸的女人。

此女现在,是四级灵仙的修为气息,不过他可是记得,这女人拦路抢劫的时候,显示出来的是五级灵仙的气息。

“我来办事,”这女人小声回答一句,“我现在有点事,回头咱们再聊。”

回头我再想找你,怕是难了吧?陈太忠真的有点怀疑,这女人上次给了自己个假地址——天底下的事,不可能这么巧吧?

说良心话,他也没想回头去找这女人,兴之所至做点好事,他并不求什么回报,不过,对方若是可能忽悠他,他就会不爽,于是他笑着回答,“那我在这里等你一会儿?”

“宁姑娘,”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。

说话的不是别人,还正是南宫不为,他站起身走过来,狐疑地看陈太忠一眼,然后冲女修发话,“这人……找你麻烦?”

“一个熟人,”宁姑娘勉力笑一笑,神色不太好看。

“哦,我还以为是找你麻烦的,”南宫不为又上下打量陈太忠一眼,目光有点不善,“我家长辈都在,若是有事,你只管说话。”

陈太忠有点不满意了,“我就算找她有事,关你什么事?”

“祸从口出的道理,你懂不懂?”南宫不为脸一沉,冷冷地看着对方,此人的修为,明显高过他很多,但是他也不怕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想他在下界,就是南宫家的天之骄子,所以才能飞升。

他飞升上来之后,短短四年多就晋阶七级游仙,又被当作南宫家的绝顶天才。

一般来说,飞升上来的修者,潜力都相当可观,不过对南宫家来说,只有晋级高级游仙,才能算天才苗子。

南宫不为用了四年多晋阶成功,而作为飞升者,他的魂龄也只有四年,虽然以后进境肯定会慢一点,但是冲灵仙是板上钉钉的,若是能像惠笑靥一样,三十多岁晋阶灵仙的话,那不出意外,登仙不成问题。

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潜力,他七级游仙的境界还没稳固,家中长辈就带他出来游历,大家对他也极其和气。

陈太忠却是被他问得愣住了——我说,你自我感觉不要太好行不行?哥们儿本来看在一同飞升的份儿上,也放弃找你的碴儿了,你一定要作死吗?

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,宁姑娘笑着发话了,“好了,都是熟人,没必要这样,你先走吧……”

一边说,她一边就伸手去推陈太忠,力气也不算大,顺便还微微挤一下眼睛——我这么做,肯定有缘故的。

看到她推那个男子,南宫不为越发地火了,然而,在佳人面前,他还不便太撒野,于是狠狠地瞪对方一眼,接着,却是愣了一愣。

然后他皱着眉头发问,“咱俩,是不是在哪儿见过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转身就离开了,连一句话都没有——他不屑跟此人说话。

带着家长又怎么样,几个高阶、中阶灵仙罢了。

然而他眼中的不屑,被南宫不为看了个真又真,心里真是要多恼火有多恼火了。

他带着宁姑娘坐到饭桌旁,眼睛兀自不住地扫向门外——以他过往的经验,族中长辈就该过问此事了。

不成想,一个高阶灵仙看他一眼,“不为,这儿是涯山,出门在外……不要多事。”

南宫家固然是伯爵,但不是本地的,修为最高者也不过是天仙,涯山这里紧邻横断山脉,从来不缺天仙,各路牛鬼蛇神也极多。

酒伯的名头,在这里还真不算什么。

“八爷爷,他什么修为?”南宫不为却是眉头紧皱,一方面是因为不服气,另一方面,他也确实觉得,这人似乎有点眼熟。

高阶灵仙看他一眼,“四级灵仙,修为倒是不高。”

“哦,”南宫不为点点头,在脑子里搜索一下相关记忆,一时还真想不出来,什么人跟此人对得上号……

陈太忠走出酒店,也没把此事放在心上,这样的蝼蚁,不值得他操心——哪天不顺眼,一巴掌拍死就完了。

不过由这个欠自己债的,他又想到了另一个欠债的——那斗笠人也说了,若是想杀哪个天仙,可以在涯山的任务大厅里挂任务。

他现在没什么天仙需要杀,阴阳狐虽然可恶了一点,但那事出有因,他没兴趣把杜春辉的恩怨,揽到自己头上。

正经是,他打算在任务大厅里,寻几个任务来做,赚钱是次要的,关键是在雷晓竹再来横断山脉之前,他想多熟悉一下这里。

涯山城的任务大厅,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城市的大厅都热闹,他还没来得及进门,旁边就有人上前招呼,“哎,四级灵仙……你是接任务来的,还是发任务?”

这种揽客方式,让他想起了地球上的火车站,他的眉头微微皱一下,“我来干什么,需要向你解释吗?”

这回答挺呛人,揽客的也是四级灵仙,但是此人并没有着恼,而是笑着回答,“横断山蝎子岭的任务,再招一个搏杀类的灵仙,团队就出发了……队长是六级灵仙。”

“野队,不参加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径自向内走去,他在风黄界没怎么组队跟人做过任务,但是他在地球上,可是打过修仙类的网络游戏,知道这种临时组的队,根本不靠谱。

刚刚解散的那支队伍,都是知根知底的,那感觉就不一样,可饶是如此,见到阴阳狐发威,冯桦照样是撒丫子跑路。

进了任务大厅,他四下走一走,却猛地发现,这里的任务不但分类型,还根据发布人的身份,分本地和外地。

外地人发布的任务,他没兴趣看——那些孤魂野鬼的来历,谁知道是真的假的?他怕倒是不怕,但是嫌麻烦。

本地人的任务,挑战性要差一点,他选来选去,挑了一个不需要组队的任务,涯山本地的一个家族,子弟要进横断山脉外围试炼,聘请一个中阶灵仙保护。

试炼期是十天,报酬为五百中品灵石,连五块上灵都不到,不过胜在清闲。

陈太忠就决定,选取这个任务了,不成想领任务的时候,被办事员拒绝了,“外地人不是宗派弟子或者家族子弟,不得接这个任务。”

“那你在任务上标明嘛,”陈太忠有点恼火,不过同时,他也有点感慨,看得出来,本地人对外地人,保持着很高的警惕心。

就在他很扫兴地离开之时,跑过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,压低声音发问,“大人,我有任务发布,不过报酬的话,需要你自己杀灵兽获得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一眼少年,不过是四级游仙而已,他微微摇头,“我对你的任务,不感兴趣。”

“我是涯山本地人,不信的话,我可以去发任务,”少年着急了,指手画脚地表示,“我是家里爷爷病重,要去采雕翎草,我认识路,但是去不了那里……家里也没多少灵石,不能挂任务,但是可以临时挂。”

雕翎草?陈太忠对此有些印象,比较低端的草药,根茎可以入药,百药谷那俩在回程的时候,也采了一些——不过百药谷的弟子眼光比较高,只采五十年以上的。

看着少年穿得破破烂烂的,他想一想,“算了,也不用你挂任务了……你真是本地人?”

“我肯定是本地人,”少年摸出一块玉牌来,“不信您验一下。”

陈太忠手上,没有检验玉牌的玉鉴,神识看到的那些,也做不得数,他也就懒得验了,直接一摆手,“你对横断山脉很熟?”

“草岭之外没有问题,”少年很干脆地回答。

草岭是一片只长了草的丘陵,差不多在横断山脉外围三四十里之处。

“最高有几级灵兽啊?”陈太忠随口问着,两人并肩向大厅外走去。

他没注意到的是,办事员一直懒洋洋地看着他俩,直到他俩走远了,才摇摇头,轻叹一声,“善良的人……在涯山都活不长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