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七十四章 故人

“什么?”孔令剑听得大惊失色,几个箭步就冲了过来。

下一刻,他的眼睛一眯,愣了好久之后,轻叹一口气。

见真菌生长的地方,是在一堆杂草之下,杂草之上,还有一棵朽木和散乱的石块,朽木上长着一些青苔,不小心检查的话,真不会发现这块地方。

为什么断定,这里就是生长见真菌的地方呢?因为有六七株小白蘑菇,在那里存活着,而这小白蘑菇的边缘,隐隐有一丝青色——这是小的见真菌。

而小见真菌旁边,有一大块不自然的凹陷,这大约就是成年见真菌所在的地方。

见真菌的生长条件极为苛刻,不但要阴暗潮湿,还要受其他诸多环境影响,而见真菌从幼苗长到成熟,要一百年以上。

因为幼菌取之无用,所以采摘者将幼菌留下了,再过个七八十年,就可以过来采摘。

孔令剑站在那里,愣了足有两分钟,才侧头看一眼雷晓竹,“雷师妹,你觉得该怎么办?”

雷晓竹也紧皱眉头,目光中满是失望和无奈,“这还真麻烦,不是白来一趟吗?”

“也不算纯粹白来吧?”卓文秀闻言出声,她对药材相当精通,“见真菌是不好找,但是炼制证见丹,还需要其他的珍贵药材吧?”

见真菌是炼制证见丹的主药,这证见丹,是灵仙突破天仙时的辅助丸药,主要是用来破除无明障——这个丸药的性质,跟游仙冲灵仙的破障丹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证见丹只是驱除杂念,并没有推动修为的作用,不像破障丹一样,本身可以增强修为,强行冲关晋级。

但是突破灵仙和突破天仙,这等级相差实在太悬殊,所以证见丹,比破障丹不知道珍惜了多少,不是灵石能衡量的。

事实上,见真菌还可以炼制其他丸药,此药材哪怕生服,也能静心凝神,短期内不为任何虚妄所动,在幻相中去伪存真,故名见真菌。

像修习术法、刀剑,遇到瓶颈的时候,服用一颗掺杂有见真菌的丸药,有利于突破瓶颈,领悟术法真谛或者是刀势剑意。

见真菌的价值,也可想而知,不过大抵来说,终究还是辅助丸药,要说珍惜,也就未必珍惜到什么地方去。

孔令剑不理会她的话,他抽动鼻子嗅一嗅,然后又蹲下身子划拉一下,观察好一阵才发话,“这见真菌被取走,差不多一个月了。”

陈太忠闻言,握着灵刀的手微微松一下,他对什么菌在不在,真的无所谓,他只是站在外围,小心警惕着——摘了药材的人,没准还在暗处埋伏着。

“这五百贡献,是拿不上了,”雷晓竹郁闷地叹口气,“不过算了,已经是这样了,反正咱们充实地图,也有贡献可拿。”

他俩此行的目的,固然是要摘取见真菌,可探查地图,也算一项不弱于此的任务。

而且两人在途中,还采摘极多灵药,又杀了不少灵兽,怎么算都是赚的,只不过最终任务没有完成,有点不够完美罢了。

孔令剑怔了一怔之后,摸出个留影石,记录下眼前这一幕,然后将留影石放回,手一抖,摸出一柄木刀,和一个玉质小锄头,又叹一口气。

“孔师兄你干什么!”雷晓竹吃了已一惊,“见真菌不能人工种植的,你为什么不下百药谷的禁制和标志?”

按风黄界的规矩,野生灵药无法带走,可以降下门派标志,表明这是有主的东西,同时也有小禁制,虽然不能彻底禁止人取走,但是起码是个标识,同时防一防虫蚁之类的,也是没问题的。

孔令剑扭头看她一眼,脸上有点恼怒,“你知道采走见真菌的,是人还是灵兽?”

“但是……咱们种不了这见真幼菌啊,”雷晓竹依旧表示反对。

“不试的话,永远也种不了,”孔令剑也不跟她多说,弯下身子开始动手,“我宁肯挖一些幼菌回去,省得被那些灵兽暴殄天物。”

他既然如此决定了,旁人也不好再说什么,正经是雷晓竹又安排大家,继续四下寻找,看还有没有见真菌——此物生长不易,但是这里条件极为得天独厚,能有一簇,不能有两簇?

然而事实证明,此物……果然生长不易,再也没有了。

众人在峡谷里,整整找了两天,毫无所获之后,只能转身走人。

离开峡谷的时候,陈太忠和谢明弦断后。

陈太忠冲着某个方向,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,眼中有异样的光芒一闪。

他们足足离开了十余里,峡谷口一块微黄的石头动了一下,然后逐渐扭曲变形,最终化为一只双尾的黑色狐狸。

那黑色狐狸看向众人消失的方向,呆了好一阵,才一转身,抽动着鼻子,跑进峡谷里……

大家回去的路上,就安全了很多,基本上没什么灵兽了,不过这一次,孔令剑、雷晓竹和卓文秀就像约好的一样,一路没命地大肆采集药材。

很多药材,都是他们来的时候看上了,不过价值比较鸡肋,不想占用太多的储物空间,现在要回去了,自然不采白不采。

大家走到横断山脉外围,就是十天之后了,此番进山,众人也相当疲惫,于是放出灵舟,直奔涯山城。

他们并没有掩饰来路,在城外降下灵舟时,周边有些修者,用异样的眼光斜睥着他们——其中不乏中级和高级灵仙。

孔令剑心情不怎么好,直接一掀衣服下摆,露出了百药谷的腰牌,冷冷地四下扫视一眼。

雷晓竹也摘下自己的腰牌,拿在手里把玩着。

那些人见状,意兴索然地转移开了目光。

谢明弦忍不住叹口气,低声嘀咕一句,“啧,还是宗门弟子好啊。”

陈太忠知道,这货也不是真正的循规蹈矩的主儿,于是看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其实,我倒希望他们来抢……要不然没理由抢他们。”

“陈先生您的修为在那里,自然巴不得他们来抢,”谢明弦愁眉苦脸地叹口气……

进城之后,大家歇息了一天,然后坐在一起算账,陈太忠除了出场费,还得了二十九块上灵,一共三十四上灵,再加上两只灵兽,基本上就是他的全部收获。

想一想用的时间,还算划得来,但是再想一想风险,这种探险还真心有点不经济,不过怎么说呢……他终究是开始接触横断山脉了,而且也在实战中锻炼了舍生取义拳。

结清款项之后,大家就打算打道回湄水,不过这时候,又出了点小问题,众人来的时候,是十二个人乘三艘灵舟来的,而此刻,陈先生要留在涯山。

除了死去的九级游仙,团队里还剩十个人,只有两艘灵舟了,挤一挤的话,每艘五个人也能坐下,不过谢明弦和卓文秀表示,要走传送阵——他俩都是湄水官方的人,有别的事情要做。

陈太忠闲来无事,陪着两人到传送阵,谢明弦还邀请他,“陈先生,你要是没事,跟我们一起做任务去吧,没多少灵石,但是以您的修为,没有任何危险。”

“我倒是没事,可也没多少兴趣做任务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还没来过涯山,打算在这里玩几天。”

“涯山这地方,可是龙蛇混杂,”谢明弦很认真地提醒他,“这个城里,起码有两位数的天仙,而且很多是过路的,行事比较肆无忌惮……陈先生你修为是够了,但是也要小心。”

“这个我省得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。

“不管怎么说,陈先生您这无拘无束的,走到哪里玩到哪里,还是很让人羡慕,”谢明弦笑着感叹,“不像我们,整天都是事儿。”

“修行本身就是一场旅行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想走就走,想停就停,这不是挺好的?”

话还没说完,他的眼睛一直,瞥了某个方向一眼。

“有事?”谢明弦长于察言观色。

“没事,不过是看到一个熟人而已,”陈太忠笑着摆一摆手,不再说话。

待送走二人,他转身在街上溜达,才说要去任务大厅,看看有什么任务,不成想又看到刚才那个熟人了——那人跟着一群人,进了一家酒店。

看一看也到吃午饭的时候了,他也跟着走进酒店,就看到那人冲着店家吆喝,“有好东西只管上,快点啊。”

“七级游仙而已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此人是他在风黄界见到的第一个家族子弟——正是四方界飞升上来的南宫不为。

想当初,南宫不为排场可不小,刚飞升上来就是二级,身后还有书僮侍女,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,而现在四年过去了,也不过才七级游仙。

而被他鄙视的陈某人,现在已经六级灵仙了。

陈太忠张狂,那是有张狂的原因,他的修为一旦超越过什么人,根本就不考虑对方追赶自己的可能。

原本他对南宫不为还有点小芥蒂,可是看到对方混到这个“惨样”,他连找碴儿的兴趣都没有。

不过凭良心说,他认为南宫不为混得很惨,其实这厮还是很风光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